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萬界點名冊 » 第一章 三年啊,你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界點名冊 - 第一章 三年啊,你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嗎?字體大小: A+
     

    新紀元2022年5月23日,星期一,凌晨2點。

    大夏·城江大學宿舍。

    許奇寂呆呆地躺在牀上。

    宿舍的五位舍友早已入眠,上鋪的楊悅、隔壁的高爨偶爾還會發出輕微磨牙聲。

    但許奇寂……失眠了。

    失眠這東西來的總是那麼突然,令人毫無防備。

    許奇寂乾瞪眼,仰望星空。腦海中思緒如同毫無章法的王八拳,一陣亂錘。

    思緒東一拳、西一錘後……一個念頭突然在他腦海中閃現。

    【如果明天我馬上畢業的話,會怎麼樣?】

    ——許奇寂對自己的大學生活並無不滿,大學生活很充實,宿舍幾位舍友之間感情也很好,這樣的大學生活再過幾年他都不會膩。

    這個念頭,純粹只是他思緒放飛的一次閃現。

    不過因爲失眠的原因,他便沿着這個念頭繼續構思下去,以緩解自己的失眠症狀。

    【首先,畢業後肯定得踏上社會,找個工作吧?】

    他家只算是小康家庭,家裏沒有皇位等着繼承,不工作就會餓死。

    所以,得找個儘量合心意的工作,開始自己那漫長的上班打卡生涯。

    期間如果能找個合得來的媳婦,好好的過日子就更好了。

    幸運的話,說不定能活到退休年齡,靠着領一份豐厚養老金,好好活下去——如果退休年齡不再延遲的話。

    思維持續擴散着……開始衝擊天靈蓋。

    時間也在悄咪咪流逝。

    凌晨3點。

    許奇寂依舊清醒,雙眼明亮。

    【不妙!】

    繼續構思下去的話,他感覺自己要連孫女叫什麼名字,都琢磨出來了。

    再這麼下去,男人什麼時候才能睡着?

    “不能再構想下去了。”

    許奇寂努力的放空自己的大腦。

    這個方法就有效得多。

    不多久,許大腦便停止了思考。

    ……

    ……

    清晨,朝陽準點打卡上班。

    許奇寂清醒過來,前半夜雖然失眠,但下半夜他的睡眠質量意外不錯,睡的很充實。所以哪怕只睡了半宿,他的精神狀態卻很好。

    “週一早上,應該有三節課,得起牀了。”他心中道。

    陽光透過窗簾,灑落在他臉上。

    許奇寂不由擡手遮擋陽光。

    “嗯?”當他擡手時,便感覺自己的手臂有些沉重——不是被東西壓着,而是手臂自身重量的增加?

    不僅是手臂,還有他的身體,都有種沉重感。

    這是體重單位擴招了新員工?

    但這次擴招的體重新員工數量會不會太可怕了點?只是一夜而已啊!

    “回頭得注意鍛鍊了。”許奇寂翻身半坐而起,睜開眼睛。

    然後。

    他懵了……

    【???】

    一睜眼,他發現自己並不在學校的宿舍,而是身處於一個有點陌生的房間中。

    牀鋪也不是上下鋪結構,換成了可以打滾的大牀。

    熟悉舍友楊悅、張平、高爨……全都不見蹤影!

    【怎麼肥事?】

    【這是什麼地方?】

    【我昨天不是失眠,望着星空,構思了半宿《許奇寂人生》,後來發生了什麼?被外星人綁架了?】

    腦海中的問號,就像是彈幕一樣刷屏。

    每個問號都可以去等價換一個可愛的小臥艹。

    【這個時候,我要不要心慌一下,走走程序?】

    許奇寂慌得一批。

    但他的心跳卻很平穩,一點都不給主人面子。

    心慌的程序還沒開始走,就斷路了。

    處於‘物理冷靜’的許奇寂,開始移動視線,打量房間中的事物。

    入眼的是正常人類家庭裝修,沒有外星人高科技飛船的感覺——大概率不是被外星人綁架的,稍稍有些遺憾。說實話,他還蠻期待這種展開的。

    接着他又將目光轉移到窗外,打量起外界的景象。

    有點陌熟——是那種大體上眼熟,但細節上有變動造成了陌生感,兩種感官的揉合。

    “嗯!”許奇寂冷靜分析、仔細思考,很快發現問題。

    媽耶……

    這不是我們家在胡山市小鎮上的老宅嗎?

    許爸爸在許奇寂念高中時,便在胡山市區買了房,不過老家鎮上的住宅還留着。

    其實老宅也新建沒幾年,是一幢五層樓的建築。對於這幢住宅以及周圍事物,許奇寂還有些印象。

    之所以在瞅了一圈後才認出這裏是自己老家,是因爲此刻房間佈置裝修,全換了個樣。連窗外的風景也有少許變化,導致他沒能一眼出來。

    身下躺着的牀鋪,從1.5米換成了2米,可以來回滾動,而不用擔心翻身過大掉下去。

    天花板、牆紙、地板、傢俱,都換新了,風格總體上有種喜慶色彩,看上去是新裝修不久的樣子。

    在視角邊緣處,許奇寂還發現了一張化妝鏡,上面似乎擺着一些許奇寂沒見過的瓶瓶。

    可以肯定,許奇寂自己大概率是用不上這些瓶瓶的,他沒女裝的愛好。

    【爲啥我在學校的宿舍睡一覺後,就出現在自己老家?順帶着老家還新裝修了一遍?】

    【誰在和我開玩笑?】

    是老爹連夜跑到宿舍裏,將我扛了出來,帶回到老家,給我開了這麼一個玩笑?

    許奇寂爸爸的確是個會幹這種坑兒子事的爹。

    這個正常情況下很靠譜的男人,偶爾也會有不正常的時候。

    不過就算是他老爹想這麼幹,時間上也來不及。

    半宿的時間,根本無法從胡山市小鎮抵達到城江大學,再從大學回到小鎮。

    【所以,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當許奇寂思索之際,有隻手臂突兀地從身側伸了過來,壓在他身上。

    驚悚片開局式展開,差點嚇人一跳。

    邊上有人?

    他剛纔打量房間時,其實只瞅了半圈,便前往震驚部打卡報到……另一半圈還沒來得及去看,一時間沒發現身側有人。

    許奇寂側過身來,將視線轉移到身側。

    瞳孔中倒映出一個人影。

    長長的睫毛微微向上翹着,和許奇寂自己那稀少的睫毛數量成鮮明對比;鼻子也很好看,擁有許奇寂羨慕的立體感;齊肩的頭髮,有部分發絲貼在臉頰上——可能算不上大美人,但特別符合許奇寂個人審美。

    許奇寂:“……”

    仔細觀察身邊身影后,腦海中得出一個結論。

    人類女性。

    活的。

    他不認識她。

    這問題就很大了。

    嚴重的話,會影響到他後半生的居住環境。

    【別慌,這個時候,我要怎麼做才能讓事態得到最妥善的處理?】這是大腦閃現的第一念頭。

    好好想想的話……

    妥善處理個矢氣?

    他連昨天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還談什麼妥善處理?

    “直接叫醒她問問?”逃避解決不了問題。

    況且這裏還是他老家,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

    於是,許奇寂將手伸向身側的女子,想將對方喚醒。

    手臂緩緩伸出。

    同時,身體也隨着手臂,不甘示弱,朝着身側女子一併湊上。

    他的‘身體本能’在向許大腦反饋一個信息:清晨的叫醒服務,不應該是‘用手拍醒’這麼低級,未免太沒情趣。

    如果真想叫對方起來,這個時候應該選擇更恰當的方法……比如,來個愛的泰山壓頂?

    可愛的東西就應該一屁股坐死?

    蠢蠢欲動。

    躍躍欲試。

    “!!”許奇寂立馬壓制這種見鬼的本能。

    連那想拍醒對方的手臂也收了回來。

    “算了,等她自然醒吧。”他靠坐在牀背上,擡頭望天,想靜靜。

    ……

    【每當有人想靜靜時,風兒就會不允許。】

    樹欲靜而風不止。

    一擡頭,許奇寂便看到了個會強制送他去震驚部加班的東西。

    那是個相框。

    照片中,一方是此時躺在他身邊的女子。

    另一方則是他自己。

    準確來說,是個似乎‘老’了些的他?

    婚紗照。

    這是自帶高強度信息的一種照片。

    許奇寂只能依依不捨地和靜靜暫別。

    “如果……如果說這張婚紗照是真的,那麼,我結婚了?”他望向邊上的她。

    然後又望向自己的雙手。

    “我就是在學校宿舍睡了一覺,什麼都沒幹。甚至上半宿還在失眠,只睡了半宿。”

    昨晚也沒有什麼流星雨、彗星啊之類的異像發生?

    那爲什麼現在,時間就像是跳躍了一樣?

    【對,時間。】

    婚紗照上的他老了些。

    那現在,是哪一年,幾月幾號?

    想到這裏,許奇寂伸出右手,順手往枕頭位置一掏。這個位置,是他以往習慣放手機的位置。

    現代社會,手機早已經成了人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中存着非常多的信息。這些信息,都能成爲線索,能讓他更清晰的明白自己的現狀。

    一掏之後,許奇寂掏出了一隻從未見過型號的手機。

    看起來有點先進的樣子,而且好輕,輕的就像是張紙片——這樣的手機肯定容易丟!

    在他伸手抓住手機的瞬間,手機就自動完成了一系列解鎖,屏幕點亮,亮度自動調整,稍稍能配得上它這高大上的外觀。

    主屏幕上,顯示着日期、天氣、地點等信息。

    2025年5月23日,週五,早上6點3分,晴,胡山市。

    許奇寂:“……”

    冷靜。

    首先,來個悠長的深呼吸。

    接着,閉上眼睛。

    然後,重新睜開。

    最後,再望向手機屏幕。

    2025年,地點胡山市。

    沒有變動。

    冷靜失敗……

    自己明明應該在2022年的夏天裏,上着城江大學。

    現在一蹦,蹦到了2025年。

    三年,整整三年啊!

    您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您知道的話……

    就告訴我啊!

    因爲我,完全不知道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呀!

    .

    .

    .

    新人奶騎的新書上傳啦~求收藏、求推薦、求各種票票啦~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