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8章 似曾相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8章 似曾相識字體大小: A+
     

        沉沒宮殿,原君士坦丁堡盜賊公會遺址。

        “……所以六年前,正是依靠躲藏在這座蓄水池里,君士坦丁堡市民們才免遭塞爾柱異教徒的毒手,直到我們偉大的風暴女皇復興所羅門……”

        導游領著下一批游客登船,進入到沉沒宮殿里去了。阿斯克在外面看著,并沒有選擇跟進去。

        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上了年紀,因為頻發地回憶過去和感慨人生,是老人家才會有的習慣。

        然而僅僅是站在外面,阿斯克的腦海里就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當初關于與米婭相遇的記憶。那時候還是個小不點兒的她,隨意地把玩著刀刃,在盜賊公會里敷衍地應付著自己的問題。

        如今也已經成為自己的女人啦。

        唉,人生無常。

        半個小時后,他就乘坐地鐵來到市區內部的山里,去走訪更多當初經過的地方。

        君士坦丁堡仿照所羅門城,市區內有七座山丘,上面樹林茂密,是市民們夏季避暑的好地方。

        來到一座避暑莊園里,阿斯克走到前臺侍者面前,敲了敲柜臺,低聲問道:

        “有化妝舞會嗎?”

        “舞會?”侍者露出驚愕的表情,“我們這里是休閑山莊,先生。一般不會舉辦活動,不過住客們可能會有自己的派對,或者我幫您問問?”

        “不用了,謝謝。”阿斯克哈哈一笑,擺手離開了。

        這里,是他們當初第一次參加超凡者秘密聚會的地方,如今也已經被時間沖刷殆盡了。新來的侍者,似乎完全不知道當初秘密聚會的事情。

        離開山莊,在山里步行了半個小時,阿斯克便來到一條河邊。

        十年前,就是在這里撿到了蜜兒……

        現在才想起來,原本是打算招募狙擊手才收留的她,結果她從法則開始,戰斗風格就漸漸偏向召喚、輔助和預言系去了。真不愧是命運系的超凡者,連自身的命運也是如此詭譎難辨。

        不過那時的半精靈少女,渾身是血地坐在河邊,那弱小、絕望而無助的模樣,以及被他擊敗后毫不猶豫的吞槍動作,仍然在阿斯克的腦海里,記憶猶新。

        你也健康長大了呢,蜜兒。

        真好。

        又用了半個小時,阿斯克便離開了山區,來到附近的一座酒吧里。

        收留蜜兒后,眾人便是在這里找到了迫害她的叔叔,由希德莉法親手幫她復了仇。說起來,那姑娘其實從一開始就很莽,沒想到如今已經莽成一國之君了,可怕可怕。

        對了,好像也是在這里,第一次遇到了狄奧多拉。

        “不進去喝一杯嗎?”狄奧多拉笑盈盈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咦,你這么在這里?”阿斯克轉過身去,看著眼前已經出落成大姑娘的美人,有些詫異。

        “處理政事太無聊了,出來轉轉。”狄奧多拉看著酒館門口,“我記得當初就是在這里,第一次和你相遇的吧?”

        “是啊。”阿斯克也感慨起來,“十年了。”

        十年了。

        “喝一杯吧。”他說。

        ………………

        如果阿斯克沒記錯的話,十年前入隊的狄奧多拉,應該是17歲左右。

        也就是說,如今的狄奧多拉已經是27歲了,只不過由于半神的壽命延長問題,看上去仍舊20歲姑娘那般青春靚麗。

        酒吧柜臺后站著的酒保是個塞爾柱老頭,戴著頂灰色的小花帽,花白的胡須和眉毛耷拉著,有氣無力地給客人倒酒。

        在塞爾柱帝國的教義里,飲酒是不被允許的,因此這老頭大概率是個基督信徒。盡管如此,仍然有酒客用粗言穢語辱罵他取樂。

        狄奧多拉有些惱火地找位置坐下來,盯著那些粗言穢語的酒客們。雖然她見不得這些人欺負一個異族老頭,但帝國法律沒有禁止辱罵行為,因此一時間也沒有出聲制止。

        阿斯克見她秀眉蹙起,于是便笑了一下,反手就操起一個杯子丟了過去,在這些酒客的腳底下碎裂了。

        “別吵了,蠢貨們!”他大聲怒罵說道,“酒吧不是你們耍弄嘴皮子的地方!”

        大部分酒客立刻噤聲,顯然是被他突如其來的暴力行為給嚇到了。只有幾個頭鐵的似乎有些不爽,便推開椅子站起身來:

        “你他媽……”

        話音未落,他們便被陡然倒轉的重力掀翻起來,重重地砸在了天花板上。

        “借用一下你的能力。”沒有看這些倒霉的挑釁者,阿斯克笑著對狄奧多拉說道。

        “在君士坦丁堡,私自動用超凡能力,是犯法的。”狄奧多拉微笑回應。

        “那我會被逮捕嗎?”阿斯克假裝害怕。

        “會的,等下就把你抓起來。”狄奧多拉開玩笑道。

        “我認識你們的女皇。”阿斯克正色說道,“我要求擁有法外豁免權。”

        “女皇表示不認識你。”狄奧多拉微笑著把玩酒杯,“除非你答應當她的共治皇帝。”

        “為什么對我這么執著呢?”阿斯克問。

        “你這話問得就有點屑了,團長。”狄奧多拉有些失望,“除了喜歡,還能為什么?”

        “可是……”阿斯克沉吟起來,“我是個屑人。”

        “團長出乎意料地有自知之明啊。”狄奧多拉揚起眉毛,“不過,我喜歡你,跟你是不是個屑人沒有關系。”

        “那是跟帝國利益有關?”阿斯克問。

        “跟我本人的擇偶觀有關。”狄奧多拉回答說道,“如果我不喜歡的話,哪怕用整個帝國來換都沒用。”

        侍者已經端著酒過來了。狄奧多拉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笑道:

        “可惜我喜歡上了一個屑人,有什么辦法呢?”

        “說起來,我有些奇怪。”扛不住她的直球表白,阿斯克只能轉移話題,“你沒有戴面具啊,周圍的君士坦丁堡市民認不出你嗎?”

        “我戴了這個。”狄奧多拉指了指左手食指上的鉆戒,“它被施加恒定了一個心靈盲區法術,相當于心靈II的等級,可以讓級別不夠的超凡者自動忽略我的面容,甚至是存在本身。”

        “居然這么方便嗎?”阿斯克詫異起來。

        附加了超凡特性的道具,通常而言體積越大的越常見,像戒指、項鏈這種的算是超級稀有的珍貴道具了……手上戴十個八個的,直接生人勿近,一近就死。

        不過東所羅門帝國畢竟是超凡道具的知名生產國,再加上這位女皇的外公,當年也是手捏巫師之石當藥磕的,因此仔細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更多的酒被侍者送上來了,狄奧多拉優雅地打開瓶蓋,給兩人的酒杯滿上芬芳的液體。

        “咱們難得一起喝酒,可以不動用超凡體質來對抗酒精吧,團長?”她笑盈盈地問道。

        這話聽著好像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對了,諾菈當時也是這么說的,結果她喝得酩酊大醉,順帶著就賴在自己身上了。所以女皇大人也是打算借著酒意,來突破彼此的距離嗎?

        阿斯克這樣想著,心說如果狄奧多拉也醉了,就叫來皇宮侍衛開車接人。

        完美的計劃。

        一個小時后,他便醉意朦朧地撐住頭顱,感覺有些撐不住了。

        狄奧多拉仍舊坐在他的對面,笑靨如花般美麗迷人,左手的心靈鉆石戒指閃閃發亮,右手的白皙手腕上,則是帶了一個小巧玲瓏的鐲子,表面是著接近血肉般的猩紅色澤。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