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300章 眼魔界淪陷,上門拜訪人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300章 眼魔界淪陷,上門拜訪人祖!字體大小: A+
     

    神界中五祖打的熱火朝天,結果隔壁的眼魔之祖卻突然逝世。

    太突兀了,沒有一點的預兆!

    巨人之祖停下了錘擊隕星之祖的拳頭,一臉懵逼:“眼魔之祖怎麼突然沒了?”

    邊上準備拖着四祖一起逝世的隕星之祖,也暫停了自己的瘋狂行動,腦海中的瘋狂念頭緩緩壓下,邪能種子對它的影響削弱。

    眼魔之祖莫名其妙的隕落,終於驚動了其餘幾位祖——泥祖和冥祖的意識,第一時間掃過神界,想詢問情況。

    兩祖也感應到了神界發生的五祖混戰……

    冥祖很乾脆,她第一時間附體在許奇寂的‘骷髏小號’上,然後選擇‘申請降臨神界’,直面混戰中的五祖。

    泥祖則是一縷意念降臨,真身沒動。它此時似乎也處於一個緊要關頭,無法分身。

    最後的人祖倒是一如以往,沒有吭聲,她和九祖這個小團體格格不入。哪怕是眼魔之祖隕落,也沒有引起她的關注。

    ……

    【冥祖申請降臨,要同意嗎?】許奇寂耳邊響起女武神的詢問聲——冥祖如果降臨,也不知道她會站在誰那一邊?

    可惜了,眼看着四打一,說不定就要將隕星之祖拿下了……結果眼魔之祖突然隕落,打亂了計劃。

    巨人之祖已經停手,在失去了眼魔之祖後,它肯定不願意讓隕星之祖也當場逝世。如果再去一祖的話,這個紀元之末的大劫還要不要過?

    而銀甲仙子這位新機械之祖此時處於半虛弱狀態,剛纔那一槍消耗很大,重傷了隕星之祖的同時,代價也不小。

    如此一來,僅憑着許奇寂控制的元素之祖+神祖,很難拿下隕星之祖。甚至還得防備巨人之祖倒過來,保隕星之祖的小命。再要強行動手,吃力不討好。

    看來只能先放隕星之祖‘一馬’——暗中他則悄悄聯繫末先生的屬下二米和四谷,等隕星之祖要回歸隕星界時殺它個回馬槍。

    趁它病,要它命!

    好不容易將隕星之祖殺成虛弱狀態,許奇寂可不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他可不是什麼好人。

    心中有了算計後,許奇寂暫時讓元素之祖、機械之祖熄火——剛纔巨人之祖和隕星之祖停手的時候,元素之祖還是趁機爲隕星之祖添加了幾道傷痕。

    【同意冥祖降臨吧,冥祖最多保持中立。】許奇寂點頭道。

    有‘骷髏小號’這個後門在,關鍵時候許奇寂可以將冥祖這號給禁了,至少讓她短時間內被禁錮在骷髏小號體內——並且,爲了‘洗白’隕星之祖,許奇寂這邊已經湊齊了一筆可觀的能源石,足以將一位祖的靈魂放逐到九界外去。

    如果冥祖真的想不開,站到他的對立面。那他就會動用骷髏小號的後門,先將冥祖定住,下一步燒錢將她靈魂洗白,直接將‘冥祖大位’也收入囊中!

    【莫非冥祖也是你的幫手?】女武神詢問道。

    雖然她一直和莫逆之主形影不離,但越是親近她便越感覺對方神秘莫測,手眼通天。

    元素之祖、機械之祖,甚至是接下來的冥祖,似乎都和他有關係。

    【這次真不是。】許奇寂哈哈一笑。

    說話間,骷髏小號的身影破界而來,降臨在神界五祖戰場。她身上覆蓋上了冥祖的性感戰甲,同時一層血肉覆蓋在她身軀上,化爲冥祖的絕世美顏。

    從骷髏到絕世美人,她生動演繹了紅粉骷髏這一詞。

    “冥祖,你也來啦~”巨人之祖微微一笑,湊上前來,不着痕跡地將冥祖保護在身後——哪怕他想過要征服九界,成爲九界共主。冥祖也被他放到了最後征討。

    許奇寂在巨人之祖的身上彷彿看到了‘冥使’的身影。

    女武神看到骷髏小號後,尾巴輕輕搖晃——男人的嘴果然是騙人的鬼,哪怕隔着兩個隕星之祖體積遠,她在看到冥祖後卻本能感覺到了一種‘親切’感。這種親切感,肯定不是針對她的。那麼,親切的目標肯定是莫逆之主。

    大豬蹄子,你還說自己和冥祖沒關係?你們之間要是沒關係,我直播單挑隕星之祖!

    有了冥祖這位中立之祖+泥祖的一縷意識後,五祖間的混戰終於徹底停息。

    冥祖沉默片刻後,率先發問:“你們五個爲什麼會混戰成一團?”

    “是因爲隕星之祖搶了神祖的神格。”巨人之祖解釋道:“在紀元之末,我不允許有這種事情發生。”

    “關於神格的事……我會給神祖一個交代。之後我會在你們的監控下,和神祖商量解決此事。”隕星之祖此時已經不再頭腦發熱,冷靜下來後的它沉聲道——它知道這個虧自己是吃定了。

    而且事情起因也的確是它想趁機搶佔神格。

    到時候,它先支付一定的代價,安撫神祖。一切,等這次的紀元之末大劫結束後,再清算因果。

    下個紀元開始後,它第一個就要先捏死神祖!

    “在衆祖的見證下,我也願意和你先和解。”許奇寂的莫逆小號緩緩道——最好能從隕星之祖身上先拿一筆能源石過來。

    這筆能源石,會成爲他‘洗白’隕星之祖的代價。用敵人的槍戳敵人的馬,這種事情令人身心愉悅。

    “好。”隕星之祖身上伸出一隻能量大手,在虛空中一抓。那隻隕星武神的星核被他重新抓出,身上凝聚出一層隕星外殼:“回隕星界,從我的寶庫中將第921號寶箱取來。”

    隕星武神身形閃爍,消失不見。

    五祖混戰暫時結束……

    “眼魔之祖是怎麼回事,它沒參與到你們的混戰中嗎?”泥祖的那縷意識出聲問道。

    “沒有。”巨人之祖搖了搖頭。

    冥祖問道:“誰能聯繫到眼祖?”

    她話音剛落,所有的祖頓時望向泥祖——衆所皆知,九祖中泥祖和眼魔之祖關係算是最好。

    “我這邊也沒消息,我讓自己使者聯繫下眼魔使者吧。”泥祖傷腦筯。

    好不容易它們鼓搗出一替代人族用來祭練人道之劍的方案,說不定自己家的祖使也能趁機和眼魔使者結成因緣。

    結果眼魔之祖突然出了意外。

    許奇寂:“……”

    聯繫眼魔使者?那不就是聯繫我嗎?

    他差點都忘記自己還有個‘眼魔使者’的臥底小號。

    正當許奇寂切換意識,準備等着泥使聯繫他時,身邊的神祖使者小聲猜測道:“會不會是燒烤人之祖乾的?又或者……是被紀元之末大劫中的刺客給刺殺。”

    如今的九界中,有實力且有動機幹掉眼魔之祖的也只有那位詭異的‘燒烤人之祖’,以及這一波的邪能世界一方刺客攻擊。

    神使的猜測,頓時令在場衆祖心中一震。

    許奇寂:“……”

    臥的槽,神使是開了預言掛嗎?猜的這麼準?

    眼魔之祖的突然逝世,還真就和燒烤人之祖+紀元之末刺客有關。

    畢竟,他就是燒烤人之祖。

    “紀元之末的刺客?”泥祖的意識皺起眉頭。

    “你沒遇上?”巨人之祖反問道:“那泥祖你小心,這次有刺客在刺殺我們這些祖……神祖就是因爲刺客的原因,只能將神格祭出,肉身被摧毀了一次。這些傢伙的實力,比上個紀元強大了更多。”

    話音剛落,從軟泥界那邊就爆發起了恐怖的能量爆炸衝擊。

    那衝擊從軟泥界一直傳遞到了神界中。

    “泥祖你的本體受到攻擊了?”許奇寂控制的元素之祖問道:“需要幫忙嗎?”

    九界九祖中也只有泥祖是他願意出手幫助的祖,許奇寂對泥祖的感官要比那位從不露面的人祖更好!

    所以在說話間,他暗中聯繫‘二米’,希望他們對泥祖放個水——也不知道自己的面子夠不夠大。

    結果他在二米他們那邊的聲望地位,似乎比他自己想象的還要高。

    他只是隨口一句話,二米他們那邊馬上應諾!

    順帶,二米幾位幹部已經召集了一支六人小隊,悄悄埋伏到隕星界,準備背刺隕星之祖!

    ……

    “放心,我這邊問題不大。”泥祖一縷意識回覆道。

    下一刻從軟泥界涌現出了‘人道之劍’的氣息……泥祖在關鍵時候成功將‘人道之劍·劍刃’鑄造成功。

    而且這次鑄造的人道之劍中可能摻雜了許奇寂‘大夏系統’的原因,這次泥祖祭出的‘人道之劍·劍刃’部分威能更勝以往。

    它真身沒有降臨,就是因爲軟泥界處於‘人道之劍’成型環節,它要親眼看着自己實驗的成功。

    也就幾息後……

    泥祖剛祭出人道之劍的劍刃,還沒發揮全力呢,那兩位邪能界刺客就發出痛苦的叫聲,似乎受了很重的傷。

    然後兩位邪能界刺客連滾帶爬,消失在軟泥界。

    泥祖祭着人道之劍劍刃,一臉懵逼:“???”

    這就是巨人之祖口中【比上個紀元更強大】的邪能幹部組成的刺客小隊?

    難道是我實力提了?

    不對啊,我和上紀元的實力進化沒這麼多吧。

    泥祖抓了抓頭,抓下一片泥殼——這個紀元,它幾乎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克隆人族·鑄劍’計劃上。

    任泥祖想破腦袋,也不會猜到對面的兩位邪能界刺客,臨陣放水!

    ……

    另一邊,眼魔界。

    眼魔界也是齊伊珊所在的那一界。

    在眼魔界的中心處,有一道如同口袋般張開的空間裂隙。從外界上來看,它就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整個眼魔界的衆星、大星系,都是圍繞着這個黑洞在旋轉。

    而在這巨大無比的空間中,數不盡的眼魔正在其中飄浮。

    這些眼魔小的只有針尖大小,大的則有行星般體積。無論是大是小,這些水滴狀的眼魔都彷彿陷入沉眠,一動不動,沒有反抗。

    在這些眼魔的身上,有‘心魔’的力量在穿梭。

    這心魔正是從許奇寂的背上分裂出來的,經歷一年半的時間,它已經感染了小半的眼魔個體。

    隨着被許奇寂心魔感染後,這些眼魔就紛紛獻出了自己的‘星芒’,成爲許奇寂本體‘星海’的一部分。

    正常情況下,以心魔的感染速度,花個六七年時間,便能將所有的‘眼魔個體’都感染一遍,最終讓它們都成爲許奇寂的好友大家庭。

    許奇寂也不心急,任由心魔們自己發揮。只要眼魔們不甦醒,那遲早都會成爲他的‘好友’。

    然而在半天前,有兩位邪能界的刺客來到了眼魔族沉眠之地。

    巧的是,其中一位渾身散發着不祥氣息的白毛猿怪人,掌握着一種‘激發心魔’的手法。

    它們本是爲了刺殺眼魔之祖而來,抵達眼魔禁地後,便察覺到了這些‘心魔’。

    雖然邪能界刺客和這些許奇寂的心魔是第一次見面,但卻相見如故——邪能界幹部隱約從這些心魔身上感應到了許先生的氣息。

    【許先生不愧是我主的好友,早就在暗中幫助我祖掃平九界的障礙。】兩位邪能界的幹部和許奇寂的心魔是一拍即合。

    雙方合作下,在短短半天多的時間裡,就將所有的眼魔個體激出了心魔,配合着許奇寂的心魔個體,侵佔了所有的眼魔。

    當所有的眼魔被感染後,整個空間突然震動起來。

    在許奇寂的心魔和兩位邪能界幹部的注視下……所有的眼魔融合起來,瞬間融合爲一顆巨大恆星級的眼魔。

    這便是眼魔之祖的真身。

    和其他的祖不同,眼魔之祖一個個體便是一祖。分則爲億萬眼魔,合則爲眼魔之祖!

    眼魔之祖重現,從沉睡中甦醒過來。

    醒來後,它便注意到了兩位邪能界刺客,以及……那尊女子形象的許奇寂心魔化身。

    眼魔之祖沒有多說什麼,和兩尊邪能界刺客戰成一團。

    而在戰鬥期間,它不斷受到心魔力量的干擾。心魔的力量已經融入它每一個細胞,每一個分裂個體。

    最終在神界·許奇寂一方四打一毆打隕星之祖時,眼魔之祖戰敗,隕落。

    或許是受到了心魔的影響,明明期間有數次可以逃避的機會,眼魔之祖卻沒有逃跑,甚至沒有向其他的‘祖’求救。

    硬剛到底,最終被徹底打爆,化爲漫天的眼魔小個體,重新在這古怪的空間中沉浮。

    眼魔之祖在隕落之前,水滴狀的眼睛最終深情地望了眼許奇寂的心魔。

    它眼中彷彿有很多信息,但沒來得及輸出,它的軀體就碎裂一地。

    對面,許奇寂的心魔化爲古鏡,鏡中有一道模糊、身材嬌好的身影。

    十二尊小黑人心魔將古鏡團團包裹,託着古鏡浮動,最終來到了眼魔之祖碎裂的中心位置。

    那裡有‘眼魔之祖’的核心——是一顆小小的眼珠。

    這顆小眼珠就和‘神格’一樣,代表着眼魔之祖的‘祖位’。

    有了它,就能號令眼前這億萬分裂的眼魔個體。

    古鏡中那身影輕輕收起這顆小眼珠。

    下一刻,她的身影凝實起來,化爲最符合許奇寂審美的模樣,凝聚出畫眉的樣子來。

    原本兩位邪能幹部看到心魔古鏡中凝實的模樣後,表情變得古怪起來。

    不過不管如何,眼魔之祖已經隕落,眼魔族的個體也成爲許先生的所有物。

    那麼眼魔界此時已經成爲‘無祖之地’,對邪能界不再設防。

    “心魔女士,眼魔之祖已經隕落。能否請示一下許先生,我們能不能趁機將眼魔界納入陰影之中?”那位白毛猿怪對着古鏡請示道。

    心魔小姐姐點頭,開始聯繫許奇寂的本體。

    片刻後。

    她出聲溫柔道:“除了那顆人類行星和這片眼魔分裂體休眠空間外……眼魔界可以任你們處置。人類行星上有許先生重視的人,是他的地盤。眼魔分裂體,從今往後也是許先生的戰利品,是他的東西。另外,請短時間內保持着‘眼魔界’的框架,許先生或許會有用處。”

    許奇寂答應給銀甲仙子的師兄妹們創造‘成祖’的機會。短時間內,祖位還是有用的。

    “我等明白……雖然保持界的框架有點麻煩,不過問題不大。”白毛猿怪點頭,欣喜道。

    他們這次,算是立下大功了!

    九界九祖的刺殺行動,到目前爲止似乎只有‘二米’他們那組成功刺殺了神祖,而且還是在許先生的幫助下,只能算是打了個輔助。

    他們這邊是實打實將眼魔之祖給幹隕落了,雖然也有許先生幫助……但他們有優勢,他們這一小隊可以正大光明的侵入眼魔界。

    這麼多個紀元來,屬於邪能界的黑潮,將正式佔據一界!

    回頭老闆肯定要獎勵他們。

    而且和許先生間的關係又更進一步,下次的‘進化’他們說不定能排前些。

    得到許先生和心魔女士的應充後,兩位邪能幹部開始催動黑潮。

    眼魔界的那些‘半圓星體’中涌出無數的邪能來,充斥整個眼魔界。

    失去了‘祖’的權限庇護,眼魔界沒有防禦,被邪能籠罩、改造。

    除了713世界和這處眼魔裂隙空間外,整個眼魔界被黑潮淹沒,被陰影吞噬。

    又有大量不可名狀的魔物從黑潮中涌現,開始在眼魔界的行星上紮根,打地基,將地盤扎穩。

    眼魔界彷彿成了九幽地獄,只剩下713世界這一片小淨土~

    ……

    神界中。

    泥祖、冥祖、巨人之祖、隕星之祖臉色齊變。

    “眼魔界被黑潮吞噬了,這麼快?它們之前鑄的人道之劍在哪?”巨人之祖焦急道。

    “我這邊聯繫上眼魔使者了,它正往我的世界逃來,帶着人道之劍。”這時,泥祖語氣沉重道。

    這自然是許奇寂暗中下達的指令,將‘人道之劍’帶到泥祖那,看看八祖們的下一步行動。

    “不能再這樣等下去了。”這時,巨人之祖握拳道:“去見人祖。”

    冥祖那邊的‘人類’被燒烤人之祖帶走……機械祖那邊的世界不適合人類生長,本紀元人類數量可能不夠鑄劍……神祖這邊也出了些意外。

    如今,只有去找人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