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55章 戰爭法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55章 戰爭法則字體大小: A+
     

    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蒼青之劍》最新章節...
        維羅納城以北戰壕,東面。

        阿格里庇娜沉默地看著遠處。在她的身邊,阿庇里俄斯和擺渡人乘舟從虛空中現身出來。

        “你來晚了。”阿格里庇娜說道。

        “冥河的水位下降了三分之一。”阿庇里俄斯回答說道,“拜你的小徒弟所賜,如今死亡的概念都盤踞在她的周圍,甚至整個冥界都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想不到這世界上,居然真有人能掌握死亡的至高權柄。”擺渡人也嘖嘖稱奇,“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要想理解死亡,必先經歷死亡’。”

        “因此死亡權柄絕無可能被活人所掌握,然而這定律如今居然被一個人類打破了,真是不可思議。”

        “她曾經死亡過。”阿格里庇娜沉默半晌,說道,“她曾經被某個血族超凡者所殺害,結果被污染的血族特性進入了她的身體,最終將她成功復活。”

        “那不可能。事實上,任何特性都無法作用于死去的人。”擺渡人冷笑起來,“人死亡后靈體會和生命體解離,超凡特性無法建立于靈性的連接,自然就不可能被生命體所消化。”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復活。”阿庇里俄斯沉聲說道,“醫學上對死亡的定義,是大腦細胞發生不可逆轉的機能停止。”

        “按照顛茄之花閣下的說法,也許是出于某些原因,在她腦死亡后靈體并未和生命體分離,導致血肉特性污染了她的身體,所帶來的自愈能力重新恢復了她的大腦機能。”

        “所以,是一個超級幸運的人類小姑娘?”擺渡人冷笑起來,“在觸及死亡的一瞬間,就恰好被強行拉回了人世?”

        “或許吧。沿著這條路線走下去,或許我們可以重復她的經歷,探索出能‘活著’觸及死亡的可靠方案來。”阿庇里俄斯說道,目光沉靜轉動,“當然,在此之前,我們需要一個擁有‘血肉’序列的超凡者,參與到我們的對應實驗中去。”

        “顛茄之花閣下,認識并最終掌控死亡,是我們靈體教團從建立初期就在追尋的至高目標。因此,不知您是否愿意接受靈體教團的庇護,順便配合我們進行實驗呢?”

        “好。”阿格里庇娜倒是沒有猶豫,畢竟她現在還出于被純血隱修會追殺的狀態,來自超凡教派的庇護可以讓她避免很多麻煩。

        更何況阿庇里俄斯這位半神,也是她徒弟的閨蜜的外祖父,至少有一層關系在里面——總比和完全未知的陌生人合作要好些。

        擺渡人撐下小舟,讓兩位半神走上船來。隨后祂將船篙一撐,小舟便滑入了虛空的冥河里。

        在脫離主位面的瞬間,祂忽然抬起頭來,黑袍兜帽下的半透明眼睛,望向了維羅納城的上空。

        一架來自教廷的無人偵察機正在夜空中盤旋著,電子迷彩遮蔽了它的機體,使它看上去仿佛和夜幕完全融為一體。

        維羅納城內,激烈的槍戰正在持續。

        無數的子彈從圣殿騎士的槍口射出,急速飛向恐怖的血族少女。

        后者則是抱著一具年輕男人的尸體,仿佛鬼魅般以幾乎無法鎖定的高速移動著。

        布匿戰術,以變幻莫測的刁鉆走位著稱。如今佩姬已經將這套戰術用得如火純青,然而教導她的男人已經不在了。

        “等著我,阿斯克……”在幾乎從未停止的風聲里,佩姬抱緊了阿斯克的尸體,喃喃說道。

        “……我會把你帶回來的。”

        她從屋頂上高高躍起,密密麻麻的蜘蛛詭雷已經提前聚集到她的落腳點,紅色的感光探頭閃爍著,準備著執行一次劇烈的集體引爆。

        然而還未等佩姬徹底落下,這些蜘蛛詭雷便開始飛快地生銹、腐朽、老化、變形,化為了徹底的廢鐵。

        “該死!”圣殿騎士們很快便陷入了慌亂,“為什么城里的反魔磁場對她沒有作用!”

        “注意和她保持距離!離她太近會詭異猝死!”

        “請求支援!重復,請求支援!”

        佩姬穿過了這些廢鐵,再次沖入了躲閃不及的人群。

        生命汲取。

        壽命剝奪。

        成群結隊的死亡蝌蚪,在圣殿騎士們無法看到的空間內大范圍盤旋著,將反魔磁場的效果給“終結”掉。

        維持反魔磁場的存在需要能量,一旦能量供應不上,磁場就會不可避免地消亡。

        而在這個世界上,任何無法避免“消亡”的事物,都可以被死亡法則提前“殺死”。

        即便是反魔磁場。

        這就是四大超上位法則里,號稱最強死亡法則的可怖威力。

        “……還不夠。”抽干了周圍的圣殿騎士后,佩姬閃電般地反復變向折行,避開所有呼嘯而來的槍彈和榴彈,同時尋找下一群可以汲取生命的目標。

        “……還需要更多的生命力……”

        在她的懷里,阿斯克的尸體越發紅潤起來,仿佛即將擁有生命的人偶般。

        ………………

        所以這究竟是什么鬼啊!阿斯克忍不住吐槽起來。

        潛意識海洋的底層,更準確地說,是人在死亡后的彌留意識所存在的地方。

        阿斯克感覺自己懸浮在無盡變化的世界里,周圍全部都是各種亡者的記憶,仿佛深海的巨大水壓般,擠壓著他的意識。

        如果是真正的亡者,在死亡的過程中,靈體會率先被拋離,隨后則是心智體的分解。

        然而那些凈化后的戰爭概念包圍著阿斯克,那些折斷的刀劍和旗幟,破損的鎧甲,殘缺的亡者的尸體……以各種各樣的形式所存在著的、具象化的戰爭概念,正在保護他不受到潛意識海洋的擠壓崩解。

        同時,在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下,這些戰爭概念正在逐漸灌注進入他的意識里去。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等他完全吸收了這些戰爭概念后,便會自然而然地上浮,從而重新回到主位面,完成復活。

        然而此時的情況似乎有所不對,因為無數的蝌蚪正環繞在他的身邊,試圖將他用力往上“托”。

        等等,這里居然會有蝌蚪?什么鬼!

        要知道,潛意識海洋是由精神所構成的位面,越是偏向實體的則越是上浮,越是偏向精神的就越是下沉。

        因此,絕大多數超凡生物都浮游在這片海洋的上層。

        而下層幾乎都是無形的記憶啊、念頭啊、知識啊什么的,即便有生物想要強行潛游下來,也會被浮力強行托舉上去。該位面的規律就是如此,沒有什么科學道理可以解釋。

        所以這些蝌蚪,究竟是不是超凡生物啊?

        阿斯克的視線掃過這些蝌蚪。雖然他此時也只是一團沒有身體的意識,卻仍然具備“觀察”的能力。

        他發覺這些蝌蚪確實不是生物,它們雖然可以游動,但是并不具備明顯的肌肉結構,也沒有進食和排泄的口子。

        無數的蝌蚪停留在下方,試圖將他往上撐去。只是他吸收的戰爭概念還不夠,如今自身只停留在殘存意識的階段,因此“重”得完全沒法子浮起來。

        蝌蚪們還在徒勞地撐著他的意識。

        阿斯克很想說你們不要再白費力氣了,然后他才想起自己現在根本沒有嘴。

        “……她希望你回去。”盡管沒有聲音,那些蝌蚪卻像是“聽見”了他的心聲,于是有微弱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細若蚊蚋,飄忽不定,然而卻給人某種神秘且恐懼的感覺。

        阿斯克強行壓住無故生出的恐懼,嘗試與它們交流:

        “……她是誰?”

        “……是主人。”蝌蚪們回復了他的問題。

        “……你們的主人是誰?”

        “……她是高熵的執掌者,是低勢的統治者,是時間的盡頭,是一切之終。波動必然收束,有必歸無。”蝌蚪們齊齊吟唱道。

        阿斯克:………………

        這些蝌蚪在說什么東西?雖然聽不懂,但是好像很中二的樣子?

        “而您呢,您……”蝌蚪們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則是更為雄渾的歌聲。這些聲音并非是蝌蚪們所發出的,而是來自于他周圍的旗幟、武器、盔甲與尸體:

        “您是沖突的源泉,是混亂的化身,是修正的變量,是萬物分歧。二者必存其一,而亡其一。”

        “我知道這個謎語的答案。”阿斯克沉聲說道,“是戰爭,對嗎?”

        概念化的戰爭法則沒有回答,只是繼續涌向了他的體內,仿佛飛蛾撲火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
    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