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40章 我只是力氣大點、跑的快點、跳的高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40章 我只是力氣大點、跑的快點、跳的高點。字體大小: A+
     

      “關于我的信仰,我剛才的話其實已經說的很明白。或者說,我并沒有你們概念中的那種信仰。非要說一個的話,可能道教那種清靜無為更適合我。如果可以,我寧愿守著老婆孩子熱炕頭,躲進小樓成一統。但現實不允許啊,北洋軍閥們要征九十年的稅,民國政府要捐賦抽丁。小鬼子更狠,連命都要!沒辦法呀,不拼命,就沒有活路。”

      冷場片刻,孫錚指向第三位,卻是個外國女記者。

      “尊敬的判官先生,你好,我是來自法國的自由記者莎拉·羅貝爾,我想問的是,如果您的力量不是來自神界,那么您方不方便透露自己力量的來源?”

      孫錚笑了笑:“如果我說不方便,你會不會很失望?呵呵,事實是我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神奇,我也只是比平常人力氣大點、跑的快點、跳的高點,通過科學的鍛煉,大家都可以的!”

      這回,下一個被點到的記者也不客氣了:“但是好多人都看到您刀槍不入,您怎么解釋?”

      孫錚笑道:“剛才說過,我力氣大,跑的快,跳的高。所謂刀槍不入,其實是因為我穿著一套貼身的鋼盔,我知道你們大家都希望我有鬼神之力,也明白大家對神明救世的渴望。但我想說明的是,想要消滅侵略者,擺脫任人魚肉的現狀。救神拜佛是沒有用的!唯有靠自己,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不畏強敵,才能安心發展……”

      另一位外國記者起身:“您說可以通過科學的方法鍛煉提高,那么,您的意思是不是說,所有人都可以練成您那種高手?”

      孫錚一擺手:“理論上講確實是人人都可以成為高手,但這方面怎么說呢,就和音樂、美術、文學或者科學發明一樣,首先得看天賦,其次還要看環境和傳承。其實在民間,武術高手有很多,只是他們或是不問世事,或是從事別的行業。像我這種,屬于逼上梁山,不得不拋頭露面。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其實已經落了下乘。”

      一位中國記者:“請問您師從何門何派?”

      孫錚道:“你這個問題……老實說,這種小門小戶的思想,就是我們中國積弱的很大一個原因!泱泱華夏幾千年,創造了何其燦爛的文化。可為什么我們會淪落到今天任人魚肉的地步?其中很大一個因素,就是門閥思維!

      “在這種思維下,財物、知識都是屬于自家私有的,如果流傳出去就是愧對先人。就是因為這種思維決定,導致無數傳承斷絕,湮滅無聞。

      “偏偏那些憑著祖宗留下一絲半點殘羹冷湯勉強活下來的,往往還恃物自傲,感覺自己傳承久遠,多么偉大。

      “所以我不會告訴你,我所學出自哪門哪派。我只能告訴你,我學成今天這個境界,前后用了十幾年,消耗了難以相像的物資。所以說,雖然理論上人人都能練到這程度,但我并不提倡大家都去練武。中國需要的是工業化,需要更多人去研究化學、物理、機械、醫療……等等這一切,一兩個人再出色又有什么用?左右不了大局!”

      下一位提問:“孫先生,您在戰場上殺人我們都能理解,但在平安城之戰結束后,您發動百姓對已經放下武器、手無寸鐵的九百多日軍進行了違背人道主義的屠殺,對此,您怎么解釋?”

      解釋?孫錚冷笑:“我為什么要解釋?倒是你,我覺得你這個問題充斥著惡意,完全站在了侵略者的立場。將那種無恥嘴臉暴露無遺!你應該去向在南京城外用機槍掃射戰俘的鬼子軍官要解釋,應該向下令屠城的畜牲要解釋!在我眼里,殺鬼子就是人道主義!不管手里有沒有武器,只要他站在中國的土地上,那么,任何人都可以用任何方式取他狗命!”

      那人漲著臉:“你這樣做,又和那些鬼子有什么區別?”

      孫錚豎起手指:“區別大啦!鬼子是侵略!我們是在自己家里宰殺畜生!殺畜牲要講什么人道主義?好啦,你的問題問過了,下一位!”

      另一人豁然起立:“孫先生!我們畢竟是文明禮儀之邦,這樣屠殺放下武器的戰俘,有違海牙國際法庭和國聯的人權憲章!你不覺得這樣做,會給抗戰大局帶來不利影響嗎?如果傳出去,讓國際友人怎么看我們?”

      呵呵……

      孫錚鄙視的掃一圈,見許多人似有贊同他的意思,搖搖頭嘆息一聲:“曾經有位哲人說過,世上有那么一些人,不能讀書。因為他讀的書多了,就把自己的腦袋搞壞掉了,分不清楚什么是現實,什么是理想。這樣的人,知識越多越反動!我看,在座的有許多人,就是中書本里這樣的毒!

      退一步來講,你口口聲聲說什么海牙國際法庭什么國聯憲章,那么請問,鬼子屠城的時候,執行三光政策的時候,這個國際法庭在哪里?所謂的國聯憲章為什么沒有保護那些死難的百姓?

      還有,我想提醒諸位,日本并不是國聯成員!也就是說,你所謂的什么條款,根本約束不了鬼子。而在戰爭狀態下,你向一方提出這樣的約束條件,豈不是要捆起手來讓人隨便下刀?如果你是日本間諜,那么我理解你氣憤的立場。可是如果你是中國人,那么我就完全理解不到你的立場了。到底是真的讀書讀傻了呢,還是心里其實盼著中國早早投降,好找個列強洋爹去投靠?

      至于說什么國際影響?哈!能提出這種問題,可見你的無知與幼稚!我都不屑于回答這種拉低人類智商的問題。還擔心國際友人怎么看你?等你被鬼子砍了腦袋,你的國際友人會指著照片說,看,這就是中國人!”

      全場鴉雀無聲,太惡毒了!這種評價簡直要誅心,讓每每把所謂國際影響、抗戰大局之類口號掛在嘴邊的那幫人徹底閉嘴,再跳出來爭辯,當場就要化身鬼子間諜了。這在現在的形勢下,可比任何指控都要命。

      下一位記者沉默良久才出聲:“請問孫先生,您那個圖標是什么意思呢?有人說那是光明十字的變體。”

      孫錚哈的笑出聲來:“想的太多了!那是一把傘!喏!”說著,從旁邊的木架上抽出一把早就準備的傘來,伸手撐開,將傘面呈現給大家,果然,傘面看上去,與圖標幾乎一模一樣。

      “傘在傳統文化里,有著保護的意思,有個說法就叫保護傘。我希望能盡自己一點微薄之力,為更多的人提供一點保護。就是這么個意思,并沒有像傳說中那么多花樣,至于說什么鬼神之力,那更是無稽之談!”

      臺下的記者們互相打起了眼神官司,要是判官一開口就夸自己從陰司歸來,身懷鬼神之力,那大家多少都準備了些質疑的問題。可是這位爺完全否認了傳言,不但絲毫沒有借民間輿論增加自己神秘感的意思,反而口口聲聲要講科學,啟民智!

      在這個連委員長都篤信神秘力量的年代,居然有人避之唯恐不及?這說明什么?答案很簡單,他是真的!

      下一位記者整理了思緒,沉聲道:“有許多人親眼所見,您在戰斗前后,身上的衣服和戰甲會自動變化,這也是平常人能學來的?”

      孫錚笑道:“如果你看過川劇的變臉,怕是就不會提這種問題了。”

      “變臉不過小把戲而已,能和全身變戰甲相提并論嗎?”

      “小把戲?那你會變嗎?”

      尷尬,沉默,無語。就像之前的另一個問題,變臉也是人家傳承,傳兒不傳女的那種,要是人人都會變,還叫什么絕活?!

      “如果你明白其中道理,就會知道,所謂變裝,不過是從臉上覆蓋到全身而已,沒什么大不了,多練練總能掌握。”

      很快,記者會開始走向一個詭異的風格,一個又一個記者拋出問題,試圖證明判官真的有什么法力或者鬼神偉力,但孫錚總是能輕松“辟謠”,讓與會眾人抓狂不已。

      眼看一輪結束,最后一位女記者起身道:“既然孫先生說自己無不可對人言,那么請問,能不能讓我們見一見您的那套裝備?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希望能給您的武器拍個照。就像您說的,這也是為了更方便的宣傳,以鼓舞抗日士氣!”

      孫錚思索一番:“你說的也有道理,既然你們都覺得有必要,那我就給大家看看!”

      退后幾步,伸手在山墻那副傘標志上一推,傘面左右分開,原來是一扇門,門后是一個黑黢黢的山洞。

      孫錚伸手從洞中拎出一只黑色人偶,輕飄飄如同拎根雞毛撣子似的,往場中一放。

      砰!

      看他拎著輕,但從這落地聲就能聽出來,絕對有點分量!

      眾記者激動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判官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