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74章 殺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74章 殺青字體大小: A+
     

      “宮總,喝一杯。有什么話咱們過會說。”沈放拿著酒瓶親自給他斟了一杯酒。
      “好酒,早就聽說沈少這邊有好酒,果然名不虛傳呀。”宮宇喝了一口,忍不住感嘆:“沈少,不管怎么說您也是奇異果的大股東,公司發展您就一點不過問呀。”
      沈放疑惑的看著他:“沒有呀,公司財報我有看呀,我們第三季度又虧了兩個億,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們會員增加了30%,這就是很大的成就了。”
      宮宇感嘆道:“如果每位股東都像你這么大度,那我們就可以放開手腳了。”
      沈放笑了笑:“我也在互聯網領域投資了不少家企業,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懂得放權,尊重創業者,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只有這樣,你們才能不受掣肘,我也能跟著獲的收益。”
      對于沈放的大度,宮宇十分敬佩。他舉起酒杯敬向沈放,一口喝干:“謝謝您,沈少。奇異果將來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沈放又給他續了一杯:“宮總,您今天過來不是專門試探我的想法吧。”
      宮宇有些赫然道:“沈少,真有事請您幫忙。”
      “就知道您是忙人,今天能有空來肯定有事,說吧,我看看能不能幫得上忙。”
      -------------------------------------
      11月18日,秦墨涵在《我愛男閨蜜》劇組殺青,還抽了一天去拍攝了“望江臺”酒店的宣傳海報,以備14年元旦時開始使用。
      梁卉在《分手大師》的戲份也告一段落,剩余少數鏡頭要等到下個月從米國回來才補拍了。
      “這個劇本我喜歡。”秦墨涵終于抽出時間來看沈放從公司帶給她的劇本了。
      沈放不確定的看著她:“好像有難度呀。”
      秦墨涵給自己打氣道:“有難度才好玩,以二十歲的年齡要表現出七十歲的心態,太有挑戰性了。”
      沈放看著秦墨涵比較喜歡,給霍明達打了個電話,將這個項目確定下來,開始尋找導演,準備明年六月份秦墨涵在《瑯琊榜》戲份結束后就開拍,兩個半月拍完,還能趕上九月份進組拍《尋龍訣》。
      “終于拍完了。”梁卉坐在酒吧二樓的包廂,看著沈放、鄧潮、秦墨涵等人在那里滋潤的喝著小酒,而自己面前只有一杯牛奶,還是熱的,郁悶的說道:“你們也太不講義氣了吧。”
      “得了吧你。”沈放面帶嘲諷的看著她:“你現在是懷孕人士呢,還想喝酒。梁嬸不找我算賬才怪,你應該跟孫姐學學,你看人家多自覺,畢竟是二胎,就是比你有經驗。”話沒說完就被孫瑤扔過來的抱枕給砸到了。
      咱不跟孕婦計較,沈放拿著孫瑤砸過來的抱枕,看著一旁悠閑的鄧潮示意了一下,讓他管管。
      “我發現你小子就是不會說話。”一旁的鄧潮對自己老婆的行為表示贊同:“你孫姐這兩天都郁悶死了,你還敢刺激她。”
      “孫姐,不就是延期了么。這也沒什么,鄭導寧愿延期也要等您,更說明了你的重要性。而且我這個投資方都沒意見,你也就不要太在意了。”
      今天是秦墨涵殺青的日子,由于劇組還要繼續拍攝,就沒有單獨舉行殺青宴,等全部拍完后在一塊辦。
      11月20號梁卉也要去米國補拍《何以笙簫默》的一些鏡頭,臨行前劇組相對比較熟識的人一塊吃了個飯,飯后幾人就相約著道沈放的酒吧里來喝兩杯,鄧潮順道把同樣是孕期的孫瑤也帶了過來。
      因為孫瑤懷孕,原定14年4月份開機的《羋月傳》只好暫停了,鄭小龍對于這種突發狀況也很無奈。沈放的意見是等孫瑤,把開機時間調整到8月底。對于因檔期而無法調整的演員,沈放同意解約,野狐貍公司支付了部分的違約金。鄧潮夫婦對于沈放的這個決定非常的感激,孫瑤一度要降低片酬。
      “沈總,要不我把片酬降下來吧,不然讓公司虧損這么多,我過意不去。”孫瑤看著跟鄧潮斗嘴的沈放,主動的說道。
      梁卉在一旁跟孫瑤說道:“孫姐,你不要給他省錢,他是一個土財主,我們權當是吃大戶了。”
      沈放拿著抱枕示意要砸梁卉,看她躲避才對著孫瑤笑著說道:“梁卉說得是,以后不要再提片酬的事,既然選你做女主角,這個片酬就是你應得的。再說了,你們現在生了二寶,不能讓潮哥一個人掙奶粉錢,那太辛苦了,你看他最近胡子拉碴的,都憔悴了不少。”
      “去!哥哥我這胡子沒刮是劇情需要。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經常不修邊幅,也就墨涵不拘小節,不然早把你蹬了。”沈放有時候經常在酒吧呆著,喜歡一身唐裝,脖子上掛著秦墨涵送的玉雕觀音像,手上帶著天珠、手串類的配飾,顯得無比隨意,但是說不修邊幅還是有些過了。
      “潮哥,眨么眼兒功夫又說到我頭上了,我坐這兒可一句都沒摻乎呀。”一旁的秦墨涵看著鄧潮抱怨道:“再說了我這還指望他帶我出國去轉悠一下呢,哪敢得罪呀。”
      話剛說完的秦墨涵發現自己旁邊的沈放在瞪著她:“合計著是因為帶你去米國了,你才說我好呀,不然還真的嫌棄我了?”
      “別介,這不是話趕話么,你別跟我計較。”秦墨涵急忙躲到梁卉身邊求饒道。
      “墨涵現在京片說的可以呀,快跟我這個燕京人差不多了。”梁卉將秦墨涵拉到自己的身后,躲開想要找她算賬的沈放。
      “是呀,天天在劇組里跟著黃老師學,我就跟又回到了上學時被我們班主任教著讀臺詞的時候。”秦墨涵笑著說:“您還別說,黃老師教的還真不錯,不愧是燕影的老師。”
      “他教過我們一年表演課,當時《橘子紅了》剛上映沒多久,黃老師還不是現在這樣胖乎乎的模樣。”梁卉想到了什么,捂著嘴笑了一下:“我們班里的小女生們第一次看到他時,哇,好帥呀!哪像現在一副油膩大叔的模樣。唉,那時候他可嚴了,我們班里的每個人都被他訓過。”
      秦墨涵回想了這近一個月的合作,忍不住笑著說道:“他在這部戲里倒是不嚴,感覺好逗,黃老師還燙了一個菜花頭,嘴又碎,把一個男媒婆演活了。”
      幾個女人坐在一塊聊著天,鄧潮拿著杯子跟沈放來到一邊,說起了一件正事:“你們公司的那個《超級挑戰》火了以后,藍鯨臺在韓國購買了《奔跑吧!兄弟》版權,他們找到了我。我看了臺本介紹,感覺跟你們的綜藝有些雷同了,正在猶豫著呢。”
      “潮哥,謝謝你。這個綜藝應該不錯。”沈放想了想:“畢竟在韓國也火了好幾年了,跟我們的《超級挑戰》還是有一定的區別的,我們的沒有劇本,任務也比較燒腦,里面充滿了不同的坑,幾個人設也多是智慧型的。《奔跑吧!兄弟》這個有完整的劇本,比較偏向于做任務。加上藍鯨衛視這兩年在綜藝方面的投入很大,應該還是有一番作為的。”
      “你的意思是能接?”鄧潮不確定的問道。
      當時《超級挑戰》也想過找他,但是他當時在籌備《分手大師》,畢竟自己第一次嘗試做制片人,許多事情都要跟陳祉熙學習,所以就給推了。
      現在《超級挑戰》的男人幫已經成了國內知名的男團了,就連以前默默無聞的王遜也一舉成名。所以在藍鯨臺找到他時,他雖然很心動,但還是希望聽聽沈放的意見,畢竟幾個綜藝策劃出自沈放,他們這些熟人都是知道的。
      “《奔跑吧!兄弟》這里里面需要一個女嘉賓,你們要不要參與一下?”鄧潮看了看那邊聊天的秦墨涵和梁卉。
      “這個要看藍鯨臺的意見吧。”沈放不確定的看著鄧潮。
      “他們邀請我做隊長,我有一定的建議權,如果墨涵有意的話,我可以推薦給藍鯨臺。”
      “墨涵,潮哥這邊有個綜藝想推薦你去,有沒有興趣?”
      “謝謝潮哥!”秦墨涵聽到沈放的話,從沙發那邊過來,首先對鄧潮致謝,然后才開口問道:“潮哥,什么綜藝呀,啥時候拍?”
      鄧潮將情況給秦墨涵介紹了一下,“大概是九月份左右開拍,每個月拍兩三次,每次拍兩三天,12期估計拍到明年年底。”
      秦墨涵有些為難的看著沈放:“我九月份要進組拍《尋龍訣》吧。”
      “你要感興趣可以接下來,你明年有三部電影,三部電視劇上映。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的名氣可以達到一定的高度。這時參加綜藝可以將你的人氣鞏固一下。”
      “聊什么呢?讓墨墨這么為難?”梁卉和孫瑤也過來問道,聽到秦墨涵和鄧潮的敘述,梁卉也建議秦墨涵接下這檔綜藝,但是具體能否成行還是要看跟藍鯨臺溝通的結果。
      大概待到九點多鐘,鄧潮夫婦提出告辭,孫瑤已經五個多月了,比梁卉更要保重身體,梁卉也要提出告辭,沈放示意秦墨涵留她一下。
      “前天奇異果的宮總過來找我,提了一件事情,希望我找你溝通一下。”
      “奇異果?”梁卉有些詫異,知道奇異果沈放持有不少股份,但是不知道找自己干嘛?
      “你的婚禮不是定在1月8日么?奇異果最近收購了PPS,開發出手機客戶端,準備找幾個爆點新聞。他希望能夠把你們婚禮的直播權買下來,費用是八百萬。他知道我跟你熟,希望我來跟你溝通一下。”
      “婚禮直播還能賣錢?”梁卉在一旁考慮沒有回話,而秦墨涵卻驚訝的問道。
      沈放解釋道:“這種操作在國外很普遍,好萊塢明星布拉德·皮特與安吉麗娜·朱莉的婚禮、貝克漢姆與辣妹的婚禮,全是由媒體支持的。首先可以公式自己結婚,其次可以得到粉絲們的囑咐,另外媒體也需要爆點,幾方共贏,何樂而不為呢。就連英國威廉王子結婚直播權也被英國皇室出售給了媒體。”
      梁卉說道:“這個事情我回去跟易凱商量一下,畢竟結婚是兩人的事,不是我自己能夠決定的。”說完就跟彤姐告辭了。
      “你不會想把以后自己的婚禮也直播出去吧。”秦墨涵看著梁卉離去的身影,幽幽的說道。
      “不會,我們的婚禮我會請專業公司記錄下來,成為我們倆共同的記憶,等我們老了以后拿出來一塊坐在搖椅上慢慢看。”
      “這還差不多。”秦墨涵說道:“卉姐結婚,我們送點什么?”
      沈放想了想:“我們送他們一首歌吧。我來把它寫出來,然后我們這段時間抽空練習一下,等他們婚禮上送給他們。”
      “好呀,我已經好久沒有出新歌了,我的粉絲都在抱怨你偷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