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6章 小和尚與3賤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6章 小和尚與3賤客字體大小: A+
     
        “沈少,墨涵小姐,你們好。”姚經理是一位三十五六歲左右的知性女子,長相清秀,身穿一件繡有花紋的短袖亞麻上衣外加一條闊腿褲裙,顯得異常隨性自然。

        “姚經理,你好!”沈放跟秦墨涵介紹道:“墨涵,這是‘思嘉園’的經理姚葉彤,你可以叫她葉彤姐。以前跟我姐一塊在燕京為望江臺的發展打拼過的。”

        “葉彤姐,你好。我是秦墨涵。”秦墨涵對她伸出手跟。

        姚葉彤輕輕握了一下秦墨涵的手,然后對著沈放說道:“沈少,您過獎了。當初我就是沈董事長的一個行政助理,幫忙打打后勤而已。后來就算身體出了問題,董事長都還這么照顧我,又把這邊一大片產業交給我打理,讓我能夠在這片風景秀麗的地方養生,真是感激不盡。”

        看著對方提起往事,沈放沒有繼續接話,施恩不望報是沈家人的行事準則,沈放轉移話題道:“姚經理,這次要麻煩你了。過會還有三個朋友要過來,加上助理估計六七個人左右,麻煩你幫我安排兩個包廂。”

        “好的,二樓最里面茶韻、蘭香兩個包廂一直預留著,我帶您上去。”姚葉彤收拾一下心情,然后帶著兩人來到二樓拐角一個可以看到大片桂園的包廂。

        馬上到了上客時間,飯店就要忙碌起來。沈放沒有讓她繼續作陪,而是讓她安排一名茶藝師即可。

        “葉彤姐看著也就三十多歲,她得了什么病?看不出來呀。”看著姚葉彤離開,秦墨涵忍不住的對沈放問道。

        沈放說道:“她以前是姐的行政秘書,后來體檢時發現得了乳腺癌。姐給她請了最好的醫生做了治療。現在基本康復,但是不能過度勞累,每隔一段時間還要進行復查,所以姐就把她安排在這邊,既不勞累,環境也適合休養。”

        沈放的話讓秦墨涵有些唏噓,人最寶貴的就是生命,而最脆弱的也是生命,有時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就可以把人打倒。

        大概二十多分鐘,梁卉和鄧潮就趕了過來,跟在他們身后的是略顯發福的陳賀。隨行的經紀人和助理由周琪負責招呼,讓他們在隔壁隨意,梁卉三人則是直接來到沈放所在的包廂。

        “沈老板,這么幽靜的場所都能找得到,佩服呀!”鄧潮跟沈放打趣了一下,梁卉則是跟秦墨涵擁抱了一下:“好長時間不見,你也不去看看你的干閨女,你這個干媽當得不合格呀。”

        “卉姐,我們正準備錄完這期節目正好去滬上看看她呢,我都有點想她了。”

        “給你看一下她的照片,現在小臉粉嘟嘟的,特別漂亮。”

        “潮哥,陳賀,里面請。”沈放先把秦墨涵兩人讓進來,然后看著鄧潮身后有些緊張的陳賀笑著道:“小和尚,我們有十幾年沒見了吧。”

        “你…”沈放的話讓陳賀的小眼瞪了起來,看著他有些尷尬的說道:“你個爛葉子,沒想到記性這么好。”

        先進來跟秦墨涵觀看手機照片的梁卉等人詫異的看著沈放,特別是秦墨涵,沒聽說沈放和陳賀還有交情,看兩人打招呼的方式,應該是老熟人了。

        沈放對著幾人說道:“我跟陳賀應該是九三年吧…”不確定的看了看他,發現他點頭才繼續說道:“當時他到燕京在愷歌導演的《霸王別姬》里扮演戲班里的小學徒,我跟老爺子去探班時,跟他認識的。我們可是不打不相識。”最后一句話說出來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那時候正好是放寒假,那時的陳賀因為角色需要,剃著個光頭,所以沈放就給他起外號叫小和尚。雖然陳賀比他大一歲,但是有金燦跟在身邊,陳賀不敢怎么著,被沈放威脅幾次后,只好委委屈屈的做他小弟。

        聽到他的話,陳賀則是瞇著小眼露出鄙視的表情:“你怎么不說你欺負人。還不打不相識,是你跟你哥兩人打我好吧。你這家伙又不敢跟我單挑,只會背后出壞主意來害我。”

        “我可沒有虧待過你。”沈放笑著說道:“那幾年,你在燕京不是我帶你到處吃美食。后來杜醇那小子欺負你還不是我幫你出氣。”陳賀的母親是陳愷歌的表姐,當時陳賀一到假期就到燕京,一直到快上初中才返回閩省。

        “陳師兄,你好。”秦墨涵在兩人寒暄后,主動跟陳賀問好。他也是上戲畢業。

        “墨涵你好,咱們上戲就是出美女。只是一朵鮮花插在了……”話沒說完就被沈放在后面踹了一腳,那感覺就像回到了小時候。讓陳賀因為沈放身份而產生的疏離感也消失不少。

        招呼幾人坐下,沈放讓茶藝師幫忙重新沏泡一壺龍井,秦墨涵和梁卉兩人許久沒見,坐在一旁小聲聊天,沈放招呼鄧潮和陳賀坐在那里品茶。

        “潮哥,你最近狀態有點不對呀。”沈放看著鄧潮留著胡渣不修邊幅,發型也被剃成了短茬,有些少白頭十分疲憊的樣子,忍不住說道:“前天還聽說你跟曹導又吵起來了。”

        “這次接的這部戲真的太磨人了。”鄧潮眼神有些略微呆滯,聽到沈放的話,用手在臉上搓了一下,仿佛從人物角色里走出來:“老段、濤哥兩人完全是戲瘋子,特別是老段,有時候一幕戲要拍半天。”

        “聽曹導說了,是水底的那幕戲吧。他說你拍了一天,好像有些抑郁了?”沈放一邊說一邊對著陳賀做了一個隱秘的手勢:“我怎么感覺你像是過戲癮去了”

        “是很過癮,主要是這部戲里的幾個人物太糾結,太陰暗。”鄧潮唏噓道:“你要反復的琢磨人物內心才行,我差點陷到辛小豐這個人物里走不出來了。”

        前幾天制片人打電話到公司,把鄧潮拍戲的狀態告訴公司,想讓公司在這部戲后期宣傳時增加點爆點和花絮,而屈筱筱擔心鄧潮心理出問題,就希望沈放能夠在見到他時開導一下,畢竟有徐爭《催眠大師》的先例在前。

        “你們說的是電影《烈日灼心》吧?”陳賀在旁邊收到沈放給的信號,對著鄧潮露出艷羨的目光,以前沈放給他暗示都是準備捉弄人,現在明顯的是幫助鄧潮。陳賀對著沈放抱怨道:“你們公司就是看不起我們上戲畢業的男演員,你看我們上戲的幾個男演員在你們這里只能接到《前任》《匆匆那年》這樣的偶像劇,聽說墨涵的同學蔣浩宇去拍了何老師的《梔子花開》,稍微有些需要演技的文藝片,都不會找我們。”

        沈放推脫責任:“這是劇組導演選角,估計看不上你們吧。”

        “嘁,怎么說我也是上戲正規本科院校畢業的,經過專業培訓,演技還是杠杠的。你就是屬于對我們上戲有意見。”陳賀看著沈放看過來玩味的目光,果斷的轉移火力點:“你說是不墨涵,他就是看不起我們上戲的。”

        “哎呦,你這樣一說還真是。”陳賀的話讓梁卉忍俊不住。

        秦墨涵也在一旁跟著附和:“沈放還說過‘中戲出演員,燕影出明星,上戲出小生。’看來還是看不起我們呀。”

        “不是上戲出花旦么,哪有小生什么事。”梁卉跟著踩了一下。

        “這完全是個人演技問題,你演技不過關怨誰。胡毅不是參演了《狼圖騰》么,他已經給你們做出了表率。”沈放不屑的看著陳賀說道:“再說了,你現在出去就是曾小賢的代名詞,找你演文藝片怕觀眾出戲笑場呀。”

        陳賀不滿道:“怕笑場你們還找我。”

        “哎呦,怪我了!那我讓章導把你的戲刪了,我們重新換演員拍。”沈放對他的不滿完全不當回事:“哥哥我現在有的是錢,現在賠得起。”

        “你……”陳賀被沈放噎了一下:“你不是在后海有家酒吧么,下次我去好好的糟踐你一下,讓你知道和尚也不是吃素的。”

        幾人的插諢打趣讓鄧潮的心情放松不少,這就是一個演員太深入角色的弊端,有時候演員會受到角色的影響而改變性格。

        飯菜是姚葉彤負責安排的,“思嘉園”主打的不是江浙地區的本幫菜,而是中西餐相結合的創意菜,大廚曾經在滬上“望江閣”西餐廳主廚一段時間,除了色香味外,還特別注重擺盤效果。。

        正值桂花盛開時節,酒店比較有時令的做了一道桂花醬奶香山藥,將山藥泥做成枇杷形狀,外層淋上桂花醬,搭配葉子惟妙惟肖,盤內隨意撒上抹茶粉很春意盎然;青石板話梅小排,一塊石板,幾瓣落花,采用豬肉中最好吃的小排,烹制得當,又緊實又松軟,配上的梅子又酸甜適中,解膩消暑,這菜最適合食欲漸漸不振的夏天;茶香蛋鵝肝,把鵝肝打碎拌成泥擠在鴿子蛋上,口感很細膩,入口即化;其他諸如白胡椒與羅勒的香草香氣的炒蟹、鳥巢沙律油條蝦、石燒小米粥燉遼參、泉水牛肉也都是創意與口味搭配的相得益彰。

        這些菜式讓秦墨涵和梁卉兩人驚喜異常,拿出手機進行拍照,準備發到朋友圈,現在微信推出一個朋友圈功能,讓這幫喜歡自拍的人時不時的拿出手機來拍攝一下,仿佛每個人都是攝影師一般。

        沈放征求幾人意見,讓服務員上了一瓶劍南春加上一壇酒店自制的楊梅酒。酒過三巡后,梁卉又把酒水斟滿,對著沈放說道:“沈老板,這杯酒我敬你,謝謝你前段時間的那一桶冰水。”

        “我怎么聽出來滿滿的怨言呀。”沈放端起酒杯對著秦墨涵說道:“當初我可是在眾多演員里才挑選出來的你,為了給你增加一些熱度。”

        梁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坐在沈放旁邊的秦墨涵也在下面掐了他一下,女同志有時會有許多不便,接受冰桶挑戰那兩天正好是梁卉的生理期,可是為了能夠把這個話題熱度接過來,她就沒有跟屈筱筱匯報這個事情,自己硬著頭皮接受挑戰,最后準備的水也不是跟沈放那樣十度以下的冰水,而是三四十度的溫水,但就是這樣也讓她小病一場。

        這個話題不好繼續,沈放訕訕的干笑了一下,然后對著陳賀說起他們后天的安排:“我看了節目組給的節目策劃書,梁卉應該是跟潮哥和李承一組,墨涵會跟陳賀和鄭凱一組,另外還有一個嘉賓竇曉跟香江的王祖蘭以及王保強一組。”

        沈放停頓了一下,端起酒杯敬了陳賀一杯:“到時候墨涵就要麻煩和尚你多多照顧了。”

        陳賀笑道:“我和鄭凱還有墨涵都是上戲畢業,我們完全可以組成一個上戲三劍客的組合。”

        “三賤客?”沈放笑道:“這個名字不行,你現在好像有另一個外號叫曾小賤吧,如果叫三賤客把我們墨涵給帶到坑里去了。”

        “墨涵,是可忍孰不可忍,這么侮辱我們上戲,你能忍么。”陳賀對著秦墨涵挑撥道:“拿出上戲女子的風范,讓他知道什么是妻為夫綱。”

        “妻為夫綱!哈哈……”本來想動手的秦墨涵聽到陳賀的話,忍不住笑趴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
    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