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135章 這就是我的搖人寶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135章 這就是我的搖人寶庫字體大小: A+
     

    這潛伏者的遁地能力極其出色和詭異,潛伏時氣息內斂和大地融爲一體,正常情況下,很難被察覺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位頂尖一流的刺客——正宗的那種。

    和那些拿着斧頭開無雙玩刺殺的妖豔刺客不同,它是正宗的潛伏於暗處,如毒蛇般伺機而動,找準時機一擊致命,在剎那間完成任務的類型。

    事實上,以這位潛伏者的遁地能力強度,僅憑着許奇寂如今的‘人造神眼’偵察功能,其實是無法察覺出對方存在的。

    但不知爲何,這尊潛伏者在偷聽《大夏系統》功法時,對這門功法產生了少許興趣,還嘗試着隨便練了練。

    以它的實力,反過來逆推修煉這種入門級的功法,自然是呼吸間就能入門。它根本不會想到,這《大夏系統》是有隱藏後門的。

    這後門隱藏的技巧水準太高了,以至於這潛伏者根本沒察覺到‘後門’的存在。

    它就這樣被暴露,又因爲體內修煉了《大夏系統》的原因,被許奇寂藉着功法後門,輕易鎖定了它的位置。

    ……

    ……

    鎖定潛伏者時,許奇寂的分身沒有打草驚蛇,反而還悄悄賣了個破綻。

    但是,地底的潛伏者非常警惕。面對許奇寂分身‘不小心’露出的破綻,它沒有馬上出手,依舊冷靜潛伏着。

    真正的刺客,必須要有一顆能耐住寂寞的心。在沒有抓到自認爲最合適的機會時,它可以一直潛伏着。

    不動則已,一動必須要有成果。

    【這麼苟?】許奇寂有些傷腦筋——這種耐心十足的刺客,說不定能潛伏在目標的身邊幾天幾夜。

    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畢竟他有屬於自己的夜生活,不想被人窺探到自己的夜間隱私。

    真不行,就找準時機將它給掏出來?

    地底的潛伏者很強,但許奇寂根本不慌,他心裏有底氣——妙哥在不遠處,於樂聖女也在附近。

    於樂聖女在關鍵時候說不定因爲‘怕痛’會變得不可靠,但妙哥在特定時候是非常可靠的——在許奇寂有錢的情況下。

    【如果我要先一步行動的話,要怎麼將它給挖出來?】許奇寂腦海中浮現數個計劃。

    但就在許奇寂陷入深思的那一刻,地底的潛伏者抓住了機會!

    許奇寂分身本身就賣了個破縮,加上他剛纔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兩者相加,對潛伏者來說就是絕佳的機會。

    它的身形瞬間從地底遁出,閃刺到許奇寂分身之後。

    快若閃電,避無可避!

    潛伏者手中抓着一柄短刀,一手握刀斬向許奇寂的左背部,捅向心窩子。另一隻手則伸向那劍鞘。

    劍鞘纔是它的第一目標,只要這個目標完成,其他的都是順帶。

    然而,它勢在必得的一掏,卻掏了個空!

    在它的手眼看着要碰到劍鞘的那一剎那間,劍鞘卻突然消失不見了——劍鞘被收入到了大劍空間中。

    空間技術,使用起來的便利,超乎想象。

    反倒是它並不是太在意的那一刀,圓滿達成‘捅心窩子’的成就。

    短刀上附帶着森森刀氣,紮在許奇寂分身後背。許奇寂分身體表瞬間激活‘鬥戰金身’的金光來抵抗短刀。

    但他三境程度的鬥戰金身,根本擋不住潛伏者的刀氣,刀氣如切豆腐,扎穿金身,從後背刺穿心窩,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好痛。”許奇寂分身臉都白了——這傢伙不愧是專業的刺客,一刀捅穿心窩的同時,還會習慣的扭動刀身,短刀扭轉一下,便讓他心絞痛。

    痛不可言,只能倒吸冷氣。

    【被察覺到了?怎麼可能,就憑它,怎麼可能看破我的潛伏?】潛伏者雖然一擊得手,成功捅殺目標,但它想要的劍鞘卻沒有到手!

    而且,對方的反應就像是早知道它會出現一般,就等着它上鉤。

    有陰謀!

    【不好。】潛伏者馬上想要拔刀遁地遠去……

    但是,他伸手抽刀時,卻發現刀身被對方的心臟夾住了,竟然沒能馬上撥出。

    對方的心臟強壯有力,比手臂肌肉還要有力。

    這是什麼魔鬼心臟?這還是人類的心臟?

    而且,心窩被捅穿了,這傢伙竟然還沒死?

    見刀無法撥出時,這潛伏者乾脆利落的棄刀。

    它的刀的確算是柄精良的寶刀,但它卻毫不猶豫地棄刀遁走。它又不是刀客或劍士,沒有‘刀在人在,刀亡人亡’的意志。

    再精良的刀,對它來說也只是刺殺的工具。

    撒手棄刀,潛伏者身形急速掠走,並且以‘撲倒在地’的姿勢,想要鑽入到地底中。

    刷~

    正當刺客準備‘遁地’的剎那,一發早就準備好的‘祝福’落在他的身上。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小祝福【願你不會輕易跌倒】。

    在許奇寂大劍的一千祝福符文中,這個祝福也只是很日常的類型,和‘喝水不會被噎到’差不多。

    但在這個時候,這個祝福卻能發揮奇效。

    原本眼看着就要撲倒在地,好施展‘遁地’能力的潛伏者,身形突然一個違反物理規則的魚躍,空中轉體三週半,高高躍起。

    潛伏者:“???”

    怎麼回事?

    我的身體怎麼了?

    щшш▲ ttκд n▲ ℃O

    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並沒有什麼‘吸引力’之類的東西,吸扯它的身體向上。

    這憑着腰力強行挺身高高躍起的姿勢,完全是他的身體自己在發力!

    差點連腰都扭到了。

    【我的身體,不受控制?】對於潛伏者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事了。

    如果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控制自如,那它就廢了。

    這還談什麼潛伏,談什麼刺殺?

    同一時間……在它強行扭腰在虛空中翻轉之時,許奇寂的下一個技能已經跟上。

    現實可不是回合制遊戲。

    趁敵命要敵命,農夫三拳一定要連上。

    “出來吧,試煉的戰士們!”在許奇寂身後,有空間漣漪顯現。

    從空間中有一根根的長髮鑽出,嗖嗖嗖的飛向潛伏者。

    這都是被許奇寂裝在‘大劍空間’中的頭髮——用得是《落髮術》激活掉落的髮量。

    這些頭髮,也早就已經準備就緒。

    在被祭飛出去的同時,每一根頭髮全都化爲一個個試煉者!

    一瞬間,近百個試煉者出現在刺客的周圍,他們發出快樂的叫聲,撲向刺客。

    百來號人撲擊上去,瞬間撲成一個人球,將刺客牢牢困在人球中心,讓它無法遁地逃脫。

    而且這一百多尊試煉者,不斷的將自己的攻擊傾瀉到刺客身上。

    拳打腳踢、祕法刀術、劍法神通……哪怕是保持着‘人球’的模樣,但這一百多位試煉者進退有度,配合默契。

    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落下,差點將刺客打懵。

    “這就我的祕法——搖人寶庫。”許奇寂分身一手捂着自己胸口,一臉自豪道。

    目前他實力有限,只能存儲試煉者的化身頭髮。

    未來等他實力境界上去了,存個幾百個於樂聖女那種級別的強者化身,遇敵時激活出來,豈不妙哉?

    比起單純自己的化身,搖出一百個不同的戰友,施展不同的功法和技巧,效果肯定更好,敵人應對起來也更頭禿。

    “噶嘎!”這時,人球中心的刺客發出一聲怒吼。

    雖然聽不懂它的話,但從憤怒的情緒中可以猜測出它在罵人,估計罵得是‘爬蟲、雜碎’之類的不雅之詞。

    隨着刺客的一聲怒吼後,腳下大地的泥土憑空飛起,從人球的縫隙中鑽入,朝着人球中心的刺客流去。

    轟~下一刻,一尊泥巨人從人球中心立起,泥巨人身形暴動,原本圍着它的人球成員被紛紛擊飛。

    人球中心的幾位試煉者化身,更是慘死當場,發出痛苦的叫聲——痛苦叫聲中還隱隱包含着興奮之意。

    給人一種它們恨不得能馬上再來,再死一次的錯覺。

    “嘎嚕匐匐!”泥巨人的中心,發出刺客憤怒的吼叫聲。

    它明明是個刺客,追求一擊必殺的愉悅感。結果,硬重重被逼得開高達戰鬥,這讓它感覺到措敗。

    “這年頭,怎麼是個人都能開巨人號戰鬥?”許奇寂仰望着這二十米高的泥巨人。

    難道這種戰鬥方法,在九界宇宙中,很流行?

    “少島主不用怕,哪怕敵人開大變巨人號,我們也能將它削回去。”久違的厚重聲音響起。

    正是參加過最初試煉的島上精銳‘棕熊’,在他身邊是老同伴‘黑寡婦’和‘爪哇虎’。

    說話間,餘下的試煉者們已經紛紛向那泥巨人衝去,悍不畏死。

    但他們也不是無腦莽衝,在攻擊的同時也在飛快商量對策。

    “對方使用的是土系力量,有會木系能力的好夥伴不?用木克它!”

    “德魯伊有沒有,有沒有德魯伊?”

    “我們沒聽過什麼德魯伊,是木系的修煉者嗎?”

    “我會一點木系皮毛術法……巫毒詛咒,但需要對方的血或頭髮,最好是部分肢體,我可以用小木人詛咒它掉雞兒。”

    “我們這邊的木系功法,大多是養生和治癒型的,總不能對着它使用治療能力吧?”

    “看來,只有我出手了……我修煉的是《常春功》,算是木系的功法。我上了!你們掩護我!”一位頭戴鹿角的小島精英衝向前去。

    他的頭頂雙角變成翠綠之色,綠得人發慌。

    在隊友們的掩護下,這位鹿角精英衝到了泥巨人的面前,伸手一掌按向巨人的後腦勺位置——這裏,是他們感應到的之前刺客氣息位置。

    在掩護途中,有十多位戰友,豪邁的戰死。死的乾淨利落,讓刺客一陣不適應。

    轟~《常春功》的功力爆開,原本溫和養生型的功法力量,轟在泥巨人的後腦,頓時炸開一個巨大的坑洞。

    但許奇寂可以看到,刺客的一瞬間移動了自己的位置,從巨人的後腦位置移到了小腹處。

    這泥巨人手法,還真有點無賴,竟然能在巨人體內自由穿梭。不將巨人一口氣幹掉,很難將刺客給抓出來。

    刺客的遁能能力,太高超了。

    它爲了修煉這遁地能力,估計沒少幹缺德事。

    “不過,你再能挪移,也避不開我的眼睛。”許奇寂雙眼中,極光旋轉。

    奇蹟之門對面,齊伊珊完成了本次的‘大劍開孔’。

    目前共1024孔的大劍,被她扔了出來,穿過奇蹟之門,落在分身手中。

    分身握住大劍瞬間,目光鎖定泥巨人體內的刺客。

    給我捅穿它!

    泥巨人體內的刺客突然一陣毛骨悚然,刺客的直覺讓他感覺到不安。

    它下意識的側身。

    嗖~一道劍光,從它腰間劃過。

    鋒利的大劍,給它開了道剖腹產的口子!

    劍光,太快了。比它遁地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若不是它直感敏銳,這時候恐怕已經被捅對穿。

    【這傢伙,對看到我?】刺客望向許奇寂。

    對方能看透他的潛伏術,穿透泥巨人直接看到它的真身!

    危!

    速戰速決,不能再拖下去了。

    雖然眼前這一百來個傢伙+眼前這個目標,綁在一起都不是他對手。在確定對方能看到自己後,只要它注意一些,它有信心能將眼前的所有傢伙全部幹掉。

    但沒意義……它只是刺客,首要目標是奪取劍鞘。

    這次失敗了,沒必要將時間浪費在殺這些小嘍囉身上。

    想到這裏,刺客控制着泥巨人,進行暴走式的攻擊。

    暴走的泥巨人,瘋狂橫掃,一時間讓百位試煉者都無法近身。

    而刺客的本體捂住腰間剖腹產口子,毫不猶豫地向地底潛去。

    在它潛走後,泥巨人失去了它的手動操控,便只能機械式的進行一些基礎的攻擊。雖然在暴走狀態……但失去了靈活的它,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試煉者幹掉。

    許奇寂收回大劍。

    劍身上,還殘留着刺客的鮮血和皮肉組織。

    “剛纔說會巫毒詛咒·木人娃娃的是哪位?”許奇寂問道。

    “是毒蜥蜴,但他剛纔被泥巨人一巴掌拍死了。”黑寡婦望了一圈,出聲回覆。

    許奇寂:“……”

    他還想讓那位試試巫毒詛咒來着,結果施術者竟然被拍死了。這種詛咒巫師不應該在後方抽冷子嗎?爲什麼要衝鋒在最前線?

    果然,不會拳法的法師不是個好巫師。

    “下回,我得找枚‘詛咒’符文,填充我新開的劍孔。”許奇寂有些遺憾道,說話間,分身終於支援不住,消散開來。

    插在胸口的短刀掉落在地。

    ……

    地底,刺客急速向前潛行。它在自己身上酒了一瓶藥劑,可以迷惑瞳術之類的探查。

    很快它就從教學區脫身,飛快往遠處潛行。

    那裏是一片荒野之地,原本應該是一片叢林,現在還沒有恢復。

    “應該安全了。”刺客心中暗道。

    但它沒有看到,在它的上空,雲層之上,有三艘星艦緩緩探出炮口。

    許奇寂本體遙望着這片區域。

    “炸它!”

    三艘星艦如傘般撐開,炮口處於傘尖位置。

    下一刻,三道光柱從雲層上降下,如同神罰。

    炮火過後,許奇寂身形往荒野區域掠去。

    刺客明顯是針對着劍鞘而來,它可能知道劍鞘是‘人道之劍’的組成部分。

    除了煉製‘人道之劍’的九祖使者外,還有人想要人道之劍?

    除此之外,許奇寂對刺客的種族也很感興趣。

    對方,能像713世界人族一樣,修煉《大夏系統》功法,還能爲他提供‘星芒’。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