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08章 活在當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08章 活在當下字體大小: A+
     
        大量的收容物飛向了源質之樹。

        其中一名散發強光的長劍飛得特快,先是繞著源質之樹轉了一圈,將它捆綁小鎮居民的藤蔓通通斬掉,然后又在下方化為一張大網,將這些墜落的居民盡數接住了。

        諾菈:………………

        這長劍給人的感覺有些熟悉啊?

        “那是什么?”監控室里的奇諾主教也起身問道,表情極其難看。

        說好了要展現收容物帶來的破壞性呢?你個收容物去救人又是什么鬼?

        “那是意志法則半神對應的收容物。”教士迅速調出屬性窗口,查閱后回答說道,“根據設定,這收容物的虛擬人格是善良守序的。”

        “什么善良守序啊!”奇諾主教暴跳如雷,“趕快讓它去攻擊那棵源質之樹!!!”

        爐火島里,蜜兒坐在湖邊的藤椅上,靜靜地望著湖面。

        “我對收容物的修改被他們發現了。”她右手戴著的、由伊甸之果化成的腕表里,突然響起了拉斐爾的聲音,“我不能再做額外動作了,否則很可能會被本體監控到。”

        “嗯,那就這樣吧。”半精靈少女點了點頭。

        “此時的諾菈已經起了疑心。”拉斐爾繼續說道,“她已經意識到,教廷在故意給她展示‘蒼青之劍’傭兵團的眾人,如果在成為半神后失控隕落,會對周圍的世界造成怎樣的破壞。”

        “當然,失控隕落是客觀存在的風險。我們沒必要對此刻意隱瞞。”蜜兒沉靜地說道,“但是,至少我們需要打破教廷企圖給她強加的思維定式和狹隘偏見。”

        “一個超凡者,即便可能在死后危害社會,然而也可以在生前拯救更多的人民。無論是客觀的存在,還是對這個世界的主觀好惡,都是沒有辦法去簡單進行定性的……”

        “……畢竟我們,是擁有思想的,高度復雜的人類。”

        “是埃莉諾!”另一邊的劇本里頭,諾菈終于意識到了那柄飛劍給人的熟悉感——那不是埃莉諾會做出來的事情嗎?

        所以,這個劇本里面所有的收容物,都是我們團隊里的同伴,在晉升半神并隕落后留下的?

        漆黑帷幕,對應死亡法則的佩姬;移動戰場,對應戰爭法則的阿斯克;木偶劇場,對應操縱法則的美狄亞。

        而進化法則的源質之樹,對應的是……

        ……我自己。

        ————————

        阿斯克坐在教堂外的臺階邊上,看著一些鴿子在前面走來走去,翻找著地上的砂礫。

        靈質之樹的異變結束后,不僅是所羅門城的市民恢復正常,連鳥類也開始重新出來活動了。

        幾只肥肥的鴿子搖搖晃晃地,走到阿斯克的邊上,歪頭盯著他看。

        阿斯克面無表情地看著它們。

        雙方對視了片刻,阿斯克才默默伸手入懷里。

        掏出了一袋小面包。

        將面包撕成碎屑,他將碎屑灑在地上,然后那些鴿子便低頭啄食起來。

        “我回來了。”身后響起諾菈的聲音,語氣似乎有些疲憊。

        “成功了?”阿斯克問。

        “嗯。”諾菈伸手捉起一只肥鴿。那鴿子掙扎了下,發現力氣不夠,也就放棄般地歪頭看她。

        從阿斯克的手里接過面包屑,諾菈拿起一點放在它的嘴邊,鴿子便用喙叼住,然后揚起喉嚨,抖抖抖地吃下去了。

        “所以,你感應到的儀式任務是什么?”阿斯克隨意問道。

        諾菈的動作僵硬了下,隨后將鴿子緩緩放在了地上。

        那只鴿子仿佛劫后余生般,飛快地張開翅膀飛走了。

        “要我改造源質之樹的一份源質。”諾菈最后說道。

        “改造?”阿斯克不確定地問道。

        “源質之樹所分泌的源質,和它本身具備神秘學意義上的關聯。”諾菈低聲回答說道,“當任何生命體被源質感染成綠皮時,這個生命體就和源質之樹被綁定在了一起。”

        “一旦綠皮死亡,它的生命力不會逸散掉,而是會回歸源質之樹,被它所吸收。”

        “所以,你需要改造一份源質。”阿斯克立刻明白過來,“將源質的綁定對象,從源質之樹改為你自己。這樣你就可以擁有源質之樹的感染和進化能力。”

        “阿斯克……”諾菈緩緩將頭靠在了他的肩上。

        “我不想再走下去了。”她低聲說道,“我不想成為超凡者了。”

        阿斯克沉默良久。

        “好。”他說。

        諾菈抬起頭來,詫異地看著他。

        “你不阻止我嗎?”

        “如果你已經堅定了退出的決心,那我怎么勸阻也沒有用。”阿斯克分析說道,“反過來,如果你只是在說氣話,那我再試圖勸阻你,不是會激起你的逆反心理嗎?”

        “不是的。”諾菈搖了搖頭,“對于其他人的勸阻,我或許會這樣……”

        “但你是不同的。”她認真地看著阿斯克,“你的想法,對我至關重要。阿斯克……如果你說希望我繼續陪你走下去,我或許就改變主意了。”

        阿斯克立刻感到了莫大的壓力。他當然明白諾菈的言外之意是什么,他甚至能從對方那雙琥珀般清澈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諾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里面滿滿的全映著自己。

        “那么能告訴我,你想退出的理由嗎?”最后他開口問道。

        “我不想在死后,變成源質之樹那樣的怪物。”諾菈回答得很是干脆。

        阿斯克無語。半神超凡者死后,會產生大范圍異變和特性的扭曲殘留……這是設定啊設定!

        你說你不喜歡這個設定,這我也沒辦法啊?難道我還能逮著游戲公司把設定改了?

        不過阿斯克畢竟當過多年的戰隊隊長,深諳“偷換概念”“指鹿為馬”等各種邏輯詭辯原理,當下便像是以前做隊友的思想工作般,嘗試著安撫諾菈說道:

        “諾菈,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么話?”諾菈好奇。

        “從長遠來看,我們都難逃一死。”阿斯克說。

        這是經濟學家凱恩斯反駁古典派的名言,意即“關注長遠情況沒什么意義”。

        諾菈大概沒聽過這句話,便仔細地咀嚼著其中的哲理。

        “半神超凡者隕落后會產生異變,這是事實。”阿斯克見她面露沉思之色,立刻趁熱打鐵說道,“但是,這并不意味著超凡者在這個世界是有害的。”

        “在活著的時候,成為超凡者可以讓我們具備更強的力量,去更有效率地改造這個世界。至于死后異變所產生的危害,也是可以通過一些手段去消減的。”

        “比如說,托付一位同樣是超凡者的同伴,負責鎮壓自己死后的異變,這樣不就沒問題了?”

        “但這個是不可控的。”諾菈苦笑著說道,“我都死了,我要怎么知道我隕落后產生的異變,有沒有被鎮壓成功呢?”

        “你不需要知道。”阿斯克見“概念偷換成功”,對方的注意力已經從“半神死后會變成怪物”,轉移到了“如何避免死后產生危害”上面,便笑著解釋說道,“因為這不是你需要關心的事情。”

        “自我們傭兵團組建以來,平定過多少次類似的異變?上一代超凡者的隕落,自然會有下一代的超凡者負責收拾。”

        “更重要的是,由于成為半神后壽命會很長,所以你不必擔心自己會在近期隕落,這樣危機的引爆點又會被推遲,而教廷的科技水準是不斷在上升的。”阿斯克最后說道,“或許在遙遠的未來,教廷已經解決了半神隕落會造成異變的問題呢。”

        “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去升級,來延長我們的壽命,減少提前隕落產生異變的風險,不是嗎?”

        “是的。”諾菈沉思了片刻,不得不承認自己又一次被說服了,“你說的沒錯。”

        
    高速文字手打 蒼青之劍章節列表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