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297章 契約元素雙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297章 契約元素雙祖字體大小: A+
     

    有祖的命令,一直被泡在元素法則海里的元素雙子小號,被元素使者帶到了雙祖位置。

    銀色雙子小號一直扮成沒有神智的樣子,如同木偶一樣被牽引着。

    元素使者嘆了口氣,將元銀色雙子引到元素之祖的座位上,讓雙子排排坐。

    說實話,元素使者還蠻喜歡銀色雙子這種狀態的。雙子精緻的容貌讓她們此時像玩偶一樣可愛,元素使者有種想將她們好好打扮的衝動。

    “祖,雙子帶來了。”元素使者輕喚一聲,退到一邊。

    “將護界陣法激活……暫時隔絕元素界和其他界的渠道,將界徹底封鎖,降低九界對元素界的影響。”蛇女之祖出聲道。

    她雖然感應不出具體是哪一界的變化,牽動了元素界。但身爲祖,她可以感應到元素界內元素的混亂,是九界其他界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將元素界封死後可以給她們更多的時間。

    鱷人之祖:“一會兒我們合體後,注意不要引起隕星之祖和巨人之祖的注意,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這事等合體後,我會注意的。”蛇女之祖用傲驕的語氣道。

    鱷人之祖狂笑:“那我們怎麼比拼?”

    它們同出一源,彼此間又在一起生活了多個紀元,彼此間太過於瞭解。如果是單純的戰鬥比拼,恐怕連戰上幾年都不會有結果。

    本來在元素之祖的計劃中,這場戰鬥至少要持續數年之久。但現在中途有變,他們必須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

    【可惜了,太突然了。我準備的好多後手就無法派上用場。】鱷人之祖心中遺憾,這最終一戰他早就在腦海中覆盤過數萬次。每一局,他都算好了自己怎麼‘巧妙’輸給蛇女之祖。他對蛇女之祖的招式理解透徹,連對方的出招習慣也瞭如指常。光是死法,他都爲自己準備了上萬種不重複的。

    準備了多年,卻派不上用場,鱷人之祖有些遺憾。希望一會兒,能從這上萬種死法中選一樣出來,湊和着強行加載死亡劇情。

    蛇女之祖:“本來的話戰鬥是你我雙方分出勝負最直觀的方法,但現在我們沒有時間。所以,直接比拼‘道’吧。”

    等於是雙方一上來,就進行最兇險的內功比拼,雙方必死一個。

    蛇女之祖之所以這麼提議,是因爲在她的‘推演戰鬥’中,有很多是以‘比拼大道’爲結局。她早就做好了在比拼‘道’的環節,直接放心……乾脆利落的輸掉比賽。然後不等鱷魚拒絕,直接就讓對方在比拼‘道’的環節中,將她融合。

    等對方想通時,木已成舟。

    “直接比拼大道?會不會太兇險了些?”鱷人之祖有些擔心,哪怕他準備放水,但直接比拼大道太過於兇險,萬一傷到了蛇女怎麼辦?

    蛇女之祖裝出不耐煩的樣子:“別婆婆媽媽的了,身爲陽屬性的個體,你怎麼比我還要娘?”

    她必須要表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能讓鱷魚看出她要放心。

    元素使者望了眼兩位祖,悄悄後退,順帶着將兩位祖早就佈置好的陣法開啓。

    同時動用祖的權限,將元素界封鎖。

    事實上,身爲旁觀者的元素使者反而看的最清楚——兩位祖都想着放水,都想着成全對方。

    【其實兩位祖也不錯啊。】元素使者心中暗道。

    其他的‘界’只有一位祖,自己元素界是二祖共治。哪怕單挑上會處於弱勢,但二打一的話,哪怕是隕星之祖這位最古最強之祖,它們元素界也不怕啊。

    它有心想勸勸兩位祖……但兩位祖不會聽它的。

    合體是元素雙祖的宿命,從最初‘分裂’的時候,早就設定好了術式,避免未來兩個分裂個體不肯‘融合’。

    元素使者退出祖殿後,只留下許奇寂的雙子小號默默觀戰。

    “比拼大道就比拼大道!”鱷人之祖似乎是‘受激’,咬牙應下——同時它心中已經做好決定,他要開局就放水。

    本來還想陪蛇女先演一波,雙方先不分勝負,演到一半時他再漸漸不支,最後處於下風。

    但現在被蛇女一激,他不想演了!

    他要開局就投。

    趁着蛇女懵逼的時候,主動放棄自身,將一部分意識轉移到邊上的‘雙子’身上,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着真正的‘最強之祖’誕生!

    兩位‘祖’的融合,一定能打破‘祖’的極限。

    “比拼大道,可是我的長項。身爲‘陰屬性’個體的我,原本就擅長對道的理解和領悟。所以這場戰鬥,我將佔據上風。”蛇女之祖露出得意的笑聲——對大道的控制,是她比較擅長。所以,在對抗的時候她可以控制的更精妙。

    “我會怕你不成?”鱷人之祖的外表變得更加猙獰,他身上屬於元素之祖的道鋪開。

    許奇寂的銀髮雙子:“……”

    這兩個傢伙不去當影帝真是可惜了。

    如果不知道內幕的話,站在吃瓜羣衆的角度來看,鱷人之祖和蛇女之祖這是真要將腦子都打出來的節奏。

    各種元素的力量分爲兩派,分別浮現於蛇女之祖和鱷人之祖的身邊,每一種元素都有不同的顏色。

    祖的大道將這些元素法則具現化出來。

    眨眼間,雙祖身邊就化爲元素法則的海洋——比起銀髮雙子之前泡的那個元素法則海還要浩瀚、強大。

    處於這元素海的中心,許奇寂小號對於‘元素法則’的領悟更上一層樓。這些感悟都被它們共享給本體,增加本體對法則的滲透,讓本體變得更加強大。

    可惜了,這個畫面無法錄製下來。

    否則回頭他可以將這一幕製作成‘講法’或是‘功法CG’啥的,提供給未來的弟子或是人族修煉所用。

    正思索間,雙祖的‘道’開始碰撞。元素法則海掀起海浪,以雙祖爲中心,朝着對方撲去。

    元素法則的海浪一個浪頭就是上百米之高——雙祖對自身代表的法則掌控已經到了極至程度。

    每一波海浪的撲擊都是自身‘道’的對抗,兇險異常。

    這是真正兩敗俱傷的打法,哪怕是獲得勝利,也會是慘勝。

    但就在兩個‘大道海浪’撞擊到一起時,鱷人之祖和蛇人之祖同時瞪大眼睛。

    “你想幹什麼?!”鱷人之祖怒道。

    “你纔是,你是不是想演我?”蛇女之祖也惱怒無比:“你是什麼意思?是不是看不起我?覺得我的實力就只有這種程度?”

    雙方的大道海浪看起來威武霸氣,像是要將對方的海浪撕碎、壓倒。但真正一接觸,雙方都發現對方的大道海浪中看不中用,銀頭蠟槍,根本沒有威脅力。

    一接觸,就知道對方在演自己。

    “我沒有,我只是有些虛弱。”鱷人之祖本來想質問蛇女之祖的,但蛇女之祖反過來質問他,倒打一耙,讓他無言以對。

    這是天賦,在鬥嘴方面他實在沒蛇女之祖強大。

    但好在,他早就有決定——講是不可能講過蛇女的,所以他不瞎嗶嗶,直接付出行動。

    鱷人之祖應付式的回了一回後,重新掀起大道浪潮——同時,在浪潮拍出去的同時,他主動棄局。

    它殘忍地將自己的意志給磨滅、粉碎。僅留下一道意識,‘嗖’的一下竄入到許奇寂雙子小號的‘元素烙印’中。

    這種‘死法’也是他數萬種死法中的一種。

    我對對自己這麼殘忍,你能嗎?

    你辦不到的,蛇女!

    所以,最後是我演成功了。

    鱷人之祖對自己非常有信心,當初分裂爲兩個個體時,蛇女對‘分裂’時的記憶繼承得更多。所以對這種意志、靈魂上的痛苦,蛇女有着天生的恐懼。

    它賭定蛇女無法像它一樣,對自己的意志殘忍粉碎!

    嗡~他留下的後手成功附體,一縷意志附在‘元素烙印’中,寄存在雙子中的哥哥後脖子處,然後通過雙子打量着眼前的‘元素之海’風暴。

    【慶賀吧,史上最強的祖,合二爲一的元素蛇女之祖,即將誕生!】鱷人之祖的一縷意志已經在心中準備好臺詞。

    但同一時間,坐在他邊上的‘銀髮雙子·妹妹’的後脖子上也明亮一片,彷彿有一縷意志寄存到了銀髮雙子·妹妹身上。

    雙子小號中的妹妹眼神也變得靈動起來,她擡頭望向元素風暴,輕聲道:“來了,史上最強的祖即將誕生!”

    許奇寂小號:“……”

    鱷人之祖那一縷意識:“???”

    他迫不及待地動用‘元素烙印’的能力,控制着銀髮雙子·哥哥,轉頭望向邊上的雙子妹妹:“幾個意思?”

    銀髮雙子·妹妹聽到這話,同樣一臉懵逼的轉過頭來。

    四目相對。

    僅是眼神的對視,雙祖已經認出對方。

    許奇寂小號的意識:“……”

    這一刻,他都不好意思摻與其中。於是他默默將自己的意識封入到雙子小號的最深處,任由兩位元素之祖殘餘的那縷‘意志’控制這雙子小號——這種事他已經有經驗,冥祖意志降臨到骷髏小號上時,就是類似的操作人,所以許奇寂很熟。

    “你在玩什麼飛機?還不快回去!”鱷人之祖的那縷意志真的怒了,他沒想到蛇女之祖竟然在關鍵時候掉線,竟然還將意志轉移到邊上的雙子身上。

    蛇女之祖:“回不去了……我已經將自己的意識和元神粉碎了。”

    她根本沒爲自己留退路,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鱷人之祖真被氣笑了:“關鍵時候你倒是對自己很狠啊?以往受到一點靈魂傷害你就痛的要哭。”

    “我裝的,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很害怕元神受傷。你就會放鬆警惕,就不會想到我會在最後粉碎自己的元神。”蛇女之祖輕聲道。

    “你成功了。”鱷人之祖嘆了口氣。

    他真被騙到了。

    “所以,你回去吧。”蛇女之祖道。

    鱷人之祖:“回不去了。”

    蛇女:“……”

    這就尷尬了。

    元素海中,兩位祖的軀體最終一次顯化的‘大道海浪’撞到一起,又是一次銀頭蠟花的花哨攻擊。

    海浪過後,元素之祖的攻擊消散。只留下元素海,在兩人的身邊纏繞着,一動不動。

    “你的元神還能粘回去嗎?”鱷人之祖用最後的僥倖心態問道。

    蛇女之祖:“你呢?”

    “我爲了配合‘融合’過程,主動將自己的元神碎到極限,爲了方便到時候你吸收我的元神。”鱷人之祖唏噓道。

    蛇女:“我也一樣。”

    鱷人之祖:“……”

    這個時候,你真的可以和我不一樣的。

    “現在怎麼辦?”蛇女之祖的那縷意志感覺到了一些乏力,她本來就沒留下多少能量,只想着最後看一眼‘最強之祖’的誕生。

    看完後,她的這縷意識就會進入沉眠,留在雙子·妹妹身上,未來說不定能甦醒過來,成爲雙子·妹妹的契約元素之靈。

    元素界的元素生命,都擁有着和人類或其它智慧生物契約的能力。

    “涼拌。”鱷人之祖放棄治療了,他也已經沒有力氣了。

    “要不將奈亞叫進來吧……讓它繼承祖位。”蛇女提議道。

    鱷人之祖嘆了口氣:“奈亞的資質不夠,能成爲使者已經是它的極限了,想讓它……”

    說着說着,鱷人之祖的語氣越來越低。話都還沒說完,這一縷意識就隱藏到了‘元素烙印’中,陷入沉眠。

    對面的蛇女之祖一縷意識也沒好到哪裡去,緊跟着陷入長眠。

    數分鐘後……

    銀髮雙子緩緩站了起來。

    許奇寂的意識跨界降臨到雙子身上。

    “這還真是如同兒戲一樣的發展啊。”他望着元素海中兩具元素之祖的軀殼。

    本來九界九祖中,除了泥祖外,許奇寂對其他的祖都沒啥好感。

    對他來說,各位祖如神祖、機械之祖一樣,成爲神格狀態纔是一位好祖。

    但元素之祖倒是讓他稍稍有了一些好感。可能和元素界對待人類的態度沒其他祖那麼惡意也有關。

    “我記得,元素界的元素生命其實是能和‘人類’簽訂契約的吧?”許奇寂小號回憶着關於元素生命的情報。

    要不,將本體拉過來試試?

    母星那邊,有‘莫逆之主小號’鎮場子,本體一來一回,抓緊時間的話,問題不大。

    想到這裡,許奇寂小號伸手,嘗試着開啓奇蹟之門。

    封閉的元素界,無法隔絕此時的奇蹟之門。

    許奇寂的本體跨界而來。

    略一思索後,他的本體直接踏步進入‘元素海’範圍,最終伸手輕輕按在兩位元素之祖身上。

    “契約·合體。”這是從‘元素之祖烙印’中,由末先生研究出來的竅門。現在正好物歸原祖,在兩位元素之祖身上試試。

    耀眼的光輝亮起……似乎是幾個呼吸,又似乎是幾年那麼漫長。

    光輝中,兩尊元素之祖軀殼上,留下了許奇寂的印記!

    契約成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