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00章 暫時癱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00章 暫時癱瘓字體大小: A+
     

      “啊,你醒了。”
      埃莉諾緩緩睜開眼睛,只見阿斯克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這里是……地獄么?
      她虛弱地張了張嘴,卻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事實上,除了眼睛和嘴巴以外,此時的她全身沒有一處能動的。
      因此她也只能看著阿斯克的臉孔,以及他頭頂璀璨的星空,有些暈眩。
      現在是……夜晚?
      “小姑娘,你的路走窄了啊。”阿斯克看著她道,搖了搖頭。
      不明白……
      劇烈的困意迅速襲來,埃莉諾再次陷入了昏迷里。
      話說,我對團員的教育是不是失敗的啊?看著重新昏過去的金發女騎士,阿斯克百無聊賴地想著。
      先是佩姬,然后又是埃莉諾,一個個都是不服從紀律隨便暴走的家伙,偏偏實力又像是開掛一樣迅速增長……這不是鼓勵大家走極端嗎?
      法則之路的等級晉升,涉及到對法則技能的領悟,普遍公認的有兩種方法,一是情緒沖擊,二是閱歷積累。
      還是用華山劍法來比喻:情緒沖擊是劍宗,劍走偏鋒的邪道。雖然升級周期相對更短,但一個是不穩定,另一個則是看臉。
      不穩定的意思,是有些人可以一夜之間連升五級,有些人可能幾個月都升不了一級;看臉的意思是,領悟出來的技能是不可控的,主要跟沖擊的情緒欲望有關。
      比如佩姬那次想要把他復活,結果就領悟出來一個“打撈死者意識”這種完全沒什么卵用的技能,事實上靈體教派的“靈巫血脈”也可以做到類似的效果,等于說是浪費了一個寶貴的死亡法則技能槽。
      如果說情緒沖擊是劍宗,那么閱歷積累則是氣宗。晉升速度更加穩定的同時,也能在學習的過程中,有意識地去學習法則相關的某些概念,從而爭取領悟特定的法則技能。
      比如阿斯克,因為之前在游戲里已經全部積累過一遍,帶著記憶來到這個世界,就可以照葫蘆畫瓢地再領悟一次。
      升級到Lv.12,他所學會的這個法則技能名為“埋伏”,效果是發動后隱蔽自身,使得他很難被周圍的人所發現。
      無論是視覺、聽覺、嗅覺,亦或是超凡能力,都很難發覺他的存在,這是從法則層面上的遮掩和隱蔽。
      戰爭法則.埋伏,幾乎是所有主修戰爭法則的玩家必學的技能之一,使用頻次僅次于“概念武裝”。原因就是這個技能無論是用來茍自己,還是用來狗別人,都是出乎意外地好用,其隱蔽效果比心靈法則的心靈盲區還要強上許多。
      畢竟前者是法則技能,后者只是序列技能。
      望向后方幾百米外,閑庭信步逐漸靠近的空想之龍,阿斯克嘆了口氣。
      將埃莉諾背在身上,他重新再次出發。
      空想之龍布魯諾神色淡定地走在平原上,心情也是頗為無奈。
      通過隱秘的某些手段,他能依稀察覺捕捉到對方曾經經過的路線,然而始終無法確定對方此時的具體位置。
      視線里沒有任何活物,心靈視野里也空無一物,讓他甚至有某種感知被誤導的錯覺。
      嗯,對方肯定是用了某種未知的法則。
      不過不要緊,動用法則必然要消耗靈性。至于比拼靈性,半神沒有任何理由認為自己會輸。
      于是又一天過去了。
      阿斯克走得不快,一方面他背著個人步行,另一方面要維持“埋伏”技能覆蓋兩個人,因此只能通過降速來減少靈性消耗。
      通過巧妙的地形繞路,好幾次他都將空想之龍甩得沒影了,結果沒過半天對方又跟了上來,仿佛跗骨之蛆般極為難纏。
      布魯諾也是追得吐血,這家伙不知道是屬什么的,居然這么能繞,好幾次幾乎繞出他的感知范圍,差點兒就徹底跟丟了。
      他琢磨著是不是能和對方開誠布公,比如直接來個廣域心靈通訊,把皇帝赦免他們的消息在周邊大范圍無差別地廣而告之。這樣即便無法確認對方的位置,至少也能讓對方知道這事。
      不過想想也知道,對方肯定不會相信自己的話就是了。
      “嗯……”埃莉諾漸漸醒了過來。
      “啊,你醒了。”阿斯克將她放在附近的草地上,幫她整理了下金發。
      “我……在哪?”埃莉諾虛弱地問。
      “小姑娘,你的路走窄了啊。”阿斯克搖頭說道。
      埃莉諾:???
      這話怎么好像在哪里聽過。
      “我……動不了了。”她輕輕地說道。
      “廢話。”阿斯克說,“不屈圣劍沒有副作用的嗎?你開了幾秒?”
      “一分多鐘吧……我不記得了。”埃莉諾說。
      “你是掛嗎?”阿斯克吃了一驚。人家Thunder哥最多也就開個10秒,你能開一分多鐘,這要是在職業電競界……
      倒也不能算是無敵,能限制不屈圣劍的戰術很多,比如不讓她近身什么的。比起來佩姬那死亡法則才是真正的掛。
      “掛?”
      “沒事,回去讓你和佩姬打一架。”阿斯克說。
      為什么我要和佩姬打架?埃莉諾莫名突然覺得有些委屈,大概就是那種“我都動不了你還欺負我”的不開心。
      “好了,既然現在可以說話了。”阿斯克在她旁邊坐下,“說吧,為什么突然離隊?”
      “我寫的信你看了嗎?”埃莉諾問。
      “沒看。”阿斯克說。
      “是這樣的。”埃莉諾有些無奈,只能將信里已經寫過的事情,又重新地復述了一遍。
      阿斯克:………………
      “所以他們付了你多少錢?”阿斯克問。
      “付錢?”埃莉諾愣了半天,才說道,“這不是錢的問題,是道德問題。”
      “我們是傭兵,又不是聯合國維和部隊。”阿斯克說,“為什么要管這種閑事?”
      “我不覺得這是閑事。”埃莉諾有些生氣,“如果這場戰爭繼續下去,大多數騎士和士兵都沒法保住性命……”
      “那又怎樣?”阿斯克奇怪地道。
      “那又怎樣?”埃莉諾難以置信地道,“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他們……”
      “我們殺掉的人還少嗎?”阿斯克問,“君士坦丁堡,干掉了多少法蘭克騎士,你忘了?”
      “那不一樣!”埃莉諾和他爭辯,“那次他們是侵略,而這次……”
      “這次也是侵略。”阿斯克說,“對所羅門人而言,帝國軍隊是侵略者。”
      “但是大多數人都不是自愿的。”埃莉諾氣憤地道,“所以我才要拯救他們。”
      “所以呢?”阿斯克面無表情地道,“所以你把我們團隊都拖下了水,現在整個帝國都要對我們喊打喊殺了。”
      埃莉諾頓時心虛起來,底氣不足地說道:“我有注意沒暴露自己的臉……”
      “在一個超凡世界里,為什么你會覺得沒有被看見面容,別人就沒辦法知道你是誰了?”阿斯克毫不客氣地問。
      埃莉諾無言以對。
      “對不起。”沉默良久,她才小聲說道。
      “你對不起的是我們嗎?你最對不起的是你自己!”阿斯克靈機一動,立刻說道。
      哇,好爽,果然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指責別人,有一種別樣的特殊快感。
      埃莉諾不說話了,然而淚水很快便在這個金發女騎士的眼睛里打轉,看得阿斯克也稍微有一丁點兒的不忍心……大概就和一粒米那樣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