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213章 看,希望~灰灰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213章 看,希望~灰灰了!字體大小: A+
     

    許奇寂是個意志很頑強的人,屬於那種正常情況下流血不流淚的類型——非正常情況,他也可以快速流淚,但那和意志無關,只是技能前置需要。

    在接連兩次被斬成碎片後,他依舊沒有放棄。

    先下手爲強、更加先下手……然後是聲東擊西、圍魏救趙、苦肉計……

    短時間內,三十六計,他幾乎都用了個遍。

    到最後,甚至連美男計他都嘗試着用了一次。

    結果證明,他並不算是個美男。

    在他施展美男計的時候,對面的六翼劍客非但沒有憐惜他許某人,反而出劍的速度還提升了兩倍,一劍又送他灰灰套餐。

    人力有時窮。

    許奇寂將能想到的辦法都用了一遍,都沒起到任何作用後。最終,放棄了無用的計謀。

    當對面的力量是絕對碾壓級別時,任何計謀都成了紙老虎。

    一力降十慧。

    他能做的,就是站着硬懟。

    反正化爲灰灰也不是真的死亡,而且……灰灰的過程也沒有痛感。

    除了體驗感差點外,沒其他缺點。甚至還能提升他的劍道修爲。

    於是,他就這麼和六翼劍客耗上了。

    ……

    ……

    最終,許奇寂都算不清楚自己到底被六翼劍客斬殺了多少次。

    一開始他還會在心底計數,但到最後,他本能的對計數產生了抗拒情緒……就跟人過了三十後,就開始不去計算自己今年多少歲了一樣。

    連計數都拋棄後,他反而能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和六翼劍客的戰鬥中去。

    一直到許奇寂的精神力消耗殆盡後,他才眼前一黑,從這試煉中閃退出來。

    713世界。

    許奇寂的本體虛弱地躺在牀上,一動不動。

    精神力消耗過度,讓他的眉心隱隱有些刺痛。現在的他,什麼都做不了,像宿醉了一樣。

    就連想運轉一下功法恢復狀態都做不到——精神力被壓榨到一滴都不剩了。

    他只能靜靜躺着,等精神力自然恢復一些。

    吱~

    這時,房間門被推開。

    畫眉換上了能令許奇寂眼睛發亮的絲質睡衣,她來翻牌了。

    但一推門後,她便看到了像鹹魚一樣躺在牀上,一動不動的許奇寂。

    “啊,畫眉你來啦。”許奇寂很想動一動,但無奈現在的他連根手指都動不了。

    心有餘而力不足。

    “阿寂你這是怎麼回事?”畫眉來到許奇寂的身邊,將他的頭搬起,放到自己腿上。又伸出修長的手指,按着許奇寂的太陽穴,替他輕輕按摩。

    “怎麼說好呢,大概是經歷了一次地獄吧。”許奇寂枕着媳婦的腿,露出了苦澀笑容。

    他敢肯定,今天晚上他一定會做噩夢。

    連噩夢的內容他都能猜到,也不知道今晚夢中六翼劍客還要虐他多少遍?

    “什麼地獄?”畫眉一臉疑惑。

    “我啊……被一個長六隻翅膀劍客砍了一個世紀吧。今晚,我們吃烤雞翅膀吧。”許奇寂恨恨道。

    至少在接下一個月時間裡,長翅膀東西會成爲他最暴躁的點。

    “好呀,夜宵就決定是烤雞翅膀了。”畫眉寵溺道。

    在她的按摩下,許奇寂的精神力很快恢復了些。

    有了這點精神力爲基礎後,他開始轉運功法,很快恢復狀態。

    然後就是夫妻檔時間。

    ……

    ……

    夜深後。

    許奇寂感覺自己就像是個預言家。

    而且還是那種好的不靈、壞的靈類型。

    這一夜,原本幸福入眠的他,意識又被拉入到了熟悉的荒漠戈壁。

    還是熟悉的場景,還是熟悉的六翼劍客。

    還是那熟悉的拔劍動作。

    最終,在老配方貫穿天地一劍下,還沒準備好許奇寂,又一次化爲灰灰。

    這不是夢……這是防禦的‘驗證環節’還沒結束。

    精神力消耗殆盡,只是中場暫停。

    中場休息後,他還是會被捲入到‘驗證環節’,繼續進行驗證過程。

    “結束命令是什麼?”又一次灰灰後,許奇寂意志連接‘防禦’,嘗試着下達‘結束驗證環節’的指令。

    但可能是程序出了BUG,這個驗證環節根本沒有結束的指令,彷彿要無限繼續下去。

    【難道要一直無限循環到我將這六翼劍客乾死?】許奇寂隱約猜測出了真相。

    但想幹掉這六翼劍客,談何容易?

    那貫穿天地的一劍,威勢甚至要超出當初虛弱的‘巨人之祖’一截!

    “我目前還只是個弱小的六境皇級啊,連亞聖境界都沒達到。”許奇寂也很絕望。

    他拿頭鐵,來幹掉這六翼劍客?

    【我得想辦法,修復這個驗證程序的BUG才行。否則的話,這日子就沒法過了。】

    他總不能一直處於‘精神力被榨乾’的狀態吧。

    如果不能修復BUG的話,那至少他得掌握‘快速恢復精神力’的手段——這點倒是可以從‘星海’入手。

    擁有一星海好朋友的他,藉助友情的力量,完全可以做到快速恢復精神力。只要設計一個自動程序就行。

    另外,還得想辦法存儲至少一丟丟的精神力,封印在自己眉心——這麼一來,等他被榨乾從‘試驗環節’中出來後,至少可以釋放這一丟丟的精神力,讓自己可以有力氣運轉功法。

    琢磨出一些頭緒後,許奇寂再次振作精神,怒懟六翼劍客。

    來啊,孫賊!就算你殺我千百遍,也休想將我打倒!

    哪怕我被你榨乾,我的意志也不會認輸。

    等我修復了這個BUG就是你的死期!

    ……

    ……

    於是,次日清晨。

    畫眉一睜眼時,又看到了邊上如鹹魚一樣,虛趴趴的許奇寂。

    “早安,畫眉。”許奇寂露出苦澀的微笑。

    畫眉:“……”

    她伸出手來,輕怪戳了戳許奇寂:“又到地獄去了?”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許奇寂擡頭望着天花板,雙眼都變得空洞起來。

    在BUG沒修復前,這種地獄日子,還不知要堅持多久。

    畫眉哭笑不得,伸手爲許奇寂揉着太陽穴,幫助他恢復精神力:“早上還吃烤雞翅膀?”

    “不了,上火。”許奇寂嘆了口氣。

    他開始對翅膀有心理陰影了。

    新一天,他也是從虛弱的不幸開始。

    不過,新一天倒也不全是壞消息——他的眼魔分身那裡,遇上了好事。

    昨天那一羣‘好朋友艦長’聯名,爲虛八八邀功。

    艦長們用最華麗的語彙,描述了虛八八法王的功勞,一到場就拿下了‘防禦’,猶如天選之子。

    艦長們一個個都將功勞往虛八八頭上按去,大公無私,自己都不要功勞。

    神祖使者也沒想到,虛八八法王一出場,直接拿下了一層防禦。

    他本來只是想讓虛八八法王去人類生命行星去渡層金的,沒指望他真立下功勞。

    “不愧是我看中的好苗子。”神祖使者嘴角上揚,心裡對虛八八法王滿意無比。

    於是,他藉機將一枚‘生命星核’賜給了虛八八法王。

    這枚得種冥使的生命星核,只是最小型的星核,和713世界紅髮師兄寄宿的星核無法相比。

    但用來維持‘面具前輩’留下的寵物空間,是足夠了。

    “這是生命星核,是鑄造神兵的最好材料,也是強大無比的動力源。”賜下生命星核時,神祖使者還特意爲虛八八法王介紹這星核的重要性。

    如果用生命星核去充當星艦的動力源,足以讓一艦大型星艦運轉到報廢,還能一代代繼承下去。

    “我將這枚生命星核交給你,你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好好和它融合,適應它的氣息。就像是煉化法器一樣,煉化它。等你完全煉化它後,我允諾你,待你晉升亞聖後,我派族內的煉器大師,爲你鑄造專屬神兵。”神祖使者給出了巨大的承諾。

    他手中有兩枚星核,都是爲虛八八法王預留的。

    此時,他讓虛八八先煉化其中一枚,就是爲了‘提前開闢聖殿’做準備。

    等虛八八法王煉化星核後,算算時間也正好是從薩拉星的試煉中出來……到時候他再賜下另一枚星核,再讓虛八八法王用第一枚星核開闢聖殿。

    而另一枚星核,則預留着,用來鑄造神兵。

    神祖使者心中已經算好了一切。

    “謝過神使大人。”許奇寂的眼魔小號感謝道——這感謝可是真心實意的,保證不摻水。

    接着,許奇寂還不忘記爲那一羣的‘艦長’們請功。

    那羣艦長,如今已經是許奇寂資深的‘好朋友’,它們是最早接觸《大夏系統》功法的一批成員

    許奇寂希望他們在神族中的影響力能更上一層樓,未來這些忠心的好友,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所以只要有機會,他會爲這些好友艦長謀一些好處。

    “很好。”神祖使者很滿意虛八八的表現。

    有功勞也不會忘記同伴,不會獨自佔據所有功勞。

    而且在前線的艦長中,虛八八法王也有很高的威望。

    這正是神祖使者想看到的局面。

    未來,虛八八法王是作爲遠征先鋒存在的……他就是想將虛八八法王往智勇雙全的方向去培養。

    “前線艦長的功勞我也全都看在眼裡,不會少了他們應得的獎勵。”神祖使者允諾道。

    這一幕,也被神祖使者邊上的幾位神族高層看在眼裡——回頭,他們就會去和前線的艦長們通話,報道下好消息。

    虛八八眼魔小號收好星核後,神祖使者又叮囑道:“下午,薩拉星就會開啓。到時,虛八八法王你帶着小隊成員,做爲首批試煉成員參加試煉。回去後,你和你的小隊成員做好出徵準備。”

    “我等早已準備就緒。”許奇寂等着這試煉已經等了好久。

    他很期待傳說中能讓神族成員實力大進的試煉之地,到底是什麼模樣?試煉裡面的‘怪物’,有沒有移植到他家地下城的可能?

    可能是受到了於樂聖女的影響,許奇寂現在也總想着豐富自家的地下城怪物種類。

    ……

    ……

    另一邊,寵物空間中。

    七隻吸血鬼女巫,在聯手陣法的強化下,終於再一次擺脫了‘寵物空間’的影響,臨時恢復了一丟丟清醒。

    “時間不多了,我感覺再這樣下去,哪怕是清醒狀態,我都捨不得從這個寵物空間中離開了。”金髮的吸血鬼女巫咬牙道。

    “說實話,如果不是各位姐姐們一定想着離開的話,我是不太想離開這個空間了的。”銀髮的吸血鬼女巫弱弱道,她是七姐妹中最小的,因爲年輕所以相對比較貪玩。

    金髮吸血鬼女巫:“……”

    “別廢話了,破開空間!”紅髮吸血鬼女巫連忙道。

    再說下去,一會兒這個古怪空間的‘誘惑’又要開始,讓她們欲罷不能。

    “組陣!”金髮吸血鬼女巫咬牙道。

    說話間,她也有些不捨地望了眼腳下的這個空間。

    這裡……是真正的天堂啊!

    相比之下,冥界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真是太爛了。

    可惜,她們是亡靈女巫,她們有着自己的使命。

    在金髮吸血鬼女巫的沉聲命令下,七位亡靈女巫們各自站好方位,同時激活自身的傳承。

    吸血鬼女巫們的腳下幻化出一個大陣,複雜的陣紋涌現。

    隱約間,其上顯化出少許冥祖的氣息——本身,亡靈女巫傳承就是爲了給冥祖提供人間體。

    七位女巫組隊的情況下,能動用少許的冥祖力量。

    她們就是想借着這點冥祖的力量,破開這個空間的影響。

    女巫聯手陣法激活。

    空間涌動,寵物空間似乎再也隨不住,隱約有崩潰的跡象。

    銀髮女巫的身後更是已經撕開了一條小小的空間缺口!

    “再見了,天堂。再見了……黑乎乎的大塊頭。”銀髮吸血鬼女巫輕聲道。

    她身邊的紅髮吸血鬼女巫臉一僵。

    黑乎乎大塊頭?

    難道是那個噩夢變態傢伙?

    自己小妹這是什麼情況?她在這個奇怪的空間中,到底經歷了什麼?

    “破!”金髮吸血鬼女巫掐起法印。

    這一刻,她一頭金髮飛揚,就像是冥祖降臨。

    她的法印用力往前一推!

    空間撕開!

    自由的希望就近在眼前!

    而就在這時,從這撕開的空間中……有一枚寶物被扔了進來。

    “什麼東西?”紅髮吸血鬼女巫心中一動,她聞到了寶物的氣息。

    要不是她現在還堅守着陣法,恐怕已經伸手去捉拿那寶物。

    “是星核?”藍髮的吸血鬼女巫叫道。

    星核在她們身邊一閃而過,很快融入到了這個空間中。

    下一刻,原本撕開的空間……飛速癒合起來。

    希望,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