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2章 游皇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后海有家酒吧 - 第32章 游皇城字體大小: A+
     

      簽了經紀公司才兩天,章嘉佳就讓秦墨涵感覺到了有經紀人幫忙打理事業的好處,在見了郭立明導演以后,就確定了角色:袁藝,一個喜歡男主的富家千金。

      自己已經停滯了將近兩個多月的演藝生涯終于又開張了。雖然是一個小配角,對于現在還沒畢業的秦墨涵來說,能參與到《小時代》這種大熒幕的大制作已經算是一種很豐厚的履歷了。

      “這是幫你找的助理。”章嘉佳帶著一個約莫二十四五歲,有些微胖的女孩對著秦墨涵介紹道。

      “您好,我叫湯元。以后負責你的助理工作,有什么事情,請您吩咐。”女孩很有禮貌的跟秦墨涵作自我介紹。

      “湯圓?”秦墨涵看著眼前這個皮膚白皙,長著圓圓的臉蛋的女孩,差點忍俊不住,“不好意思,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叫您湯姐吧,以后請多多關照。”

      “沒關系,我這名字被人笑慣了,我還有一個堂姐,叫湯包,我倆從小在學校里就被人取笑,已經習慣了。”湯元還是很大氣的表示不在意。

      秦墨涵還是住在前兩天章嘉佳給她安排的房間,湯元住在隔壁,表示自己隨叫隨到。

      “湯姐,我這幾天在燕京城也沒什么事,七號就回滬上學校了,十一月份郭導的戲才開機,所以也沒什么事。如果你有事可以去忙,不用管我。”秦墨涵首次被助理照顧,感覺還在適應中。

      “《三世之戀》

      第一世

      在恐龍滅絕之后不久,他愛著他,她不知道。

      他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里的時候,他不知道。

      他把最精美的獸骨項鏈掛在他的脖子上的時候,她還是不知道。

      ……他在心里說,我欠你一滴淚。但是她無法做什么了,因為她死了。

      異族的首領發現有個男俘虜死了,據說是因為心碎了。

      第二世

      他是一只飛鳥,她是一條游魚。

      他們互相相愛,但是他們無法見面。

      ……。

      第三世

      當她還是魚的時候,她發誓要變成飛鳥。于是第三世她成了一只飛鳥。

      他呢?這一世他是一只小飛蟲。

      ……

      千年前他說的話在自己耳邊響起。

      神哭了。”

      “想哭,(T_T)/~~”這是秦墨涵的反應。文字的感染力,比沈放的將的故事大概更催淚。

      “那怎么辦?”

      “你要負責逗我笑。”

      “哦,給你講個笑話:一農民向往燕京天?安門久矣,但只在宣傳畫上見過。n年后,終有緣一見,卻大失所望:假貨!怎么不發光呢?”

      “不許埋汰農民,換一個。”

      “有個女孩結婚了,對象不是365天買花給她的那個人,而是那個天天上門送快遞的人。”

      “你這是多么痛的領悟呀,還有么?ψ(`?′)ψ”

      “我以后每天給你發一個,這個不需要快遞員送。”?看著手機里的顏文字表情,沈放想笑“明天早上去接你,請你吃早飯,然后帶你去逛紫禁城。”

      “干什么呢?不好好吃飯,從回來就看你在那里玩手機。”沈卉看著心不在焉的沈放說道。

      “沒什么,約了一個朋友明天有事。”

      “女朋友?”沈卉很八卦

      “不是,一個普通朋友,滬上認識的。”

      “今天舅舅帶我們碰到了一個漂亮姐姐,姐姐還送了我一個很漂亮的石頭。”嘉嘉將口袋里的琥珀掏給沈卉看。

      “哦,普通朋友。”沈卉戲謔道。

      沈放感覺到那只烏鴉有從額頭飛過,然后留下了一排的省略號……。

      當沈放趕到酒店時,看到秦墨涵和一個微胖圓臉的女孩站在那里等他。

      本來秦墨涵想自己單獨出來的,可是看著湯元那副如果你不帶她,她就要被炒魷魚的表情,又不忍了。

      “這位是?”沈放停好車,先把后座的兒童座椅收起來放到后備箱里,然后招呼兩人上車。

      “這是公司給我配的助理,叫湯元”秦墨涵介紹道。

      “你好。”沈放點頭示意。

      “沈老板,您好。我是湯元,上次跟卉姐在酒吧見過您。”那天晚上梁卉一行十幾人里就有湯元在,雖然沈放當時沒有住到她,可是她對梁卉的這個中學同學卻記憶深刻。

      “咦,你們認識?”秦墨涵疑惑的看著兩人。

      沈放招呼兩人上車,秦墨涵跟著湯元上了后排,沈放直勾勾的盯著她:“你真把我當司機了,信不信我把你們丟下去,你上前面來。”指著副駕駛對秦墨涵說道。

      秦墨涵伸手在沈放肩膀上捶了一下,然后聽話的下車,來到前排副駕駛上。

      湯元坐在后排,緊縮在拐角,看著秦墨涵跟沈放的互動,心里也在打鼓:“他倆什么關系?男女朋友?這事要不要報告給章總?如果說了秦墨涵會不會認為自己喜歡打小報告而防著自己?”湯元也只是知道沈放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好像跟梁卉是從小就認識,而且唱歌很好聽,具體其他什么背景并不太清楚。

      SUV的前排還是很寬敞的,坐在副駕駛的秦墨涵很自然的將鞋子脫掉,將兩只腳放到座椅上,蜷坐在那里“你跟湯元認識?好像聽她的意思你跟卉姐也認識?”

      “原來你簽的是梁卉的工作室,看來她發展的不錯呀,都開始帶新人了。”沈放看著秦墨涵一臉探究的樣子,伸手在她額頭上拍了一下“別一副很八卦的樣子,我跟梁卉以前是校友,有十幾年沒見了,前段時間她過生日,到我的酒吧里慶祝,才重新見面的。”轉頭對湯元說道“原來那天晚上你也在呀,不好意思剛剛沒認出來。”

      湯元繼續小透明似的蜷縮在后座,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你還開了一家酒吧?可以喝酒唱歌的那種?”

      “是的,就在后海那邊,只是現在不到營業時間,我先帶你們去吃早飯,上午先帶你逛逛紫禁城,下午我再帶你們去后海感受一下燕京城的酒吧文化。”

      早上帶她去吃的是“京豐包子”,本來沈放想使壞帶她們去喝豆汁,可秦墨涵雖然沒吃過,也聽說過燕京豆汁的怪味,怕那味道讓她壞了興致,所以堅決反對。

      把車停到中山公園的停車場,然后先帶她們去爬了天安門,在城樓上感受了一番太祖開國大典時對著全世界宣告華夏人民共和國成立的偉岸。

      沒有找導游,沈放帶著兩人也沒有按照常規的游玩路線走。過了午門先去了右手的文華殿,觀看了精美的皇家陶瓷展,又買了一套清宮格格的瓷娃娃送給她。回到中軸線,過太和門看了前三殿,感受皇家的大氣,接著又帶她們去了奉先殿欣賞了精巧的古代鐘表,后過乾清門,參觀了后三宮、養心殿、西六宮和御花園,最后看了珍妃井、東六宮,又沿著中軸線出了午門。作為一個從小跟爺爺經常逛故宮的前朝后裔,故宮里的各處都如數家珍,滔滔不絕,還在那里嘚瑟,這些以前都是自己家里的東西,恨得秦墨涵都想打他一頓。

      回到中山公園的停車場已經快到中午十二點了,坐在副駕駛上的秦墨涵連襪子都脫了,蹙眉的在那里用手捏著一雙玉足,她的腳很好看,長得秀而翹,腳腕、踝都肥瘦適度,美妙天成。沈放有心幫忙捏幾下,又怕唐突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