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87章 犧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87章 犧牲字體大小: A+
     
    天空陰沉沉的,似乎很快就要下雨了。

      大量的哀嚎、慘叫和抽泣聲,回蕩在整個營地的上空。

      幾分鐘前,來自教廷的無人機蜂群,再次襲擊了皇帝聯軍的營地。

      不同于以往的突襲射擊和定點爆破戰術,這次的無人機蜂群攜帶了大量炸彈,趁著皇帝巡視營地和演講的時候,從高空逼近并迅速投彈,即便是在場的半神也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只能搶先保住皇帝的安全。

      大量猝不及防的士兵則是被爆炸席卷進去。當場斃命算是最幸運的,更可怕的是那些沒有犧牲,但卻遭到了致殘性的永久傷害的士兵,此時只能徒勞地抱著自己的殘肢斷臂,痛苦而悲愴地嚎叫起來。

      隨軍醫生正在到處奔走,然而傷者實在太多,根本搶救不過來。至于那些已經斷氣死去的尸體更是無人收殮,只能任由其到處散落,血流遍地。

      在皇帝演講過的高臺邊,刀鋒武士的尸體橫七豎八地躺倒著。埃莉諾的二哥亨利靠著高臺,下半身已經被炸彈完全炸去,露出里面可怖的內臟創口來。

      佩姬吃力地發動著“死亡剝奪”的能力,維持著這位法蘭克漢子的殘存生命不消逝,諾菈則是全神貫注地給他的上半身止血。埃莉諾和巴伐利亞公爵站在后面,帶著驚恐和絕望看著眼前的畫面。

      然而真正致命的不是失血,而是那些遭受重創的臟器。

      胃、脾、腎,甚至是心臟……胸部中肺葉以下,所有的器官都已經在爆炸中被毀去。若不是“死亡剝奪”的能力,此時的亨利早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不行!”諾菈停下了治愈能力,“必須修復他失去的身體,否則單純的止血根本救不回來!”

      然而殘肢再生,卻是IV級的“生命”能力才能做到的效果。此時諾菈的能力只有III級。

      “生命學派,對了!找生命學派的人!”諾菈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忙腳亂地去摸手機,然后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手機,早在上次魔潮就被毀去了。

      “我的法則能力堅持不了那么久!”佩姬還在堅持輸出靈性,倉皇叫道,“除非用我的血肉能力污染他!喂,你沒有服用過魔藥吧?”

      “服用過了……”瀕死的亨利勉強露出一個微笑,“就在上周,服用了……刀鋒武士的正義X……”

      “唉。”佩姬無語。正義序列和血肉序列是絕對不相容的,若是自己試圖將他轉化為吸血鬼,恐怕他必然要立刻失控了。

      真的沒有救活他的辦法了嗎?埃莉諾緊緊抓住了父親的手掌,焦慮痛苦的神情溢于言表。蒼青之劍的姑娘們圍在旁邊,絞盡腦汁,一籌莫展。

      很快,皇帝和其他家族的半神們也趕了過來。

      畢竟是巴伐利亞公爵的次子,當然要優先進行救援。只是面對這種境況,即便是半神,卻也想不出任何有效的辦法來。

      “我記得你的血脈應該是血族吧?”荒原之熊瑪森開口,問佩姬道,“吸收我的生命力,然后轉移給雷根斯子爵,可以救活他嗎?”

      “不行。”諾菈搖頭否定說道,“生命力能愈合傷口,但是不能讓臟器再生!現在的他連心臟都失去了!”

      沒有心臟來維持血液循環,每分每秒的生命力損耗都是一個驚人的量。即便是讓半神當他的生命力電池,佩姬充當輸送生命力的管道,也無法彌補這具身體的生命力流失。

      可要讓心臟重生,那只有幾個特殊序列的能力,或者是心臟移植手術才能做到。且不說軍中根本沒有符合要求的超凡者,即使是有現成的健康心臟,佩姬的“死亡剝奪”法則能力,也不夠維持移植手術所需要的時間。

      現在看來,已經是死局了。

      “陛下……”亨利虛弱地轉動目光,奧托皇帝立刻走上前去,神情肅穆。

      在無人機蜂群向他投彈的時候,是隨身護衛的亨利第一時間發現了來自頭頂上方的襲擊,并且將他及時推開。

      “我總算是……盡到了……我的義務……”亨利緩緩地喘息著,嘴唇發白,“陛下……”

      “是的,亨利子爵。您作為一名刀鋒武士,已經履行了您所發下的誓言。”皇帝輕輕握住了他的手,“朕以神圣所羅門帝國之主,奧托皇帝的名義宣布,您對帝國和皇帝的忠誠無可置疑。”

      “那就好……”亨利似乎是想露出一個笑容。然而在劇痛之下,他滿是血污的臉笑起來更像是在哭。后面埃莉諾悲痛地捂住了臉,喉頭蠕動起來。

      “父親……”

      “亨利。”巴伐利亞公爵臉色蒼白地走上前去,他知道他必須迎接自己小兒子的死亡了。

      “我……沒有……給魏斯巴赫家族丟臉……”他的呼吸急促起來,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捍衛了家族的……榮譽。”

      “是的,你捍衛了家族的榮譽。”公爵的聲音也哽咽起來,他強行按壓下胸中的悲痛,顫聲說道,“休息一會兒吧,亨利……”

      “我還有……話要說……”亨利艱難轉動脖頸,將最后的目光投向了埃莉諾,“妹妹……”

      “哥。”埃莉諾悲聲說道。

      “對不起。”亨利的聲音漸漸微弱下去,氣息如風中殘燭,“約翰的死,我很抱歉……”

      “不,我不怪你!”埃莉諾在他身邊跪了下去,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我早就不怪你了……”

      “那就好……”亨利的嘴巴動了動,“好想……喝酒啊……”

      “我這里有酒。”戰神利奧波德從后面走了出來,“巴伐利亞啤酒,可能劣質了點。”

      亨利的目光盯向了那瓶酒,意思不言而喻。利奧波德走上前去,單手切斷了瓶口,小心地將酒液灌入他的唇里。

      他滿足地啜飲著,然而酒液穿過他的喉嚨,從食道的缺口中混著血水流了出來。

      “啊……”最后亨利閉上了嘴,眼珠向上翻動,望向了陰沉沉的天空。

      “哈利路亞……”他用殘余的力氣說了聲“贊美天主”,隨后頭顱便歪倒下來。

      死去了。

      佩姬臉色難看地站起身來,她的靈性已經所剩無幾,不得不停止了“死亡剝奪”的能力。

      只是也沒有人會怪她就是了。

      巴伐利亞公爵次子死亡的消息,隨著半神們傳到了帝國各大家族那里,使得貴族們對這場戰爭的結局越發擔憂起來。

      似乎是為了彌補低落的士氣,皇帝以刀鋒武士的名義,當日就為亨利舉辦了盛大的葬禮,企圖激起眾人的哀兵之心;另一方面,又根據刀鋒武士調查積累的線索,搗毀了數十起隱藏在軍中的暴動預謀。

      一時間帝國聯軍里的秩序也好轉了不少。

      巴伐利亞公爵回營后就病倒了。沒人會責怪這位痛失愛子的公爵,而他手下的騎士和軍隊,則暫時由魏斯巴赫家族的半神封爐之火帶領。

      至于埃莉諾……

      “阿斯克。”回到營地的諾菈,立刻再次找到了阿斯克。

      “埃莉諾呢,沒跟你一起回來嗎?”阿斯克注意到她是獨自歸來的,“她現在在哪里?”

      “還在她哥哥死去的地方,我根本勸不動她。”諾菈憂心忡忡地說道,愁容滿面,“怎么辦呀?”

      “她已經站了六個小時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
    權謀:升遷有道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