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161章 末先生報酬要是太高,我就跑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161章 末先生報酬要是太高,我就跑啦!字體大小: A+
     

    末先生瞄了此時小骷髏模樣的許奇寂,內心其實有種奇怪的感覺——明明就是骷髏的模樣,但卻能演繹出栩栩如生的表情。

    此時許奇寂渾身上下彷彿都寫滿了‘快再問我一次,快再問我一次’這樣的字樣。

    末先生淡定的甩竿,海釣的樂趣就是這麼樸實。

    他想看看許奇寂能忍到什麼時候。

    主要是想測試下對方的忍耐力啥的……沒什麼目的,就是閒着無聊想測測對方屬性。

    對面。

    許奇寂見末先生說算了就真的算了,內心暗暗嘆了口氣。

    然後他就主動開口了——會叫的孩子有奶吃,臉皮厚的人才能吃得開。臉皮太薄的話,什麼都得不到。

    他許奇寂是個要臉皮的男人,但他除了臉皮外還有面具,必要的時候放下面具就好。

    “末先生,那啥,你對瞳術有沒有研究?”許奇寂主動尋找話題,甚至還稍稍鋪墊了那麼一下。

    “沒研究,不瞭解,別問。”末先生微笑道,就算是拒絕別人,他也顯得溫雅隨和,讓人生不起氣來。

    “其實也不是瞳術,我就是鋪墊一句。”許奇寂哪裏還要臉皮,直入主題,強行帶話:“我前不久在研究一個有趣的小法術……非常大無私的那種,甚至在施法的時候,還有損己利人的奉獻精神在其內。施術的目標,是願天下人都成爲好朋友。”

    許奇寂這話,倒是引起了末先生的一縷好奇——大無私的法術,還損己利人?

    這得閒得有多蛋疼的人,纔會去鑽研這樣的法術?

    眼前這個面具小傢伙,似乎和他一樣,有時候非常閒,閒得發慌?

    難道就是因爲兩個人都有‘閒出病’的性質,所以哪怕他都已經換了位置釣魚,還是被這個傢伙找上門來了?

    “說說吧,讓我聽聽你的法術創意和思路吧。”末先生輕輕鉤動魚竿,閒着也是閒着,聽聽解悶也好。

    至於幫不幫忙,就看這面具小子提出的法術,能不能吸引他興趣了。

    許奇寂等的就是末先生這句話,於是他盤起腿骨坐好ꓹ 上下頜一張一合,開始向末先生講述起自己的瞳術‘無中生友’ꓹ 將這個法術的創意和誕生過程從頭到尾講述一遍。

    期間還提到了‘亡靈女巫冥想傳承’中附帶的那個技術……提起自己想將那個技術融入到自己‘無中生友’的想法。

    末先生一開始聽着‘無中生友’瞳術,竟然是個遠程無線傳功類法術時,還很驚訝——這面具小傢伙ꓹ 真的這麼大無私?

    但越聽,他就越感覺不對勁。

    神他媽媽的無中生友ꓹ 這法術哪是在傳功,分明是在別人的體內開後門ꓹ 這是病毒行爲!

    還有那‘亡靈女巫冥想法’ꓹ 這不是冥界的特殊功法嗎?這功法他也有所瞭解。畢竟亡靈女巫是九界比較特殊的種類,能接觸到九界普通人接觸不到的界限。這面具小夥,最近是混入到冥界去了?

    但他一個大老爺們,是怎麼混成‘亡靈女巫’的?末先生稍稍有些好奇——難道是割了?

    最終,當許奇寂將自己‘無中生友’的瞳術詳細講解完畢後,末先生手指捏着下巴,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損己不利人?

    你到底有多大的臉ꓹ 纔敢將自己的這個法術美化包裝成這種無私奉獻款?

    這種陰險的技能,病毒一樣種在別人體內的技能ꓹ 令他對這個面具小傢伙刮目相看了。這個傢伙ꓹ 或許比他想象的要可怕ꓹ 內心說不定很陰影?

    “你想要讓我幫助改良一個你的法術嗎?”末先生問道。

    許奇寂乾笑一聲ꓹ 點了點頭:“既然看到了末先生您,總是想着能不能得到您的幫助啥的。當然ꓹ 末先生您要收費不?”

    “收費可以考慮ꓹ 畢竟我們又不熟。上次是當見面禮幫了你一把ꓹ 未來不可能次次都幫你。”末先生點頭道——小夥子還是蠻上道的,主動提出收費功能。

    但說着說着ꓹ 末先生就感覺有點不對。爲什麼講着講着,就變成我未來都要幫這小傢伙升級功法一樣?

    憑什麼啊?

    哪怕是收費,但憑什麼我收了費就得幫忙?強買強賣?

    【難道是我最近真的太閒了?】末先生望着手中的魚竿。

    嗯,是有點閒。

    他已經釣了多少年的魚了?都快記不清了。

    算了,就當解悶吧。

    “你的法術框架給我看看,我來幫你解決下小毛病。然後既然是病毒型的技能,傳染性方面也得開發一下才行。總靠着你自己去傳播,你一個人又能傳播多少個人?病毒這東西,就得一傳百,百傳千纔有效率。”末先生的聲音響起。

    這纔是真正的行家,一開口就知道這樓層至少90+以上。

    許奇寂將《大夏系統》刪節版的法術框架、《亡靈女巫冥想法》的傳承技術,以及自己融合兩部功法的特點的過程,全部擺了出來。

    末先生從頭到尾細細琢磨一遍後,陷入到了沉思狀態。

    三、二、一。

    三秒後,末先生點了點頭:“小意思,我已經有頭緒了。你的創意很好,不過因爲基礎知識有些不足,所以融合這兩個功法的技巧時,出了點小錯誤。改正一下就行。”

    “另外,我幫你簡化下整個瞳術的過程吧,然後在暗中佈置一個‘傳染’的後門。讓中了你瞳術的成員,每日在修煉那部後門功法的時候,體表會自然溢出弱小的能量波動。用緩慢的速度去感染生活在他身邊的同類。”

    無論是什麼生物,在冥想或修煉時,就會產生精神波動和能量波動。

    這些精神波動和能量波動一旦結合起來,也能組合成很多複雜的信息……以末先生的眼界和動手能力,將一部刪改版的《大夏系統》塞往以這些精神波動和能量波動中,從而影響到身邊的同類生物,易如反掌。

    這就跟在動態有聲圖片裏塞入一個小木馬,小事一樁。

    許奇寂聽到這裏,雙眼都發亮。雙眼中的極光,都快要轉太太極圖。

    末先生不愧是90+以上樓的大佬,他原本只是想要得到一個億,結果末先生揮手就是十個億。

    【也不知道末先生到時候要收多少的‘能源石’報酬?】許奇寂在內心暗暗盤算起來。

    如果錢不夠的話,他就得考慮再坑神祖使者一把了,從神族中再坑一筆錢出來。

    “搞定。”沒多久,末先生便放下了釣竿,然後伸手在許奇寂的骷髏手上畫了一個符文。

    複雜無比的法術,進化、改良、壓縮,最終一切都在這區區一枚符文之中。

    “謝謝末先生。”許奇寂收好符文道:“那麼,末先生你要多少報酬?”

    你要多少報酬,只管開口。

    只要你開口,我有的話,我一定給你拿來。

    如果我沒有的話,我就去坑神族。

    如果神族都不夠坑的話,那末先生我們就友盡吧~

    許奇寂正坐着,雙眼炯炯有神盯着末先生。

    “報酬啊……”末先生突然用力一拍自己大腿:“我連報酬想要什麼都沒有想好,竟然就幫你先將法術改進了。”

    許奇寂:“末先生,你還怕我會賴報酬不成?”

    “嗯,你會賴。你的眼神已經告訴我了,一旦我要價高了,你就想賴。”末先生點頭,肯定道。

    許奇寂:“……”

    “而且,你聽過一種叫讀心術的能力嗎?”末先生又補充道:“無論什麼生物,只要有思維就會散發腦波。而這種腦波對我這種程度的存在來說,是完全可以讀取的。”

    許奇寂略一思索:【末先生你有女兒嗎?】

    “沒有。”末先生回答。

    許奇寂:“靠,真能讀心!”

    “其實九界之中,似乎還真沒什麼我非常想要的東西。”末先生說着,目光最終望在許奇寂頭上……那個面具。

    如果說許奇寂身上有什麼他在意的東西,那就只有這個面具了。

    這個面具非常奇怪,戴上它後連末先生都看不透許奇寂的真身。不僅如此,這個面具上隱隱透露出一種讓末生先非常在意的氣息。

    那種氣息,似乎是他的‘路’。

    許奇寂下意識伸手,按向自己頭上的面具:“末先生你是想要這個面具?”

    “你身上我能看中的,也只有它了。”末先生平靜道:“不過,君子不奪人之好,我看這個面具對你很重要,算了。”

    “喜歡倒不至於……只是這個面具,暫時我還離不開它。”許奇寂略一思索後,道:“如果是同款的面具,可以嗎?”

    “同款,這面具還不止一個?”末生先一愣,溫雅如他,第一次在許奇寂面前表現出驚訝的表情。

    “我也不確定,回頭我問問去。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見面我給末先生帶個面具過來。”許奇寂也不知道這個面具,到底要多少能源石,所以也不敢將話說死,回頭問問妙哥去。

    “那行。”末先生又恢復了那儒雅、很吸引小女生的模樣:“如果你真能拿到一個類似的面具,或是同款的物件,都可以算是我的報酬。甚至,我可以再爲你研究三次法術。”

    這面具的重要性,比許奇寂想象的要高很多。

    爲此,末先生還肯許下三次承認——前提是,許奇寂以後要能再找到他。

    他準備好了,等收到面具後,回頭他就不釣魚了,去深山老林打獵去。只要不閒着,這面具小夥可能就無法再鎖定他的位置。

    倒也不是想避開許奇寂,只是單純的想做個實驗。

    “那麼末先生,我先回去了。”許奇寂對着末先生抱拳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他還得趕着回去,給神族的成員來一次演講,在神族中發展出一批好友來。

    有了末先生改良的‘無中生友瞳術’,他許氏友誼之花,註定要開遍九界每一個角落。

    終有一天,他許奇寂,天涯處處是好友~無論走到哪,都不會孤單。

    “去吧去吧。”末先生擺了擺手,像趕蒼蠅一樣。

    待許奇寂的身影消失後,末先生用力一拉,又是一條肥魚上鉤。

    將肥魚裝好後,末先生起身拍了拍衣服:“換位置吧。”

    這地方呆不下去了……

    下回,他得在那位面具小友身上留一個印記之類的。跨界監控不現實,但必須要做到這個面具小傢伙一進入到他這方天地,就馬上引起他警報的那種,讓他能有所防備。

    他除了釣魚、打獵之外,偶爾還是有些私人小愛好的。

    這些私人小愛好,他不想暴露在人前。

    他可不想哪天面具小哥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導致他沒得選擇,只能殺人滅口。

    ……

    ……

    神族,演講堂星艦上。

    臨時整理出來的演講廳中,聚集了三分之二以上數量的神族成員。這些成員,大多是星獸伺養員、後勤人員之類。

    主戰的成員,還在配合着‘眼魔援軍’攻克防禦,暫時可抽不出空來。

    再接着,便是大量的星獸。

    星獸中一部分體積小、戰鬥力強大的,被安置在演講廳內。而另一部分則圍在星艦外,遠遠傾聽演講。

    同時,整艘星艦上,已經被安置了密密麻麻的陣法。這些陣法,是神祖使者讓人暗中佈置的‘意志同步’陣法。

    身爲玩弄精神的特殊種族,他們想要藉着這次演講,讓‘眼魔精英’那種不屈的意志,能共享給星獸們。

    讓最近有些懈怠的星獸們,能重新鼓起鬥志來,加速對防禦的攻略速度。同時,也要讓星獸們不畏犧牲,拼死也要完成任務。

    在衆人的等待下,演講時間來臨。

    許奇寂的眼魔分身頂着面具,來到星艦上。

    演講廳的VIP房間中,神族使者意志附身一位艦長,竟然也親自來聽聽許奇寂的演講!

    這事,他沒告訴任何人,也沒告訴‘眼魔精英’。

    他這也算是對眼魔精英的一個考察。

    許奇寂眼魔化身上臺,站在演講位置上。

    他的身影被放大,投影到後面的大屏幕上。大屏幕中,他巨大眼睛中有極光在流轉着,甚是好看。

    下方有幾位神族成員不知爲何,手有些蠢蠢欲動,好想上去將這美麗得眼睛摳下來,好好保存。

    而就在這時,許奇寂開始演講了。

    他的演講稿開局就是震動人心,直入靈魂的程度,一下子就將衆人的情緒調動起來!

    光是這個開篇,就令暗中觀察的神祖使者滿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