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1章 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斬碎諸天 - 第41章 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字體大小: A+
     

      黑色的等身人偶,就像商場里的衣服架子那樣,全身披掛著判官黑甲,兩把刀柄從背后探出肩頭,雙腿外側是兩只槍袋,各插著一只黑乎乎的手槍,再往下看,小腿外側,各綁著一支短刀!

      人偶雙腳位置與整塊底座連在一起,頭部只是一個簡單的圓柱,頂著一副古里古怪的鋼盔。

      整個盔甲以黑色調為主,只在一些特殊位置不知用什么方法烙印著紅白兩色的傘標。

      借助白天光線,又是靜態展示,才能分辨出每件器具的樣子和用途,要是換個環境,黑乎乎一大坨,哪里看得出哪個是槍哪里有刀?

      眾記者看到盔甲,不由自主想起身湊近,被孫錚阻止,允許他們拍照,也同意他們近距離觀察,但必須一個一個來。

      帶著相機的記者一個比一個郁悶,這時候九成九都是黑白相機,對上這種純黑色物件,成片效果簡直一言難盡。只能說,聊勝于無吧。

      先后拍了照,又排著隊挨個繞著人偶轉了一圈,想伸手摸一把,對上孫錚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只好按回念頭。

      大家挨個看過,重新落座。

      那個法國美女舉手起立,很嚴肅的拋出問題:“孫先生,您說自己并沒有鬼神偉力。那您平時,是怎么攜帶這么復雜的盔甲出門?又是如何在眾目睽睽下換裝的呢?”

      說起這個……孫錚偷樂,折騰好幾天,就為今天裝這把大的,要是震不住你們這群土鱉,豈不是要丟穿越同仁的臉!

      孫錚用手在盔甲后背某處輕輕一點,整個盔甲嘩的一聲從人偶上脫落,掉落到底座時,已經自動折疊成一幾只圓弧型鐵殼。一對長刀、一對短刀、兩只手槍被甩脫,此時就落在幾只圓殼旁邊。

      孫錚單手一擺,幾只圓殼咔噠一聲,組成一只橄欖球大小的黑鐵蛋。另一只手沿著人偶底座環掃,長短刀和雙槍瞬間組合成一只長條盒子。

      一手一個拎起來沖大家抖了抖,解釋道:“這是一種先秦時代流傳下來的機關術,因為涉及到一個綿延幾千年的道統之爭,這里就不展開和大家講了。大家只要知道,這是墨家傳下來的一種技術就行了。”

      有位記者驚呼:“若非是非攻的那位墨子傳承?”

      孫錚嘆息道:“沒錯,就是那個先秦諸子百家里的墨子!歷史上,曾數次試圖重新崛起成為顯學,但都因為儒家的打壓,不得不繼續蟄伏。說起來,這又是華夏沉淪的又一個重要原因,無數驚才絕艷的天才,沒有把精力放在鉆研學術上,反而互相內斗不休,不是同歸于盡就是兩敗俱傷,到頭來,白白便宜外人。而這種悲劇不止發生了一次,五胡亂華、蒙元侵宋、滿清代明,以及如今的日寇侵華,都是這種內斗造成的惡果!”

      那記者潮紅著臉追問:“所以您的意思是說,現在的中國,需要一個能夠把大家都擰成一股繩的強力人物,或者政黨?”

      孫錚扔過一個贊賞的眼神:“你總結的很到位,我就是這個意思!”

      打斷記者可能在現場發表的演講,孫錚又一抖手中長盒、鐵蛋,盔甲再度復現,重新覆蓋人偶。

      “大家還有什么疑問?”

      一群土鱉哪里還有思考的能力,早被這遠超目前認知的技術所震撼。而根據孫錚的說法,這玩意是幾千人前的中國古人發明的!

      這太不可思議了!

      隔了好一會子,又是那個法國姑娘出頭:“您說您的裝備是古人發明的,古人就已經能造出手槍了嗎?”

      呵呵!孫錚毫不掩飾的笑道:“我是說技術是從古到今,一脈相承的。當然會推陳出新了,如果跟不上時代,那還能叫發明創造嗎?只是受限于門戶思維,這種技術沒法推廣,無法實現工業化的量產。這也是封建禮教治國,嚴重束縛生產力的結果!所以我們才要打破這個舊世界,再造一個新中國!要讓更多的類似悲劇不再重演,要讓全中國人民的智慧都能轉化為生產力,要讓華夏民族再現輝煌,讓堂堂中國重新屹立在世界之巔!”

      嘩嘩嘩,又是一陣掌聲。

      法國姑娘還是不肯放棄:“從您的發言來看,您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信心,但是我聽說,您到現在仍然與國共兩黨都保持著距離,那您到底是對這兩黨未來都不看好呢,還是另有原因?”

      孫錚搖搖頭,露出關懷智障兒童的眼神:“你們這些可憐的西方人,想事情總是避免不了一根筋,總以為世上的事,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這個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絕對?”

      說到這里,孫錚突然換成法語:“在中國人的理念中,對立和統一,只是看問題不同的角度而已。就像黑暗和光明,你們西方人以為一定是對立的,是沖突的,是不可調和的。但我們中國人認為,黑和白只是事物的一體兩面而已。黑暗和光明其實是相互依賴的,少了哪一個,世界都會不完整。”

      法國姑娘驚訝的捂著嘴,兩眼瞪的溜溜圓,震驚之下,甚至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孫錚換回國語:“至于你說的政黨問題,就像我一直堅持的,我認為中國之所以積弱至此,內斗是很重要一個因素。所以,我不會加入任何一個黨派,更不會因為所謂的意識形態向自己的同胞揮刀!我也相信,終有一天,國人會覺醒,會拋棄這些淺薄的沖突,重新團結在一起,大家齊心協力,將中國這駕已經落后太多的大車重新推上前進的道路!這么說,你們能明白嗎?”

      又是一陣熱烈掌聲,其中,鼓掌最兇的不是記者,而是經常在孫錚家出沒的袁方,

      袁主任從第一次見到孫錚,就是他殺人,其后更是各種大殺特殺。近距離接觸后,又見他以一種常人難以置信的種種科目,訓練特戰隊。久而久之,袁主任早忘記了孫錚還是個大學生的事實,只覺得這家伙就是個無情的殺戮機器。

      想不到,他的理論水平竟然也這么扎實!對國家現狀的分析,以及對未來的信心,隨便哪一段拿出去,都是足以引發轟動的。

      看來,以前還是太小看判官了。以后除了殺人這種粗活,還要更多的從理論方面與他切磋,爭取能從他嘴里掏出更多更有價值的東西來。

      孫錚感覺自己想說的已經說完,眼看記者們并沒有結束的意思,反而一個個交頭接耳,似乎準備醞釀更多問題。

      對不起,你們想玩,咱可不想奉陪了!

      借著整理人偶,右手向上做了個手勢,就聽門外幾聲凌厲的尖哨聲,直接將院中所有人吸引。

      呂繼亭腳步匆匆進了門,手中捏著一張皺巴巴的紙片,來到孫錚面前一陣嘀咕。

      孫錚臉色一沉,接過紙條向記者們揚了揚:“巡邏小隊在山隘處,發現一支試圖潛入根據地的不明力量。交火后對方退走,隊員們在隘口檢查,發現這份手繪的根據地地圖!我不能說這肯定是你們中誰做的,但同時,我也不能排除你們每個人的嫌疑!為了保證根據地的安全,我要出山一趟,將那股敵人找到。等我捉到那些人,這泄露情報的內鬼是誰,自然水落石出!袁主任,請你帶大家回去休息,等我回來再說!”

      一拍人偶,黑甲瞬間上身,走到門口時淡然道:“從來就不會有什么救世主,想要創造幸福,只有靠自己!”

      話音未落,身已躍起,出門一躍十余米,崖頭一頓腳撲向山澗,眾記者搶步出來觀看,只見那個黑影如蜻蜓點水,在山澗叢林中疾馳,幾個起落,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