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95章 試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95章 試騎字體大小: A+
     
        香江馬會在香江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首先它是一家非盈利性質的俱樂部組織,它擁有香江唯一合法的菠菜權,可以發行六合彩、足彩,可以進行賭馬,它又是一家慈善機構,從1993年以來,它每年對社會捐贈都不少于10億港幣,而且它每年所繳納的菠菜稅占整個香江稅收的11%以上。

        人喜歡賽馬,這是以前英國殖民時就遺留下來的習慣。每年從九月份開始,一直到次年的五月份,這屬于跑馬季。跑馬季里每周都有賽事,周三為夜場,周六或者周日為日場。每年的十二月份還會有四場國際一級賽事在香江舉行,而在次年的四月至五月份,香江賽馬會還設有兩項重要的國際一級大賽供給世界名駒參加。

        墨水作為一匹剛滿兩歲的小馬,將會參加‘Maiden race’初次秀比賽,雖然只是墊場賽,但是因為它的主人是新晉的華人首富沈放和秦墨涵,它的騎師是香江從2000年以后首位登場的女性騎手吳依琳,這兩個消息的放出,使得這場比賽關注度十足。

        “伊蓮娜,從2000年以后,終有有女子騎手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中亮相了,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作為她的閨蜜,聞家良馬房的見習騎手蔣佳琪非常羨慕的撫摸著吳依琳面前這匹黑色純血馬。

        “謝謝你,凱瑟琳。”吳依琳伸手摟住墨水的腦袋,在它臉上蹭了一下,然后墨水很溫順的回應了她一下:“現在外界都不看好我,是我拖累了墨水。”

        墨水多次試場的表現已經在香江馬會引起不小的轟動,它優良的血統、接近完美的身體條件,已經讓它成為今晚比賽的明星,關注度甚至超過正賽的幾匹賽馬。雖然外界對它的處子秀基本都是持樂觀態度,但是它的唯一缺點就在騎手方面,吳依琳作為一名女性見習騎手,也是第一次登場,具體表現如何還有待進一步觀察。而以菠菜公司給出的賠率來看對墨水的成績并不算太看好,總賠率只有一賠二點五,否則以墨水的資質應該在一賠一點五左右才對。

        “伊琳娜,你不用在意,他們這些人純屬羨慕嫉妒恨,羨慕這么一匹優質的賽馬被我們女騎師駕馭。”蔣佳琪寬慰閨蜜道:“如果他們知道墨水的個性,估計會驚掉下巴的。”

        “呵呵。”吳依琳這才露出笑容,墨水就是這么有個性,不論你經驗多豐富,對它來說,遠遠沒有美女重要。

        “這次如果你要是能夠獲得成功,我在聞家良馬房的地位也會提升,威哥已經承諾,只要你能夠跑出好成績,就讓我也上場試試。”蔣佳琪摟著吳依琳的肩膀說道:“好姐妹,我的前途也把握在你的手里了。”

        這時吳依琳還沒有回應,墨水直接打了一個響鼻,表示不服,在賽道上跑的可是本大爺。

        兩人在馬房交流時,練馬師查理從賽道回來:“現在賽道已經輪到我們試場,伊琳娜,你準備一下。沈先生和秦女士兩人在外面等你。”

        “哇哦,你們的大Boss也來了。”聽到查理的話,蔣佳琪興奮的對吳依琳說道:“伊琳娜,能不能幫忙引薦一下。”

        吳依琳知道,自己這個閨蜜一大早來到馬房和自己一起練馬,除了是想要給自己加油鼓勁外,還有要借機認識自己老板的意圖。對于蔣佳琪有這種想法,吳依琳也是司空見慣,她自己也曾經這樣來認識一些富豪權貴。這種社交關系在香江人看來很正常,香江人講究的就是朋友是朋友,利益是利益。

        被牽出馬房的墨水,看到站在不遠處的秦墨涵,就掙脫查理的束縛,直接跑向秦墨涵,根本無視站在她旁邊的沈放、沈晟和李文瑞三人。

        看到這匹馬跑出來,今天游弋在馬場外圍的記者也紛紛架起相機,他們每天比賽前都會來拍攝馬匹試跑的鏡頭,有時候在試跑時會發現這匹馬今天狀態如何,有沒有受傷。這也是當天馬經節目對該馬成績預測的主要依據之一。

        “墨水,我想死你了。”等在馬場跑道預備處地點的秦墨涵伸手擁抱住迎過來的小墨水。在它油滑的鬃毛上撫弄了幾下,漆黑如綢緞一般的鬃毛在上午的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只小色胚,怎么還是這個臭脾氣。”

        在沈放想要伸手時,墨水對他不屑的打了個響鼻,然后噴了他一手的口水。沈放忍不住對旁邊的沈晟進行抱怨,他的話沈晟沒有回復,讓一旁的秦墨涵踢了他一腳。

        而沈晟則是看著不遠處走來的吳依琳發呆,身穿寶藍色騎手服的她英姿颯爽,今天將是她第一次真正作為一名騎手登上賽道,興致勃勃的她愈發精神煥發。沈晟發現自己在和這個女孩保持一定距離后,好像是真的有點喜歡上她了。她的自律、自重都在吸引著沈晟這個花花公子的注意力,讓沈晟不是像開始那樣,因為對方的顏值和他自己的表現欲而追求這個姑娘。

        站在沈晟旁邊的李文瑞還是跟以前一樣口花花:“伊琳娜,你真漂亮,如果不是我表哥要追你,我都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李文瑞的話讓沈晟清醒過來,他一改以前的口吻,對著吳依琳和蔣佳琪說道:“伊琳娜,凱瑟琳,你們來了。伊琳娜,加油。”

        吳依琳雖然對沈晟的表現有些詫異,但是并沒深究,而是帶著蔣佳琪跟兩個花花公子招呼一下后,來到沈放的面前:“沈生,墨涵小姐,這是我的好朋友蔣佳琪,她也是一名優秀的見習騎師。”

        沈放沖兩人點點頭,笑笑沒說話,然后伸手從秦墨涵手中把墨水的韁繩拿了過來,讓秦墨涵跟她們交流。墨水看到牽它的是男主人,想要打響鼻噴他,被先一步準備的沈放躲開了。

        “伊琳娜你好。蔣小姐你好,我看過你們兩個的報道,作為一名女性,我真的很佩服你們兩個能夠勇敢的踏上這個賽道。”秦墨涵對沈放沒有伸手跟兩位美女握手,而是看向自己很是滿意,只是有些嬌羞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很大方的站到沈放前面,對兩位女士伸出自己的手。

        吳依琳跟秦墨涵問好后就開始做熱身,馬上要進行試場,這次是她比賽前最后一次試場,也是最重要的一次,不容有誤。

        “墨涵小姐,您不用客氣,叫我凱瑟琳就好。”一旁的蔣佳琪握住秦墨涵的手激動的說道:“我很喜歡你唱的歌曲,特別那首《告白氣球》。我能跟您合影么?”

        “可以。你叫我莫妮卡就行。”秦墨涵沒想到居然還碰到一名粉絲,很大方的同她合影留念。然后看向旁邊正在舒展筋骨的吳依琳說道:“伊琳娜,你也不用緊張,我們相信你的實力,你只要正常發揮即可,畢竟墨水和你都只是第一次上賽道,我們只要感受一下氛圍就行,以后有的是機會。”

        雖然秦墨涵這么說,但是吳依琳還是希望能夠拿下初秀賽的頭馬,特別是聽說今天的初秀賽又增加了一匹資質上乘的新馬,而且騎手居然是一位冠軍騎手,這更讓吳依琳充滿了斗志。

        她一定要爭取勝利,不光是她,對于墨水也是,這是培養賽馬信心的一場重要比賽,只要墨水能夠一直以頭馬的成績跑下去,那么它自身就會有一種優勝者的氣勢,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對其他馬匹都是一種懾服力。

        查理看著吳依琳熱身結束,然后從沈放手里接過韁繩。現在作為練馬師,他已經可以讓墨水聽從他的指令來做出小跑、加速、轉彎的動作,就是無法騎乘,這也讓他成為馬會多座馬房里的一個笑柄。如果不是對墨水擁有極大的信心,以及沈放給出的福利待遇讓他不舍,他早就跳槽另謀他就。

        現在既然留下,他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墨水訓練成香江馬會的一匹明星馬匹,絕對讓眾多笑話他的練馬師和騎師們大跌眼鏡。

        在查理針對墨水進行熱身后,吳依琳開始騎乘。翻身上馬后,墨水先沒有聽從她的指令,而是來到秦墨涵身邊又蹭了一下,得到了秦墨涵的鼓勵才開始按照吳依琳的指令進行小跑、轉彎等熱身。

        “我真不明白它怎么跟你有這么深厚的感情。”沈放有些不解的問道:“好像咱們倆一起接收的馬場,我記得你當時也沒做什么呀,怎么就收買了墨水的心呢?”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我長得漂亮吧。”秦墨涵吃吃的笑道:“我猜想可能是當時你和彼得以及里德幾人對朱古力和赤炎都比較熱情,而墨水作為比它們資質稍差的小馬駒,你們都沒看上。墨水受到了輕視而傷自尊了,當時我又拿了蘋果喂它,安慰它,讓它找到了依靠。加上剛來到滬上時,經過幾個星期的幽閉空間,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對它好的人,才讓它對我這么信任。”

        “應該是這樣的原因,我們導師說過,馬是最具有靈性的一種動物,墨水估計是把莫妮卡當成自己的親人了。”一旁時刻關注著秦墨涵的蔣佳琪給出大致的解釋。

        沈放想了一下,估計也是這樣的原因,忍不住搖搖頭,這個玻璃心的小墨水,居然被人一個蘋果就收買了。

        而站在遠處觀看吳依琳騎馬熱身的李文瑞則是碰了碰身旁的沈晟,他發現自己的表哥看著騎乘在墨水身上的吳依琳有些發癡了:“表哥,你不會真的動心了吧。”

        沈晟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伊琳娜和其他女孩不同,你沒看她是真正的喜歡騎馬么,而不是為了騎馬這個噱頭而來釣凱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