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5章 桂花與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45章 桂花與茶字體大小: A+
     
        沈放讓程岳找酒店要了一輛商務車,幾人驅車大約二十多分鐘,到達一個有兩條路的岔路口,上坡的是南高峰南麓的一條山谷,路牌名稱叫滿覺隴路。而另一條稍微平緩的則是赫赫有名的虎跑路,直通虎跑泉。兩側都是郁郁蔥蔥的林木,感覺空氣都清新不少。

        盡管不是周末,兩側車位上還是停滿了前來品桂的游客,沈放讓程岳找地方把車停好,帶著周琪李輝等人準備步行游覽。

        “走吧,我們沿著這條路上去。”沈放指著滿覺隴路的牌子說道:“上面就是杭城有名的滿覺隴村,這邊的‘滿隴桂雨’被譽為杭城十景之一。”

        “這么有名?我怎么沒聽說過。”秦墨涵不信,但是隨風飄過來的桂花香還是讓她為之向往。

        “江南憶,最憶是杭城。山寺月中尋桂子,郡亭枕上看潮頭。何日更重游!說的就是這里。”

        “切,賣弄。姐也會!”秦墨涵想了想,自己也聽過這首詩,然后傲嬌的向前行去。

        八月中秋桂花香,在杭城這座以桂花為市花的城市里,到處都少不了它的存在。但是在杭城看桂花,有個必不可少的地方,那就是被譽為“新杭城十景”中的“滿隴桂雨”。

        滿隴又被稱為滿覺隴,以寺院滿覺寺為名,滿覺意為“圓滿的覺悟”。千年時光一剎那,雖不知寺院主持是否覺悟圓滿,但滿覺寺已經消散于歷史長河,只留滿覺隴村在此承繼其名。

        滿覺隴路分為上下兩段,從山腳往上,先到達的是下滿覺隴。將車輛停在路旁,幾人徒步游覽,一段不算太辛苦的上坡,正好鍛煉一下身體。

        靠近虎跑泉,這里的路邊人家,幾乎家家戶戶都是做茶葉、桂花生意。秋日慵懶的陽光中,杭城大爺們翹著二郎腿兒,隨意搬一張竹凳,品著自家炒制的一杯清茶,吃一塊桂花糕,瞇著眼睛看著路人。

        滿隴路街道兩邊都是桂花樹,一陣秋風一陣雨的,陣陣秋風襲來,金黃色的桂花飄落一地,不管走到哪里都能聞到這股沁鼻的香味,路邊有售賣桂花糖的小店,有米糖、有切糖、還有一種空心的管子糖。秦墨涵忍不住都買了不少,交給沈放幾人拿著,自己則是拿了一塊桂花米糖邊走邊吃。

        “哇塞,真的很漂亮。”看著桂花樹下金黃一片,如同金箔鋪就的毯子,金燦燦的一片,秦墨涵忍不住發出贊嘆。

        “不虛此行吧。”沈放忍不住得意道:“在明代就有人寫道:珠英瓊樹,香滿空山,快賞幽深,恍入靈鷲金粟世界。”

        “嚯,沒想到你還蠻有學問的么。”秦墨涵先是露出驚訝的目光,看的沈放有些不好意,秦墨涵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不遠處有個石碑,上面刻著一段文字。

        “桂花最盛處唯南山、龍井為多,而地名滿家弄者,其林若墉櫛。一村以市花為業,各省取給于此。秋時,策騫入山看花,從數里外便觸清馥。入徑,珠英瓊樹,香滿空山,快賞幽深,恍入靈鷲金粟世界——明·高濂。”

        “哈哈!”秦墨涵看著沈放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說呢,這么小眾的文你都聽說過,原來是眼神好呀。”

        被揭穿的沈放也不在意,笑了笑:“西湖八月足清游,何處香通鼻觀幽?滿覺隴旁金粟遍,天風吹墮萬山秋。那么這首詩你聽過沒有?”

        秦墨涵反復觀看了一下石碑,沒有發現這首詩,憤憤的瞪了他一眼:“哼,雖然我沒聽過,但肯定在這個村里有記載,等我找到后在說。”說完后就沿著滿隴路繼續上行。

        在上滿覺隴村有一個叫飛鳥集的民宿,是杭城最早一批開始做“民宿加咖啡廳”的店,走累的秦墨涵徑直邁步進入這家咖啡廳。

        “咦,橘貓。”看著趴在護欄邊上的一只橘貓,秦墨涵忍不住叫了出來:“如果小橘子長大后,不會也變成這么肥吧。”

        “十個橘貓九個胖,剩下一個壓塌炕。咱家的小橘子以后會比它還出眾。那體重絕對會顛倒眾生。”

        “顛倒眾生……”秦墨涵被他的形容詞給笑噴了,在他身上拍了一下,但是看著眼前這只小肥貓,也為以后的小橘子擔憂。

        只到家里兩個多月,自己家的小橘貓已經長到6斤左右了,抱在手上沉甸甸的。而且小橘子好吃懶動,整天趴在抄手游廊的護欄上打盹,就連摩卡騷擾它都愛理不理。幸虧現在思思和嘉嘉已經開學返回燕京,時不時得到還能逗逗它,不然會更不得了。

        小店外觀是青磚灰瓦的中式建筑,但是里面卻是偏日系的布置,木籬、庭院、爬山虎……

        今天游人挺多,期間有認出兩人的游客,也是很有禮貌的詢問一下是否能夠合影。盡管有些上山的疲憊,對于粉絲們的要求,秦墨涵還是沒有拒絕。沈放看著游人有越來越多了的架勢,買了兩杯這里的手沖咖啡就拉著秦墨涵匆匆離去。

        上滿覺隴路大多是一些改建而成的民宿,也基本上承襲了這座江南城市的婉約和恬靜,尤其是這樣隱與山中的民宿,如果再恰好配上雨后水霧繚繞的景致,真是一副靈動的山水畫。

        山舍的每一樣物件都很好地融入旅社中,空間運用大量留白,房間走的都是簡約風。推開窗戶就能看到滿覺隴山頭的整片綠色,絲毫沒有游客的干擾。

        而對于秦墨涵兩人卻沒有了欣賞欲望,兩人喝著咖啡,沿著來時的道路一路下坡而去。還沒走到滿覺隴村,周琪把電話遞過來,是梁卉打來的。

        “卉姐,您也到杭城了?……我跟沈放一塊在這邊看桂花呢。……你等的,我問問他。”秦墨涵捂住話筒,對著沈放說道:“卉姐到酒店了,問我們在哪兒,準備晚上和我們一起吃飯。”

        “你把電話給我,我來跟她說。”沈放伸手把秦墨涵的手機接了過來:“梁卉,我是沈放。鄧潮他們也在酒店?……好的,晚上我請你們吃飯。……我讓程師傅開車去接你們……你們開車來的,那好我把地址過會發給你,你們直接開過來吧,距離酒店不遠。……好的,我馬上給潮哥打個電話,見面再說。”

        隨后沈放給鄧潮打電話,約他晚上一起吃頓飯,正好陳賀跟他在一起,也就麻煩他帶陳賀一起過來。

        隨后編輯了一下地址,然后發給梁卉和鄧潮。把手機遞給周琪,跟秦墨涵說道:“潮哥和陳賀也到杭城了,我們晚上一塊聚聚,這次錄制節目,你們幾個如果想要出彩,還多需潮哥他們幫忙才行。”

        “在哪兒請他們吃飯?樓外樓?”

        “樓外樓是騙來旅游外地游客的。我們就在這附近吃飯,我帶你去個你沒有去過的地方。”

        “那我們快點過去,你一說我都感覺餓了,中午吃的那點自助餐早就消化掉了。”

        “要不然我背你。”沈放作勢就要蹲下,秦墨涵看著兩側來往的游客急忙將他拉起來,本身兩人帶著墨鏡已經有些另類,如果在這樣嬉鬧,怕會引起圍觀了。

        沈放笑了笑沒在逗她,指著前面虎跑路拐角處說道:“前面就到了。”

        在虎跑路上,沿著坡道往上走十米,有一條小徑,旁邊豎立著一個青石門墻,上面書寫店招“思嘉園”,旁邊還有四句箋語:春有紫藤、夏乘林蔭、秋飄桂香、冬賞雪景。

        “哎呦,意境不錯呀。就是不知道菜品怎么樣。”剛過門墻,秦墨涵連院落景色都沒顧得上欣賞,就拉著沈放進入庭院。

        方正的庭院,滿園的翠綠。清風吹落桂花跌落水池,幾條錦鯉吞花為食,肆意快活。走進餐廳,雖然陳設普通,但是寬敞舒適,迎客區兩名身著青花旗袍的服務生站在一個帶有“思嘉園”店名的屏風前,看著幾人進入,對著領頭的沈放和秦墨涵問道:“歡迎光臨!請問您有預約么?”

        “啊,這個飯店還要預約?”秦墨涵詫異的對著沈放問道,這時也就五點左右,還不到飯點,難道飯點已經客滿。

        沈放對秦墨涵說道:“是的,這里跟詹伯的臨湖居一樣,都屬于私房菜,不預約只能時蔬,葷菜是沒有的。”

        “那我們換一家?”秦墨涵不確定的問沈放。

        “我既然帶你們來了,肯定有包廂了。”沈放對著服務員說道:“麻煩叫一下姚經理。”

        服務員看著面前兩人雖然被寬大墨鏡遮擋住面容,但是氣度不凡,后面跟隨幾人時刻留意著周圍,明顯是保鏢或者助理。看到這樣的派頭,其中一名服務員說道:“姚經理在虎跑接水,大概十分鐘左右回來。麻煩您跟我來,可以先在茶水區品茗等候。”

        看著沈放兩人不解的目光,服務員解釋道:“每天早上,附近居民包括杭城有些市民都會帶著水桶到虎跑泉接水,我們屬于餐飲行業,用水量較大,所以每天下午可以在固定時間取水,為了保障水質不受污染,姚經理都是親自帶人去取。”

        沈放對服務員的態度很滿意,和秦墨涵一起跟著來到大廳旁邊一處茶舍。茶舍不大,十幾平米,一個一米多寬兩米多長的紅木茶桌擺在中央,正面有幾個同樣紅木切成的木墩作為凳子,顯得原生態十足。而兩側都是青竹編織的窗簾半垂在窗戶中間,透過實木欄窗,可見遠山,陣陣桂香飄來,滿室暗香。

        茶舍里有一位專職茶藝師,身穿一件天青色對襟中式短袖服裝,頭發精致的梳理到耳后,服務員招呼沈放幾人坐下,然后對著茶藝師點點頭:“這幾位是姚經理的朋友,麻煩接待一下。”

        “你們好。”茶藝師看著坐在面前的沈放和秦墨涵兩人坐在自己對面,其余程岳等人坐在靠門位置的椅子上,知道這二位是正主。

        茶藝師說道:“我們這邊有自己茶園采摘的明前龍井,使用虎跑泉的水來沖泡最是相宜,二位是否品嘗一下。”

        “可以,就喝龍井。”沈放點頭。

        茶藝師微蹲在茶桌前,從旁邊取出一個白瓷蓋杯,取出旁邊的透明水壺,澆在上面,然后倒掉。溫杯后,用一個竹制茶匙從一個老青竹制作的茶筒里取出半匙茶葉,投入白瓷杯中。

        先加入少許適溫開水,拿起沖泡杯,徐徐搖動使茶葉完全濡濕,并讓茶葉自然舒展。待茶葉稍為舒展后,加入九分滿開水。等待茶葉溶出茶湯。用杯蓋稍微撥動茶湯,使茶葉溶出的茶湯更平均。最后將它們倒入沈放和秦墨涵面前的小茶杯中。

        “請!”茶藝師手心斜上,伸向二人,然后又倒出三杯遞給程岳等人。

        “好香。”秦墨涵用兩指捏起小杯,在鼻前嗅了一下。聞了一下午的桂花,居然遮不住這如蘭花豆般特有的茶香。喝入口中,鮮爽又甘甜,幽而不冽,啜之淡然。

        “我感覺我們以前的喝的那些茶葉都糟蹋了。”秦墨涵將茶飲盡,回味著說道。

        “沒有糟蹋,我感覺龍井茶還是用玻璃杯泡著喝舒坦。”沈放則沒有這么多的感慨:“你感覺好喝,估計跟這水有關。虎跑泉雖然只是天下第三泉,然而泡龍井,還是要靠虎跑泉才能泡出滋味。”

        “這位先生說的是。只有虎跑泉的水才能真正展示出龍井茶的‘色綠,香郁,味甘,形美’的特點。”茶藝師對著沈放說道:“而且也只有我們這片的茶園才能種出這樣的茶葉。”

        “我們喝的龍井是哪里產的?”秦墨涵突然想起來,開口對著沈放問道。

        “呵呵,終于問道正題了。”沈放笑道:“我們的茶葉就是這里產的,每年從這個茶園拿走的。”

        茶藝師聽到沈放的話,仔細看了一下面前兩人,然后不確定的問道:“先生您貴姓?”

        沈放將自己的墨鏡摘下來,示意秦墨涵也把墨鏡摘了。

        “原來是沈先生。”茶藝師站起來行禮,然后對著沈放說道:“麻煩您稍等,我去跟姚經理打個電話,催促一下。”說完就告辭出門。

        “原來這里就是卉姐的茶園。”秦墨涵想起來門口的招牌,不確定的問道:“思嘉園?思思和嘉嘉?”

        “嗯,就是她們倆的名字,這個餐廳和后面的茶園都是屬于她們小姐妹倆。”沈放對秦墨涵說道:“你每年喝的龍井茶就是她倆的,下次要記得多送她們點禮物做回禮呀。”

        “呵呵,沒想到思思和嘉嘉兩個小丫頭都有產業了。”秦墨涵想想兩個萌娃的樣子,如果要是一本正經的做個小老板,那感覺絕對好玩:“上次小穎姐跟我提了一下,準備找我做點副業,她想在橫店投資一家飯店,找我入伙。你說怎么樣?”

        “想投資就投唄,在橫店那個地方也開不太大,估計小穎也是考慮自己拍戲時吃著放心才準備投資的。”

        “嗯,我下次碰到她給她答復。”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