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47章 團建旅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47章 團建旅游字體大小: A+
     
        收尾工作。

        在威廉隕落之后,希德莉法順利地收服了剩下的北方號角騎士。

        至于那些不愿意被收服,執意要為威廉效死的少量騎士也是存在的,希德莉法自然選擇尊重他們的意愿。

        兩位半神接連身隕,剩下來的歐特維爾家族成員,自然也就沒有了繼續反抗的膽量。畢竟這邊還有兩位半神在場呢。

        “所以接下來,雪莉會暫時駐留在西西里島,幫助維持歐特維爾家族恢復統治秩序。”爐火島莊園大廳里,美狄亞淡淡說道,“當然,重建的秩序也會在我們的間接控制下。”

        “剩余的北方號角部隊,我打算將他們改組成傭兵團。”希德莉法也附和說道。

        “改組傭兵團?”諾菈詫異問道。

        “蒼青之劍下轄北方號角第一、第二、第三傭兵團。”希德莉法笑嘻嘻道,“怎么樣?”

        阿斯克:………………

        好吧,等西西里島的秩序重建后,憑借蒼青之劍與教廷的良好關系,名義上臣服于希德莉法的歐特維爾家族,肯定是沒有動機再去北侵了。

        那么,如何維持這樣一只規模巨大的常規部隊,就成了相當值得商榷的事情。退伍還耕是不可能的,沒法指望這些諾曼超凡者去老老實實地種田,那么只能暫時維持現狀。

        讓他們當傭兵去賺錢,總比解雇他們出去作亂好。加上諾菈這邊家里有錢,正好可以雇傭這些諾曼騎士,負責保護李錫尼家族的渠道商在第勒尼安海的商貿活動。

        這樣一來,等于說未來的西西里島將由三大勢力進行統治:政治上是以希德莉法為首的歐特維爾家族擁有法理宣稱,軍事上由蜜兒這邊的半神負責監督和干預,經濟上則是由諾菈家族負責輸血。

        三足鼎立,最為平衡。

        阿斯克當然也是看在眼里,感嘆了幾句“姑娘們都開始有自己的小心思了”后,便不再多關心這事。

        對他而言,更重要的當然是團隊的實力成長計劃。

        經此一役,希德莉法、米婭和希拉也都順利地完成儀式任務,領悟了對應的法則。

        如今等級最高的仍然是被命運眷顧的血族少女,Lv.16的佩姬;其次是剛剛完成了法則具象化的阿斯克,等級為Lv.15。

        領悟了審判技能后,埃莉諾的等級也提升到Lv.14,需要進入法則具象化的環節;然后是蜜兒、美狄亞和諾菈,等級分別是Lv.12、Lv.11和Lv.11,還有更多的技能開發空間。

        最后的三位新晉法則級超凡者,大概也只有米婭領悟了開蟲洞的技能,順利升到了Lv.11,希德莉法和希拉都還是Lv.10。

        不過這也不要緊,法則之路和血脈之路的區別就在于:血脈之路是一階一階升級的,如果卡在對應的魔藥上就會卡很久;而法則之路更類似于某種經驗上的汲取,變強的速度是線性均勻的。

        所以只要大家參與更多的歷練,等級自然而然就會爬上去,不用擔心會遇到類似缺少魔藥這樣的升級瓶頸。

        比如那個未來的希德莉法,聽她的口氣,明顯就是沒能打過那個世界的阿斯克。畢竟現在阿斯克和希德莉法就有5級的等級差,當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追上的。

        想到希德莉法,就想到那個莫名其妙的吻。將雜念從記憶里拋去,阿斯克下意識看向還在和美狄亞交談的希德莉法,后者忽然臉蛋一紅,扭頭走掉了。

        阿斯克:???

        “啊呀,你最近是不是對希德莉法做了什么事情啊?”美狄亞抱著雙臂笑著問道,眼睛瞇成了一條縫,“為什么她對你的態度怪怪的?”

        哪里是我對她做了什么,明明是“她”對我做了什么好不好!阿斯克簡直無語。

        “咦。”美狄亞突然湊了過來,在他的身上嗅了幾嗅,鼻翼微微闔動。

        “你干啥?”阿斯克連忙退后。

        “為什么我沒法讀到你的心思了?”美狄亞狐疑問道。

        “哦。”阿斯克坦然說道,“我掠奪了你的心靈能力,給自己上了一層防護。”

        美狄亞:………………

        “你這個掠奪技能還真是厲害啊,什么能力都可以復制嗎?”她頗有些酸溜溜地說道,“敢情我們都是你的超凡法則倉庫,任你按照心情隨意采擷取用咯?”

        “你說的是什么話,美狄亞。”阿斯克臉色一黑,“我只是‘借用’一下你們的能力而已。”

        “借用可以,請問什么時候歸還呀?”美狄亞沒好氣問,“利息怎么算?”

        阿斯克:???

        “這樣吧。”美狄亞笑吟吟道,“我也不計較你‘借用’我的能力了,作為補償,今天陪我出去玩玩吧,怎么樣?”

        “呃……”阿斯克思索了下,便看見蜜兒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鉆了出來。

        “你們要出去玩嗎?”半精靈少女興致勃勃地問。

        美狄亞偏過頭去,用眼角余光朝她投去犀利的瞪視。蜜兒以甜美的微笑回應,脆聲說道:

        “我剛才看了下時間線,發現你們今天出去玩了。帶上我可以嗎,阿斯克?”

        “啊,當然沒問題。”阿斯克連忙說道。

        說實話,經過上次一日男友的事情后,他還真有點怕和魅魔小姐單獨兩人出去約會。

        對方可是倒追法則的半神,領域一開說壁咚就壁咚,親吻技能純熟到讓人喘不過氣。再去幾次,他怕自己真的把持不住,直接淪陷在對方的溫柔鄉里,樂不思蜀了。

        如今有半精靈少女的加入,她當然不會放任美狄亞肆無忌憚的進攻。阿斯克畢竟也是個職業戰隊的隊長,立刻便從中看出了“借力打力”“兩頭拱火”“鷸蚌相爭”等多種戰術的可行性。

        “你們要出去嗎?”諾菈從廚房里探頭出來,“正好,我要出去買菜,等下一起去吧?”

        美狄亞和蜜兒:………………

        “不如諾菈姐姐你說要什么食材,我們去買了帶過來?”蜜兒靈機一動,說道。

        對上美狄亞,她還有自信競爭一下,再多個諾菈她真的應付不過來,光是和情敵們勾心斗角就得用上全部力氣,根本沒時間刷團長的好感度。

        “不用了,我對食材質量的要求比較高,還是我親自去吧。”諾菈露出柔和的笑容,看向蜜兒的溫柔目光分明在說:“小妹妹,你才幾歲呀就跟我斗”?

        “啊,挑選食材還不簡單嗎?”美狄亞冷淡地道,“讓蜜兒拉個平行世界的你出來,跟我們出去不就行了?”

        諾菈:………………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讓蜜兒拉一個平行世界的阿斯克出來,這樣你想怎么約會怎么玩都行,不是嗎?”諾菈突然反應過來,敏銳地回擊說道。

        “那能一樣嗎?平行世界的阿斯克對我而言,不過是個和團長一模一樣的陌生人而已。”美狄亞將胸脯一挺,振振有詞地宣布“我魅魔小姐對愛情超級忠誠”。

        “說得對呀,平行世界的諾菈對我來說也是陌生人。”諾菈不滿地單手叉腰,沒好氣地說道,“我怎么可能會讓陌生人來擺弄我需要的食材呢?”

        “所以你們究竟在吵什么啊?”埃莉諾剛從外面練完槍術回來,微微發汗,脖子上還掛著一條毛巾,不解地看著大廳里劍拔弩張的兩個姑娘,以及在旁邊默默嘆氣的蜜兒。

        “我們在討論出去玩的事情。”阿斯克說道。

        “啊!”埃莉諾恍然大悟地拍手,“那為什么不大家都去呢?人多熱鬧呀。”

        眾人:………………

        所以你以為我們真的只是出去玩?

        “你們等等,我回房間換個便裝。”埃莉諾這樣說著,便匆匆上二樓去了。

        她這邊關上房門,那邊佩姬的房門剛好打開了。走出來的血族少女咦了一聲,問道:

        “剛剛聽埃莉諾說,你們要出去?”

        “對呀,出去玩。”阿斯克說。

        “我也去!”佩姬直接翻過欄桿跳了下來,然后才問道,“去哪里?”

        眾人無語。你連去哪里都不知道,就直接要跟著了?

        “不管去哪里,反正我跟在團長身后就行。”佩姬滿不在乎地說。

        “他去哪你就去哪,你是阿斯克的小尾巴嗎?”蜜兒吐槽說道。

        阿斯克:………………

        佩姬俏臉微紅,辯解說道:“我只是不放心團長外出而已,怕他被不懷好意的人拐走!”

        我是什么沒長大的小男孩嗎,還會被人販子拐走的?阿斯克簡直無語。不過佩姬總算說對了一點,他的周圍確實都是“不懷好意”的人。

        所以再多一個佩姬也沒什么問題,或許還能把水攪渾……想到這里,阿斯克便無視了大家的沮喪神情,點頭說道:

        “那佩姬也一起來吧。”

        “嗯!”佩姬俏聲應道,隨即便過來拉他的手,忍不住喜笑顏開起來。

        肢體接觸!周圍的姑娘們頓時眼神不善起來,我們都還在言語交鋒呢,你怎么直接對團長上手了?

        眼看著現場的火藥味快濃得要打起來似的,阿斯克連忙對佩姬說道:

        “既然那么多人報名,索性咱們團隊全部出去算了,就當團建旅游。佩姬,你去把米婭、希拉和希德莉法都叫來。”

        “嗯!”佩姬順從地應了聲,隨即便松開他的手,往莊園外面跑出去了。

        還好佩姬心思單純,阿斯克緩緩松了口氣,就看見周圍姑娘們的目光,齊齊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眾所周知,情侶壓馬路大多是手牽手,問題是團長只有兩只手……

        所以,怎么分?

        ——————

        位于巴勒莫東部的切法盧海濱小鎮,據說擁有整個西西里島上最漂亮的新月形海灘,是整個意大利加趨之若鶩的度假勝地。

        如今已經是接近11月底的冬季,西西里島沿海城市的氣溫在10-20攝氏度左右(畢竟低緯度近熱帶地區),還算是比較宜人的時節。不少意大利加的富家子弟,也在這個時候專程趕到西西里來度過冬季。

        尤其是在歐特維爾家族和李錫尼家族簽訂了和平開發的商業協議后,整個西西里仿佛一夜之間,便搖身成了遠離戰爭的“金色盆地”,連從所羅門城起航的客運渡輪都漲價了三倍。

        蒼青之劍眾人乘上從巴勒莫前往切法盧的大巴,直接便占下了最后排的五個座位,以及倒數第二排左右兩邊的四個座位,剛好團隊九個人分掉。

        阿斯克原本還想挑選后排靠窗的位置,然而這就導致他旁邊唯一的座位變得炙手可熱。

        在經過一整輪的爭吵不休后,大家一致決定讓他坐到最后排的中間位置來,這樣所有人都不至于離他太遠,最為公平。

        所以你們究竟在介意什么東西啊?阿斯克完全弄不明白,坐得離我遠還是近,對我們之間的關系有半毛錢的影響嗎?

        他左右兩邊的鄰座,被諾菈和美狄亞毫不客氣地搶先占據。兩名心靈術士姑娘將他夾在中央,害得他只能全程維持心靈防護狀態,免得旅途過程中又被人扒光記憶。

        不過這兩位好像已經看過了?

        佩姬和蜜兒沒能搶到鄰座,只能坐在第四排靠中間過道的位置,只要轉頭就能看見團長的“第二近”位置。

        至于埃莉諾、希德莉法、希拉和米婭,自然是坐在靠窗的四個座位上——至于她們心里有沒有介意就不知道了,總之表面上都是無所謂的。

        大巴在沿海公路上行駛著,正午的燦爛陽光肆意地潑灑落下,不少乘客都拉開了窗戶,讓外面的海風能夠吹拂進來。

        左邊是一望無垠的海景,右邊是西西里島的金色田野,以及地中海風格的淡色磚石建筑。

        姑娘們無聊地望著窗外的景色,這讓阿斯克更郁悶了:所以你們一開始就去爭窗邊的座位不就好了?

        “我突然發現爐火島周圍的大海,比起真正的海洋還是有區別的。”諾菈挽了一下耳邊的發絲,笑著說道。

        “怎么不一樣?”阿斯克接過話茬。

        “爐火島里沒有強烈的風,所以海水幾乎都是平靜的,就像是臉盆里靜置的水。”諾菈回答說道,“但你看窗外,現實里的海面則是波瀾起伏的。”

        “確實。”埃莉諾也附和說道。

        “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要出來坐大巴,而不是待在爐火島里的緣故。”諾菈笑盈盈地說道,“畢竟沿途的風景也是旅行的一部分嘛。”

        “說的很有道理。”阿斯克點了點頭。旁邊的美狄亞眼神突然轉了一下,說道: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我們來玩游戲啊?”

        跟女文青聊文藝是絕對聊不過的,因為你會被對方拉到神秘的未知領域,然后被她用一連串不明覺厲的感性理論所擊敗。美狄亞果斷選擇轉移戰場!

        “什么游戲?”不出她的所料,阿斯克的注意力也被轉移了。

        “坦白或冒險。”美狄亞說。

        坦白或冒險(Truth or Dare),在國內有個更簡潔易懂的名字,叫做“真心話大冒險”。諾菈還沒說話,前排米婭已經爬到座位上轉過身來,叫嚷道:

        “好呀好呀,我們來玩游戲啊!”

        “米婭!”蜜兒連忙試圖將她拉下來,“你這樣會吵到前面的乘客的!”

        “沒關系。”美狄亞打了個響指,于是前面聞聲好奇回過頭來的乘客,也就紛紛無所察覺轉回頭去,仿佛什么聲音都沒有聽到似的。

        “我把他們的注意力給針對性屏蔽了。”美狄亞解釋說道,“就算你們在他們面前大喊大叫,他們也不會有半點反應。”

        “那不會有問題嗎?”諾菈擔憂地問。

        “僅僅是針對我們發出的聲音而已。”美狄亞從袋子里抽出九根竹簽(顯然是早有預備),隨后在掌心里握住下端,讓露出來的竹簽平齊高度,笑道:

        “九個竹簽,一根偏長,一根偏短。抽到長竹簽的人,可以指定一個問題或者行為,要求抽到短竹簽的人,嚴格地坦白回答或遵照執行。”

        “聽上去挺有趣的。”埃莉諾饒有興致地說道。

        “來,大家抽簽。”美狄亞笑著將竹簽遞過去,讓大家去抽取。

        蜜兒默默發動了觀測未來的能力,然后從美狄亞的竹簽里挑了一根,果然是長竹簽。

        “誰拿到短竹簽了?”美狄亞問。

        “我……”希拉無語。

        “那么,蜜兒來決定吧。”美狄亞笑道。

        “那就回答問題吧。”蜜兒說道,“你最喜歡的人是?”

        “我的伯父巴西爾陛下。”希拉毫不猶豫地說道。

        “等等!”蜜兒連忙糾正說道,“我說的喜歡,并不包括基于親情上的崇拜或敬仰,只限于男女之間的愛情。”

        “愛情?”這個詞讓希拉愣了好一會兒,最后才猶豫說道,“我倒是沒有遇到什么讓我心動的人……非得要說有好感的話,團長吧。”

        “誒!”姑娘們齊齊驚叫起來。要不是美狄亞提前將其他乘客的注意力屏蔽了,估計全車的人都要回頭望過來。

        “那你看上團長的哪一點呢?”蜜兒倒是沒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追問道。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吧。”希拉冷靜地回答說道。

        “好的,那么我們進入下一輪~”美狄亞笑容滿面地從眾人那里收回竹簽,隨后不動聲色地看了蜜兒一眼,說道,“以及,為了防止可能的作弊行為,接下來由我給大家隨機分發竹簽,不允許主動抽取了哦~”

        她再次將竹簽在掌心里混勻,然后一根一根地隨機分發給眾人。

        “咦,這回是我。”阿斯克示意自己拿到了長竹簽。

        “那么短竹簽在誰那里?”美狄亞開口問道,隨即便發現姑娘們齊齊盯著她看。

        確切地說,盯著她手里的短竹簽在看。

        “原來是我。”美狄亞也明白過來,伸手撩了一下頭發,露出嫵媚妖嬈的漂亮笑靨,“那么團長,請您盡情地審訊或者命令我吧~”

        “回答問題。”阿斯克無奈地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讓你變得矜持一點,保守一點,端莊一點?至少像個正常的人類血統的姑娘那樣?”

        姑娘們聞言頓時忍不住紛紛豎起耳朵,心想世界上真有這種辦法么?

        “當然有。”美狄亞正色說道。

        見大家都目光炯炯地盯著她看,美狄亞便將手掌按在胸前,肅然說道:

        “只要阿斯克和我步入婚姻殿堂,我一定虔誠地皈依天主,再不作惡。誠實守信,謙遜守禮,相夫教子,盡職盡責,努力成為世人認可的道德楷模……”

        “滾!”阿斯克沒好氣地打斷了她。

        經美狄亞這么一打岔,現場的氣氛也火熱起來。第三輪抽到長竹簽和短竹簽的,分別是諾菈和埃莉諾。

        “那么,請埃莉回答問題。”諾菈煞有其事般地思考片刻,問道,“在你的生命里,你最最重要的朋友是誰呢?”

        “當然是你了,諾菈。”埃莉諾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氣,笑著說道。

        “喂!你們這樣算作弊吧!”米婭立刻不滿地指責起來。

        “嚴格來說,不算是破壞規矩。”希拉在旁邊反駁說道,“具體下怎樣的命令,是拿到長竹簽的人自己決定的,別人可沒有權力干擾。”

        于是米婭摩拳擦掌起來,發誓下一輪一定要拿到長竹簽。蜜兒在旁邊嘆了口氣,暗自發動了能力。

        美狄亞再次將竹簽發給眾人(只是這次的竹簽在她掌心里混勻的時候,就被蜜兒默默替換成了平行世界特定排序的竹簽),隨后……

        “我拿到長竹簽了!”米婭仿佛拔出了石中劍般,熱血沸騰地站在座位上,將手里的長竹簽高舉起來,展示給所有人看。

        “哇你好棒啊!”蜜兒在旁邊鼓掌叫道。

        “我命令!”還沒等大家確認短竹簽的歸屬,米婭便搶先叫道,“拿到短竹簽的人,說出……不,親團長一口!”

        蜜兒聞言頓時怔在那里。等下,未來線可不是這樣子的,你不是應該讓她回答一個難堪的問題嗎?

        她將不可思議的視線投向米婭,后者一臉堅定的模樣,絲毫沒有任何猶豫。再次轉動目光,蜜兒才發覺美狄亞正笑吟吟地看著她。

        黑天鵝……臨時起意……操縱法則……蜜兒頓時全都明白過來。

        “誰拿到了短竹簽?”她有氣無力地問道。

        “拿到短竹簽的,是我……”

        微弱的聲音響起,眾人才看見窗邊的埃莉諾再次舉起短竹簽。金發的女騎士仿佛不堪般地捂住臉頰,臉紅得仿佛像只煮熟的蝦子般。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
    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