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156章 我的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156章 我的夢字體大小: A+
     
        “老板,你的酒。”方圓將酒瓶遞給沈放,讓他自斟自飲,這也是沈放的習慣。

        “你要喝點什么?”沈放安撫著趴在凳子旁邊的摩卡,一邊對著旁邊的湯元問道。

        “您是老板,你看著安排就行。”湯元略帶沮喪的說道。

        “呵呵,還在為了小童的事情難過?”沈放笑安慰道:“首先她家跟榮智信的李總也認識,有了野狐貍的介入后,榮智信的發展桎梏已經沒了,肯定會更上一層樓的,所以她選擇榮智信也是情理之中,另外她又接拍了《好先生》這部戲,以李總的眼光,能會讓她白白流失到其他公司?”

        “唉,只是有些不甘心呀。對您來說怎么都是自己籃子里的菜,可是對我們這些小經紀人來說,那絕對是一塊優質資源呀。”湯元讓方圓給她調一杯邁阿密日出,她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夠強求的:“唉,別說了,讓我心痛一會。”

        沈放在把秦墨涵送回橫店以后就趕回了燕京,他要趁這幾天把給華威的歌曲寫出來,而湯元看到沈放回京立馬跟了過來。沈放在湯元的期盼表情中給關小童打了個電話,沒想到春節一過,榮智信就已經把關小童簽到公司旗下了。畢竟關小童現在參與的電視劇《好先生》是榮智信負責制作,而且作為京圈數得著的經紀公司,關小童的父母對榮智信也比較滿意。

        沈放看著湯元失落的樣子失口笑了出來:“你不是還有一個目標么,你就這么看不上韓曉?”

        “哪有,老板你不要污蔑我呀!”湯元急忙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我對韓曉的定位跟關小童不一樣,如果是普通的演員,肯定不如歌手有影響力,但是關小童按照我的想法發展,我有信息十年內把她打造成一名頂級流量藝人。她本身是童星出道,顏值又高,再加上有你這個親戚關照著,我感覺她的發展前景不比卉姐差。”

        音樂圈有鄙視鏈,娛樂圈里同樣有一個鄙視鏈,頂級流量藝人>全能偶像>歌手>普通演員>綜藝咖。所以湯元為了失去關小童這個有可能成為頂級流量的藝人而懊惱,也是情理之中。但是沈放心里對韓曉的定位可不僅僅是歌手那么簡單。

        六點左右,韓曉身穿一件短款牛仔夾克衫,背著一個簡單的雙肩包和一把吉他來到了酒吧。已經虛歲二十的她個頭估計不長了,一米六多一點點,在沈放面前感覺有些小巧,她現在剪去了自己的長發,留著一頭不足五公分的零碎短發顯得異常精神。

        “小燁哥好,湯姐,你好。”韓曉有些疑惑的看著沈放,她不知道沈放今天把她叫過來做什么,所以一下課就急忙趕了過來。

        “哎吆,都剪發以明志了。看來最近心情不錯呀,情緒也調整過來了?”沈放看著韓曉調侃道。

        “小燁哥,你又笑我。”韓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在剛剛知道對方是渣男那幾天,韓曉真的感覺這個世界對她充滿了惡意,后來還是秦墨涵帶著金雅然幾人對她規勸才讓她走出陰霾。

        “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你這才是個小的磨礪,只當是自己遇人不淑。一段還沒正式開始的感情而已,不用太在意。”對于她的經歷湯元也了解,作為女生她更有發言權:“你看看我,這么多年前前后后談了不下五六個了,散了就散了,姐一個人過的挺好。”

        聽到湯元的話,沈放在一旁補刀道:“就是,看看湯元,她還不如你呢,都能談五六個,你以后肯定會遇到一個更好的。”

        湯元看著沈放的話叫了起來:“老板,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你在這么下去,會失去我這樣一個好員工的。”

        韓曉對著兩人鞠了一躬:“小燁哥,湯元姐,謝謝你們。我真的好多了,為了一個渣男而傷心不值得。”

        “既然沒事了就好,我們先去吃飯,等回來跟你說件事情。”沈放對著酒吧靠窗位置的錢斌招了一下手,這個位置可以監控到酒吧全部,距離吧臺又不遠,是程岳經常就坐之處。今天程岳有事要去交接,就把跟隨沈放的責任交給了錢斌。現在一副文質彬彬模樣的錢斌,已經快讓人忘了他還是一名自由搏擊全國冠軍獲得者。

        沈放帶著幾人在酒吧旁邊一家小餐館吃了一頓簡餐。韓曉幫沈放把摩卡牽著走在前面,沈放對湯元說道:“韓曉這孩子從她爸爸去世以后,一直都是外表堅強卻內心柔弱,她一直缺乏安全感,容易被一些外在的假象所迷惑,你成為她的經紀人后一定要幫她在感情上面把把關。娛樂圈里這么復雜,把自己偽裝的冠冕堂皇的男人多的是,我不希望她受到第二次欺騙。”

        “好的,我一定會時刻關注。”湯元對韓曉忍不住有一絲的羨慕,沈放是真的把她當做一個親妹妹來看待。

        “給你打包了一份蒜香排骨,應該合你的胃口。”沈放將給方圓打包的一份飯遞給他,又忍不住勸他一句:“你也該放手了,張鵬已經出師了,多給他一些機會,你抓抓總務就行,手癢的時候就自己調幾杯酒嘗嘗多好。”

        方圓不好意思的說道:“站在吧臺后面已經十來年了,每天穿著這身小馬甲才會感覺自在。你讓我換成西服,我還真有些不習慣。”

        “那就每天早點下班,多陪陪小歐,不管你們結不結婚,既然跟你一塊生活了,就要多照顧一下。”

        “謝謝老板,我會好好考慮的。”方圓對于沈放的規勸還是很感動。

        韓曉幫沈放把摩卡拴在吧凳的下面,從吧臺里的隔層拿出自己的吉他,“小燁哥,我上臺去唱幾首歌,你來聽聽我最近有沒有進步。”

        沈放點點頭:“去吧,唱幾首拿手的我來聽聽,看看你的嗓子還有沒有瑕疵。”

        韓曉在張雷唱完后接了他的下半場,一共唱了三首歌。作為一名從十六七歲就獨立養活自己還能以優異成績考入華夏音樂學院的女孩,韓曉無疑是很聰明的。她剛剛看到了湯元,而湯元又時不時的打量自己,她就在猜想是不是自己可以出道了,所以作為經紀人的湯元才會在今天獨自出現在酒吧,而且頻頻審視自己。

        出道意味著什么,韓曉很清楚,代表著她可以從練習生轉成藝人,可以掙到更多的錢幫爺爺換個更好的環境生活。韓曉上臺后沒有先唱,她先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用葉老師教的方法讓自己的氣息平穩。她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達到出道的標準還要過沈放這一關,而沈放的耳朵對音準的挑剔比學院里的教授還嚴苛。

        韓曉的動作讓沈放很是滿意,他就是故意吊著韓曉,就是想看看她的性子,“每臨大事有靜氣。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這是老爺子當年磨練他的性子時反復告誡他的一句話,他希望韓曉也能做到這一點。

        韓曉先唱的一首是王霏的《紅豆》,她的聲音不像王霏的聲音聽起來那樣彌散而慵懶,她用了自己的演唱風格,形散而神不散,特別是經過戀情磨礪的她已經可以表達出其中飽含的情感,流露的十分自然。

        “唉,每次看到韓曉演唱,我都沒有了再次登臺的的勇氣。”張雷拿了一杯啤酒坐在沈放不遠處的感嘆。他也是這家酒吧里的一個另類,經常跟方圓抬杠,他認為在酒吧就要喝啤酒才過癮。

        沈放中肯的說道:“你跟她是不同的風格,你的嗓子只適合唱民謠,你的歷練能讓你唱出其中的情感。而韓曉則是要走專業路線。”

        張雷寬慰自己道:“是呀,每個人的天賦都不同,我就老老實實的在酒吧里唱歌就行。以后韓曉有一天成名了,我還可以對別人吹噓一下,我們曾是一個舞臺出來的。”

        “就是,心態放寬,你們一個一個都出道了,我這酒吧怎么辦,難道讓我自己親自上臺。”

        韓曉第一首《紅豆》就惹得滿堂彩,現場許多老顧客都是靠她一路走來的,更有成就感,幾個大方的顧客還送了幾個花籃上臺。

        “謝謝,謝謝李總的花籃,讓您破費了。您想聽什么歌,我專門送您一首。”經過一年多的歷練,韓曉也從原來那個只知道唱歌的靦腆丫頭成長了不少,這也讓一旁觀察她的湯元暗暗點頭。

        韓曉開始演唱第二首歌,那位送花籃的顧客點的一首林億蓮的《不必在乎我是誰》。這是一首老歌,也是一首情歌。里面有幾句非常經典的歌詞,把一個失戀女人的情感描述的淋漓盡致。

        “……

        幾次真的想讓自己醉

        讓自己遠離那許多恩怨是非

        讓隱藏已久的渴望隨風飛

        喔忘了我是誰

        女人若沒人愛多可悲

        ……”

        不知道點歌的這位李總是不是也是一個傷情人。

        最后韓曉又唱了沈放的一首《唯一》,在沈放發行的那么多首歌曲里,《唯一》是最考驗唱功的,曾經的專業歌手何莉在演唱這首歌的時候曾多次破音,最后甚至要使用假音來和聲。而現在還沒有出道的韓曉卻已經可以完美的把握了這首歌的精髓。情緒堅定激昂,前面的中低音從鼻腔共鳴擁有了厚度,高音明亮、尾音略帶哭腔,像磁鐵一樣很抓耳。這首歌唱出來以后,瞬間將本來還有些嘈雜的酒吧給鎮住了,就連櫥窗外路過的行人也被這富有穿透力的聲音給吸引了,而駐足欣賞。

        “好!”前面兩首歌沈放還只是略微滿意,那么這一首歌絕對超出了沈放的預期。看來這個丫頭最近一段時間的努力沒有白費。

        “韓曉,你唱的太好了。”在一眾顧客的掌聲中,韓曉來到沈放這邊,湯元對她伸出兩個大拇指,她也真的被韓曉的實力給驚住了。湯元在心里對韓曉的定位又做了一些調整,公司有這么多的綜藝策劃,以她的實力是不是過幾年去一些演唱類綜藝節目里踢踢館、露露相,以韓曉的實力加上她的經歷稍微炒作一下,估計成為談微微那樣的專業歌手還是有可能的。

        沈放遞給韓曉一杯溫水,讓她養養聲帶:“表現的不錯,看來最近下了不少苦工。”

        對于沈放的肯定韓曉連忙致謝:“謝謝小燁哥,幸虧你和墨涵姐姐的點醒,我才沒有泥潭深陷。”

        “好了,不提這事了。我們說正事。”沈放指著湯元對韓曉說道:“湯元你也認識,你墨涵姐的經紀人,今年下半年你墨涵姐準備轉型,所以湯元的工作就有些清閑了。”

        等韓曉消化了一下,沈放繼續說道:“湯元最近這段時間準備簽一個新藝人,我就把你推薦給她,首先是知根知底,我也放心,其次你到時候跟墨涵同一個經紀人,我對你也能對你提供一些幫助。你認為怎么樣?”

        韓曉驚喜的問道:“小燁哥,你認為我能夠出道了?”

        沈放對她肯定道:“嗯,你的實力在專業歌手里都能算是比較不錯了,現在缺少的是舞臺的歷練。這就需要你慢慢的磨練了。”

        “嗯,我同意湯元姐做我的經紀人。”韓曉在跟沈放說完后,轉身對著湯元說道:“湯元姐,以后就拜托了。”

        “啊!”湯元沒有想到韓曉這么干脆,急忙從吧凳上下來對著韓曉說道:“應該是我要謝謝你,謝謝你的信任。”

        “好了,你們別在那里謝來謝去了。”沈放讓錢斌過來,從他的包里拿了一份樂稿遞給韓曉:“你這兩天把這首歌練習一下,一個英文版,一個中文版,如果英文不行讓湯元給你補補,她可是浙傳畢業的高材生。”

        “什么歌,讓我看看。”湯元聽到沈放的話,從韓曉手中將樂稿取了過去。

        一共兩張樂稿,一張英文,標題是:《Dream It Possible》,一張中文標題是:《我的夢》。湯元看到后疑惑的看著沈放。

        沈放開口解釋道:“這是給華威寫的一首歌,同一個曲譜,一個英文版,一個中文版,如果華威方面沒問題,等五月份華威在法國開全球新品發布會的時候,我們一起過去,讓韓曉現場演唱這首歌,把韓曉推出去。”

        “哇哦哦…”湯元激動的嘴都禿嚕了:“華威全球發布會,推向世界。”

        “是的,推向全世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