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1章 遺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1章 遺書字體大小: A+
     
    埃莉諾回到主位面,就看見阿斯克趴在桌子前打盹。

      唉,為了大家,你這段時間也很辛苦吧。

      從床上找來一條毯子,埃莉諾將其蓋在了阿斯克的身上。

      然后他就醒了過來。

      “唔,檢查完了是嗎?”阿斯克抓住肩頭滑落的毯子,問道。

      “是的。”埃莉諾將結果說了一遍。

      “四個感染者,這么多嗎?”阿斯克感慨起來。

      “加上你,或許就是五個了。”埃莉諾拿起被他枕在頭下的古書,“回去吧,檢查完了去床上睡一覺。我帶著書本去魏斯巴赫駐地,今晚就會跟隨隊伍離開。你們注意不要隨便傳送出來,以免暴露。”

      “好。”阿斯克的身形消失不見,傳送回了爐火島。

      埃莉諾在書桌邊坐下,椅子上似乎還殘留著他的體溫。她盯著空無一物的桌面看了半晌,沉默無語。

      然后,才幽幽嘆了口氣。

      從抽屜里取出信紙、墨水和羽毛筆,她將信紙在桌上壓平,然后開始寫信。

      第一封是給諾菈的:

      “親愛的諾菈,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

      另一邊,在爐火島里,剛傳送進來的阿斯克,立刻遭到了諾菈和美狄亞的左右夾擊。

      兩個姑娘從兩邊抱住他的兩只手臂,氣勢洶洶地爭論起來:

      “我有治療經驗,如果檢查過程中出了什么損傷,我還能及時把他救回來!”諾菈義正言辭地說道。

      “呵呵,我在讀心方面的經驗比你強多了,在我手下他根本不會受傷!”美狄亞冷笑著反駁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其實只是想窺探他的思想!”

      “說得好像你沒有窺探過他的思想似的。”諾菈有些生氣地說道,“你都看過了,為什么不讓我看?”

      這姑娘明顯是性子溫柔慣了的,明明心里已經很不爽了,語氣卻怎么也強硬不起來。似美狄亞這種積年老賊當然更是絲毫不懼,當下眼睛一瞪就吼道:

      “我看過了就要給你看?那以后我結婚了丈夫是不是也要分你一半?”

      諾菈:………………

      完了,希拉在旁邊也是無奈扶額。

      想也知道諾菈跟美狄亞吵架肯定吵不贏,如果說溫柔型的諾菈戰力是10,那么潑辣型的美狄亞戰力就是1000,直接碾壓成渣,根本還不了口。

      不過,吵架的輸贏,也決定不了戰利品的歸屬。

      因為這戰利品是活的啊!

      “這有什么好吵的。”阿斯克莫名其妙地道,“你們要是不放心對方,那就一起看唄。”

      諾菈立刻拼命點頭,而美狄亞則是氣得發抖,狠狠地掐阿斯克的腰。

      “你又怎么了!”阿斯克煩悶。

      “你能不能矜持一點啊!這可是你自己的記憶啊!”美狄亞簡直要氣炸,“給別人看記憶你會有快感嗎?你變態啊!”

      “這不是為了防止有潛藏的心靈瘟疫嗎?”阿斯克無奈攤手,“再說了,你又不是沒看過!”

      美狄亞:………………

      啊啊啊啊這個男人!就是這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讓人好不爽啊!

      她氣得用手指不停拉扯頭發末梢,而諾菈則是忍住了要歡呼的沖動,隨后從容地看了她一眼(然而眼神里的得意根本掩藏不住),說道:

      “那么,美狄亞。是讓我來檢查阿斯克,還是我們一起呢?”

      “一起!”美狄亞咬牙。

      這要是對方在阿斯克腦子里安插后門怎么辦?

      雖然美狄亞現在還做不到,但是如果她能的話……以己度人,她是絕對不放心讓諾菈獨自檢查的。

      于是兩個姑娘就圍住了阿斯克,在他完全放空精神的情況下,細細地檢閱起他的記憶來。其態度之細致,手法之認真,和她們檢查其他姑娘們時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唔,這就是阿斯克的小學嗎?”

      “跟你說了,他的世界很無趣了。別說超凡能力了,連科技都落后得很。”

      “龍之國的小學班級,人數都這么多的么?老師教得過來嗎?”

      “他小學唯一的優點就是不讓早戀。”

      “話說……這個年紀也不大可能早戀吧。”

      兩位心靈術士姑娘嘀嘀咕咕地,而阿斯克坐在椅子上,半瞇著眼睛,漸漸地又睡著了。

      ——————————

      現實位面。

      埃莉諾寫完最后一筆,將信紙小心地折疊起來,然后在外面寫上“給蜜兒”。

      旁邊是疊好的整整齊齊的信紙。

      她給團隊里的每個姑娘都寫一封信。

      最后拿出一張紙,埃莉諾定了定神,然后落筆:

      “親愛的阿斯克團長……”

      有些過于曖昧了。她將“親愛的”這個單詞涂掉,然后再次遲疑起來。

      即便是涂掉了,這個位置和涂抹的長度,還是能讓人輕易猜出原本是什么詞匯。

      于是她又換了一張新紙,寫道:

      “阿斯克團長,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大概已經死了吧……”

      埃莉諾忽然停筆,沉默下來。

      給其他姑娘的頂格開頭都是“親愛的”,唯獨給阿斯克的稱呼沒有修飾定語,這會讓他覺得是自己是在刻意疏遠他吧?

      苦惱地將紙揉成一團,埃莉諾又拿出一張新的紙,就“最開始的稱呼應該如何書寫”這件事情,思前想后,猶豫不決……

      最后仿佛放棄般放下了筆,將臉深深埋在了雙臂里。

      “阿斯克……”她喃喃地說著,眼眶漸漸地濕潤了。

      “對不起。”

      ………………

      恍惚間,仿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過去的一幕幕在她腦海里閃現出來,仿佛泛黃的老舊電影膠卷般,畫面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夾雜著無數人的話語聲:

      “……您明白嗎?我已經一無所有了……讓我解脫吧……”

      “……我只是屠城,你卻是滅國!你有什么資格指責我!”

      “……一旦戰爭來臨,根本不會給這個世界的弱者……留任何一條活路……”

      “……給我個解脫吧……殺了我……”

      “……將這些沒有接受過任何軍事訓練的平民,送到殘酷的戰場上當炮灰?”

      “……說到底,我們這樣的人,就像是無根的浮萍,被水流一沖就散了……”

      “……在接下來,那位至尊親征意大利加的戰役里,這個死亡的數字會乘以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那些層層疊疊的聲音,那些絕望的哭泣、瘋狂的嘶吼、以及悲哀到極致的呢喃聲,最終隱隱約約化為一片低沉的吶喊。

      那是她自己的聲音:

      “弱者,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任何……發聲的權利嗎?”

      ……

      “是這樣的啊。”

      “所以,盡快成熟起來吧,埃莉。”

      埃莉諾猛然從桌上驚醒。

      “阿斯克!”她叫了一聲。

      帳篷里空無一人,四周寂靜無聲。

      可她剛才分明聽到了阿斯克的聲音。

      是夢么?

      埃莉諾低下頭來,呆呆地看著桌上被淚水打濕的紙,上面什么字也沒有寫,一片空白。

      她嘆了口氣,將這張紙按照先前那些信的樣式疊好,然后端端正正地在外面寫上兩個單詞。

      給阿斯克。

      將這些信全部夾在了《荒謬之夢》的書頁里,埃莉諾拿起古書,向著魏斯巴赫的駐地走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