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1章 2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1章 2難字體大小: A+
     
        “我來試試。”小米婭說道,“我要收集到很多很多的財富。”

        “為金錢而戰是不行的。”埃莉諾搖了搖頭。

        “那……為天底下的美食而戰!”小米婭舉手說道。

        “你就沒有更崇高的理想了嗎?”埃莉諾有些無語。

        通過【信念之誓】,她當然能看出來小米婭的話都是實話,而且自身意志的濃度相當高。然而作為意志法則的擁有者,她本人卻完全無法認同這些孩子氣的理由。

        “可是。”小米婭有些委屈了,她實在想不出來什么比“金錢”和“美食”還要更值得讓人奮斗的理由了。

        然后她便看見蜜兒站在前面,悄悄地用口型暗示她。

        “對!”米婭立刻反應過來,驕傲地舉起手臂,“為了我們蒼青之劍團隊而戰!”

        話音未落,她的身上便亮起代表信念的白光來,無論是體力、敏捷還是力量,反應速度,都有了明顯的加成。

        米婭果然是個好孩子呢。埃莉諾這樣想著,將含笑的目光轉向佩姬。

        佩姬倒是早就已經想好了答案,不假思索地開口說道:

        “我會為了阿斯克,掃清一切他前方的敵人。”

        僅僅是簡單的一句話,驟然爆發出來的強烈光芒表明,其中真意的純粹程度甚至不下于貞女的守貞誓言,以至于離得最近的小米婭慘叫了聲,眼睛幾乎被刺得要流下淚來——連忙開了個身軀概念化。

        等到光芒散去,埃莉諾才半是吃驚半是嚴肅地看著她。

        過了片刻,才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我也是。”

        遠處,阿斯克無聊地坐在樹邊,似乎在低頭思索著什么。

        諾菈和美狄亞則是一左一右地坐在他的旁邊,笑瞇瞇地互相交談。

        “怎么回事啊?”諾菈露出忍俊不禁的表情來,笑著說道,“怎么都把埃莉的技能當做測謊儀來玩啊?”

        “可能是覺得很好玩吧。”美狄亞淡然說道,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腹部。

        諾菈的目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停留了會,表情仿佛在一瞬間凝固了下,隨后才緩緩說道:

        “不過,埃莉也要嘗試突破半神了,而我現在還只有Lv.18……”

        她仿佛自嘲般地嘆了口氣,然后便聽見阿斯克低聲回答:

        “不急,遲早的事。”

        “她打算什么時候沖擊Lv.20的門檻?”美狄亞突然問道。

        “今天下午吧。”諾菈回答說道。

        她站起身來,拍了拍裙子上的泥土,然后就繼續向莊園方向走去——已經是需要準備午餐的時間了。

        “別這樣。”阿斯克說。

        “怎么樣?”美狄亞問。

        “你心里不清楚嗎?”阿斯克問。

        美狄亞神色微變,隨后低下頭去,不再做聲。

        “你聽著。”阿斯克見她有些悔意,便放緩了語氣,說道,“你現在也是要成為母親的人了,不可以在像以前那樣隨心所欲,肆無忌憚……想想吧,你當初是如何看待你母親的?”

        美狄亞聞言微怔,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說什么好。

        “母親,終歸是孩子的榜樣。”阿斯克語重心長地道,“如果你覺得你的母親,在這方面做得并不夠好,那你難道不應該避免讓你的……我們的女兒,走向同樣的道路嗎?”

        “我……”美狄亞緩緩平復心情,沉聲說道,“我并不是討厭她,我只是……”

        “……只是不想成為她那樣的魅魔。”

        “那你就更應該努力成為咱們女兒的榜樣,而不是繼續肆意地尋歡作惡,直到她連‘母親’都不愿意這樣稱呼你。”

        “那么父親呢?”美狄亞突然瞪大眼睛,盯著阿斯克說道,“假如我愿意為了她而成為一個好的母親,那么她的父親會狠心地棄我們而去嗎?”

        “你還是糾結這個。”阿斯克嘆了口氣。

        “我一直在糾結這個!”美狄亞咬牙切齒,“而你現在連一個答復都不肯給我!”

        “我說過了。”阿斯克也有些煩躁,“我會回去,但我也會回來!”

        “萬一你不回來呢?”

        “我保證!”阿斯克認真說道。

        “你保證個屁!你拿什么保證?”美狄亞質問他道。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萬無一失,你給得了嗎?”美狄亞問。

        “那我們就沒法談下去了。”阿斯克說。

        “各憑本事吧。”美狄亞冷冷地道,“為了女兒不會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我會拼盡我的全力。”

        “你也別怒火過頭,動了胎氣。”阿斯克嘆氣說道。

        美狄亞再次愣住,隨后目光才柔和起來,輕輕摸著自己還沒有變化的平坦小腹。

        過了片刻,她突然又抬起頭來,露出有些希冀的表情:

        “阿斯克,如果我說,我愿意跟你一起走呢?”

        “你不當魅魔女王了?”阿斯克有些詫異。

        “沒有你,一個孤零零的魅魔女王,有什么意思呢?”美狄亞黯然說道。

        這一瞬間,阿斯克便有些難以抑制的感動,于是就嘆氣說道:

        “那行,就一起走吧。”

        “嗯。”美狄亞點了點頭,然而很快又想到了什么,反應過來,“不行,我還是得阻止你。”

        “為什么?”阿斯克納悶。

        “因為假如,回去的人最多只能有一個的話。”美狄亞擔憂地說,“你肯定會搶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溜走。”

        阿斯克:………………

        好像確實是這樣沒錯啊。

        “不行,我得去問問蜜兒。”美狄亞這樣說著,便也跟著站起身來,開始向莊園方向快步走過去了。

        阿斯克繼續坐在草地上,心不在焉地拔著手邊的雜草,望著美狄亞離去的背影發呆。

        如今他對美狄亞的情緒很復雜:一方面惱怒甚至厭惡她的強推行為,以及對于她過度自私的性格非常反感;另一方面,他也非常清楚事到如今,一部分責任還是應該歸咎于自己。

        幾年前,美狄亞曾經指責他“玩弄別人的感情,既不接受,也不拒絕,只是這樣拖著,仿佛拖到世界盡頭,所有問題都會解決了一樣”。

        這并不是虛假的指控:實際上他自己確實是這樣做的。因為接受會辜負對方,直接拒絕又害怕對方死心離開,所以也只能強行假裝鋼鐵直男,把所有向他表白的姑娘都吊在那里給自己打工。

        這樣想來,自己后來所遭遇的事情,倒是有點罪有應得的意思。就好像腳踏幾條船的渣男被姑娘直接柴刀,固然謀殺本身觸犯法律不對,但輿論也會愿意給兇手一點微薄的同情。

        更何況相比她那個毫無節操的母親而言,美狄亞簡直能算是魅魔界的一股清流。不濫交,不縱欲,死心塌地地跟了自己四年,仍然被無名無分地強行吊在那里,都已經變成大齡單身女半神了(類似于大齡未婚女博士)。

        正因為阿斯克對于自己的屑也有充分的認知,因此對于美狄亞也始終沒法真正地恨起來,加上她肚子里的孩子確實是無辜的……一想到那個還未出生的女兒,阿斯克即便是再硬的鐵石心腸,也忍不住被瞬間軟化了。

        那畢竟是他的骨血,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的第一個孩子。作為單親家庭成長起來的阿斯克,對于孩子從小沒有父親的痛苦,簡直再清楚不過了。

        唉,進退維谷,左右為難。

        他無奈地在草地上躺倒,望著天空開始發起呆來。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