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8章 挫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8章 挫折字體大小: A+
     

    《旋風少女》的討論會開完以后,沈放和秦墨涵并沒有立刻趕回燕京,在毅園陪著老太太呆了半天,然后又買了一大堆玩具去看了干閨女小箬箬。

    滬上氣候比燕京要溫和一點,而且不像燕京的春天那么干燥,所以梁卉一直讓父母帶著孩子在滬上的濱江壹號居住。

    已經快滿一周歲的箬箬正在梁嬸的攙扶下蹣跚學步,梁卉則是在一旁給女兒沖奶粉。秦墨涵看著好玩就上前幫忙。

    “咦,卉姐,你這是國外奶粉吧。”看著罐子上面明顯的英文標識,秦墨涵問道。

    梁卉還沒開口,梁嬸在旁邊說道:“這是在香江買的,新西蘭的奶粉。現在國內的奶粉這么多問題,哪敢給箬箬喝。”

    一旁的沈放說道:“但是也要注意一點,國外的配方奶粉并不一定適合箬箬。因為體質不同,嬰兒需要的微量元素也不同。最好找專家確認一下。”

    “不會吧,箬箬很健康的,上次帶她體檢,醫生都說她發育的很快。骨骼很強壯,所以我才扶她學習走路的。”

    “媽,你沒看人家專家都說了么,一歲以下的小孩,骨骼還是比較柔軟,骨關節密合不夠,現在學習走路,以后怕有O型腿或者S型腿。”

    梁卉和母親有不同的意見,梁卉認為應該讓她的骨骼在堅實一點在學習走路,這樣孩子長大以后腿會更加的筆直。梁嬸的意見是走路早的孩子更聰明,而且還拿了梁卉十個月就會走路的例子來進行反駁。

    沒有經驗的秦墨涵和沈放兩人很自覺的沒有插嘴,而是抱著粉嘟嘟的小箬箬,逗她叫干爹、干媽。

    兩人沒有回燕京,另一個原因是墨水今天下午會運到馬場,剛剛參加了“愛彼女皇杯”國際賽。香江馬場大出風頭的墨水,在這場吸引了無數世界名駒參加,獎金高達2000萬港幣的國際一級賽事上,連正賽資格都沒有獲得,直接在選拔賽就被淘汰了。

    聽查理說這次比賽對墨水的打擊有點大,所以將它運回滬上馬場來養一段時間。

    五月底的滬上天氣依然清爽,早上起床后,站在陽臺遠眺曲折蜿蜒的黃浦江,在朝霞下如同一條金黃色巨龍,游弋向大海。

    高層與四合院各有不同,四合院勝在幽靜,門戶一閉自成一片天地,而高層則是視野開闊,在寬大的落地窗前,一邊做著普拉提,一邊極目遠眺,更是令人心情舒暢。

    在小區綠地晨跑回來的沈放,正好看到秦墨涵已經收工,剛剛上前親吻一下,就被她推進了浴室。

    “趕快洗洗,我想要去看看墨水到底怎么樣了。”雖然查理給秦墨涵匯報墨水沒有太大問題,但是拿它當自己兒子一般看待的秦墨涵還有有些擔心。

    “多吃點吧,上午估計你還要騎馬。”

    “不吃了,再吃的話,小肚子該有贅肉了。”

    沈放無語的看著自己老婆緊致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腹部,在她羨慕的表情里將自己面前大塊午餐肉吃掉。為了能夠表現這個接近純肉的午餐肉香味,一邊細嚼慢咽,一邊說著“真香。”

    沈放故意的誘惑,沒能打動秦墨涵,只收獲了她兩只白眼和一句“幼稚”。

    半個蘋果、一杯熱牛奶、一片芝士吐司這就是秦墨涵的早餐搭配。從結婚以后,她感覺自己好像有點放縱自己。夏天來了,她擔心繼續放縱會讓自己長肉。為了能夠更完美的將自己的身材展示出來,穿上漂亮的裙裝,她決定控制飲食。

    結婚以后的沈放和秦墨涵兩人沒有多少改變,依然親密如初。但是沈磊和康喬結婚以后的改變卻是很明顯的,原本花花公子一般的沈磊,現在收心了,這點從康喬充滿幸福的笑容里就可以看出來。當然康喬肚子里已經三個月的身孕占具更大的分量。

    “再送給你家小侄子一匹小馬駒唄。”在馬場門口遇到后,沈磊對沈放笑著說道,但是沈放聽著里面怎么又著幾分的自夸。

    沈放不屑的說道:“切,說不定還是侄女呢。”

    看著康喬聞言瞪過來不善的目光,秦墨涵掐了沈放一下,然后迎上康喬說道:“一定是男孩。嫂子,等小侄子長大了,我做主送他一匹小馬。”

    “謝謝墨涵。”康喬挽著秦墨涵的手說道:“其實男孩女孩都一樣,我還蠻喜歡女孩的,只是我爸媽他們整天念叨著要生個男孩,我都快魔怔了。”

    看著兩女往馬場里走,后面跟著的沈放對著沈磊問道:“你呢?男孩女孩也一樣?”

    “是的,男女都無所謂,只要是我的。”看著前面康喬回頭怒視他,沈磊急忙賠笑:“只要是我老婆生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歡。”

    懷孕的女人惹不起,沈磊這么跟自己弟弟抱怨,現在沈磊在家里地位已經落到了最低位。他也知道康喬最近壓力挺大,不管是丈人家還是自己母親都期望她能生一個男丁,畢竟家里下一代除了沈昊之外沒有其他男孩,人丁還是有些單薄。

    “你們呢?也結婚半年了,沒有考慮要個孩子?”不在理他的康喬把秦墨涵拉到一旁,私下里問道。這也是沈清怡托康喬偷偷打聽的,沈清怡擔心當面問秦墨涵,讓她心理再有其他想法。

    沈放直接走過來,伸手攬住秦墨涵,對著康喬說道:“這段時間我們倆都有點忙,下半年墨涵又要參加《跑男》,所以我們準備明年這個時候再要孩子。”

    秦墨涵感激的看著自己的老公,然后對著康喬說道:“今年第二季《跑男》錄制結束以后,下一季我就準備退出了。”

    得到一個準確答復的康喬也能夠跟小姑交差了,畢竟秦墨涵還年輕,明年再要孩子也算正常。

    馴馬師查理和騎師吳依琳兩人都在墨水的馬廄前等候,看到秦墨涵的到來,兩人都有些赫然。

    舉行選拔賽的時候,秦墨涵正在拍攝《你好,瘋子!》,所以就沒有前往香江觀看,準備等它進入正賽以后在去現場。沒想到在選拔賽上只獲得第五名,連正賽資格都沒有獲得。

    “墨涵小姐,這次讓您失望了。”吳依琳不好意的說道。

    秦墨涵雖然有點失望,但是并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寬慰了吳依琳一番:“沒關系,畢竟墨水才兩歲,而且這次參加比賽的賽馬來自世界各地,里面名駒太多。墨水能夠參加也已經很了不起了。”

    秦墨涵進入馬廄時,墨水正在低頭吃著牧場,聽到有人進來,它警覺的抬起頭,然后看到是秦墨涵,原本無精打采的眼神才亮了起來。然后看到一同進來的其他人,忍不住打起響鼻,表示不滿。

    “這匹小破馬,還是這樣倔。”沈放忍不住吃味的說道,但是還是被秦墨涵給推了出去。

    秦墨涵拿著一個紅蘋果放在手上,這個紅蘋果仿佛重新勾起了墨水的回憶,它一邊吃著蘋果,一邊將自己的腦袋靠在秦墨涵伸過去的手上,任她在自己的腦袋上撓動。

    “沒想到馬也有玻璃心呀。”站在外面的沈磊忍不住感嘆。

    沈放對沈磊解釋道:“是呀,它當初在米國就是經常被朱古力和赤焰比下去,所以才有心理陰影。在香江獲得幾次頭馬,好不容易才樹立了一些信心,現在又被打擊了。”

    “比伯爵應該強一點。”伯爵屬于在比賽中受過傷,所以才有心理陰影,而墨水則是從小被兩個體質比它優異的哥哥們壓制著。其實就算朱古力這樣的體質,在四月份舉行的‘育馬者杯’的2歲馬草地挑戰賽中,也只獲得了第二名的成績。只是朱古力心態比墨水要好,獲得第二名后依然興奮不已。

    看著秦墨涵和墨水這么親昵,一直在馬廄外面的康喬也是心動,秦墨涵送給她的那匹小馬已經三個月了,雖然還無法離開母馬,但是母性大發的康喬還是想要去看看。沈磊不放心,急忙跟著過去。

    秦墨涵安撫了一會墨水,沈放提議讓查理將它牽了出來,賽馬還是要靠在賽道上才能獲得信心。而在這個馬場能夠和墨水進行競技的也只有“野猴子”了。

    秦墨涵的騎行裝備又重新換上,她騎在墨水身上還是那樣颯爽英姿,而吳依琳則騎乘在野猴子這匹已經接近八歲的“老馬”上。

    一般馬匹的壽命在二十多歲,而純血馬在激烈的競速之下,很少有超過五歲以上的賽馬會繼續馳騁在賽場。成績優異的賽馬如野猴子,還會作為種馬進行繼續接受馬場主的優待,而成績較差的賽馬,基本就會被賣給一些景區作為表演或者供游客觀光的騎乘用馬。

    兩匹馬并排在起點處,秦墨涵也使用和吳依琳一樣的蹲騎姿勢,這讓沈放看著有些擔心,但是秦墨涵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查理按照正規賽事的鳴笛,野猴子在聽到笛哨聲后,迅速躥了出去,而墨水則是稍微遲疑了一下,才跟在野猴子后面飛奔出去。盡管秦墨涵按照比較標準的動作伏在墨水身上,操持它飛奔,最后沖刺時還是以一身只差落敗。

    秦墨涵從墨水身上下來,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毛巾,給它擦拭身上和脖頸處的汗水。此時的墨水相當的沮喪,就連秦墨涵撫摸它,它都在躲避。如果不是被牽著無法逃離,估計這是它都要跑回馬廄躲起來。

    另一邊獲勝的野猴子并沒有洋洋自得,它在吳依琳的擦拭下,詫異的看著墨水。看著墨水的動作,它忍不住向墨水這邊走了過來。吳依琳想要將它拉回去,被秦墨涵制止了,也許墨水這顆脆弱的心就需要野猴子這樣的老馬來刺激一下。

    走進墨水的野猴子先是拿自己的脖頸蹭了它一下,對著墨水打了兩個響鼻,然后嘶吼兩聲,墨水先是有些退縮似的不敢回聲,但是后來野猴子的嘶吼聲越來越響,墨水的呼吸也逐漸急促,對著野猴子發出嘶吼。也許這就是它們之間的交流方式,人類無法理解,但是墨水再跟野猴子嘶吼以后,拉扯著秦墨涵走向了剛剛的起點,它要再次賽一場。

    “嗶~”笛哨聲又一次響起,這次墨水沒有猶豫,聽到聲音后,直接就沖了出去,它需要證明自己,野猴子這次也沒有讓吳依琳操控,同樣飛奔過去,第一個轉彎,第二個轉彎……沖刺!墨水這次贏了,而且贏得很多,超過一個身位的成績贏了剛剛把它比下去的野猴子。

    激動的墨水載著秦墨涵又小跑了一陣,然后揚天長嘶。也許它回到香江還會受到挫折,還會被其他馬超過,但是它已經克服心中的障礙,迎來了新生。

    查理和吳依琳也非常激動,作為這匹小馬的訓練者和騎乘者,他們也清楚墨水內心存在的障礙,如果能夠一直頭馬跑下去,也許墨水會成為一個傳奇,但是這畢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海餅干”也經過多次被超越、被打擊才成為傳奇,任何一匹傳奇之馬,都無法保證自己一路領先。但是要有敢于超越的精神才行。

    看著興奮的墨水,查理提出希望可以將它再次運到香江,這個賽季還有一個月就要結束,如果能夠在賽場在完成兩次比賽,才是真正涅槃重生的時刻。

    秦墨涵也能夠感受到墨水的心情,它現在是喜悅的,是興奮的,如果能夠保持這個狀態,它一定能夠成為自己的傳奇,一個不遜色與野猴子的賽馬。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