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131章 2個男人的對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131章 2個男人的對話字體大小: A+
     
        機組人員安排和程岳幾人都安排在“望江臺”酒店,古雅麗則是趁機回了一趟家,她準備跟父母商議一下,將父母接到燕京去住。擔任了沈放這個私人飛機的乘務長后,她在燕京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她現在燕京的時間比在烏市要長的多,加上古璇也經常呆在燕京,到時候也能夠方便照顧父母。

        沈放兩人則是乘坐肖南蓉的車輛返回軍區大院,開車的是沈放給肖南蓉請的助理兼保鏢夏北晶。這是一個長相普通外表文靜的女孩,但是一身功夫比周琪不差。

        另秦墨涵詫異的是,母親一路上居然沒有對他們購買私人飛機發出任何意見,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女婿是華人首富以后,也明白了飛機只是他們的標配而已。

        回到家中,秦墨涵跟剛剛從部隊返回的秦景山打了一個招呼,看著客廳里擺放的六個一人高的大行李箱,忍不住的驚叫道:“媽,您這是知道我們開飛機來,可以節省托運費了是吧。如果我們不來,你跟夏姐兩人怎么帶。”

        肖南蓉伸手在她腦袋上點了一下,看著吐舌頭抱屈的秦墨涵說道:“你以為結婚時小事呀,你們倆的一舉一動都有好多人看著,我跟清姐肯定要幫你們把一些細節把控好,不然真出了紕漏,那就不好了。”

        這次肖南蓉跟著到燕京,就要等到兩人婚禮結束才回來。行李箱里除了有西疆特產,還有在烏市大巴扎購買的一些來自周邊國家的小物件,準備作為禮物拿來送人的,另外最主要的是秦墨涵婚禮上所要使用的一些物品。其中就包括了一套秦墨涵離家前穿的中式嫁衣禮服。

        “嫁衣禮服寄來了?你不說我都忘了。”秦墨涵看著母親又想抬手,急忙改口:“媽,是我們這段時間太忙了,有點忽略了。本來準備這個月底去滬上試衣服呢。”

        聽秦墨涵口氣,就知道她根本沒有在意這套中式禮服。肖南蓉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是周六望江臺酒店的經理安排人送來的。你們接親時在家里穿這個出門,到了婚禮現場你要是不滿意就再換吧。”

        剛開始肖南蓉就跟秦墨涵提議過,希望她離家時穿一件紅色禮服,這樣才喜慶。秦墨涵當時有些遲疑,以現在的年輕人視角看來,婚禮應該是黑西裝、白婚紗才搭配,而且設計婚紗的王微微本身對中式禮服就不太擅長。

        沈放不希望她們母女因為這個事情起爭執,對秦墨涵的提議是按照肖南蓉的要求,找人制作一套,如果真不合適,兩人在找機會委婉的跟她建議。

        “媽,打開給我看看吧,上次只是去量了尺寸,具體什么款式我還不知道呢。”秦墨涵感覺到母親語氣的不悅,急忙挽住肖南蓉轉移話題。

        “媽,你給墨涵看看吧。說不定她一眼相中了,就不會拒絕了。”沈放也跟著勸說。

        肖南蓉幽怨的瞪了秦墨涵一眼,然后將衣服從行李箱里拿了出來,不服氣的說道:“給你看看,肯定不比你選的婚紗差。”

        一個華夏紅的絲絨禮盒,硬邦邦的,應該是實木材質制作然后外面裱了一層絨布,這樣更能保證里面衣物的平整性。在禮盒的正面燙金印制著一個“囍”字,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秦墨涵好奇看著母親打開禮盒,一件件的取出,然后平鋪在床上,然后整個人就傻眼了。

        “媽,這是龍鳳褂?不是秀禾服?”秦墨涵不確定的問肖南蓉,曾經她在學校里,老師講述古裝造型時,專門講述過華夏傳統嫁衣,其中就有龍鳳褂和秀禾服這兩種樣式。

        “龍鳳褂裙”是漢族傳統服飾,明清時期的江南少女在定親以后,就開始自己縫制嫁衣,一件嫁衣基本要繡制兩三年。嫁衣制作也有講究,紅色面料要使用“綢子”而不是“緞子”,寓意為子孫興旺。嫁衣上的繡花也有講究,一般者會繡制五福圖案,根據圖案大小分為“小五福”“中五福”和“大五福”,而家境富裕者,則會使用大量的金銀線,在嫁衣上繡上龍鳳圖案。又因繡制的密度不同分為“褂后”“褂皇”,特別是“褂皇”,金銀線的繡花圖案基本遍布全身,極其富貴奢華。

        而秀禾服的來歷和李邵紅曾經拍過的一部電視劇《橘子紅了》有關,里面周迅飾演的“秀禾”穿了一件改款的紅嫁衣,是依據清晚期江浙地區女子嫁衣修改而來,上衣為立領或圓領、對襟設計,被許多喜歡中式禮服的青年人看中,這幾年才開始流行起來的。

        秦墨涵一直以為母親會給她選擇“秀禾服”而不是“龍鳳褂裙”,因為“龍鳳褂裙”一般都要提前半年甚至一年預定,而秦墨涵是在國慶才真正拿定主意,時間上有些倉促,但是沒想到這居然是一件龍鳳褂群,而且還不是小五福、大五福那樣的簡單繡制而成,這件衣服上面的龍鳳繡花圖案超過了八成,在燈光下金光閃閃,完全就是一個“龍鳳褂裙”里的“褂皇”了。

        肖南蓉將女兒驚訝的表情看在眼里,無不傲嬌的說道:“清姐找的這一家可是滬上的老裁店,人家可是傳承百年的技藝了。專門制作嫁衣,這套龍鳳褂還是我跟清姐兩人仔細挑選的。人家看在清姐的面子上,專門找了十個繡娘,花了一個半月時間才幫你縫制了這套嫁衣。”

        “媽,這也太奢華了吧,一定花了不少錢吧。”

        秦墨涵用手撫摸了衣服面料上的繡花,這完全就是蘇繡的技藝,針腳緊密,線若蠶絲,繡制的龍鳳圖案活靈活現。而且這是女方的嫁衣,肖南蓉一定不會讓沈清怡幫忙付錢的。

        “你這套禮服,屬于加急趕制,一共花了三十五萬。”肖南蓉說道:“小燁的那套馬褂禮服便宜些,十萬塊左右。不過那個是清姐掏的錢。”

        “啊!”秦墨涵驚訝的問道:“還有他的。我怎么不知道。”看著旁邊一臉坦然的沈放,秦墨涵來到他身邊,掐了他一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一直瞞著我。”

        肖南蓉看著忍著痛的的沈放,把秦墨涵拉到一邊,對她說道:“肯定有他的啦,不然你穿龍鳳褂,小燁穿西裝,多不搭。”想了想后又對秦墨涵說道:“你以后不要動不動就掐他,這是你老公,他寵你,但你也不能太過分。”

        “知道了。”秦墨涵看著母親嚴肅的表情,對著一旁偷笑的沈放做出一個威脅的手勢,然后又看到母親看過來,急忙收斂。

        “媽,沒事的。”沈放偷笑了一下后對肖南蓉說道:“這事是我不對,我不該瞞她。其實我也認為她穿中式禮服很好看,特別是這龍鳳褂,多喜慶。”

        秦墨涵忍不住說道:“我如果穿中式禮服接親,那我設計的那套束腰魚尾裙怎么辦,她們四個對那套衣服都很滿意,現在時間改還來得及么?”

        “你的那套束腰魚尾裙改成婚宴敬酒時穿,原來的晚禮裙就收起來吧,當做一個紀念。”

        秦墨涵看著橫鋪在床上的全套“龍鳳褂裙”以及配到掛飾,忍不住摸了摸,最后還是同意了。

        “媽,我能試試么?”秦墨涵忍不住問道,她知道中式禮服有許多講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龍鳳褂裙”一生只能穿一次,穿一次嫁一次。

        肖南蓉說道:“當然可以試穿了。只是為了圖吉利,必須分開試,先試上衣。然后上衣脫了再試裙子。”

        “那好,我來試試。”秦墨涵伸手把沈放推出房間,讓他去客廳陪父親說話,然后把門關上試穿禮服。

        雖然沒有身穿軍裝,但是秦景山坐在沙發上依然腰桿挺的筆直。妻子再和女兒討論嫁衣,他不太適合參與其中,只好看電視,透過窗戶射進來的夕陽,讓他有些心煩,從妻子和女兒討論嫁衣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女兒的婚禮真正的近了,近到他快要親手把她送出去了。

        房門開了,出來的是沈放,秦景山沒好氣的翻了他一眼,沈放摸了摸鼻子,訕訕道:“叔叔,阿姨跟我們一起去燕京,您一人在家肯定不方便,我安排“望江臺”每天幫您把中晚餐送來吧。”

        “不用!你們不用擔心我。”秦景山說道:“從明天起我就下部隊,連續一個月,這樣才能在后面休半個月來參加你們的婚禮。”

        “叔叔,對不起……”沈放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只好跟秦景山說句對不起,自己和秦墨涵有些任性了,有時候只考慮兩人是否方便而沒有顧慮雙方的家庭。特別是秦景山這邊,身為戍邊軍人,肯定有更多不方便的地方。

        “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秦景山盯著沈放說道:“你們倆從談朋友到求婚再到領證,我跟墨涵的媽媽都是一點一滴的看在眼里。在你們倆快要舉行婚禮的時候,我還是想要跟你說一下。”

        看著秦景山很正式,沈放也慢慢把心思收攏,一本正經的坐在秦景山對面,聽他教誨。

        秦景山估計很早就想跟他好好聊聊,這次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說出來:“婚姻不是談戀愛,雖然我有兩女兒,雖然看著我比較疼愛二丫對大妹管教很少,其實在我心理她們的地位是一樣的。而且因為大妹從小就很獨立,在我這個做父親的心理,對她更加的有一絲的虧欠,更不希望她因為過于獨立而把所有的委屈都埋在心里。我這么說你明白么?”

        沈放點點頭:“我明白,墨涵的獨立、自信以及她陽光燦爛的一面無不吸引著我,我會努力的維持住她的快樂,因為她快樂,我的生活才會充滿陽光。所以我是不會讓她受任何委屈,來自任何人、包括我的都不行。”

        “希望你記住今天的承諾。”秦景山對沈放的表態很滿意,繼續說道:“眼看還有一個多月她就要出嫁,雖然你們已經是法律上合法夫妻,但是只要我還沒有把她的手交到你的手里,她在我心理就還是我的女兒而不是你的妻子。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女兒會在二十三歲就出嫁,從來沒有。去年你她第一次帶你出現時,我恨不得帶人打你一頓,然后把你趕得遠遠的,不能讓你就這么把我的女兒個搶走了。但是我希望她能夠幸福,能夠獲得真真正正的幸福。”

        沈放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笑了。

        秦景山繼續說道:“今天我們是兩個男人的對話。我希望你能夠記住,我也希望可以把她的手無怨無悔的放在另外一個男人的手里,而不至于讓我最終后悔當初怎么就這么把她送走了。”

        秦景山的話讓沈放很動容,夕陽透過客廳的窗戶照射在秦景山的側臉,流露出幾絲落寞。而他筆直的身影映射在墻面上,像一座山一樣高大巍峨。父愛如山,這是沈放一直缺失的一塊。十幾年來沈放第一次感受到這份愛會是這樣的沉重,看著夕陽下的秦景山忍不住抿了一下嘴,然后脫口而出叫了一聲:“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