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斬碎諸天 » 第15章 誰贊成,誰反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斬碎諸天 - 第15章 誰贊成,誰反對?字體大小: A+
     

      上午十一點左右,黑云寨,聚義堂。

      謝寶慶坐在主位上一臉為難,兩排共八張座椅一字排開,卻只有六張椅子上有人。八大金剛,兩個已經入土了。

      “老大!這不年不節的,怎么突然開香堂?有事也得等馬六和鷂子巡山回來一起說呀。”

      聽到這話,謝寶慶輕聲嘆氣,抬手一揮,兩個早等在廳里的“導游”各捧一把長短槍亮相。

      座椅上有人霍然起身:“這是馬六的盒子炮和鷂子的花旗快槍!他們人呢?老大,怎么回事?”

      謝寶慶一點沒有被冒犯的意思,壓著氣解釋道:“直說吧,他倆惹了個狠角兒,栽了!人家來拜山了!”

      “狠角兒?敢在咱們黑云寨耍狠的,我山貓子還沒見過!老大,別的先不說,得把馬六和鷂子先贖回來,他要錢還是要糧?”

      謝寶慶搖頭,眼角一掃旁邊捧著快槍那“導游”,那哥們繪聲繪色把當時情景講了一遍,尤其是孫錚自己挖胸做手術那一節,一邊講一邊打冷戰,真叫一個不堪回首。

      山貓子冷笑:“你是說,馬六和鷂子人已經死了?那你們特娘的怎么沒死?!還特娘的敢把人帶上山?你們是吃屎長大的?這是反水!老子特娘一槍崩了你們!”

      聚義堂門口,孫錚帶著另兩個導游出現,緩緩進門:“你倒是試試看!”

      眾人目光同時掃過來,冷聲道:“就是你小子壞了馬六和鷂子?你是哪條道上的?”

      孫錚搖頭沒理他,目光環視一圈,落在謝寶慶身上:“我要收了黑云寨,誰贊成,誰反對?”

      山貓子抽槍厲呼:“你去死吧!”與此同時,其余五個好漢紛紛抽槍,打算動手。

      笑容人畜無害的孫錚雙手突然多出兩把長刀,整個人從原地疾沖,自兩排座椅中間一掃而過,來到謝寶慶的主位前停下。

      身后六大金剛紛紛倒地,山貓子握槍的右手和腦袋同時滾落一旁,其余幾個有的被當胸刺穿,有的被一刀劈成兩片,還有一個被腰斬,一時沒斷氣,趴在地上大聲叫疼。

      謝寶慶幾乎在刀鋒臨頭前就舉起了雙手:“爺!且慢動手……這不是我老謝的意思哇……”

      與此同時,后堂口轉出個滿臉憨厚的中年男子,試探的開口:“錚少爺?”

      孫錚到底沒揮出砍向謝寶慶那一刀,看向來人:“墩子叔?”

      劉墩子曾在孫家做過幾年廚子,在孫母去世后,孫老摳覺得他做菜太奢侈,不是個過日子的樣,就找個借口辭了他。但畢竟是數年相處,又是眼看著孫錚長大的,那點煙火情分還在。

      有熟人,這就好說了。

      下午一點,日頭正高。

      驚魂未定的謝寶慶蹲在旗桿旁思考人生。旗桿旁的廣場上,六具血淋淋的尸體一字排開。

      今早太陽升起的時候,黑云寨還是八大金剛俱全,可是半天不到,馬六和鷂子被埋在山腳,其余六個擺在門口,只剩下老謝一個孤鬼。

      為啥會變成這樣?啊?誰能給俺解釋解釋?!

      越想越害怕!

      六把快槍,抵不過那兩把閻羅殿來的判官刀!

      謝寶慶第一次知道,世上竟然真有比槍更快的刀!或許比不上子彈,但比開槍的人快,就足夠了!

      昨天才聽人說起有個從陰司來的判官,專殺小鬼子。咋今天就輪到咱老謝頭上了?

      判官爺為啥跑來黑云寨?咱真心沒想過惹他呀!

      呆狗日的馬六!驢操的山鷂子!瞎了眼的山貓子!

      不長眼就這下場!

      謝寶慶想把馬六砍成十八段,可那倒霉鬼早就被埋在河邊了。

      早就告誡過這幫混帳,落草混江湖,最要緊的本事,不是跑路,也不是槍法,而是眼光!

      因為眼光好,所以老謝才能在這亂世里混的風聲水起。這些年來,老謝搶過不少人,吃的腦滿腸肥,不是他本事好,而是他從來不惹自己惹不起的人!

      誰能想到,山貓子那群那不開眼的貨,仗著槍法好身手強,眼皮子都翻上天了,恨不得單槍匹馬殺破東京城,活捉倭皇。這下好了,惹來個神一樣的煞星,連累老子十幾年老巢都不保。

      經營了十幾年的黑云寨,在整個晉省黑道,都算是小有名聲。

      不到半天功夫,全歸了孫判官。

      然而更讓人憋屈的是,謝寶慶辛苦十幾年打拼,攢下來的這偌大家產,人家根本看不上!

      要不是在這里遇到個熟人,謝寶慶毫不懷疑孫判官真可能連自己一刀劈死。

      黑云寨雖是土匪窩,但謝寶慶對手下人確實不錯,尤其是本地人,凡來投他的,那是來者不拒。他這也是學我黨的群眾政策,群眾基礎越實在,老命就越有保障。

      早些時候,孫錚為了一勺燴,讓兩個導游先來報信,大明大放的來拜山。謝寶慶聽完,一下就想到了昨天剛聽人講過的判官!

      在聚義廳開香堂的同時,就讓人去喊據說和判官有舊的劉墩子。若傳言屬實,有個熟人也能搭上話。

      但謝寶慶萬萬沒想到,劉墩子一路小跑來見他,還是沒趕上趟。

      但他這老道的手腕,到底在危急關頭,救了老命。

      想到這兒,謝寶慶不由的心底一抽,刀離脖子不到三寸!

      劉墩子是個憨厚的微胖中年農夫,正陪著小心,把整個山寨里里外外,向孫錚仔細介紹。

      孫錚對黑云寨有了個大概了解:“照墩子叔說的,謝寶慶還算是個厚道人?”

      劉墩子訕訕一笑:“大當家也不容易!這黑云寨方圓百十里,散著好幾千號人掙命。都是山地呀,但凡有個活路,誰愿意進山討食?都是被小鬼子禍害,活不下去呀。到了大當家這里,除了繳糧服役,倒也沒旁的……累是累點,好歹算是能逃個活命。”

      “你說的招安又是咋回事?”

      “好像是八路一個姓孔的團長,想收編黑云寨,年前年后,幾個啥政工干部,來回好些趟,一直沒談攏。大當家是不想拆伙,說是投了八爺,自家兄弟得編一起。可人家那是正經軍隊,指定是要改編。這一來二去的,半年了也沒談出個眉目來。”

      噢,想起來了,電視里演過,孔捷那邊正挑干部呢,這邊就被李云龍戳了窩。

      孔捷愿意接收,說明黑云寨是能爭取的對象,劉墩子倒也沒夸張。

      孫錚暗自感慨,連山大王都能成厚道人,找誰說理去?這狗日的時代,就是比誰更爛!

      招手叫回謝寶慶:“墩子叔說你老謝是個厚道人,我信他!”

      謝寶慶連忙訕笑:“孫爺恩典!”

      孫錚笑了笑:“這樣,八路那邊不是要招安嗎?和他們談,讓他們安排人進山接手。你手下這幫兄弟,愿意從軍的聽人家安排,不愿意的,就地解散。想回家的回家,沒家回的進山去種地。把你攢的那些家財,散點盤纏給人家。至于你嘛……”

      謝寶慶連忙道:“孫爺明鑒!我老謝也愿意解甲歸田!”

      呃?孫錚挺意外。

      謝寶慶解釋:“說實話,要不是這世道不給活路,誰愿意做這砍頭的營生!現如今,起家的幾兄弟,都躺在那了。沒了他們,俺老謝就去了八路那邊,遲早也是個犯紀律挨槍子的下場!還不如洗手種地,來得安穩!至于弟兄們,沒了山貓子那幾個炸刺,其余弟兄早巴不得投八路了。至少八路那邊,能活的像個人!”

      “沒了槍,沒了兄弟,你不怕以前的仇家來害你?”

      謝寶慶拱手:“孫爺!明人面前不說暗話,俺老謝腆臉討幾塊銀元,自己回老家去過活!還求孫爺能高抬貴手,放俺老謝一條生路!”

      有點意思!

      孫錚呵呵一笑:“想不到你老謝還是個明白人!成,就依你。你的財物,你自己處置,真有愿意跟你回家種田,也依你!”

      謝寶慶果然干脆,不到一個鐘頭,就打點了個小包裹,帶著兩個仍然愿意跟他混的兄弟,來向孫錚辭行。

      這種情況下,依舊有人愿意跟他,老謝這些年沒白混。

      孫錚更干脆,贈他三把盒子槍防身,外帶三頭騾子代步,每人又送十塊銀元。

      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嘛。

      反正都是老謝攢的,現在拿來送他,一個子不用出,反過來還能賺人情。

      到下午兩三點,吃晌午飯的時候,黑云寨主事,就變成了劉墩子。

      孫錚草草交待幾句,就扔過手不再關注。找了個看著順眼的半大小子帶路,進山踩點。

      至于沒他坐鎮,山寨會不會出亂子,孫錚一點都不擔心。有那六具尸體和四個導游現身說法,相信大多數人都能配合。

      劉墩子能不能服眾?不重要!這年頭,任人唯親是基本操作,只要孫判官沒死,就沒人敢冒犯劉墩子。

      等到八路接手,再怎么發展,就是人家的事。

      至于劉墩子,他更放心,連謝寶慶都能保的人,至少感恩。有良心,又有自己撐腰,還是八輩貧農,在八路那邊只會活的更好。

      對孫錚自己來說,借這個人情,護持舅舅一家安全,解除自己的后顧之憂,就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