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2章 還敢說你沒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42章 還敢說你沒鬼?字體大小: A+
     

      強行結束記者會,孫錚鉆進山間悠哉悠哉逛了大半天,找到一隊巡邏隊員,一起打獵散心去了。

      家里,一群記者很快從袁主任那里確認了消息,確實有人在隘口留下了地圖,雖然無法從紙張、筆跡上認出是誰的手筆,但一眼就能看出來,那地圖上標的真是根據地內部道路,甚至還很清晰的標出了判官家的位置。

      這就不怪人家懷疑自己了,可是記者們自有說法。無論這事是不是他們中人干的,這時候都要統一口徑,堅決予以否認。畢竟兩黨軍方也同時派了護送隊員呢,算起來,他們人更多。

      一番扯皮,提心吊膽過了一夜,好些人總是在夢里驚醒,唯恐一不小心,那個煞星半夜闖進來就割了腦袋去。

      反正采訪任務已經完成,次日一大早,記者們就要求離開一線天。袁主任“勉為其難”的答應,安排人員護送一行人原路返回。

      那幾個被特戰隊員標出來的敵人臥底,被牢牢盯住,之所以沒有當場揭穿,不是顧及什么影響,面是要放長線,吊大魚。

      中午時分,孫錚拎著兩只野兔回家,一進門,就聽院子里陣陣歡聲笑語。難道記者沒走完?

      到院子里一瞧,原來是李云龍和趙剛來了,這時候正由袁方陪著,坐在山墻的蔭涼處喝茶聊天。

      孫錚一進院門,李云龍就笑出了聲:“咱就知道來建功這里少不了吃頓葷腥,你看,這還特意打了兔子!哎呀,太客氣啦,都是自己人,隨便整幾個涼菜就行啦,非要動炒鍋,這以后……總也吃不上可咋整?”

      眾人一通大笑,孫錚笑道:“你老李現在假假也是上萬人的團長,怎么一見面總是哭窮?這是打土豪打慣了,怕輪到自己?”

      李雪娟聞聲也從后宅出來,接過兔子:“你們聊,我去加個菜!”得,本來是捉回來給媳婦養著玩的,還是別提了。

      李云龍嘿嘿一笑,完全沒有被揭穿的尷尬:“你們可別聽建功胡說,什么上萬人?幾千人都快把我老李吃垮了,真有上萬人,吃土都沒地方挖!”

      孫錚落座問道:“你們怎么有空來一線天?”

      趙剛面色一黯:“這幾天,大伙都把眼光聚在記者團身上。讓小鬼子鉆了空子!有一支鬼子暗殺小隊,尾隨著記者團晝伏夜出,目標應該就是一線天,甚至就是建功你本人!但這幫鬼子很狡猾,我們沒能及時發現,前幾天得到特戰隊通報,新一團和中央軍、晉綏軍等部聯合做了調查,這幫小鬼子的行進路線已經被復原。這幫畜牲簡直不是人,他們這一路走過來,為了掩蓋行蹤滅口的我方軍民,至少三百多人!就這還只是查到的……”

      李云龍滿臉期待的看過來:“這幾天,因為這個破事,搞的剛剛升起來的心氣,又有些低迷。我聽說這事是特戰隊通的氣,心里就有了底。這次進山,就是想把這幫鬼子尸首帶回去,咱也做個新聞發布會!給死難同胞一個交待,也順帶著給大伙提提氣!”

      十八個鬼子忍者,還在空間里扔著呢。孫錚有點明白為啥這些家伙那么值殺戮點了,能不動聲色殺幾百人,肯定是老手。越是這種罪惡深重的家伙,殺戮點就越多。

      這么說起來的話,那些鬼子高官,豈不是……

      看到李云龍的眼神,孫錚點頭:“鬼子尸體都是小事,咱一線天這環境,就算再來多少也包叫他有來無回。可咱們老這樣被動也不是辦法!”

      眾人同時來了精神,等著孫錚的下文。

      孫錚沉思片刻,大手一揮:“先吃飯!”

      眾人登時泄氣,一個個哭笑不得的瞪著他。

      李云龍一轉眼又來了精神:“聽說你把戰甲刀槍給那些記者看了?這可就不厚道了,咱自己人都沒撈著看呢,倒先讓外人沾了光。趁現在沒啥事,你那套寶貝請出來,咱們自家人瞻仰瞻仰?”

      孫錚笑了笑,來到山墻傘標前,一推門,伸手進洞抄出人偶,堆在桌前:“看吧!”

      袁方等人互相打個眼神官司,還說沒有鬼神之力,剛剛我們才一起推開門查過的,只有個光溜溜的人偶,別說盔甲和刀槍,連塊多余鐵片都沒有!你這一撈就有了?這肯定是五鬼搬運的法術!

      李云龍懷著激動的心情,先是小心翼翼去摘長刀,結果扯好幾下沒扯動。

      這時,一只兔子蹦蹦跳跳從廚房躥出來,李雪娟緊追其后,舉著菜刀大呼小叫。

      孫錚不由失笑,很隨意的伸手一抄,兩把長刀、兩把短刀、兩支手槍都被取下擺在桌上:“你們慢慢看,我去幫忙!”

      幾步躥上去,先把媳婦手里刀接過,再追兔子。拎起來,自己動手洗剝。

      李云龍、趙剛、袁方瞧都沒瞧這熱鬧,每人占一樣武器,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的看。

      李云龍撈的是長刀,抽刀出鞘,只覺得寒光森森,冷氣逼人。仔細一瞧,只見長刀吞口處,浮雕著一只模樣兇猛的獸頭,刀刃吞口處,寫著兩個篆體大字。

      老李是個粗人,認得幾個字還是入伍以后掃盲班學的,這種篆體壓根不認識,只好喊趙剛,人家是大學生,肯定能認出來。

      趙剛正把玩著短刀,聽他喊,湊過來一瞧,倒吸一口涼氣:“這獸頭看著像獅子,不對,應該是憲章,噢,也就是狴犴!龍生九子之一,因為喜歡爭執,所以古人把它刻在牢門上。這兩個字……是輪回!”

      李云龍嘖嘖嘴:“這把有字,那把肯定也有,我瞧瞧,真有,哎,老趙,這字瞧著和那個不一樣啊?”

      趙剛一看:“是不一樣,這兩個字是彼岸!不是獸頭那個狴犴,是彼岸花那個彼岸!”

      袁方沉吟:“一個輪回,一個彼岸。有點像和尚們說的詞!”

      李云龍道:“老趙、老袁,看看短刀和槍上有沒有字。”

      三人又是一陣翻看,果然每件兵器上都刻著字跡。

      趙剛是文化人,很快就逐一認出了底細:“短刀上這個獸頭,也是龍子之一,叫睚眥。傳說此獸性格剛烈、好勇擅斗、嗜血嗜殺,人們常說一飯之德必償,睚眥之怨必報,就是指它恩怨分明。這把刀上的字是厚德載物,那一把的字是以德服人。”

      李云龍有點納悶:“以德服人咱聽說過,厚德載物啥意思?”

      “這是道德經里的話,意思是越是道德高尚的人,就越應當承擔重大的責任。”

      有點意思,李云龍又抽長刀:“這兩把長刀除了名字,也有一行小字,老趙你給瞧瞧。”

      趙剛接過來,認真研讀:“輪回上刻的是‘三十年眾生牛馬,六十年諸佛龍象’;彼岸上刻的是‘魚躍此時海,花開彼岸天’。好家伙,這意境高遠,有點成佛成祖的味道。”

      把玩手槍的袁方也找到了槍上的小字,認真分辨,幸好小字是楷書,不由的讀出聲來:“這一把是‘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這一把是‘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嘖嘖,這有點像世外高人的語氣,可是寫在槍上,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李云龍摸著刀身上的字跡:“太奇怪了,這字明明看的清清楚楚,可摸上去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難道咱老李手上老繭太厚?”

      趙剛早就瞧到了這種古怪:“這應該是先蝕刻之后,再用不同顏色填補,然后再統一磨平的。不過這種技術……怎么說呢,我知道應該有這種技術,但真正能做到這程度的,我還從來沒聽說過。再看這幾只獸頭,活靈活現,遠遠不是咱們平時看到那些匠人能做出來的。”

      空間一體化打造,不同材料之間涇渭分明卻渾然一體,完全看不出結合痕跡。至于那些龍子像和詩文字句,那是孫錚以前做機械工作室,為愛好者們打造收藏版古兵,特意花大價錢買的原畫。那個價錢花的他心疼好幾年,所以這些美到快活過來的圖案記憶相當深刻。而且空間的技術明顯比他自己手藝更高超,成品效果更眩目。

      袁方把手槍遞給趙剛:“老趙你看,這槍你能認出是什么型號嗎?”

      趙剛搖頭:“我剛才就發現了,這槍的樣式,和以前見過的所有手槍,都不一樣。不過從這規格來看,射程肯定比一般手槍要大。”

      孫錚處理完兔子,溜達了回來:“這兩把槍叫嘲諷!全長270毫米,右槍空槍重1.7公斤,使用9毫米手槍彈,裝彈量9發,有效射程200米。左槍空重2公斤,使用11毫米手槍彈,裝彈量7發,有效射程220米。”

      公母還不一樣?李云龍最愛槍,好奇的追問:“這是哪國產的?”

      孫錚一怔,在這個世界,這玩意妥妥是咱的原創!

      “說出來你們都不會相信,這是純正國產貨!”眨眨眼,補充道:“而且是純手工的限量收藏版!目前全世界只有這一對,想找第三支都沒有。”

      三人心里同時泛出個念頭,還敢說你沒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