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226章 機械之祖立遺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226章 機械之祖立遺囑字體大小: A+
     

    兩位‘祖’相見,對九界來說,也是絕對的頭等大事——哪怕這兩位祖只是隔界對望,並不會踏入對方的世界也一樣。

    神祖使者飛快下達了數條指令,派遣自己信得過的神族成員,前往約定的‘兩祖碰面’之地,在那裡佈置好神祖降臨的排場。

    他家的祖出場,必須要有排面,絕對不能弱了氣勢,被機械界小看。

    佈置好一切之後,神祖使者略一思索,開始聯繫鬥戰法王虛八八。

    【也不知道虛八八法王在薩拉星的這段時間,有沒有收穫?薩拉星的試煉纔開始沒幾天,現在將他召回會不會打擾到他的修煉?】在聯繫虛八八之前,神祖使者內心還糾結了半天,處處站在‘虛八八’的角度爲他着想。

    “不過相比起薩拉星的試煉來,在神祖面前刷刷臉更重要。薩拉星的試煉,我可以開後門再送虛八八進去……神祖卻不是隨時可以見到的。”

    所以,只要虛八八不處於正在‘突破’狀態的話,他還是偏向於將虛八八法王召回,陪他去見證兩位‘祖’的碰面。

    遠在薩拉星的眼魔小號,很快收到了來自神祖使者的聯繫。

    ——這種感覺很微妙,目前的眼魔小號就像有兩個電話,前不久剛用‘神祖號碼’和祖使通話,剛掛斷時‘法王號碼’就又接到了祖使的來電。

    有種戲弄對方的罪惡感。

    “祖使有事情嗎?”眼魔小號接通聯繫,出聲詢問。

    其實他已經大概猜出神祖使者想幹嘛了,應該是想讓他去‘神祖’面前蹭個臉熟。

    果不其然,神祖使者就是這個意思。

    他先詢問了下虛八八法王目前的狀態,是不是在突破狀態……確定虛八八法王並沒有突破境界瓶頸,也沒有頓悟時,神使鬆了口氣,但內心又有些遺憾。

    進入神界也有一週左右時間了,虛八八法王都沒有收穫嗎?

    如果在薩拉星試煉中,虛八八法王無法將境界提升到六境巔峰的話,哪怕藉着‘生命星核’開殿,壓力也會很大。

    【時間太短了,我對虛八八法王的期待也太苛刻了。幾天時間,哪能說突破就突破的?等兩祖聚會結束後,我再送虛八八法王一個人進入薩拉星試煉吧,給他開個後門,爭取突破。】神祖使者心中暗道。

    可能是虛八八法王前面的節奏太穩了,讓自己在對方身上設下了太過於苛刻的期望吧。

    “既然你不在突破狀態,那我先動用祖使權限,將你從薩拉星上帶回。你的那些護殿戰士,則抓緊時間,好好在薩拉星試煉上修煉。你準備一下,即將進行空間跳躍……你所屬的護殿戰士那邊我替你解釋。”神祖使者的聲音在眼魔小號耳畔響起。

    神使貼心到連護殿戰士的安排都考慮周全,爭取讓虛八八法王沒有後顧之憂。

    “那就麻煩祖使了。”許奇寂微微一笑。

    他控制着女武神軀體,將他的眼魔小號鬆開——女武神軀體會留在‘白玉王座’上,成爲奇蹟之門跳躍的座標,同時也負責在技能冷卻後,就用權限收集外界的‘神祖種子’,將種子匯聚到一起。

    等許奇寂回來,就將它們送入到寵物空間,附贈一發‘靈魂放逐’秘法。

    ……

    ……

    “三,二,一,空間跳躍。”神祖使者激活自己的權限,用意念保持和眼魔小號的聯繫,將眼魔小號從薩拉星上直接帶到他的面前。

    一個圓形的黑腔成型,眼魔小號輕輕一蹦,從黑腔中跳出。

    在他身上,亞聖級的氣息沉穩內斂,哪怕沒有星海領域,周身也有星光隱約浮現——就跟開了閃光頭皮屑特效一樣。

    這是亞聖級的‘領域干涉現實’的影響。

    “咦?”神祖使者看到踏出黑腔的虛八八法王,頓時一愣。

    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盯住虛八八法王。

    這氣息,這沉穩的感覺,還有這‘干涉現實’的領域效果。

    “亞聖?”神祖使者真的被驚到了!

    錯不了,以他的眼力可以百分百肯定,虛八八法王已經突破了六境皇級,一步跨入到了亞聖的境界!

    “見過祖使,薩拉星試煉的確是個好地方。多虧了薩拉星上的奇遇,令我提前跨入到了亞聖境界。”眼魔小號微微一笑,回道。

    “哈哈哈哈~”神祖使者發出愉悅的大笑來。

    他本以爲自己對虛八八法王的期待會不會太苛刻了,結果沒想到自己的期待哪是苛刻,根本就是低了!

    “低了,是我的格局低了。”笑罷後,神祖使者滿意地打量着虛八八法王。

    這可真是個大驚喜。

    他本以爲虛八八法王能達到‘六境巔峰’就足夠,沒想到法王直接一步登天,踏入到亞聖境界。

    如此一來,哪怕不借着‘生命星核’,法王都已經能輕易開殿。

    “給你,本來是想等你從試煉之地歸來後,藉助‘生命星核’來開闢你的聖殿,但現在你已經不需要藉助外力……這枚星核,你先收好。到時候,我讓族裡最強的鑄器師,爲你量身打造一柄本命法器,提升你的戰力。如今的你,將成爲我神族的大招牌。”神祖使者又取出了一枚星核,將這枚星核拋給許奇寂。

    “謝過祖使。”許奇寂美滋滋收起星核。

    白賺的星核,他怎麼可能拒絕?

    “這是你應得的獎勵……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你開闢聖殿的樣子。不過現在,開殿的事得緩一緩。接下來你準備一下,我要帶你去見兩位大人物。到時候,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不要被兩位大人嚇到起不了身。”神祖使者叮囑道。

    虛八八法王已證道亞聖,那接下來就讓他看看八八法王的器量!面對兩位‘祖’時,他能堅持多久?

    堅持的越久,就代表着八八法王未來的潛力越大!

    聖階可期,甚至連久違的武神境也有希望!

    接下來,他也得好好爲八八法王做些‘開殿’的準備了。

    法王的裝備得升一升,寶物方面不能少,神族的書庫也要對他開放,亞聖境界後晉升‘聖境’的輔助丹藥也得開始煉製了。

    說不定虛八八法王什麼時候又能給他創造奇蹟,很快就能接觸聖境的門檻呢?

    他得有備無患,不能等八八法王需要破境丹藥時,族裡卻沒有丹藥可用!

    若真能將八八法王培育成神級境界……那哪怕是紀元之末的大劫,八八法王也能成爲神族中的強大助力!

    隨着眼魔小號的‘資質’展露,他在神族中的待遇也越來越好。整個神族的資源,在未來一段時間,都會全力向眼魔小號傾斜,就如骷髏小號在冥界的待遇一樣!

    兩個小號,都混成了各自‘界’的親生仔,立足於億萬生命之上,成爲人上人,許奇寂在‘臥底’這一職業上,似乎有着很強的天賦!

    ……

    ……

    第二日。

    神族和機械界的交界處,僅是半天的時間,這裡就已經造好了一座高大的金字塔和一張華麗王座。

    金字塔下,豎立着諸多雕像……這些雕像都和歷代的‘神祖工具人’有幾分相似,是他們在神界留下的傳說。

    排場極大~這就是一界之祖的勢力。

    不過,因爲這是兩祖的碰面,到時候聊天內容可能會涉及到祖級別的隱秘,所以不適合讓大量成員知道。

    所以,金字塔下只站着兩道身影。

    一道是神使,一道便是許奇寂的眼魔小號!

    神使有些期待地望了眼金字塔王座,他已經提前和神祖溝通過,等機械之祖出現後,神祖也會親自降臨於此。

    “來了!”這時,兩族交界處涌現一道巨大的跨界空間門。

    從門後涌出恐怖無比的威壓和氣息來。

    那氣息是攜帶着‘一界’的壓迫,是祖降臨的前兆。這壓迫感,連神使都有些吃不消——好在他所處之地是神界,身爲神使他能有整個神界力量加持,能比較輕鬆抵擋住空間門後的壓迫。

    神使微微調整自己狀態,轉頭望向虛八八法王——他即想試一試虛八八法王在面對‘祖’的威壓時,能堅持多久?

    但又怕‘祖’的威壓會傷到虛八八法王,所以考慮着要不要調動‘神界之力’來庇護下虛八八法王。

    但他這一眼望去時,卻見虛八八法王淡定從容,風輕雲淡。

    “抗壓能力這麼強?”神使心中一動。

    也對,他之所以看中眼魔虛八八,費盡心思將它從眼魔族挖來,就是看中他那寧折不屈的堅強意志!

    意志強大的人,抗壓能力肯定也特別有韌性。

    轟隆隆~

    隨着對面的空間門開啓,許奇寂熟悉的‘機械使者’率先登場。

    機械使者直接踏入到神族世界範圍,這是一種態度,表達他代表的機械之祖的意志——意思是機械之祖也是想直接到神界和神祖交流的,但無奈身體原因,只好留在機械界隔空對話,略表歉意。

    說起來,機械使者約了許奇寂的‘眼魔使者’好久,但許奇寂太忙了,不僅要分身登陸骷髏小號、眼魔小號,同時二線操作。還得抽空和自己媳婦造人,忙的不可開交。

    和機械使者約定的見面,遲遲沒有履行,放了對方好久的鴿子。

    所以見到機械使者後,許奇寂還真有一丟丟不好意思。

    機械使者入場後,對着神祖使者點頭招呼。

    接着,機械使者機械手臂划動,空間門變得更大。

    一座龐大的機械山出現在空間門的對面。

    【這就是機械之祖?】許奇寂望着這個垃圾山一樣的特殊個體,眯着眼睛打量起這位陌生的祖。

    機械之祖的本體和使者一樣,其實是一顆生命活種。那個金屬垃圾山一樣的,是吸附於生命活種上的附屬物。

    別看這像是一堆金屬垃圾山,但只要機械之祖願意,這堆垃圾山能瞬間轉化成上萬種精緻的機械模樣。

    千變萬化,上萬個不同的形態讓機械之祖能適應各種各樣的敵人,能力很萬金油。

    在九界九祖中,機械之祖也是個很難對付的傢伙。

    “神祖呢?”機械之祖疑惑問道。

    他話音剛落,金字塔的王座上便有一道虛影降臨。

    許奇寂沒有回頭。

    因爲他知道,這道虛影其實是‘女武神軀殼’所化……神祖位格並沒有親自降臨,依舊只是讓‘工具人’代表他出面。

    兩位祖的氣息,在虛空中迴盪,碰撞。

    “好久不見,機械之祖。”王座虛影發出一個雷鳴般的聲音。

    同時,在許奇寂的暗中指示下,女武神利用神祖權限,目光掃視機械之祖。

    在神祖目光的掃視下發現,機械之祖竟然真的受了重傷!

    它的生命活種此時透露出一種虛弱姿態,活種內部不時有腥紅色電弧閃過,活種都有種要裂開的跡象!

    按‘神祖知識’中對機械族的理解,生命活種受損對機械族來說是真正的傷損,這種傷是實打實的,僞造不成。

    哪怕是機械之祖想裝病,那也得真刀真槍將自己的生命活種給重擊才行。

    【是真受到了神秘‘祖’級存在的伏擊?】這個猜測,同時浮現在許奇寂和女武神心頭。

    “你的傷,很嚴重。”女武神代表的神祖沉聲道。

    “是的,我在沉眠中受到突襲,對方的能力詭異又棘手。不愧是讓巨人之祖都吃虧的新祖。”機械之祖苦澀道。

    許奇寂:“……”

    這鍋他燒烤人之祖還背定了,鍋從天來,還不得不背,無法反駁。

    “所以,你不好好養傷,來找我何事?”女武神疑惑問道。

    既然重傷了,機械之祖幹嘛不好好養傷?

    難道……

    “我懷疑,那位新祖的目標是我們這些祖。他先是襲擊了巨人之祖,又襲擊了我……那如果按順序的話,下一步他襲擊的很可能會你,神祖!”機械之祖沉聲道。

    他說的順序指得就是‘人道之劍·劍技’的順序。

    許奇寂:“……”好傢伙,我自己襲擊我自己?

    女武神軀體點頭:“我會注意的。”

    “另外,我還有件事情,希望神祖能助我一臂之力。”機械之祖控制着機械臂,按在自己的活種上:“我想請神祖當個見證人,爲我見證下遺囑。”

    “哈?”金字塔下的神使聽到這裡,猛男震驚!

    機械之祖這話的意思是,它竟然要撐不住,要死了?

    這事出乎所有人意料。

    “在立遺囑後,我還希望神祖能代我暫時保管這受損的核心……等機械界的候選真祖中,有能力者勝出後,神祖你代我將活種核心,交給候選中勝出的機械真祖。”機械之祖的語氣中,充滿着一種解脫之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