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56章 相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56章 相冊字體大小: A+
     
    秦墨涵安撫了一下妹妹,讓她繼續寫作業。然后秦墨涵先把擦拭好的獎杯放到一旁,又將書桌頂層的其他東西都取了下來準備清潔一下。
      
      里面有幾本樂譜,應該是當年考級時留下的。還有幾本書籍,其中一本還是武俠小說,呵呵,沒想到他以前也看課外書。
      
      在這些書籍下面,有一半黑色的硬質紙盒,上面燙銀的幾個英文字母“photo”,這是一本相冊。秦墨涵按耐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將它與書籍樂譜放在一起,準備等問過沈放意見后在考慮是否打開。
      
      制作午餐的沈放,沒有完全掌握韓大寶古法大閘蟹的秘方,但是愛好美食的他也琢磨的似模似樣,口感接近。秦墨涵和沈放在分別給兩位老人拆開一只螃蟹后,開始自己品嘗,剛吃了第一口,秦墨涵就對著沈放翹了一下大拇指。
      
      秦若曦和金雅然兩人則是埋頭苦干,沒一會就一人消滅兩只。在她們還想伸手去夠第三只螃蟹時,被秦墨涵制止了:“螃蟹性涼,不能多吃,一人兩個就夠了。”
      
      “哦。”兩個丫頭有些不甘的看著還剩的幾只,開始轉身對付其他菜肴。
      
      金世勛和楊秀珍對秦墨涵管教兩個丫頭的態度很是贊同,特別是自己孫子已經有了如此大的家業,秦墨涵必須要把自己代入了當家女主人的身份才行,有時候一個賢內助對一個家庭的幫助太重要了。
      
      吃過午飯,二老準備午休,沈放對他們說道:“爺爺、奶奶,下午我把她們倆接到海子那邊去,明天正好去公司有事,帶她倆去上課。”
      
      在二老同意后,兩個丫頭興奮的回房收拾自己的作業。特別是秦若曦,這邊畢竟是借宿,雖然二老和雅然都把她當成家人看待,可是她內心依然有些疏離感。
      
      “你的那些獎杯證書是不是要帶到我們自己家里?”在兩個丫頭整理書包時,秦墨涵隨口問起沈放獎杯證書的事情。
      
      沈放和秦墨涵來到二丫的房間,看著已經被擦拭一新的獎杯和證書,對著秦墨涵感激道:“如果你不提,我都差點忘了。當年從暢園搬到這里的時候我就把它們束之高閣,以為再也不會想起它們,沒想到你又將它們翻出來了。”
      
      沈放從雜物間拿了一個空紙箱,將這些東西往里放,一邊放一邊跟秦墨涵介紹這是自己什么時候參加什么比賽而得的獎杯證書。幾本樂譜沈放也拿起來翻了一下,當年自己標注的指法備注還清晰可見。
      
      拿起那本武俠小說,對著秦墨涵說道:“這是我上五年級時買的,當時我媽發現以后還把我恨恨批了一頓,然后一套四本,另外三本被她燒了,這本是借給……”
      
      說著說著沈放愣住了,壓在武俠小說的下面那本黑色的相冊靜靜的躺在那里,自己多年未曾碰觸的記憶就這么出現在眼前。
      
      “我沒有看,我只是把它拿出來擦了一下。”看著沈放,秦墨涵抓住他的手。
      
      “唉。”沈放探口氣:“看了也沒什么,都是一些老照片,是他們倆結婚以前拍的。當年賣房子的時候,我也是糾結了好長時間,才把它放到這里。”
      
      看著已經收拾好自己東西的兩個小丫頭看過來,沈放就沒有給秦墨涵打開里面的照片,而是將相冊放到箱子里。
      
      回到四合院,雅然和若曦兩人放下背包就去逗弄那只又被劉嬸喂肥了一圈的小橘子,而被冷落的摩卡對著兩人吼叫一聲,跟著沈放和秦墨涵的身后來回打轉。
      
      “它以后可以被稱為柚子了,這才半歲多一點吧,我感覺都快抱不動它了。”秦若曦的提議得到了金雅然的贊同。
      
      “小柚子……”
      
      聽到兩人的議論沈放沒有意見,叫小黃才好呢。秦墨涵則是安撫了一下摩卡,然后是很霸道的對兩個丫頭說道:“不許給我改名字,這是我的貓,它的名字就是橘子。”
      
      “切,知道了。”秦若曦吐了吐舌頭,然后和雅然一起把小貓抱到自己的房間,準備關上門慢慢調教,等它習慣了,看看聽誰的。
      
      沈放把紙箱里的物品抱回堂屋,在堂屋東側的書房有一個實木的多寶閣,秦墨涵獲得的兩個音樂獎項的獎杯和沈放的三本十大金曲的證書都在這里擺放著。秦墨涵伸手把里面已經擦拭一新的幾個獎杯放到置物架上。
      
      秦墨涵后退幾步,看著置物架,忍不住說道:“不錯,終于對稱了,不在那么單調。也不會讓人家只看到我獲獎,而忽略了你。”
      
      沈放忍不住吐槽:“真是飄了,如果你要是獲得一個影后的獎杯,那么還不是要專門制作一個陳列柜來展示出來。”
      
      “那是,我要做一個富麗堂皇鑲著金邊的金屬柜子,四面打燈,‘唰、唰、唰’的這么照著,然后還要雇八個保安,每邊兩個,任何人靠近都要先經過安檢……”秦墨涵一副鬼馬的表情,話還沒有說完就自己笑倒在沙發上。
      
      沈放知道秦墨涵是故意在逗自己,心里很感動。把紙箱里的樂譜和武俠小說放到書架上,然后拿著那本黑色的相冊,坐在秦墨涵身邊,兩人一起打開它。
      
      “愛情是一粒春藥,是能夠激發人體內的荷爾蒙,瞬間讓人變得野性,心動,產生更多巴胺;也有人說愛情像一杯咖啡,沒加糖之前是苦的,但加了糖之后就變得苦中有甜,甜中有苦,最終催動了整個生命系統,進而變得精神抖擻。“
      
      這是相冊扉頁上面手寫的一段文字,看著娟秀的字跡,應該是沈清怡的手筆。
      
      “我媽當年就是一個內心很文藝的女人,很小的時候,她就跟我講張愛玲,講張恨水,那時候的她經常會為了自己美滿的婚姻而幸福不已。”
      
      沈放一邊說,一邊和秦墨涵翻看整個相冊,前面大多是黑白照片,好多都是沈清怡年輕時的照片,雖然她也是一身灰撲撲、深具時代特點的服裝,但是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是無比的青春陽光。
      
      金洛的單人照片很少,基本都是兩人的合影。兩人在還沒有生沈放之前,在燕京各處的合影留念。照片里的金洛和現在沈放十分肖像,沈清怡則是一臉幸福的依偎在他的身邊。
      
      “媽年輕時氣質真好。”秦墨涵忍不住贊嘆,自己的母親肖南蓉年輕時的照片,秦墨涵也曾經看過,盡管顏值上要超過沈清怡,但是沈清怡那種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那種自信,與超脫時代的妝容還是讓她在人群中脫穎而出。
      
      “當年媽就是我們學校家長里的最漂亮的一個。每次放學,我都是在別人羨慕的目光中走到我媽身邊,然后被我媽拉著回家。”看著這些照片,沈放嘴角都在微微上揚。
      
      繼續往后翻,出現了幾張彩照。其中一張照片讓秦墨涵忍俊不住,沈放想要爭奪都沒有得逞,最后只好任她慢慢欣賞。這是一張沈放的百日照,照片中沈放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在看著前面,顯得異常靈動。光凈的額頭中心點著一個紅點,穿著一件紅肚兜,最重要的是拍攝時估計天氣還熱,沈放的身上只有這只肚兜,下面的小雀雀赤裸裸的露在外面。
      
      趁著秦墨涵笑得發顫之際,沈放一把將它奪了過來:“我要把它銷毀,這太恥辱了。”
      
      “不要!”秦墨涵趴到他身上又搶了回來,一邊搶一邊還笑著說:“沒想到你還有這種黑歷史,我要留給我們的孩子看。”
      
      “你……”
      
      最后沈放想要銷毀照片的想法也沒有得到實現,和秦墨涵簽訂了多個屈辱的合約才被她答應,這張照片的傳播最大范圍就是沈放和秦墨涵,以及趴在兩人腳下“汪”了一聲的摩卡。
      
      這個相冊被秦墨涵收藏起來,放在書架上幾本厚厚的人物經傳后面,省的被兩個喜歡東翻西找的大丫頭給拿了去。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