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67章 老同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67章 老同學字體大小: A+
     

      接下來幾天沈放都在酒吧待著,每天負責晚場演出,也讓許多慕名而來的顧客大呼過癮。漸漸在燕京酒吧圈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好多人都知道這里有個唱歌很好聽的酒吧老板,關鍵是長得還挺帥的。

      陶成仁也來過幾次,有時也帶女朋友蘇綺蘭一塊來喝酒,沒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有一個青梅竹馬一起十幾年的女朋友。

      多次交往后,漸漸也成了酒吧的熟客。只是每次都堅持自己付錢喝酒,就像他說的一樣“燕京爺們如果連酒錢都付不起,那就不要在外面混了。”

      沈放也不勉強,有時也會給他一些自己的珍藏品嘗,他也經常給沈放帶點小玩意,就是些核雕、文玩核桃之類的,,也不算很值錢的東西,但是雕工很細致,應該是有心淘換來的。沈放的一身裝扮在他的影響下也漸漸接近了老燕京城的風格。

      沈放也通過金燦打聽了一下他的跟腳,發現這哥們還真是公務員界的一枚奇葩。他是正宗央財畢業,業務能力強,三年升科長,五年副處,就是跟一個副司長意見不和,看不慣他故意刁難上市企業審批,就實名舉報這名副司長貪污受賄,最后副司長被拿下來了,他也被孤立了。他辭職后因為自己在證監會人頭比較熟,就做起了IPO販子的工作,協助上市公司做方案,也做過幾個比較成熟的IPO案例,在行業內也小有名氣。

      聽到金燦的介紹,沈放也動了心思,自己手下的幾家影視公司野狐貍不說,乘風天下和京城文化后期都是需要大量融資才能保證業務的擴張的,不能只靠自己往里面投資。以后幾年互聯網巨頭會大舉進入影視圈,比資本自己會處于比較被動的地步,按照規劃自己也需要一個專業的人才協助公司進行上市準備。只是一直還沒有機會,等哪天跟霍明達溝通后看看他的意見再說。

      冬天的夜晚,溫暖的酒吧總是比戶外的燒烤更能吸引一些夜游一組,現在的都市里,總是有許多晝伏夜出的人喜歡在這個時間點出來嬉戲。

      “老板,你好!”剛剛唱完一曲,有個三十歲左右的少婦端著酒杯走了過來,“認識一下,我叫徐菲,燕京電臺‘都會音樂’頻道的節目主持人。”

      沈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示意方圓將剛剛自己沒有喝完的酒水再拿給自己,轉頭對著徐菲說道:“你好。我聽過你的節目。”這幾天總是有些女顧客借機來騷擾自己,沈放都有點煩了,正好明后天郭凡大斌兩人就要復工了,自己也可以解放了。

      “哦,是么。”徐菲有些驚訝,畢竟自己的節目時間點是在下午的三點到五點之間。如果不是出租車司機這類整天在路上跑著的聽眾,其他人很少會在這個點聽收音機的。

      “嗯,聽過幾次。你的聲音稍微有些低沉,蠻好記的。”沈放仔細品著杯里的這杯威士忌,這是王曉叢托人送來的,野火雞的80年101proof的桶強,說是什么禮尚往來。呵呵,現在自己周圍人都這么禮貌么?

      “謝謝!”徐菲微微頷首致謝,看出沈放有些不耐,直接提正事:“沈老板,我們電臺準備做一個介紹燕京城地下樂隊的節目,準備搜集一些好聽的原創歌曲或者有實力的樂隊,來介紹給廣大的聽眾朋友們,我們想邀請你們酒吧參與進來。”

      “好呀,我們酒吧里的兩個樂隊實力都不錯。我明天來問一下他們,如果感興趣,我來給他們報名。”沈放這時才正式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女子,二十七八歲,身穿一件藍色低領羊絨衫,深色毛呢直筒褲,五官比較精致,雙眼經常會閃露處躍躍欲試的目光。

      兩人又聊了一會邀約的事情,徐菲站起來準備離開,又不甘的看著沈放有些郁悶的問道:“沈放,難道你真不認識我了?”

      “你?”沈放又想了一下,搖搖頭,自己記憶力應該沒有徐菲這名字的存在:“我們今天不是第一次見面么?呵呵,你不要給我說我們以前有過什么。我是不會承認的。”。

      “嘁!我改變有這么大么?我們是大學同學,大四畢業晚會就是我主持的。本來對你的名字有些熟悉,但剛剛聽到你唱的《南山南》我就記起你來了。”以前在大學里的沈放留著半長碎發,面容消瘦,身材單薄,雖然長得很帥,但是屬于生人勿擾型的憂郁美男,而現在的他一頭板寸,面部肌肉也有棱有角,完全變成了一個鋼鐵直男了,如果不是《南山南》這首歌給她的印象太深,她都沒想起這個同學來。

      聽到她提起畢業晚會,沈放的記憶終于搜索到一個類似的身影,用手比劃了一下:“我記得當時主持人身材好像很干癟呀。呵呵,別見怪,主要是你現在變化太大了,當時你名字是不是三個字叫什么芳菲么?”

      有些惱羞的徐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改名了不行?我現在怎么說也是一個電臺主持人,也算是個公眾人物呀。徐菲是不是比徐芳菲更朗朗上口,有文藝范。”

      “嘁!”沈放吐槽道:“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多美的意境,非要改成兩個字,這么多年了,怎么越來越沒文化了。”

      “你!”徐菲將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我記住你了,下次不要落在我手里。”將杯子往吧臺上一放,轉身回到了自己剛剛所在的散臺。

      “菲菲姐,我看你跟老板聊得很投機?怎么春心動了?”跟她一起來的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女孩笑著問道。

      “你個死妮子,瞎說什么?我是去找老板談臺里的那個地下樂隊的活動,你沒發現沈老板的歌唱的大多是原創么?而且唱的這么好,不比專業歌手差。如果能夠請來參加我們的活動,那活動質量不是杠杠的。”

      “也是,你也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女孩根本不信她的說辭。

      徐菲看著孤獨的坐在吧臺拐角玩手機的沈放,幽幽的說道:“哪能呀,人家也看不上我。畢竟我已經結過一次婚了。”

      “1月5日

      悟空和唐僧一起上某衛視非誠勿擾,悟空上臺,24盞燈全滅。理由:1.沒房沒車只有一根破棍.?2.保鏢職業危險.3.動不動打妖精,對女生不溫柔. 4.坐過牢,曾被壓五指山下500年。

      唐僧上臺,嘩!燈全亮。理由:1.公務員; 2.皇上兄弟,后臺最硬 3.精通梵文等外語 4.長得帥 5.最關鍵一點:有寶馬!

      親愛的墨墨,你選誰?”

      “我選沙僧,老實、本分、話不多。╰(*°▽°*)╯”

      “你還不如選豬八戒呢,沒錢時還能送去市場換點錢。”

      最后對面發來的是一把流血的菜刀。

      第二天,沈放打了個電話給郭凡問他父親的情況。老爺子已經辦理了出院,現在在家里慢慢調理。也是萬幸,他母親發現老爺子跌倒,第一時間就給他吃了速效救心丸,撥打了120,及時送進了醫院,才沒有造成中風癱瘓。經過一個多禮拜的休養,現在已經可以下床走路了。

      本來沈放讓郭凡在家休息幾天,好好陪陪老爺子,但郭凡下午就和大斌一塊來到酒吧復工了,他父親的一場病花掉了他五六萬的積蓄,后續用藥看病也都需要錢,他現在缺錢呀。郭凡在酒吧收入也不錯,一個月也有萬把塊錢,但是他花錢也厲害,這五六萬也是他這一兩年才存下來的。

      沈放對郭凡和李夏他們幾個說了電臺想要找他們做活動的事情,幾人都很高興。盡管只是電臺,也是個機會,雖然電臺現在受眾越來越低,但最少還有好幾萬的哥、的姐能聽到他們的歌聲呢,也算是為了成名邁出了第一步。

      晚上徐菲又來了,帶來了活動說明和邀請函。邀請他們9號下午到電臺參與采訪,給了他們一個表格,讓他們將自己簡歷寫一下,有哪些是不能問的,也提前標注好,省得直播時出現差池。

      兩個樂隊的成員都很激動,跟著徐菲的同事在旁邊了解具體采訪流程,爭取能夠在訪談中多展示一些自己的特長。

      “老同學,你也來參加一期吧,你的這些原創歌曲都能稱得上是精品了,也算是給我的節目增加點分量。”

      “不干。”沈放一口回絕。

      “嘁,不干就算了。”徐菲喝了一口方圓給她調的馬丁內茲:“你這里真的不錯,以前還真沒到你這個酒吧來過。如果以前就來,估計早就認出你來了。”

      “以前過來,你也見不到我,我剛回來沒多久。”

      “哦,是么。”徐菲看著沈放問道:“你這幾年都沒有消息,前幾次同學聚會還有人問起你呢。”

      “在國外呆了幾年,剛剛回了。”沈放不太想聊自己的話題,轉口問道:“你呢?怎么跑到電臺去了?我記得你是學聲樂的,怎么跑到電臺去了?”

      “大四的時候生病發燒,聲帶有些損傷,葉老師認為我不在適合在唱歌了,后來就介紹道電臺音樂頻道了,還算是從事音樂這一行。”

      “你的嗓音有些沙啞,做廣播正好,有磁性,更吸引人。”

      “我也只能做做下午檔,嗓子說不了長篇大論,也報不了路況,只能慢悠悠的在一個休閑的時間段聊聊音樂。好多聽眾都說我比較小資,說聽我的嗓音容易解乏。”徐菲有些苦笑道。

      “沒事,這樣正好。下午檔節目,不耽誤上下班,朝九晚五,多舒服。而且還有時間陪陪家人,你老家可是燕京的?”

      “黔省的。我已經把父母接到燕京來了”徐菲。

      “喲,不錯么,工作幾年,都在燕京買上房子了,看來電臺福利不錯呀。”

      徐菲道:“我前夫的房子,離婚后他凈身出戶,房子車子都歸我了。”

      “不好意思。問道你的傷心事了。”

      徐菲將剩余的馬丁內茲一口悶了,苦艾酒在穿過味蕾時帶來的感覺讓她有些回味:“其實也沒什么好傷心的。我一個大山里出來的丫頭,又不能唱歌了,回老家又不甘心,那個天無三日晴、人無三分銀、地無三尺平的窮地方,我是一點也不想呆了了。”

      沈放看她很有表達的欲望,拿出一瓶度數稍微低點的利口酒給她倒了一杯,示意她繼續。

      “我一進電臺,就被我們那個快要退休的副臺長相中了,別想歪了,那是個老太太。”看著沈放的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她給我提前轉正,還托人介紹給她兒子。當時我第一次見到她兒子,長得跟韓國明星宋仲基似的,我真以為我前二十年受到的苦都是為了今天的幸運做鋪墊。”

      徐菲喝了口酒:“他溫文儒雅,做事也井井有條,待人也隨和,跟我父母見面也沒有嫌棄他們是偏遠山區來的。我們談了半年,他連親我都沒親過,當時我真的幻想著自己是一個被白馬王子相中的灰姑娘,所有童話故事里的美好結局都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可他媽的這個白馬王子居然是彎的。”徐菲忍不住罵了一句:“那老太太早就知道他是彎的,為了能夠掩人耳目,就把我介紹給她兒子來做遮掩。”

      “哈,居然還有這事。”沈放也不禁為這奇葩母子而失笑了。

      “是呀,這我當然不干了。我提出離婚,他們不同意。”徐菲恨恨的說道:“后來我找人在家里裝了攝像機,拍到他跟他男朋友私會的視頻。威脅他們,不離婚我就給他們曝光出去。老太太一個人把兒子拉扯大,也是要強一輩子的人,真擔心我把她兒子給曝光了。最后只好同意離婚,房子車子都歸我了,現在我就把父母都接了過來,他們在大山里受了一輩子的苦,我也希望她們能在燕京享享福。”

      “她們就這么算了?”

      “還能怎么著。現在她跟她兒子都移民了。”

      徐菲的做法沈放說不出對錯,雖然陰狠了一些,可一個山區里來的孩子,孤身一人在一座大城市里打拼,有時候就是要狠一些才能保護自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