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26章 回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26章 回京字體大小: A+
     
        沈放是6號晚上趕到的燕京,簽字儀式是8月8號,一個很吉利的日子。

        沈放等了許久才將摩卡接了出來,看它萎靡又略顯焦躁的狀態,應該是對坐飛機有些反感了。沈放安慰了它一下,給它將安全繩寄上,上了沈卉安排的接機車輛。

        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雨將燥熱的燕京城澆了個透,本來悶熱無比的燕京城居然多了一絲的涼意。為了避免車輛掉頭麻煩,沈放在胡同口就下了車,讓司機先回去了。胡同里路燈下坐滿了乘涼嘮嗑的老少爺們,也有些許兒童在假期里有空暇時間在胡同里打鬧玩耍。沈放牽著狗,背著一個雙肩包,這身打扮在胡同里有些另類。

        通過指紋驗證,打開院門,聽到動靜的兩只拉拉汪跑了出來。

        “去吧。”回到自己的主場,摩卡奮力的掙扎,沈放解開安全繩,讓它自由奔跑,巡視領地。

        “舅舅!”先跑出來的總是嘉嘉,然后靦腆的跟在后面的是思思。

        沈放過了二門,還是一手一個,將兩個丫頭抄了起來,“有沒有想我呀。”

        “想了。”嘴巴里說著想,兩個丫頭的目光還是看著沈放肩上的背包。

        “哎呦,舍得回來了,我還以為這個院子屬于我的了呢。”院落里的燈光全都開著,樹葉在燈光的照射下有些斑駁的映在青磚地面上,被大雨清洗過的青磚地面異常的干凈。沈卉坐在西廂房門口的抄手游廊里,面帶笑容的奚落著這個將近一個月不著家的弟弟。

        “姐,您如果想要,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沈放將兩個丫頭放下,把背包放到院子里的石桌上,石桌上擺著一副跳棋,看來兩個丫頭剛剛正在玩耍。

        “給,一人一個。”沈放帶來的禮物是帶東山島海灘上自己找到的兩只大海螺的空殼,有成人手掌大小。一個深紅色,一個橙紅相間,品相非常完美。

        “舅舅,這是海螺姑娘的家么?”心思比較細膩的思思問道。

        “是呀,海螺姑娘原來就是住在這里的。”

        “那她現在還在么?”嘉嘉迷上一只眼,用另一只眼睛往海螺的洞里看去,“里面什么也沒有。”

        “海螺姑娘回到大海里去了。”沈放將海螺放到她們的耳朵邊,“聽,是不是有大海的聲音。”

        夜晚的風吹過樹葉,在海螺的擴音下,發出嘩嘩的聲音。

        “咦,真的耶。”思思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太好玩了,真是大海的聲音。媽媽你也聽聽。”

        沈卉記過兩個孩子遞過來的海螺,在她們期盼的眼神里聽了一會:“嗯,是有大海的聲音。”然后又還給她們,讓她們自己去玩耍。

        “你吃完飯了沒?廚房還有一些飯菜,我來幫你熱一下。”時間已經七點多了,沈卉還給他留了些飯菜。

        “姐,不用麻煩了,我在飛機上已經吃過了。我先去換件衣服,過會還要去酒吧一趟,陶成仁找我匯報點事情。”

        沈放會房間換了一件襯衫,下身穿了一條運動短褲,給摩卡倒了些狗糧就出門了。

        兩個丫頭看著剛回來的舅舅又出去了,有些想撇嘴,被沈卉眼神給唬住了:“舅舅有事,一會就回來。”

        雨后的后海涼快不少,但超過三十度的室外溫度還是讓沈放走出一身的汗。酒吧的生意很不錯,方圓在門口支了幾張散臺,一些在后海邊乘涼的顧客可以在這里休息,有時也會點些啤酒來消暑解渴。

        過了門口的風幕機,就明顯可以感受到內外溫度之差,吊頂上明裝的中央空調管道的風口在嘶嘶的對外吐著冷氣。

        “老板,您來了。”迎賓看到沈放連忙問好。

        酒吧里顧客基本滿員,消費的酒水也大多是啤酒為主,在這個夏日里很少有顧客會選擇高度酒。

        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跟方圓打了一個招呼。讓他給自己調一杯“tomorrow”。這款以白蘭地、金酒、伏特加、朗姆酒、龍舌蘭、威士忌六大基酒各15毫升混合,然后加上檸檬汁和碎冰shake的雞尾酒算是沈放夏天比較喜歡的一款。

        Shake后的雞尾酒倒入盛滿碎冰的玻璃杯,呈現出海水一樣的藍色,再加上一片檸檬,甚是誘人。

        “小燁哥哥,您來了。”過來問候的是韓曉,高考結束后她除了在乘風天下做練習生參加學習外,基本都是到酒吧來唱歌。沈放安排方圓給她按照駐唱歌手的待遇,讓她可以多掙點錢來改善一下爺孫倆的生活。

        “韓曉,你通知書下來了么?”由于不用在考慮生活費問題,韓曉氣色好了很多,原來比較單薄的小身板也豐滿了一圈。

        “已經拿到了。我開學就是音樂學院的學生了。”

        “那可是正宗的小師妹了。等你開學,師兄給你包個大紅包。”

        “小燁哥哥,真的不需要。這半年我每個月在公司都能拿到生活費,而且在酒吧唱歌您還會開給我工資,我上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都已經存夠了。”

        看著這個懂事的孩子,沈放有些心疼,有時候幫助別人也要顧及到對方的自尊,人窮不能志短。韓曉從來沒有伸手向別人討要過一分錢,就算是每月從乘行天下領的練習生生活費她也一筆筆的記著,準備等自己以后能掙錢了,十倍百倍的償還給公司。

        “我給你的是賀禮,祝賀你走上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進入大學了,代表著你也長大成人了,以后你要幫爺爺撐起一片天地了。”

        “就是,我們給你的算是賀禮。是祝賀你考上了一所好大學。”方圓在一旁幫腔道。

        沈放看著為難的韓曉,心里想了想說道:“方圓,你們也別湊份子了,以酒吧名義,包兩萬元的紅包給韓曉。算是我們共同祝賀她考上一所名校。韓曉你也不要糾結回禮的事,去超市買點糖果點心的給酒吧里的工作人員散一下就行,讓大家跟著你樂呵樂呵。”

        韓曉就是在糾結這件事情,考上大學后親朋隨禮,都是需要擺酒宴客的,自己家也沒什么親戚,父親去世后母親也沒有聯系過,酒吧里的這些同事如果真的隨禮,那自己該如何宴請很是頭疼。現在沈放的主意幫她解決了一個大問題。韓曉為沈放的細心而感到,雙眼有些微紅的說道:“謝謝小燁哥哥。謝謝方大哥。”

        韓曉在這里每天會表演到八點鐘左右,然后坐地鐵回家,沈放看時間不早了,就讓她先回家了,省的她爺爺擔心。

        韓曉走后,舞臺上上來了一個沈放沒有見過的短發女孩唱歌,說是女孩有些不恰當,應該是一個年齡約在二十五六十的女人才對。

        “我看到滿片花兒的開放,隱隱約約有聲歌唱,開出它最燦爛笑的模樣……”

        “方圓,這是新請的歌手么?”沈放有些詫異,聽她的聲線,應該是經過專業培訓過的歌手,而且她的臺風跟普通走穴的野臺子歌手也不盡相同,比較大氣,看來是經過大場面錘煉過的。

        “她過來有兩個禮拜了,是談微微介紹過來的,叫何莉。以前靠《超級女生》選秀出道的一名歌手,只是這兩年發展的不太順利,發行的專輯也賠了不少錢。經紀公司也跟她解約了,她就過來碰碰運氣了。”

        “到我們這邊碰運氣?”沈放有些詫異道。

        “老板,您最近沒看電視么?李夏已經在《華夏好聲音》出場了,四個導師都給她亮了燈。”

        “嚯,是么。”對于李夏能被亮燈,沈放還是有些信心的,只是沒想到四個導師都看中她了:“她最后選擇了誰?王鋒?”

        “是的,她選擇了王鋒老師。她在舞臺上說個人經歷時,著重提了咱們酒吧和你的名字。幾個老師聽說你曾指點過她,都差點搶了起來。”

        “這丫頭,也會扯大旗了。”沈放有些苦笑無語,看來自己真的快要走到臺前來了。

        “這期節目播出后,咱們酒吧就來了許多不得志的歌手過來試場。”

        “她也是?”沈放指著臺上唱歌的何莉問道。

        “其他的人都是過來看看你在不在,這幾天你不在,他們基本都趕其他場子去了。只有她每天都來,上臺唱兩首歌。一首就是這首《蝴蝶泉邊》,另一首經常更換曲目,但基本都是你歌曲。我讓她找談微微給你說一下,但她不讓,她說有緣分就能碰到你。”

        “那好吧,先聽聽再說。”沈放示意方圓先去忙吧,自己在這里好好聽一下。

        果然,這首《蝴蝶泉邊》唱完后,何莉又唱了一首沈放的《唯一》,她沒有使用鋼琴現場伴奏,而是跟著伴奏帶演唱的,雖然節奏都跟得上,可是表現的還是有些吃力。

        《3.June》這張專輯沈放發行后從沒推廣過。鵝廠娛樂頻道將沈放的采訪放出來后,許多網友才發現這張質量上乘的專輯,紛紛安利給自己的好友。憑借著鵝廠強大的群眾基礎,這張專輯也逐漸被大眾所知。里面的幾首歌也在以不同的速度往華語音樂排行榜的前端跳躍著,成績最好的是那首《那些你很冒險的夢》已經排到華語音樂排行榜的第十五名了。而沈放最喜歡的《唯一》也已經進入到了前五十名,而且看著勢頭還很強勁。

        何莉的嗓音很干凈,比較純粹,高音發力有些不足。唱《唯一》這首歌雖然情感到位,但是并不合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