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5章 社會責任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5章 社會責任感字體大小: A+
     
        果不其然,第二天秦墨涵一上來就找到了感覺,她完全放開了。

        “大哥,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么……”

        一腳踩在板凳上,拿起酒瓶就是咕嘟咕嘟干了,那爽利勁讓周圍工作人員目瞪口呆,仿佛一個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忍辱負重賠笑逢迎的陪酒女就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

        這幕戲今天只拍了三遍就過了,下戲以后,秦墨涵對著沈放直呼過癮。其實第二遍就可以過了,秦墨涵自己主動加了一條,準備在放開點來演,試試效果,牛浩也樂得其成。

        上午十點,牛浩就宣布收工:“ok,收工,我們今晚八點半繼續開工要拍夜場戲了。林劇務,可跟大市場派出所報備了,我們要動用道具槍支,讓他們幫忙安撫一下周圍群眾,省的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已經安排好了,派出所對我們的工作很支持,已經提前跟附近群眾打好招呼了。”

        “ok,大家收工了。”

        在秦墨涵卸妝的時候,黃搏找到了一旁無所事事的沈放:“沈總,下午可有空,我有個事想找您聊聊。”

        黃搏總是這樣,私下跟沈放聊天時總是不如徐爭和牛浩放的開:“搏哥,你不用這么客氣,我下午都在酒店,有什么事你直。”

        “那好,我下午兩點左右去找你。”

        “好的,我等你。”看著黃搏比較正式的邀約,沈放也很正式的回復道。

        卸完妝的秦墨涵除了還是一頭黃色頭發外,又恢復了原有的那副清純模樣,沈放忍不住在她臉上摸了一把:“還是這樣清水芙蓉的模樣惹人愛。”

        “嘁,油嘴滑舌。”秦墨涵啐了他:“剛剛看到搏哥找你,有事么?”

        “估計有點事,看他蠻正式的,我跟他約到下午兩點。今天下午不能陪你去逛春城了。”

        “那正好,我正好在酒店熟悉一下晚上的角色,今天上午剛剛找到感覺,如果晚再在忘了那就麻煩了。”

        -------------------------------------

        “你對拐賣兒童的事情了解多少?”黃搏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認為所有拐賣兒童、婦女的人都該殺,一個兒童的丟失,完全就是對一個家庭的沉重打擊,有些父母由于不能承受這種打擊整天活在愧疚自責中,有些人甚至會瘋瘋癲癲或者自殺。”沈放前世就是一個孤兒,在孤兒院里有幾個是被人拐賣后自己跑出來的流浪兒,還有一些被解救出來身患殘疾乞討兒。沈放自己本身就沒有享受親情的機會,對于這種破壞他人親情的行為更是痛恨。

        黃搏將一份文件遞給沈放:“你看看這個劇本。”

        這是一份劇本大綱:“田文軍和魯曉娟曾是一對恩愛的夫妻,然而,兩人之間的感情卻被時間和爭吵消耗殆盡,最終,他們選擇了離婚。如今,聯系著兩人的唯一樞紐,就是可愛的兒子田鵬。然而,某一天,這唯一的紐帶也斷裂了,田鵬于一次外出玩耍時無故失蹤,絕望和崩潰之中,田文軍與魯曉娟踏上了漫漫尋子之路,并在途中結識了許多和他們一樣無助的父親和母親們。

        時光匆匆流逝,一條關于田鵬的線索浮出水面,促使田文軍和妻子來到了一處偏僻的村落之中,在那里,他們看到了酷似田鵬的男孩,然而,男孩口中的“媽媽”卻并非魯曉娟,而是一位名叫李紅琴的村婦。”

        這個劇本是《華夏合伙人》的編劇章冀執筆,根據央視早年的一則“打拐”新聞改編而成,講述一對夫妻因為關系不和睦,兒子成為他們唯一的聯系,但是有一天孩子卻莫名其妙的走丟了。夫妻二人努力的尋找著自己的孩子,在路上遇到了很多像自己一樣找孩子的父母,更發生了許多震撼人心的事情。

        “這部戲無論需要多少資金,我都投資。需要請誰當導演、演員你也提出來。”沈放只是看了大綱就下了決定。他不是沖著黃搏,也不是沖著章冀,而是沖著這個題材,更是為了這個社會出一把力。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部戲其實不缺投資,就靠黃搏的號召力也能拉來大筆資金,在黃搏拿到本子后,第一反應就是自己想要做制片人,完完全全的參與到這部影片的制作過程,為以后自己指導拍攝影片做好準備。黃搏的這個要求讓他在這部戲拉投資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困難,在沒有證明過自己的領域,誰都有可能翻船,最后還是牛浩給他出主意,讓他找沈放試試。

        沈放對誰做制片人真的沒什么太大意見,自己一個門外漢都能參與《左耳》的制片人工作。更何況對電影行業更加熟悉的黃搏呢,大不了給他派兩個有經驗的執行制片人,比如《左耳》的陳玲就不錯。

        “你們在聊什么呢?”在里屋熟悉劇情的秦墨涵走了出來。

        沈放將手里的劇本給她比劃了一下:“搏哥挖掘了一個好劇本,準備自己做制片人,在給我看呢,我已經決定投資了。”

        “哇,搏哥看中的劇本,那故事一定很精彩,我能看一下么?”秦墨涵聽到沈放的介紹,兩眼放光的問道。

        沈放拿著劇本,看了一下黃搏,黃搏示意他給秦墨涵。

        “啊,打拐題材?這個題材國內拍的可不多,就算是給群眾提個醒,普及一下知識也值得拍。”粗略的看了一下大綱的秦墨涵就知道劇本大概內容。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頭”看到這幾句兒歌還有些笑容的秦墨涵,隨著越往后翻看,臉色越沉重,眼眶忍不住的紅了。

        “搏哥,有我能演的角色么?”秦墨涵紅著眼睛先是看向沈放,然后又看了一下黃搏:“就算是路人群演都行,我真的想參與到這個項目里來,算是我也為這部戲出過一把力。”

        “搏哥,你看可有適合的角色。”沈放也看向黃搏說道:“就算是尋親大軍中沒有臺詞的群演也行,讓她也幫忙盡一盡心。”

        “女配角行不行?說實在的,如果墨涵在大幾歲,演女主、女二都沒問題。韓德忠的老婆樊蕓,這個角色她應該很適合。”來時黃搏就已經做好心里準備,這時正好拿出來。

        “可以,可以!”秦墨涵激動的說道:“只要能參與到里面我就滿意了。”

        “搏哥,您這部戲什么時候拍?我這次回去就把資金給你準備到位。”

        “今年底到明年的4月份,墨涵有沒有時間。”

        沈放看了一下劇本里的拍攝計劃表,樊蕓戲份雖然不算太多,但是需要轉場好幾個地方,最少也要五六天時間,拿給秦墨涵看了一下,時間上不一定能安排過來,怎么辦?

        秦墨涵看了看沈放,突然出主意道:“搏哥,要不這樣吧,我跟沈放一起,我們倆飾演一對尋親的夫婦,不要太多鏡頭,客串幾場就行,主要是想為這部戲出點力。”

        黃搏很爽快的答應了:“好,這個可以有!就這么說定了,咱們這部戲我就準備建組,我已經把劇本發給香江的程克信導演了,如果感興趣這兩天應該會給我回話,到時候我跟他再確認其他角色的扮演者。”

        “我也跟霍總說一聲,這個項目我們全力支持。”

        黃搏得到了沈放的表態,就拱手告辭了。在黃搏離開后,秦墨涵才回過味來:“搏哥是不是來之前就知道我會看中這個劇本,這個角色也是提前考慮好的?”

        看著有些恍然大悟的秦墨涵,沈放笑了笑:“如果搏哥沒有在我們這邊得到準確的投資答復,他會拿另一個角色給你,搏哥心中始終是有兩手準備的。”

        “搏哥心思這么重?好像徐哥就沒他考慮那么多。”

        沈放想了想說道:“這個跟他們幾個自身經歷有關吧,牛哥靠著《瘋狂的石頭》一舉成名意氣風發,以前是狂,甚至說是有些目中無人。雖然來經過《無人區》的磨礪,收斂了很多,但是脾氣還是直來直往,喜歡就是喜歡。如果今天是牛浩拿著劇本來,他會告訴你這個角色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聽著沈放的總結,秦墨涵來了一點興趣:“那如果是徐哥呢?”

        “徐爭也算是少年成名,又有《泰囧》的成功在手里,但是他出道多年,深知圈內游戲規則,為人也比較圓滑,以他的性格,如果不傷主要枝干的話,就算不行,他也會告訴你行,然后回去改劇本,大不了下一部戲不找你了。以他的性格以及做人方式,如果他認為你這朋友不可交,他不會當場給你翻臉,他會逐漸的疏遠你,這樣慢慢的讓你感受到他對你的不滿。”

        看著若有所思的秦墨涵,沈放繼續說道:“黃搏早期一直在底層混,雖然抓住機會起來了,如今也功成名就,可是骨子里還是有一些對資本的不自信。他的情商很高,一般不會主動得罪人,對事情的考慮都比較周到,他也是三個人中間最容易妥協的一個。以他的個性卻是如果來找你,一定會把你答應或者不答應的情況都考慮到了,如果行了,他會把考慮到的條件拿出來給你。所有事情都在他預料范圍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