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2章 重遇舊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2章 重遇舊人字體大小: A+
     
        臨近傍晚,埃莉諾終于要開始突破她的半神門檻了。

        她腦后的戰斗式馬尾被瀟灑地解開,燦爛的金色長發披散開來,由意志凝聚而成的白光在她周身匯聚,漸漸就化作一片如烈日般的海洋。

        緊接著,她的身軀就驟然化為白光,在火海里轟然坍塌下來。

        幾分鐘后,那些白光又重新開始于空中急速編織,繪制出騎士姬的身形輪廓。最終她從無盡的光與火里颯然走出,右手持槍,左手持盾,氣勢赫然如女武神般。

        宇宙規律光譜于在場諸位半神的心頭微微震顫,幅度和小米婭突破半神時差不多。畢竟埃莉諾本身的意志法則,也不算是什么強力的稀有或復合法則,只是因為與不屈圣劍無比契合才選擇了它——就像是米婭的漣漪之劍和黑洞法則那樣。

        很快,奧林匹亞城的阿庇里俄斯也被驚動,迅速趕赴過來尋找這位新晉半神,結果反而一無所獲……埃莉諾是在爐火島里晉升的,他在主位面自然找不到了。

        等姑娘們回到主位面,才迷惑地發現塞薩洛尼卡的衛兵排查,相比以前莫名奇妙地嚴格了不少。

        尤其是正教特產的“鑒定靈光”卷軸,更是仿佛不要錢般地隨意施放,以至于很多隱藏在傭兵和冒險者里頭的超凡者都被衛兵排查出來。

        接著便被老老實實地帶去喝茶、登記,以及和奧林匹亞城簽訂雇傭合約。

        當然,超凡者的雇傭合約內容,會比普通傭兵的合約待遇要優厚許多,相應的約束條件也會增加,畢竟奧林匹亞城是絕對不會將這么多的超凡者在自家地盤上放任自由的。

        不過低階超凡者們避不過衛兵排查,蒼青之劍的姑娘們倒是根本無所謂。米婭帶著眾人幾個漣漪之劍,便跳動離開了塞薩洛尼卡,來到附近的大傭兵團駐地。

        接著便碰到了某位熟人。

        “你是……”看著對面帶著傭兵小隊走過來的男人,阿斯克下意識便覺得有些眼熟。

        看這些傭兵盔甲上的紋章和裝備配置,應該是來自神圣所羅門帝國的鋼鐵十字傭兵團。

        然而這個帶隊的小胡子男人,卻并非是眾人認識的鋼鐵十字東南分團團長安德烈亞,又或者副團長赫曼,而是個以前在另外地方認識的,但一時想不起來叫什么名字的人……

        “阿爾弗雷德。”蜜兒在旁邊小聲提醒說道。

        “哦!”阿斯克立刻便想起來了。

        阿爾弗雷德,曾經是圍攻奧林匹亞城的十字軍將領之一。

        后來十字軍在魔潮進攻下大敗虧輸,這家伙便跑去巴伐利亞公國的因斯布魯克伯爵領,在伯爵手下混了個男爵城守軍官。

        在抗擊沃爾夫家族的侵略戰時,還和蒼青之劍眾人一起作戰過。

        時隔數年,想不到這家伙不光加入了鋼鐵十字傭兵團,還再次回歸了十字軍的陣列,當真是哪里有戰爭機會就往哪里跑啊。

        阿斯克這樣感慨著,就看見路過的阿爾弗雷德有些狐疑地盯著他的長相,遲疑問道:

        “嗯?我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見過?”

        “是嗎?”阿斯克笑而不語。

        結果這家伙轉過頭去,就對著遠處的某個人叫了起來:

        “喂,副團長!這里有個可疑的家伙!”

        于是赫曼副團長便走了過來,在剛看見阿斯克的時候,第一時間也沒有認出來。

        然而看到他身后的八個姑娘,如此奇葩的傭兵團配置,倒是讓他迅速就反應過來了:

        “阿斯克團長!多年不見,想不到又在這里和諸位碰面了!”赫曼熱情洋溢地笑著說道,上前和他握手。

        如今,蒼青之劍團隊里的埃莉諾,乃是神圣所羅門帝國奧托皇帝的女兒,這件事情在鋼鐵十字傭兵團的高層內部根本不是什么秘密消息。

        甚至不夸張地說,哪怕是總部的大團長站在這里,站在姑娘們和阿斯克的面前,也只有擺出笑臉親自過去迎接的份。

        不過他們東南分團畢竟和蒼青之劍并肩作戰過:

        一次是在東所羅門帝國的斯塔尼瑪卡小鎮追捕圣殿騎士(其實是競爭關系),另一次則是伯羅奔尼撒半島的雪怪異變,還有一次是心靈小鎮異變,雙方已經結下了深厚的戰友情誼。

        因此赫曼此時臉上的笑容,倒是沒有多少作偽的成分……至少他內心深處是這么覺得的。

        然而他這“阿斯克團長”稱呼一出,后面的阿爾弗雷德倒是立刻變了臉色。

        尼瑪,蒼青之劍傭兵團!我說難怪我最近好像運勢不太順呢,每次見到這個團隊都沒什么好事!

        回想過去,阿爾弗雷德發現自己無論是作為對手還是隊友,都被蒼青之劍傭兵團坑得不要不要的:

        一次是在十字軍圍攻奧林匹亞城,結果自己負責的防線被對方幾個鑿穿,滲透得就跟篩子一樣,連帶著自己也被國王伯尼法修和其他十字軍將領罵了個狗血噴頭。

        另一次則是在因斯布魯克城抗擊沃爾夫家族侵略,結果到后面實在擋不住了,自己只能偷偷安排手下駕船棄城逃跑——結果這狗逼團長就找過來,借著他們的船只一同離開。

        阿爾弗雷德甚至還記得他和團隊里的那個血族少女,當時在船上秀了自己一臉的恩愛,以至于他被塞了滿嘴的冰冷狗糧。

        當然,自從加入鋼鐵十字傭兵團后,阿爾弗雷德對本團與蒼青之劍的幾次合作事跡,也有了起碼的了解和認知。

        圣殿騎士那次不用提了,戰利品被蒼青之劍順走,導致安德烈亞當年績效被打了個C;雪怪事件倒是收獲頗豐,但大部分材料都是從蒼青之劍那里買的,等于說是贏了績效虧了金錢。

        至于心靈小鎮那次,雙方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并肩作戰,不過聽說自由之風傭兵團的馬修斯和對方打過交道,結果最后出盡洋相,各種丟臉——順便承包了團長安德烈亞將近半個月的快樂心情。

        這樣想來,這蒼青之劍簡直就是個災星啊,誰遇上誰倒霉!真不知道赫曼副團長如何能笑得出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