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開局在超神學院朝九晚五 » 第37章 試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開局在超神學院朝九晚五 - 第37章 試劍!字體大小: A+
     

    介紹到周澤這個名字,全程顯然是沒有多大轟動。

    除了第十分隊的那幾十號人鼓掌加油外,基本沒人認識。

    這也難怪。

    周澤很低調。

    每天上下班,兩點一線,很少出來做那些裝逼的事情,引人注意。

    唯一的那次是障礙飛行,體罰被迫,吸引了一些注意。

    然而影響也只有在第三軍團的范圍之內,沒有傳出去。

    介紹完參戰人員的名字后,就開始了抽簽的環節。

    四個區,分四個盒子,隨機抽取。

    周澤隨便抽出一張,打開一看,上邊寫的是奧德利。

    第一軍團的人。

    周澤眉頭一挑,稍微思考了一下。

    似乎剛才歡呼的名字里,沒有這個人。

    嗯。

    運氣還不錯,周某心里想道。

    把紙條交給裁判記錄后,他們就返回到了參戰席就位等候著通知。

    等了一會后。

    裁判把對戰順序公布了出來。

    北區有一組的對決是很熱門,吸引觀眾的。

    邱池對魯德爾。

    這兩個名字周澤記得,都是奪冠的熱門人物,這一場對于觀眾而言看點十足。

    不過對于周澤來說

    淘汰哪一個,他都能距離第一近一步。

    這個競技場的占地面積很大,故而各戰區可以同時進行淘汰戰。

    “北區下注了啊!”

    “第一場第二軍團特里對第一軍團肖恩。”

    “賠率1比12。”

    “有沒有下注的?”

    觀眾席上,一人開了一個賭局,然而這一場并沒有多少參與,或許是沒有熱點吧。

    隨著北區裁判的聲音,第一場特里對肖恩的戰斗開始了。

    周澤掃了一眼,這兩個天使使用的都是長劍,單憑觀看效果來講,更像是一場劍術對決,不過二人實力似乎都不咋地,幾個回合下來,臺上的一人步伐不穩,被另一人抓到了機會,一擊刺中。

    “我認輸!”

    肖恩看著距離自己脖子處不足一厘米的長劍,開口道。

    “第一場!特里勝!”

    對于擂臺判定勝負的方法,被迫認輸,或者是對方失去意識,除此之外,就算是把人打個半死,裁判都不會宣讀。

    這就決出了一個名額了,周澤眉頭微皺內心喃喃了一聲。

    他還以為會有多精彩呢

    “第二場!”

    “周澤對奧德利!”

    初賽的賽程很快,基本上是不間斷的,不一會就到了周澤這場。

    嗯。

    聽到裁判的聲音,周澤站起身,腰間掛著兩把劍鞘,一柄黑色的,一柄白色的。

    來到臺上,對方是一個看起來十分陰險的面孔。

    “加油啊!分隊長!”觀眾席上,查爾斯跟著第十分隊的一眾天使為周澤聲援。

    “小白臉!沖沖沖!”

    他們話音剛落,另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只見涼冰手持一個大喇叭,開始吶喊助威,她身旁的凱莎則是一臉無奈,單手捂著臉,表示管不了。

    “比賽開始!”

    裁判的話音剛落,周澤的兩把長劍已然露出鋒芒。

    左手驚鴻,右手鳴淵。

    只見他一個箭步,沖到奧德利的面前順勢兩把長劍劈了下去。

    鐺——

    那人反應也算是快的了,抽出自己的兩把短棍防御。

    然而二者的力量的懸殊屬實太多。

    那雙棍根本無法阻止鳴淵跟驚鴻的劍鋒,若不是奧德利后撤一步,這兩把劍就會在他身上留下兩個痕跡。

    “好猛啊”

    奧德利連退輸步,拿著雙棍的雙手微微發麻。

    “還得智取。”他心里想道。

    還沒等他,作出反應,周澤的身形又一次沖到了他的面前。

    “大佬饒命。”

    只見他順勢跪倒在地,表情十分虔誠,看著周澤,似乎要認輸的樣子。

    這是什么意思?

    周澤撤力想要看看,這人壺里賣的什么藥。

    “你要認輸?”

    “認你個星星!”見周某收力,奧德利雙棍瞄準,隨后棍中就射出兩枚飛刃直逼目標。

    “真t陰啊這人!”

    “這一下真的是快。”

    觀眾席上,不少天使對奧德利的行為發表言論。

    “嘿嘿。”

    奧德利露出笑容,這兩柄飛刃,他可是淬了神經毒的,一擊中絕對會起不來。

    周澤似乎對他這個行為很是不屑,下三濫的手段都可以拿到臺前。

    寒芒一閃。

    只見周澤眼神忽而犀利,隨后爆發出肉眼都不可捕捉到的速度,穿到奧德利的身后。

    這個過程無比的快,在觀眾的眼里,那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不到。

    再看飛刃徑直射到擂臺墻壁上,壓根沒有命中目標。

    “這這怎么可能?”奧德利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

    這飛刃的速度他是改良過的,速度奇快,這么距離根本沒人能反應的過來。

    “你沒了。”

    周澤轉過身,看著奧德利,說話間,他的雙劍上緩緩滑落鮮血,滴在地上。

    “你在講什”

    奧德利話說一半,感覺到胸口一片火辣,低頭一看。

    自己的胸前鎧甲已然出現了兩道口子,鮮血這才從他的身上慢慢留出。

    不出三秒,他便倒在了地上。

    他直到意識昏迷之前,都沒想明白,眼前這個男人是怎么可以在短短的一秒時間里,避過自己的飛刃,還能擊穿自己的鎧甲。

    這是怎么樣的速度啊

    抬擔架的天使匆匆忙忙來到臺前,給奧德利查看了一下傷口后,然后把其抬了下去。

    要不是周澤留了力,只是劃過他的胸前,要不然這一擊足以要了他的命。

    勝負已分!

    周澤拭去劍上的鮮血,然后把驚鴻跟鳴淵放回劍鞘之中。

    這場比賽

    對于他來說意義就是試了試這兩把長劍。

    嗯。

    不錯。

    花了大價錢的劍,就是用的順手,周澤握著劍柄心想道。

    “第二場!周澤勝!”

    由于奧德利失去意識,無法比賽,裁判判定為負。

    隨著裁判的聲音,觀眾席的觀眾們這才反應了一聲。

    “你們剛才誰看清了?”

    “咋回事?”

    “不知道啊?”

    “我就看到耍棍那人跪下,陰了一手,然后就跪了!!!”

    不少觀眾表示一臉懵逼,局外人一臉懵,在局內人的眼里

    嗯。

    也是一臉懵逼,只能看到個殘影。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