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82章 最危險的階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82章 最危險的階段字體大小: A+
     
      爐火島里,埃莉諾看著自己傷痕累累的雙手,默默咬緊了牙關。

      用布條將長劍綁在手上,她繼續集中意念揮劍起來。

      “該死……為什么……”揮劍的右臂已經重新麻木,她只能將其握劍的手換到左臂,吃力地讓意志凝聚附上,“都快一年了……還不能……”

      還不能學會這門超凡劍術?

      這樣的斷斷續續的念頭,在她疲憊到極致的腦海里閃過,隨后雙腿忽然一軟,整個人向側面栽倒在地。

      最后模糊的視線里,看到諾菈往這邊跑過來的身影。

      莊園二層。

      將躺在床上的埃莉諾治療完畢,諾菈幽幽地嘆了口氣,離開房間帶上了門。

      “怎么樣?”阿斯克問。

      “體力和精神都透支過度了。”諾菈說道,“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阿斯克……”她猶豫了片刻,問道,“埃莉她,真的能學會不屈圣劍么?”

      “我不知道。”阿斯克說,“任何一門超凡劍術,沒人能有把握說一定能學會吧。”

      “目前她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諾菈嘆氣道,“如果沒法學會的話,我們能不能說服她放棄呢?”

      “她的‘意志’能力,對‘心靈’能力的效果有天然的抗性作用。”阿斯克聽懂了她的言外之意,“更何況,我也不覺得她現在的執拗,是一個暗示或者植入念頭能解決的問題。”

      “是啊。”諾菈也只是隨口一說,既然阿斯克將其否定了,她也就不再往這個方面多想。

      “她的問題,主要是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太大。”阿斯克分析說道,“她目睹了這場戰爭所帶來的傷痛,想要提前將其阻止,卻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因此只能將這個不切實際的希望,寄托在學會不屈圣劍上面。”

      “埃莉一直是這樣的,容易將事情理想化,然后一根筋鉆進去。”諾菈當然也知道帝國和教廷的戰爭,根本就不是那么簡單就能解決的事情。

      兩人靠著二樓的欄桿,靜靜地沉思了一會兒。

      “我走了。”諾菈擺了擺手,“等埃莉醒來你再叫我吧。”

      “你去干嘛?”

      “種花。”諾菈說,“搞到了一些新種子。”

      “莊園東面的花圃已經種滿了吧?”阿斯克隨意問道。

      “嗯,這次我打算種到山下的樹林里。”諾菈回答說道。

      諾菈離開不久后,另外一個姑娘就上了二樓,打斷了阿斯克的沉思。

      “美狄亞?”阿斯克點了點頭。

      “聊聊埃莉諾的事情?”美狄亞來到他的旁邊,雙臂倚著欄桿。

      “你原來也是這種會關心同伴的類型嗎?”阿斯克笑著說道。

      “不,我不是。”美狄亞倒是出乎意外地干脆否認了,“我只是過來提醒你一下。”

      “諾菈的評估過于理想化了,她對閨蜜寄予了過于積極的期望,反而看不到這里面存在的問題。事實上,埃莉諾目前正處于某種危險的階段,無論是對她自己,還是對我們的團隊而言。”

      “嗯,我相信你不是那種會危言聳聽的人。”阿斯克苦笑起來,“說說吧。”

      “你覺得我們團隊里,誰是將來最有可能會第一個離開的人?”美狄亞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讓阿斯克有些撓頭。長久地思索之后,他也無奈地嘆了口氣:

      “是埃莉諾吧。”

      “嗯。”美狄亞沒有否認,“米婭、蜜兒,這兩個小女孩是沒有主見的,也相當安逸于現在的生活,可以說是非常依賴你。”

      “諾菈、佩姬,在她們對你的興趣沒有消減之前,也是不大可能會輕易離開的。”

      “希德莉法,希拉,她們待在團隊里是為了得到力量。長久來看有離隊的傾向,但目前只要你的實力還能碾壓她們,估計也不用如何擔心。”

      “只有埃莉諾。除了渴望成長以外,她本人還有非常復雜的理想:無論是贏得父親的認可,繼承并復興魏斯巴赫家族,亦或是阻止戰爭拯救人民這種可笑而天真的愿望,從某種意義上來看都是與傭兵這個職業有一定程度的相悖。”

      “而且隨著閱歷的加深,她終究會逐漸意識到單純的力量增長,并不能實現她的理想,那么她選擇如何做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阿斯克說,“不過我們團隊又不是什么傳銷組織,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要離開,我當然尊重她的意愿。”

      “這話聽上去有點言不由衷啊,我的團長大人。”美狄亞戳了一下他的胸口,嬌笑起來,“你將她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姑娘,悉心培養到現在這種實力程度,中間花費了團隊的多少資源,你自己又付出了多少心血?你就真的舍得這么放手?”

      “不舍得又能怎樣呢?”阿斯克感嘆說道,“即便是我,也不可能永遠留在這里的。”

      美狄亞的笑容還掛在臉上,然而陰霾已經隱秘地從眼眸里浮現出來。沉默半晌,她才低聲說道:

      “就算如此,如果她真的直接跳出去阻止這場戰爭,不就等于將我們團隊直接擺放在皇帝的對立面嗎?”

      “如果你擔心的是這個。”阿斯克也沉默了下,“我相信她不會做這種令大家為難的事。”

      “是么?”美狄亞撇嘴說道,“只有在這種時候,你的情商出乎意料地高呢。”

      “我平時的情商很低嗎?”阿斯克哭笑不得。

      “低得不行了,跟一樁木頭似的呢。”美狄亞笑嘻嘻道,“對了,你剛才找我干什么?”

      “嗯,馬爾基娜送‘玉望IV’的魔藥過來了。”阿斯克說。

      “這么快?”美狄亞詫異說道,“不是說好找到幕后黑手才會給我們的嗎?”

      “也許是因為想增加我們的實力吧。”阿斯克敷衍說道,“不用顧慮那么多了,對我們有利無害。”

      “嗯嗯。”美狄亞又讀了下心,發覺阿斯克并沒有撒謊,便攤手道,“拿來吧。”

      “別急,我們先去找諾菈。”

      兩人下樓。

      臥室里,埃莉諾孤零零地坐在床上,臉色還有些虛脫地蒼白。

      門外的對話,她也聽得一清二楚。埃莉諾甚至有種微妙的預感,感覺美狄亞早就知道她醒了,和阿斯克的對話正是說給她聽的。

      所以你也會擔心我離開團隊么?

      團長啊……

      一縷金發垂落在臉頰旁邊,埃莉諾低頭看著自己傷痕剛剛愈合的雙手,默默閉上了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
    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