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卷完結,新的1卷即將開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卷完結,新的1卷即將開始字體大小: 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永久地址:www.81zw.us

        “姐,是我,我沒在舊金山,我回燕京了。剛下飛機。你不用讓人來接我,我直接打車先到老爺子那里去一趟,走時候沒給他打招呼,現在回來再不過去,我怕他拿桑木棍打斷我的腿。我晚上不在他那里住,我下午去你那里。”

        九月的燕京已經雖已入秋,可是一股燥熱還是撲面而來。沈放站在燕京國際機場的出站口,拿著手機,看著周邊不斷進出的人們,心中不住感嘆,還是回來了。

        將口袋里空姐塞給自己的便簽隨手丟在了路邊的垃圾桶里,空姐們的熱情還是有點吃不消。沈放估計是前段時間雜志上一篇關于自己的報道,或者是自己坐的頭等艙的原因,而絕對不是因為自己的顏值。

        等了十幾分鐘才等來一輛出租車,在2012年這個網約車還沒有上線的日子,如果Uber聽從自己的建議,提前進入華夏,會不會比滴滴發展的更迅速呢?想想還是算了,畢竟自己只是想撈一筆就走的小股東,隨他去吧。現在那幫中東的土豪已經開始關注這款軟件。如果他們提出收購,到時候把自己所持的那8%股份一轉手,讓這幫中東人、米國人自己相愛相殺去吧。

        在外面飄蕩了五年,燕京城的變化很大,蘇門橋這邊明顯的多了很多的高樓大廈。以前的老胡同還在,但是墻上大大的圓圈里面的拆字在那里閃閃發光,冒得都還是金光。

        老爺子住是一排多層洋房,一樓。面積約兩百平方,這里原屬于燕京電影制片廠的家屬區,老爺子這套房子也是當初房改房時分下來的。

        院子大約五十平米,東西兩邊是兩米多高的院墻,上面爬滿了爬山虎。院子里靠墻角處布置成了幾個大小不一的花壇,里面種植著木槿、月季等各種花草,在院落的東南角還有一株約十公分粗細的銀杏樹,沈放原來在樹上面刻的“金燁”兩個字,依然能看出痕跡。

        五年前從文化部退休,按照老爺子國務委員的級別,應該可以在玉泉山進行療養,但是老爺子不干,用他的話說是給國家節省資源。但是沈放猜測,他應該是怕在療養院里級別低了,待著不自在。畢竟在燕影廠這一畝三分地里,不管是哪個退休或沒退休的,見了面都要稱呼一句“老領導,您好!”

        沈放到家時,爺爺和奶奶正在院子里的樹下品茶,乍一看到沈放,兩個老人都有點愣住了,沈放回來前也沒有跟兩人打招呼,五年不見,再見時兩人恍然夢中。

        老爺子明顯比以前蒼老了很多,眼角和額頭上多添了幾塊老年斑,以前只是花白的頭發,現在也全白了,但是還是一絲不茍的梳理的整整齊齊。

        奶奶楊秀珍在沈放的印象里跟五年前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鼻梁上多了一副老花鏡,作為一名從業四十多年的京韻大鼓表演藝術家,老太太的身體還是如以前一樣硬朗。

        老太太先回過神來,扶著茶幾站了起來,用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老花鏡:“燁子,是燁子回來了?”雖然自己已經改名多年,但是家里人還是習慣稱呼自己的小名。

        沈放趕忙放下行李,上前攙住老太太,恭敬的對兩人說道:“爺爺、奶奶,是我回來了。”

        老爺子看了沈放一眼,將手中的報紙放下,重重的“哼”了一聲,以表示自己的不滿。老爺子剛想說話,被老太太伸手拉了一把:“回來了,回來了就好,你這幾年在外面受苦了。”

        “他受什么苦!我看是在外面逍遙快活才對,當年一聲不吭的就走了,要不是沈家丫頭告知一下,他就算死在外面我們也不知道。”老爺子明顯在氣頭上,說話有點沖。

        “爺爺,您喝杯茶,消消氣。當年我不是還年輕么,趁著年輕出去多看看,從小您不就教育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沈放趕緊給老爺子倒杯茶放在他面前。

        “我還教過你‘父母在不遠游’呢,你怎么不聽。好好給你安排的工作不干,非要離家出走,還‘世界這么大,我想去看看’,你咋不上天涅。”

        “爺爺,這不是神州飛船載人技術還不成熟么,不然我也會考慮一下的。”

        “你……”老爺子被沈放給氣的笑了出來,但也欣慰,以前沉默寡言的孫子,現在居然會貧了,看來在外面幾年,真的讓他開朗了不少。

        “你現在怎么這么貧了。”老太太怕兩人再犟起來,在旁邊打著圓場:“這次回來不走了吧。”

        “嗯,不走了,準備在燕京搞點事做。”沈放回應道。

        老爺子雖然很疼沈放,但是沈放跟老爺子就是說不到一塊,這也算是代溝吧。五年前老爺子剛退休那會,本身脾氣就很強硬,再加上點退休綜合征,看著整天四處亂逛的沈放極不順眼。三天兩頭把沈放訓斥一頓,嫌他不務正業。畢業時如果按照老爺子的意思,早就把沈放安排到國家某部委機關了,然后成為一名光榮的公務員,跟堂哥金燦一樣做一名混吃混喝的基層工作人員,再過個十幾二十年估計靠資歷說不定能混成一個處級干部。

        所以在沈放從華夏音樂學院畢業以后,都沒給老爺子打招呼,直接給表姐留了一個字條,拿著護照來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先是在香江應聘成為了“皇家加勒比海洋自由號”餐飲酒水部一個打雜人員,跟隨郵輪漂流了一年后,就開始四處流浪。在這幾年里歐美各個國家基本跑了個遍。跑了五年,終于感覺有些想家了,前段時間得知從小看著他長大的保姆楊阿婆得了癌癥,沈放將自己在國外的產業處理了一下就回來了。

        “小燁啊,晚上在家里住吧?”下午快四點的時候沈放接到表姐沈卉的電話,拖著行李箱就準備出門,奶奶看到后急忙的追出來問道。

        “你留他干么?讓他想去哪就去哪,現在飛了幾年翅膀更硬了。”老爺子在客廳里斥責道。

        沈放看著老太太有些期盼的表情,欲言又止的“喃”“喃”了兩下后說道:“還是不了,今天我住在我表姐那里,她晚上叫我過去吃飯,準備給我接風。”

        “哦,那過幾天中秋節記得回來吃飯,到時候你大爺和你爸都會過來,咱們一家人已經好幾年都沒在一起吃過一次團圓飯了。”奶奶一手扶著大門,一手緊緊攥著的沈放的手不松開,有點渾濁的雙眼盯著沈放,仿佛他不答應就不放手。

        “好,到時候我來陪您二位過節,其他就算了,我不想見他。”沈放說完轉身就走了。

        從爺爺家里出來,已經四點多了,周五的下午接近下班的時間,路上的車輛也開始慢慢多了起來。

        站在小區門口,沈放用右手揉著左手腕上被老太太抓出來的紅印,等了好一會才攔到出租車,看著手機上沈卉發的地址對出租車司機說道:“師傅,紫金山莊,東門。”

        “好嘞,坐好了,您嘞!看您拖著個行李,應該不是本地人吧。紫金山莊那是個好地方,各個都是獨棟別墅呀,而且小區門禁特別的嚴,咱們出租車從來都不給進……對了,聽說演康熙的那個張國力就住在那里,您認識么……”燕京的出租車司機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貧,但是沈放卻沒有多少侃大山的欲望,隨便應答了幾句后就靠著后座瞇了起來。

        午后的一場大雨澆走了多日來的秋老虎而引起的那股子悶熱,正是白露時節,秋雨帶來的一絲涼意提醒著燕京城的人們秋季真的要來了。剛剛被大雨淋的四散而逃的人們已經又陸陸續續的出現在了街道上,呼朋喚友的來度過這個寂寥的周末。

        師傅看沈放沒有聊天的欲望,也就不在神侃了。安靜的出租車里只有車載收音機在哪里發出自己的聲音:

        “現在是下午4:50分,我是DJ徐菲,這里是‘都市音樂’,接下來本時段的最后一首歌是來自Eason帶來的《好久不見》。

        還有不到一個月Eason將在工體舉辦個人演唱會,沒有買到票的聽眾朋友可要抓緊了……

        感謝各位聽眾朋友兩個小時的陪伴,本次節目到這里就結束了,下周一下午的三點到五點再見了。

        各位聽友,馬上就要下班,晚高峰就要來了!接下來的時間段是由王可與彭曉給您帶來的‘堵車不堵心’節目。”

        “我來到你的城市

        走過你來時的路

        想像著沒我的日子

        你是怎樣的孤獨

        拿著你給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

        ……

        對你說一句只是說一句

        好久不見

        ……”

        聽著出租車破舊的音箱里傳來Eason的演唱《好久不見》,沈放將頭靠著后座。街道上各色各樣的招牌和商場的玻璃幕墻在夕陽下反射著各色的刺眼光線,映射在眼中讓他忍不住的流下淚來,他瞇著眼看著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稀熟悉的城市,轉眼間就淚流滿面,忍不住呢喃的說了一聲:好久不見。

        PS.《好久不見》原唱:陳奕迅作詞:施立,作曲:陳小霞

    八一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81zw.us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
    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