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220章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220章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了~字體大小: A+
     

    不過神祖的傳承,比起冥界亡靈女巫的傳承要霸道的多。

    亡靈女巫傳承主要是爲了創造能成爲冥祖‘人間體’的女巫,所以傳承過程是循序漸進的,一步步傳承。亡靈女巫的實力提升後,就能解鎖更多的傳承——最終打造一個最適合冥祖的人間體來。

    而神祖的傳承就是直接填鴨式的直接強灌。

    不管坐上王座的傢伙能不能承受傳承的強度,反正一波強灌再說。

    能堅持住,就代表坐上王座的傢伙有成爲新一屆神祖之姿。

    如果被灌爆了,那隻能說坐上王座的這個傢伙,器量也就到這種程度……死了也就死了。

    許奇寂的這根頭髮分身就差點被灌爆,感覺頭髮分身的體型,都被撐大了一圈,胖了些……

    好在頭髮分身後面有兩層緩衝爲後盾,一層是眼魔小號做爲過濾網,儘可能的將傳承過來的知識、經驗進行分類。

    再將大概整理了一遍的知識、經驗共享給遠在713世界的本體。

    本體坐享其成。

    “這樣下的話,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將神祖的傳承給拿下了。”許奇寂的本體估算道。

    神祖的傳承不管有沒有‘後門’之類的,都沒關係。哪怕後門再大,眼魔小號都被神祖佔據都沒問題。

    眼魔小號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後門’,許奇寂甚至很期待神祖能看上眼魔小號,將它佔據。

    而經過眼魔小號過濾的神祖經驗和知識,對目前的許奇寂來說是非常富貴的東西。知識這種東西,就是需要一代代的‘前人’種樹,後人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走的更遠。

    有了神祖的這些經驗,他的本體在未來的晉級路上能走得更輕鬆。

    傳承的時間過的飛快……眨眼間就過去了半天時間。

    屋外的小隊成員,牢牢守護在主殿門口,寸步不離——他們可以清晰感覺到,主殿內虛八八法王的氣息正在不斷增強。

    八八法王在裡面應該有奇遇。

    而他們,僅是站在門口,隔着主殿的大門,心頭都會不斷涌上一波波的‘頓悟’。這是祖神傳承時,偶爾泄露出來的一丟丟知識數據電波。

    這些數據的電波,可以被神族成員接收。來自神祖的知識,讓這幾位二代護殿戰士茅塞頓開,以往有很多不懂的地方,現在似乎都懂了!

    能量雖然沒增漲太多,但心境、理論都得到提升,未來的路能走得更順暢。

    他們哪怕守在門口,都不覺得厭倦。

    其中暴風更是恨不得能守在這門口,爲八八法王守門到天長地久。

    ……

    ……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後,可怕的神祖傳承灌體才漸漸放緩速度。

    “結束了嗎?”王座上的頭髮分身,已經有些撐不住。

    “恐怕還早……經過我整理後發現,目前傳承的知識和經驗,應該只是神祖傳承的繫上一階段。之後還會有第二階段之類的傳承,但應該會有其他激活方式。”眼魔小號琢磨道。

    神祖在多個紀元中積累下來的知識和經驗非常可怕,哪怕只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傳承知識’也不是短短一兩天時間內能完成傳承的。

    “到時換個分身吧。”頭髮分身自問自答。

    這個分身正好可以完成第一階段的傳承,然後爆體完成自己的使命。

    他話音剛落,神祖的傳承就猛地一灌,暫時告一段落……頭髮分身的身軀也爆炸開來,他撐到了最後,完成了使命。

    “呼~”眼魔小號也暗暗鬆了口氣。

    這個時候,他有些希望能有人過來,替他揉揉腦袋,腦袋現在漲得很。

    【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來規避‘神祖傳承’的影響。】正當眼魔小號稍稍有些放鬆時,一個略帶沙啞的女子聲音突兀地響起。

    但事實上,這沙啞的聲音並不是真正的聲音,而是精神力直接作用在腦海中,是一種傳音手段。

    眼魔小號轉眼望去,便看到在白玉王座的後方,有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踏出,出現在他的眼前。

    沒有任何徵兆,沒有空間波動,就彷彿她一開始就在那裡。

    說罷,這位女子邁着貓步來到白玉王座邊上,大大方方地坐在王座上,修長的雙腿交疊,眸中帶笑望向眼魔小號。

    “神祖嗎?”眼魔小號望向對方,緩緩道——該來的,還是來了。他在接受傳承的時候,已經推算到神祖可能會降臨的可能。

    神祖真算是九祖中最複雜的一個。

    就目前,許奇寂接觸到的‘神祖’已經有好多個分裂體。

    充滿薩拉星上的神祖種子中蘊含的‘初始神祖意志’。

    然後是那位一手將整個神族引向‘能量體’化的神祖雕像,這位應該是初始神祖在薩拉星上經歷了某些事情後,被謀算,從而佔據了初始神祖身軀的存在。

    再接着就是眼前這個女性。

    眼魔小號在看到對方後,就立馬猜出了她的身份——因爲他小號後方的尾巴有些蠢蠢欲動,像狗子的尾巴在搖晃着,就像是遇上了主人。

    女武神嗎?

    那位在‘絕望之主’口中的挑戰神祖的上任‘護族法王’。

    從白玉王座這邊的信息來看,這位女武神很可能就是上一個‘神祖傳承者’,接受了傳承後前去挑戰‘上屆神祖’,然後成爲這屆的神祖……完美的工具人。

    不過,這位女武神在挑戰神祖前,可能已經意識到自己將成爲‘工具人’的事實。所以她留下了一些手段。

    比如她的尾巴,比如她那件束腰的法器。

    她留下了這些東西后纔去成爲‘神祖工具人’……未來也是想借着尾巴和束腰法器,進行某種目的。

    比如……從工具人的狀態中分離?

    許奇寂看到對方的時候,大概就已經猜出了對方的想法。

    【你比我們都要更聰明,你也比我們都能忍的住誘惑。】女武神坐在王座上,雙腿交疊,輕輕抖動。

    每一個抖腿的人心裡都有一臺腳踏式縫紉機,女武神心中的縫紉機肯定是二倍速版本的,腿抖動的頻率非常快——這代表着她應該很激動,或是緊張?

    wωw_ttkan_C O 而且,從一開始她就沒有開口說話,而是通過精神溝通的方式,和許奇寂在交流。

    從她的話中可以聽出,她已經看到了許奇寂用‘分身’坐上白玉王座去接受神祖傳承的事。

    這種方法,是她和歷代神祖工具人都沒想到的方法—或者說,當她們來到這座宮殿,看到白玉王座的時候,精神就受到影響,滿腦子只有‘坐上王座、接受傳承’這麼一個念頭。

    根本無法冷靜下來。

    等她們冷靜下來時,恐怕已經完成了神祖的傳承,成爲了新的工具人。

    【你心中有什麼疑惑,趁着我還清醒,可以回答你的問題。】女武神笑眯眯望向眼魔小號。

    “歷代的一位位‘神祖’,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的?繼任的神祖和真正的‘神祖’之間又是怎麼一種共存方式?”許奇寂眼魔小號思索片刻後問道。

    初始的神祖肯定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所以需要一代代的‘工具人’來,繼承他的神祖位置,完善自身。

    但工具人和真正的神祖之間,是怎麼一種共存方式?

    【你的問題非常好,說是共存,倒不如說是‘繼任的神祖’也就是我們這些工具人,最終融入到神祖那龐大的體系中,成爲它的一個分身,成爲他的一部分。】女武神一手托腮:【我們這些工具人,獲得的好處可能就是成爲一紀元的‘神祖’,能行使所有神祖的權限和力量……但神祖的權限和力量用得越多,受到的影響就真大。最終,整個人都會變成神祖的模樣。】

    許奇寂聽到這裡,心頭思索起來:神祖的做法,可比冥祖的人間體要惡劣的多……神祖是曾經受了傷嗎?或者說,冥祖是不是也曾經受了重傷?

    聽到這兩種可能性後,他下意識就會將神祖和冥祖的狀態聯想到一起去。

    一個培育人間體,一個培養工具神祖……這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

    【你是不是在懷疑神祖是否受了重傷?你的這個猜測我無法回答,因爲我也沒獲得真正的答案,這個問題也是我曾經一直思索和尋找答案的事。】女武神回道。

    “那等一紀元過去後,以前的神祖工具人們呢?”許奇寂問道。

    【自然是沉眠了,和神祖一樣,陷入漫長的沉眠狀態。甚至別說是歷代工具人了,就連我這種最新的工具人,也抵擋不住那種詛咒般的沉眠,大部分的時間都處於休眠狀態。】女武神算是知無不言:【未來的某一天,當真正的神祖恢復後,或許所有的歷屆神祖都能跟着恢復甦醒,成爲有自我意識又受到神祖控制的犧牲分身吧。】

    等於是有自我意識的傀儡。

    這顯然不是眼前這位女武神想要的狀態。

    “所以,你想要的又是什麼,你想做什麼?”眼魔小號再次問道。

    女武神不可能會因爲單純的善意出來,和他解釋這麼多事情。她肯定是有某種目的,而這個目的應該是需要他來幫忙的。

    【很簡單,我不想當神祖了……也不想在未來成爲神祖的一個傀儡分身。】女武神望向許奇寂,露出好看的笑容。

    不愧是曾經的狐族神女,這一笑就能讓人戀愛。

    如果是青春萌動的少年一看到這笑容,肯定就會陷入到戀愛的海洋中,一秒內就連孩子叫什麼都能敲定。

    但許奇寂早已經不是萌動期的少年,雖然對方的笑容很好看,他卻沒有陷入其中——可能是狐女沒有尾巴,魅力值還沒達到臨界點的原因。

    沒有尾巴的狐女魅笑,是會減分的。

    “我能幫到你?”許奇寂主動問道。

    說起來,他倒是想到了狐女剛纔和他對話中的一個華點——1屆的神祖工具人,會撐住一紀元之久,在一個紀元結束後,等到下一個神祖工具人出現,纔會陷入到沉眠中。

    但女武神的時間點不對……這個紀元雖然快要接近‘紀元之末’,但還沒結束。

    而他的出現,會不會成了替代品?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女武神望着許奇寂屁股上的尾巴——那是我的尾巴,是我的象徵。

    但是現在,她是你噠啦~

    既然我的象徵都已經是你的了,那你就是我了。

    沒毛病!

    “如果我拒絕呢?”眼魔小號淡定道。

    【當然是已經遲了啊~】女武神笑得更好看了,可能是心情特別好的原因,她這次笑的甜度超高,糖尿病患者見了得當場發病那種。

    早在許奇寂的眼魔小號將尾巴裝上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雖然你很謹慎,用了一個奇怪的分身來代替你自己,坐上王座去接受傳承。但分身接受了傳承,傳承知識還是到了你那裡。你已經完成了‘神祖傳承’,成了候選神祖。你已經證明了你自己的神祖姿質。你就是神族接下來的王!】女武神毫不臉紅的誇讚許奇寂,就差要將自己腦海中所有的誇獎之詞都念一遍。

    說罷,她站起身來,對着許奇寂張開雙臂:【別掙扎了,最後送你一個擁抱,然後你成爲神祖,我的這具成熟的神祖身體也可以交給你~一切都可以送給你。】

    “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許奇寂拒絕道。

    【沒關係,我不介意。】女武神雙手虛抱。

    眼魔小號的身軀就不受控制,被吸引了過去。

    【從今天起,你就是新任的神祖……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而我要的,只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就可以。準確來說,這部分曾經也是屬於我的。】女武神說的,自然是自己那條好看又保暖的尾巴。

    尾巴纔是她的本體~

    她要通過這條尾巴,在許奇寂眼魔小號成爲‘新祖工具人’的過程中,讓自己的靈魂和和許奇寂尾巴間完成‘偷渡’流程。

    如此一來,她的軀殼就可以留在神祖體系中,當個傀儡,甚至交給眼魔小號也沒問題。

    而她的靈魂會附到尾巴上,悄悄斷開,獲得自由。

    【反正,你本來就是要成爲神祖的,不是嗎?】女武神用力抱住眼魔小號,另一隻手抓住了大尾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