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302章 九界共主【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302章 九界共主【大結局】字體大小: A+
     

    這面古鏡,只映照出人祖的身影,對面的衆祖身形竟都無法映照在古鏡上。

    “人祖你先冷靜。”泥祖心有不忍,想說點什麼……但又感覺這個時候無論說什麼都會顯得虛僞,於是他又默默閉嘴。

    巨人之祖目光陰沉下來,他原本想帶着一羣祖來逼人祖妥協,但沒想到人祖的狀態很不對勁,竟然想要當場表演隕落給大夥助興。

    “人祖你好好想想,你若隕落整個人族可就沒人庇護了。”巨人之祖沉聲提醒道。

    正因爲有人祖的庇護,九界中一些極端成員纔沒有直接對人界出手。如果失去了人祖,那人界會變成什麼樣,他也無法保證。

    “若是你真想結束一切,那等撐過這一紀元的大劫。我保證會庇護人族周全。”巨人之祖在威脅完後,又補上一個保證——下個紀元,他要爭取成爲九界之主。等新紀元後人祖再隕落,它趁機佔據人界,一舉數得!

    待他成爲九界共主的那一天,按約定庇護人族並無不可。

    但他話音剛落,那種‘祖隕落’的悲鳴聲更加清晰起來。

    不過悲鳴之聲的源點,卻不是眼前的人祖位置。

    冥祖一愣:“???”

    “這悲鳴之聲的起源處是……隕星界?”泥祖稍稍感應後,瞪大眼睛。

    它不敢置信,又仔細辨認了一番。

    但不管他確認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悲鳴聲源自隕星界。

    這次爲衆祖助興的,是隕星之祖這尊最古、最強的祖!

    “不可能!”巨人之祖語氣都不受控制,差點原地蹦起。

    被他視爲‘九界之主’最大對手的隕祖這麼突然逝世,巨人之祖不敢相信。

    隕星之祖哪怕被機械之祖的秘法重傷,但它的實力底子還在,又回到了它主宰的隕星界……怎麼可能輕易隕落?

    而且,還有元素之祖陪着它一起。哪怕出了意外,也是雙祖的戰力!

    怎麼可能連‘求救信號’都沒發出,就隕落了?

    “元素之祖呢?快聯繫元素之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巨人之祖焦急道。

    【人道之劍】的方案,需要九界九祖齊心協力才能催動——不過以往,人祖都是湊數打醬油的。

    所以真正執行方案,九界八祖也夠用。

    再考慮到祖的實力每紀元都會有所提升,特別是這次元素之祖也抵達了祖的天花板層次,那九界七祖說不定也能勉強激活人道之劍的效果!

    所以之前‘眼魔之祖’隕落時,衆祖還能勉強保持冷靜——哪怕失去了眼魔之祖,哪怕人祖繼續打醬油,餘下的九界七祖撐一撐,應該也能將這個紀元撐過去!

    但沒想到,隕星之祖竟然也緊跟着逝世,這完全不按劇本來。

    “不行,聯繫不上元素之祖……整個隕星界都被屏蔽了。”冥祖緩緩道,她和元素雙祖中的蛇女有一些交情,但現在她根本無法聯繫上元素之祖。

    “黑潮開始淹沒隕星界了,怎麼會這麼快?”巨人之祖感覺整個九界的故事劇本似乎都暴走了,處處都在暴炸,完全不按路數發展。

    以往哪怕某一界在面對邪能界失利,黑潮想侵和九界任何一界,都得先衝破九界整體的共同防火牆。但這一次,黑潮避開了九界的共防,直接針對一界入侵。以往幾個月甚至數年才能完成的黑潮污染,現在瞬間就能完成。

    這怎麼頂的住?

    “人祖。”巨人之祖望向人祖,此時的九界的危機已經和初次九界紀元的大劫相似:“你好好考慮,哪怕不爲了自己,你也要爲自己界內的人族留好退路。”

    “退路嗎?”人祖的聲音緩緩道……彷彿真的被巨人之祖打動了一樣。

    泥祖望向人祖位置:“抱歉,人祖。是我這邊的研究進展太慢了,如果我這邊的研究能再快一步,說不定你就能看到一個美好的未來。”

    “不用自責,泥祖大人。在我看來,你已經是九界衆祖中最有責任心的一位了。”這時,莫逆神祖的聲音響起,他上前一步輕輕拍了拍泥祖。

    泥祖疑惑地望向莫逆神祖——這位新神祖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感覺他像是站在人族的立場上和他對話一樣?

    說起來這位莫逆神祖身份也很複雜,它本是眼魔族的精英,後來轉投神族成爲護族法王,最後又一步成爲神族的新主。

    “原來如此……泥祖你已經做的很好了。衆祖中,唯獨你爲人族考慮。這份心意,我們人族不會忘記。”人祖的聲音回道,她就像是在附和莫逆神祖的話。

    她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以神祖爲主心骨。

    巨人之祖聽到這段對話,心中一緊——怎麼感覺人祖和神祖間,也有不俗的關係?

    什麼時候在九祖中墊底的神祖,竟和多位祖都打好了關係?

    元素之祖爲他助拳,機械之祖與他結盟。

    明明一年半前,爲了對付那顆‘人類行星防禦’都需要他巨人族出面,爲神族拉關係,請其他族來助神族一臂之力。

    結果不知不覺間,神祖和多位祖暗中拉起了關係網?

    正當巨人之祖琢磨着神祖和衆祖關係時……輕紗後的煙霧散去,露出了體態修長的人祖真身。她掀開輕紗,直接出現在衆祖面前。

    人祖個子極高,接近兩米六。

    許奇寂的莫逆神祖小號,只到她膝蓋高度。

    “好高。”許奇寂壓力山大。

    “比我真身還高,這麼大隻啊。”女武神的尾巴輕輕掃動。

    人祖來到莫逆神祖身邊,蹲了下來。從這個角度,她那張絕美的臉終於顯露在許奇寂的視線中。

    這又是一張會令許奇寂一見鍾情的臉——如果說巨人界中那位宇航服少女莉娟是少女版的畫眉,那麼眼前的人祖就是成熟版本。

    許奇寂:“……”

    這一刻,許先生心情複雜。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面對這位‘人祖’女士。

    甚至,他內心還有些嬌情的感覺到‘欺瞞’感。

    他承認自己嬌情,但那種有目的性被安排的感覺,總會令人失落——這種安排的感情是沒有愛情的啊!

    “從你的表情來看……我敢肯定,水滴先生你肯定誤會了什麼。”人祖依舊用她緩慢的節奏緩緩道,那面古鏡也移以她的身後。

    此時,鏡中除了她外,還多了一道身影。但不是莫逆神主的模樣,而是許奇寂的身影——不過這一幕,只有人祖以及面前的莫逆神祖個體能看到。邊上的衆祖依舊只能從鏡中看到人祖的背影。

    女武神:“???”

    爲什麼照着‘莫逆神主’的模樣,卻顯出了一位人類男子形象來?

    還沒等她多想,人祖已經伸出手來,一把將莫逆神祖的身體抱起,擁入懷中,親暱地用下巴在許莫逆神祖頭上蹭着。女武神的尾巴被人祖牢牢抱住,差點被她的巨力擠斷。

    “初次見面。”人祖緩緩道。

    許奇寂:“……”初次見面有你這麼親暱的?

    “我應該怎麼稱呼你?”人祖的語氣稍稍加快了一點點。

    “這位是神界的新祖莫逆之主。”巨人之祖突然不解風情的插嘴,同時對着莫逆之主道:“神祖,我們已經沒時間了,你勸勸人祖吧。別忘記你的神界也需要她的幫助。”

    雖然不清楚人祖和神祖間到底有什麼關係,看起來這位新神祖也是一臉懂事的樣子。

    但既然人祖對神祖有好感的樣子,正好讓神祖好好勸勸人祖,用用‘美男計’也無所謂。

    “你也和巨人之祖一樣想讓我出手幫忙嗎?”人祖用力抱着莫逆神祖的水滴身軀:“那就將你的真身召喚過來吧,讓我看看她選擇的對象。”

    女武神心中一動。

    真身,她終於要看到莫逆之主的真身了?

    “你叫我奇寂吧。”莫逆神主小號出聲道:“事後,我也需要你好好和我解釋一下。”

    人祖和畫眉之間的關係,他要了解清楚。

    “好的阿寂。”人祖用慢放的語氣道——事實上不用多解釋,等許奇寂的真身一降臨,就會明白她和人祖的關係。

    巨人之祖心中焦急,恨不得自己代替神祖,來勸人祖快點行動起來。

    “和元素之祖間連上信號了!”正當這時,冥祖用莫得感情的語氣道:“元素之祖,你在哪?”

    “我在~”元素之祖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騎着鱷魚的蛇女元素之祖跨界降臨。

    她的身上,似乎有戰鬥過的痕跡。

    “隕星界發生什麼事了,隕星之祖怎麼隕落了?”巨人之祖見到元素之祖,急忙詢問——今天的變化太多了,他內心的急躁情緒無法壓抑。

    但在急躁的同時,又有一種‘愉悅’的莫名其妙感覺,不斷涌上他的心頭。

    “隕星之祖隕落了?看樣子你們比我更早一步接收到信息啊。”元素之祖嬌笑道。

    “別開玩笑了,你不是和隕星之祖在一起嗎?”巨人之祖惱道。

    “好吧……那就不開玩笑了。”元素之祖的聲音切換,換成了一個男子的聲音:“隕星之祖是被六位邪能界的殺手埋伏,然後又被燒烤人之祖背刺,當場隕落。”

    說話間,元素之祖的身形分裂開來,分化爲蛇女、鱷祖以及齊伊珊+功德之門。

    許奇寂的真身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人類?

    “鏡子中的男人,這就是莫逆之主你的真身?”女武神也控制不住情緒。

    她猜測過許奇寂很多身份,但沒想到他會是一尊人族。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滲透到眼魔族中,最後又被神族選中,最後化爲神祖。這過程得多曲折?

    “元素雙祖呢?”冥祖皺着眉頭,問道。

    “放心吧,他們還不算隕落。不過,需要我不斷提供能量維持她們的存在。”許奇寂轉頭望着冥祖,回道。

    “那就好。”冥祖聽到這裡後,點了點頭,竟然就這麼接受了!

    許奇寂舒展身軀,來到人祖的面前——好高,這麼高的人祖,他感覺自己應該駕馭不了。

    “隕星之祖被你解決了?”人祖歪着腦袋,緩慢問道。

    “算是吧。”許奇寂點頭。

    “看來,你沒有選擇‘爲九界獻身’這種天真的路線。”人祖抱緊莫逆神祖:“那我就放心了。”

    對面,巨人之祖感覺氣氛很不對勁。

    他緩緩後退了幾步。

    但機械之祖卻突然起身,將他攔住。

    元素雙祖的軀殼,也飄了過來,和機械之祖形成包圍之勢。

    泥祖:“!!!”

    這又是什麼展開?

    “機械之祖,你瘋了不成?泥祖,冥祖……跟我來。神祖和人祖的狀態很不對勁。我們先離開人界!”巨人之祖沉聲道。

    冥祖略一思索:“我~”

    “不要動,冥祖女士。”許奇寂突然出聲道。

    下一刻,冥祖的身體僵硬在原地,如同被施了定身術一樣,無法動彈。

    “果然,元素之祖、機械之祖、神祖那邊都突然出了意外,眼魔之祖和隕星之祖又突然隕落……那我身上是不是也有你的後手。”冥祖語氣沒有感情波動。

    許奇寂憨厚一笑,然後又對泥祖道:“泥祖大人請放心,你是衆祖中唯一心繫人類,願意爲人類做事的祖,您只需要旁觀就好。”

    泥祖:“但是,想渡過紀元大劫,我們需要九界九祖的力量。”

    “就算需要九界九祖的力量,泥祖大人也應該站在我這邊。”許奇寂嘴角上揚:“除了泥祖大人和巨人之祖外……其餘的祖都已經是我的力量了。”

    泥祖:“!!!”

    元素雙祖浮在半空;莫逆神祖祭出神祖救世劍;機械之祖露出銀甲仙子核心,面帶笑容——三分之一的祖已經站在許奇寂身後。

    緊接着,一道虛空直接通往人界,從中竟然流露出‘眼魔之祖’的氣息!剛隕落不久的眼魔之祖,此時被心魔女士操縱着,成爲合格的工具人。

    再加上緊接着‘神祖’的人祖,明顯也和許奇寂有關係。九祖中,他們一方已經佔據五祖。

    “隕星之祖已經隕落,不過很快新的隕星之祖就會誕生。新生的隕星之祖,也會是我的人。”許奇寂補充道。

    他已經轉移了銀甲仙子的二師弟過來,由他繼承隕星之祖的‘祖位’。

    銀甲仙子一系,幾乎個個都處於武神巔峰。只要繼承祖位,稍加磨合就能發揮出祖級的戰力。

    “除了巨祖外,也只有泥祖你了。”許奇寂坦誠道。

    至於冥祖,受限於‘骷髏小號’的限制,身不由己——以冥祖的實力,想破開限制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她不能這麼做。一旦她在這個時候強行破開限制,就等於是站到了許奇寂的對立面。此時的她,只需要保持沉默。憑着她和人祖的特殊交情,只要她不跳到對面立場,就不用擔心安危。

    泥祖:“……”好傢伙!

    九界九祖除了他外,就只剩巨人之祖一個光棍了?

    “我會保持中立。”泥祖轉頭不忍去看巨人之祖。

    他這個時候保持中立,就等於是丟棄了巨祖,讓他徹底單身。

    “你太瘋狂了。”巨人之祖盯着許奇寂:“你這麼做會毀了整個九界。就算你通過取巧的方式掌握九祖力量,但沒有九祖齊心佈陣,你怎麼對抗紀元之末的大劫。你根本不知道,紀元之劫的背後隱藏着的那個可怕存在。憑你和人族,覆手間就會被毀滅乾淨。”

    “九界被毀滅,卻不代表人族會被毀滅。”許奇寂微微一笑。

    巨人之祖:“???”

    “你只知道九界的存在,那有沒有想過在九界之外……又是什麼世界?”許奇寂隨手在虛空中輕點。

    “九界之外,自然是代表着陰影的邪能世界。”巨人之祖沉聲道。

    許奇寂被梗了一下:“那麼在邪能世界之外呢?”

    “邪能世界之外……你想說什麼?你還能接觸邪能世界之外的世界不成?”巨人之祖嘲諷道:“異想天開的傢伙,像你這樣白日做夢的傢伙,我見過太多太多了。”

    許奇寂:“……”鐵汁,你將話都堵死了啊。

    “差不多了。”對面,巨人之祖突然收斂嘲諷的表情:“既然你不想給我退路……那麼。”

    “那麼你就要轉身投入邪能界,反正橫豎已經沒有路可走,對嗎?”許奇寂突然接過了巨人之祖的話茬。

    ——巨人之祖的副腦還在他手中,在寵物世界裡呆着。每次巨人之祖內心波動較大時,許奇寂就會有針對巨祖的專屬讀心術。

    巨人之祖瞪大眼睛:“!!!”

    “上回借冥祖的世界進入邪能世界後,你手中就多了一條‘退路’吧。聯繫邪能界的那一位,叛敵的退路。這真是超出我的預料,沒想巨祖你這種濃眉大眼的祖也會叛變九界呢。”許奇寂露出潔白的牙齒。

    “你在讀取我的內心?”巨人之祖收斂自己的情緒:“不過你這點小手段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再怎麼讀心和預判,也已經無法改變結果。就在剛纔,他已經成功聯繫上了邪能界的那位至尊。

    他以自身爲座標,強行開啓一條和邪能界相連的通道,可以直接召喚那位至尊進入九界。

    繼第一個紀元後,這位至尊將再次進入九界內部。

    到時候,面前的這個人類小丑和所有的祖,沒有‘人道之劍’和九祖陣法,註定無法抵抗,將灰飛煙來。

    通道被強行開啓,一道恐怖法形容的氣息從對面涌來。在這道氣息面前,連祖這種存在也變得弱小,這是比祖更高一個層次的怪物。

    “人祖,動用人界權限阻止它。”泥祖急忙叫道。

    現在,只有人祖能阻止這個通道的開啓。

    “人祖權限嗎?對了,我差點忘記這事。”人祖緩緩道,然後她微微彎腰,牽住許奇寂的手:“人祖權限,我就交給你了。”

    譁~她那兩米六的身軀化爲光粒子,融入到許奇寂的身體中。

    齊伊珊一愣:“咦?這是要和我搶地盤嗎?”

    “放心吧,這是類似傳功的過程。”對面的古鏡中,依舊顯化着人祖的影子:“你們所見到的人祖,是她強撐着的最後一口氣和執念,結合人祖權限、法則之力所化。真正的人祖……早就隕落。”

    “隕落後呢?”齊伊珊問道。

    “這就涉及到我的知識盲區了,我只是人祖的本命法器。不過按我猜測,隕落後的人祖碎片,可能一部分化爲心魔,一部分四散開來誕生不同的個體,又有一部分好好享受屬於她的人生了吧?”人道鏡的器靈柔聲道,她一邊說着自己不清楚,一邊又像在劇透一樣。

    齊伊珊若有所思:“所以,一部分化爲阿寂了嗎?”

    說話間,許奇寂已經繼承了人祖的權限、法則、力量。

    “我可不是人祖化身……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男孩。”許奇寂笑着用念力摸摸齊伊珊。

    “快,快動用人祖權限!”泥祖在一邊急道——這個時候還講什麼廢話呀,繼承了人祖權限,那就快用起來呀!

    “泥祖不用擔心。”許奇寂笑着安撫炸毛的泥祖。

    然後他運轉人祖權限……撐大了巨人之祖鼓搗出來的通道。

    泥祖:“???”

    巨人之祖:“???”

    有了人祖權限支撐後,通道更加完善。很快,一位面貌溫和的男子從通道中出來。

    他一現身,泥祖和冥祖臉色一變,回想起了一些痛苦的回憶。第一個紀元時,他們這些祖,可是差一點被對方全滅。最終藉着人族的犧牲苟活下來,卻也因爲重傷的原因,長期處於沉眠狀態,直到這個紀元傷勢才稍稍好轉。

    這面貌溫和的男子,爲他們這些祖留下的心理陰影至少有兩百層樓高。

    “至尊,我願降。”巨人之祖見這位溫和男子終於現身後,咬牙拋棄自己的尊嚴,願意臣服。

    “嗨~末先生。”許奇寂笑着擺了擺手。

    “嗨個屁。”末先生擡頭望天:“我還以爲你不屬於九界,是界外生靈。如果知道你屬於九界,我就不會這麼急着開啓這個紀元的終結。說實話,我們現在見面很尷尬的,你我的立場怎麼辦?”

    許奇寂:“……”

    泥祖:“???”爲什麼許奇寂會和這位至尊很熟的樣子?

    巨人之祖:“!!!”我是不是錯誤的打開了座標?

    連人祖古鏡中的器靈也一臉迷茫。

    她也根本沒想到,許奇寂會和邪能界的至尊對等交流,就跟老熟人一樣。

    “或許,我和末先生可以坐下來聊聊。”許奇寂笑道:“首先我們聊聊自己的‘目標’會不會有衝突。”

    “你的目標是什麼?”末先生摘下眼鏡,輕輕擦着。

    “保全人族,另外還有泥族的善良。後來又接了個任務,所以九界九祖的名額,如果能保留下來的話就再好不過。我的朋友需要九界九祖的名額,讓自身更進一步。”許奇寂淡定道:“那麼末先生你的目標是什麼?”

    “將整個九界融入到陰影界,煉化爲一體。到時候,我應該就能打破九界和邪能界的束縛。邪能界對我來說像牢籠一樣,呆着並不舒服。”末先生緩緩道來。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末先生我們之間可以合作。”許奇寂擺了擺手指:“我成爲九界之主,然後將祖的位置分別交給銀甲仙子她們。下一步,我和末先生合作,看看我們倆能不能將九界和邪能世界整合,化爲一個整體。從而達成末先生的想法。”

    有些事情,根本不用打生打死,如果能坐下來好好談談,說不定能很簡單的合作。

    “如果失敗呢?”末先生重新戴上眼鏡。

    “如果失敗,那末先生給我一點時間……我的朋友們突破後,我將九界大部分生靈遷走。到時候整個九界都交給末先生處置。甚至如果末先生相信我的話,等我完全掌握長生之道後,直接試試帶末先生前往九界之外。”許奇寂感覺自己果然是門精。

    最終的底牌還是得看奇蹟之門,看看這創造奇蹟的門能不能帶着末先生這位被束縛、限制的個體,進入到九界外去。

    “反正用不了多少年的時間,末先生我們完全可以一個個方案嘗試不是嗎?”許奇寂自信道。

    他徹底掌握自己的‘永動長生法’用不了多久時間,一年半載後他就能直接開門試試帶末先生去九界外浪一圈。

    “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那麼在此之前,爲了我們間的合作,我也助你一臂之力吧。”末先生伸手,抓向巨人之祖。

    巨人之祖已經是許奇寂成爲‘九界之主’之路上最後的障礙。

    解決了巨人之祖後,整個九界的規則和祖之道,許奇寂都能去接觸……本體去學習,小號去琢磨,要麼結盟共享祖的法則,或是用契約的方式掌握祖的道。

    集齊九界的道後,他這‘九界之主’就名副其實。

    “至尊,我可以放棄祖位,我可以協助許先生掌控巨人族。”巨人之祖徹底絕望,但還想着保住一命。

    “掌控巨人族也用不着你協助哦。”許奇寂微微一笑:“巨神號是我的小號。”

    巨人之祖:“???”

    我日您個闆闆,你這傢伙在九界到底有多少個小號?

    ……

    ……

    時間飛逝。

    距離許奇寂和末先生正式簽訂合作合同,已經過了一年半多的時間。

    許奇寂算了算,自己一覺理來時已經是‘三年後’。而現在距離那天的一覺醒來,又過了三年多的時間。

    九界和末先生間的合作已經走上正軌。

    除了泥祖、冥祖兩尊祖位外,其餘七個祖位許奇寂按約定,交給銀甲仙子的師兄妹們。祖位數額暫時不夠,但問題不大。

    銀甲仙子日夜泡在寵物世界中,還真讓她領悟出了一條長生法來。等她踏出自己的長生道後,佔據的‘機械之祖’位置就能空出來。依此類推,並不用擔心祖名額的問題。

    在許奇寂這位正規‘九界之主’的配合下,末先生的世界和九界正在接觸,兩者形成‘共存’的融合,目前進度喜人。

    就算九界和邪能界無法徹底整合,許奇寂也足以動用‘奇蹟之門’的力量,然後讓末先生開個小號,他帶着末先生的小號前往九界外逛逛。這一年多時間來,末先生心態都變得祥和了許多。

    夜深人靜。

    許奇寂和畫眉躺着欣賞星空。

    wωω¤ⓣⓣⓚⓐⓝ¤℃ O

    除了畫眉至今還能生下小許外,夫妻間依舊保持着甜到發膩的感情。

    “天空的防禦層似乎快要到期了?”畫眉望着天空中依舊存在的防禦層。

    本來防禦層還能堅持個幾年的,但上回的五祖混戰影響到了防禦層……讓它的層數急劇縮水。

    撐了一年多後,再也撐不住,快要消散。

    “他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話說……防禦層快消散時,阿蟹應該會出現吧。”許奇寂捏着下巴。

    他有三年的記憶,還在阿蟹那裡。

    砰~正說話間,天空中的防禦化爲流星雨,灑落一地。

    所有生靈都擡起頭,望着這場全世界都能看到的豪華流星雨。

    【嗡~】許奇寂懷中,《點名冊》猛的亮起。

    “怎麼回事?防禦層怎麼提前了這麼多年消散了?我說寂啊,你做了什麼?還有你現在到什麼境界了?至少……聖域境界有了吧?聖域境界配合點名冊的能力,勉強夠你開啓集體傳送,將你母星上的人族安全轉移。”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從《點名冊》中響起。

    聲音中有着擔心,還有些傷腦筋的情緒。

    “是阿蟹嗎?”許奇寂笑着輕點《點名冊》:“放心吧,我這裡的危機已經解除了。境界的話,我現在換成九界外的算法……應該是長生大道級別?兼職九界共主。話說兩年前,我還在九界外渡過動顯過聖的。你沒看到我嗎?”

    “我這三年多時間被關小黑屋補習了,還沒來得及出來。”《點名冊》上響起了阿蟹傷心的聲音:“要不是你這邊的防禦突然崩潰,我都無法與外界溝通。”

    “乾的不錯,三年時間就突破到長生者級別。不愧是曾經頭鐵向我哥哥揮拳,說要守護我自由的男人。對了,你上次和我賭輸了後,還有一個懲罰沒完成。說好了你輸了的話,得去向我哥哥告白的,回頭有機會補上啊。”阿蟹傳來一陣咯咯咯的母雞笑聲。

    許奇寂:“???”

    “那麼,九界外見。等我從小黑屋中出來,我將三年的記憶還給你。”阿蟹的聲音變的遙遠起來:“玩個遊戲吧,在九界外找到我的話……我就借你一件法器。你和畫眉肯定在努力造人命案吧?”

    許奇寂:“!!!”

    “我這裡有法器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你和畫眉來找我。找到我,我就將法器借你們。”在一陣詭異的笑聲中,阿蟹斷開了通話。

    許奇寂望向畫眉:“所以,久違的去九界外逛逛?”

    這次不帶末先生這燈泡了,就他和畫眉去九界外逛逛~

    .

    【全書完】



    上一頁 ←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