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200章 九界第十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200章 九界第十祖?字體大小: A+
     

    面對這種一言不合就直接改變世界地理外貌的傢伙,地理學專業和畫地圖專業的都不用走程序,直接大哭。

    亡靈陣營的許多成員腿都在打顫發軟——冥祖使者身邊的那個亡靈守衛被一腳踢死了,還順帶上了上萬的亡靈軍團陪葬。

    地上的那條深淵巨溝中,葬送了成千上萬被波及的亡靈。

    這一刻,不少亡靈都羨慕‘灰燼者’的不死性。它們亡靈中雖然也有很多種族擁有強大的不死性,但都沒‘灰燼者’那麼變態,被剛纔那一腳波及的亡靈,基本是死絕了。

    明明是亡靈,卻還會再死一次,這就非常離譜!

    相比之下,人族陣營的成員卻是心神震盪,他們望着天空中突然多出的身影,只感陣陣親切,甚至有種血脈共鳴的錯覺。總感覺就像是被欺侮的孩子,遇上了強壯的老爹。

    家父二字,差點脫口而出。

    ……

    ……

    虛空中。

    “大爺,我們悠着點?”許奇寂有些擔心,他怕這位面具之主幾腳下去——會把能量用光!

    面具之主本次‘手把手教導’課程,能量可不是無限供應的。

    這次教程的能量,就只有之前從面具上涌出的那一部分。

    用完後,得充能的。

    踢一個小嘍囉,都得附帶給大地加個溝,太浪費了,好比拿大炮打蚊子。

    如果再多踢幾個小嘍囉,將能量用完的話,那之後打包綠洲全人類的計劃,萬一差那麼一丟丟能量怎麼辦?

    彷彿是感應到了許奇寂內心的慌亂,面具之主出言安慰:“沒事,放心吧。如果能量不夠,那就拋棄一部分人類,不會影響我的教學。”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許奇寂肝兒一顫。

    他擔心的可不是這個啊!

    不過,站在面具之主的角度來看,他又沒義務一個不剩的將所有人類打包帶走,他只是教導許奇寂怎麼用這個‘打包全人類’的法術。

    人類在面具之主眼裏看來,說不定就跟阿貓阿狗一樣,甚至說不定地位更低。對面具之主來說,打包帶走時丟下了一部分,內心完全不會有什麼感覺。

    許奇寂沒有任何立場強迫面具之主去發善心救下所有人類。

    所以,他很明智,不會說什麼。

    面具之主肯幫助是人情,願意幫到什麼程度,都是恩。哪怕他不願意出手相助,也沒任何責任。

    “你又是誰?”冥祖使者沉聲道,它八隻手臂攥緊,握成拳頭——最近它感覺自己肯定和黑色肌肉怪物相沖。

    遇上這種黑色肌肉怪,就沒好事。

    “我?今天的話,你可稱呼我爲‘探索者’,今天的我對各種有趣的事情都懷着一探究竟的精神。”面具之主的聲音從黑色怪物口中發出。

    說話間,他背上有一道道紋路浮現——那是許奇寂的‘灰燼始祖’象徵,在和下方數千萬的新生灰燼者共鳴。

    “是你!”冥祖使者看到這紋路後,馬上明白過來。

    這傢伙顯然是下方這些不死燒烤怪物的起源……也就是說,將綠洲中人類變成不死怪物的,就是眼前這傢伙。

    罪魁禍首!

    “你在阻攔我們冥界行事?”冥祖使者的語氣變得銳利——事實上,如果不是剛纔面具之主登場太過霸氣,讓冥祖使者都有些摸不透底細,這時候冥祖使者哪還會多嗶嗶,八隻拳頭早就砸上去了。

    正是因爲對方看起來高深莫測,冥祖使者才考慮以德服人,用言語來壓倒對方:“閣下你最好知道,你這麼做是和整個冥界甚至是和九界爲敵。現在,下方已經有近兩千萬的人類成爲了你所屬的燒烤人。如果你現在退去,我們可以當這事沒發生過。”

    “你在教我做事?”面具之主根本不給冥祖使者面子,一句話硬懟回去。

    “閣下是要冥頑不靈了?”冥祖使者冷聲道,他伸手一揮,七位吸血鬼女巫佈下了結界,分割出一個戰場來,方便冥祖使者出手。

    冥祖使者已經將對方當成是和自己一個等級的大敵,他們這種級別一旦全力戰鬥,天崩地裂,下方的亡靈大軍會損失慘重,所以必須要分割出戰場來。

    “冥頑不靈?你也配讓我冥頑不靈?”面具之主哈哈一笑,這笑聲殺傷力和嘲諷力都拉滿。

    雙方針鋒相對,戰鬥一觸即發!

    許奇寂只能暗暗擡頭望天——如果是他的話,肯定是先施展法術,將人族打包帶走再說。

    但面具之主這種大佬,高高在上慣了,而且還是陰暗力量系的,哪容得下別人挑釁?

    別說是挑釁了,哪怕敵人當着他的面說句狠話,他都得將敵人的腦袋給擰下來,將那種狠話實質化,塞回到敵人嘴裏去。

    以德服人是正派人物才幹的事,面具之主這種陣營的,可不習慣以德服人。

    “那我就讓你看看,我配不配!”冥祖使者是真的怒到極點,從它成爲冥祖使者那一天起,整個冥界他都是二號人物,誰敢踩他的臉?

    就算是在九界中,身爲祖使,他都是橫行無忌的存在。

    更何況,這裏可是冥界!

    冥祖使者身上的氣勢展開,冥界的地量加持於它身軀。獨屬於冥界的死氣在它腳下化出一片漆黑的死海,彷彿能吞噬一切。

    而天空中,則出現一尊巨大、燃燒着的骷髏虛影,連接着冥界的天。

    冥界天和地的力量,都握在冥祖使者之手。

    八隻手臂上拉出一道道漆黑中帶着血紅的光輝。這些黑紅色的血光又化爲八柄不同的武器。

    劍、槍、環、瑣、刀、燈、鏡、斧……每一件武器上,都拉出上百米之巨的鋒芒。

    光是這賣相,就夠唬人。

    許奇寂可以感應出,這八件武器上的鋒芒,哪怕是被擦到一下,他都得受傷。

    【能行嗎?】許奇寂並非不相信面具之主的實力,但面具之主這次出門,沒帶夠充電寶,不知道電量夠不夠啊?

    “虛有其表,只能唬唬你們這些境界不夠的小傢伙而已。”面具之主溫和一笑——冥祖使者看似動用了整個冥界天地之力,對抗它就像在和整個冥界爲敵。

    但它動用冥界天地之力的手段,是通過‘冥祖’爲中轉……這是借來的力量。

    虛有其表。

    面具之主伸手一抓,許奇寂的大劍被抽出——大劍上此時也附加着漆黑的力量,化爲一柄鬼頭大刀。

    對面,冥祖使者可沒廢話,揮手瘋狂的攻擊起來……

    “你睜大眼睛,我來給你開開眼。”面具之主的聲音又在許奇寂的耳邊輕語。

    許奇寂馬上將‘人造神眼’開啓,極光在他眼眶中流轉着,最終轉成了個小漩渦的形態——瞳孔顏值+1。

    人造神眼開啓之時,面具之主又將兩縷能量附加在許奇寂的眼眶上,就跟戴了兩片隱形眼鏡一樣。

    下一刻,許奇寂在冥祖使者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的線條、紅點、還有打叉的地方。

    “這些是……弱點?”許奇寂試探着問道。

    “差不多。”面具之主揮動大鬼頭大刀:“這些點、紅、叉叉,都是它在我眼中的破綻,脆弱之處。我將它們標記出來,給你看看。”

    “這法術,我能學嗎?”許奇寂心動無比。

    “不能,除非我將我的腦子借你……但我不可能借你。”面具之主無情拒絕。

    兩人在說話間,對面的冥祖使者早已經對着他們斬出了數道攻擊——他手中的八件武器,發出道道斬波。

    每一道都是能開山破海級別的,哪怕是武聖,撞上這種等級的攻擊都得喊救命。

    但是面具之主只是輕輕挑動手中的鬼頭刀,他每一刀都輕的斬在這些斬波的一些‘點’上。

    一刀下去,明明沒動用多少力量,卻能直接將那些恐怖的斬波抵消。

    以巧破力,以點破面!

    甚至,面具之主一邊對付着斬擊,一邊還能和許奇寂聊天。

    “吞噬它,冥府之門。”對面,冥祖使者眼眶中紅色兇光暴漲,它腳下的那片漆黑死海,不知何時已經擴散到許奇寂腳下。

    漆黑的死海暴動,掀起巨浪,將面具之主和許奇寂的合體覆蓋。無數類似觸手般的東西,從死海中冒出,拖住許奇寂的身軀,要將他拖入到海底。

    面具之主被這漆黑死海的力量捲住,根本沒有驚慌,反而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外包玩偶能量的嘴巴大咧咧的張開。

    那足以吞噬一切的漆黑死海力量,接觸到面具之主時,非但沒能吞噬對方,反而自身的力量還被倒抽出去。

    “雖然能量的質量低了些,但多少還算是符合我屬性的力量。免費能當一當臨時充電寶。”面具之主很滿意。

    許奇寂:“!!!”

    充電寶,竟然真的來了!

    暗祖使者這也太貼心了。

    對面的冥祖使者也愣了半晌……無往不利的死海,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情況。

    愣了片刻後,它果斷收縮死海。

    還吞噬個屁,這都爲敵人補充能量了。

    它一邊收縮死海,一邊轉換攻擊模式。

    虛空中,那骷髏虛影開始凝聚爲實質。

    骷髏虛影身上的火焰全部凝聚,化爲一杆烈焰之槍,燃燒的火焰也化爲漆黑不滅之火。

    槍尖鎖定許奇寂和麪具之主。

    正當冥祖使者準備投出手中長槍時,它的身形突然一僵。

    面具之主也同樣,揮舞的砍刀微微一側。

    從收斂的死海中,有一個‘門’正在被開啓——有一個龐大的身影,有些狼狽地從那門中鑽出。

    這龐大的身影身上,還有強大能量在外泄。這是它剛經歷了數場大戰後,還沒收斂的能量餘波。

    龐大身影現身的同時,嘴裏似乎還在用方言咒罵着什麼。

    一邊低聲咒罵着,它一邊從死海中擠出,跳出湖面。

    它巨大的身軀如列車一樣撞出,正好撞向面具之主……

    【巨人之祖!】冥祖使者一眼便認出這龐大身影的身份,正是前不久從冥界借道的巨人之祖。原本紫色的巨人,現在渾身都變成青色。

    到底是怎麼樣的激烈戰鬥,才能讓一個紫巨人改變膚色?

    雖然不知道巨人之祖爲什麼會從死海中爬出,但對冥祖使者來說,巨人之祖出現的時機實在太妙了。

    祖的這一撞,哪怕是祖使,也得被撞碎重傷。

    它的目光轉回到面具之主身上,心中已經期待着這黑色肌肉怪物被巨人之祖撞爆的場面。

    【是祖。】許奇寂也認出了巨人之祖的身份:“大佬,這是巨人之祖,我們避不避?”

    他這都不是嘴巴在提醒,而是一個意念涌現,直接和合體的面具之主交流。

    面具之主沒有回答。

    避?

    在他的字典裏,根本沒有避這個字!

    巨人之祖如同高速列車向上撞擊,而面具之主身形輕輕一躍,鬼頭大刀都被扔到一邊,右手握成拳頭,用力朝着下方的巨人腦殼砸去!

    避什麼避,懟就完事!

    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整個冥界綠洲。

    這一撞,比滅世隕石砸落還要可怕!整個綠洲和周圍的冥界大地,都在震盪。

    以巨人之祖和麪具之主爲中心的大地,更是直接翻了肚皮,表示臣服——狗子對着人類翻身露出肚皮,就是表達它的無害和臣服。冥界的大地也是如此。

    轟隆隆的撞擊聲如滾雷,還在天際不斷傳盪開來。

    伴隨衝擊聲的,是恐怖的衝擊波傷害。

    冥祖使者都承受不住撞擊的風暴,身軀差點被吹飛。好在它剛纔凝聚出了骷髏,藉助那巨大骷髏的推動,才堪堪穩住身形。

    他身後的亡靈大軍就沒這麼幸運,大片被吹飛,有運氣不好的更是直接在衝擊波中被湮滅成灰。

    人類那邊也很慘,一瞬間就多了幾十萬只灰燼者……

    “淦!”巨人之祖發出莫名其妙的聲音。

    它好不容易開了個門,從死海中爬出來。

    結果還沒出門,突然感覺腦殼子嗡嗡作響,頭部被怒錘了一擊,腦殼都彷彿被打裂了一樣。

    同時,它龐大的身軀,從哪裏出來,又回哪裏去了。

    卟嗵一聲,巨人之主被錘回到死活裏去,半個身軀跌回到大門內。

    “有病啊?”巨人之主委屈。

    它怒視上方:“冥祖你搞毛?哎?”

    不是冥祖?

    這傢伙,是誰?

    九祖中,沒長這樣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