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39章 短暫全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39章 短暫全知字體大小: A+
     
    最深沉的絕望,是什么?

      佩姬呆呆地看著前方,而前方已經空無一物,仿佛什么都未曾出現過似的。

      她沉默了片刻,忽然沒來由地想起來,自己能如此輕松就感應到死亡法則的儀式,或許是因為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

      從墓園的墳土里爬出來的時候,她還記得那時的天空陰沉沉的,仿佛即將降下傾盆大雨。

      她的身體冰涼得與死者無異,心靈也溢滿了絕望和仇恨,生者的喜樂和滿足,仿佛都已經感受不到了。

      所幸出土后就遇到了阿斯克,在那之后慢慢地,才得以從地獄里解脫出來。

      “所以,現在又要到哪里去找最深沉的絕望呢?”佩姬幽幽嘆了口氣,從抽屜里取出了自己的小日記本,“如果找不到,不就沒法完成凝聚儀式了嗎?”

      還是聽團長的建議,試著轉向研究瘟疫法則看看吧。

      爐火島里,蜜兒已經從接近失控的狀態里回復過來,所有的序列在她體內匯聚,逐漸凝合成“命運射手”的血脈。

      司掌命運的射手。

      在她的視線之中,忽然多出了無數條世界線,從未知的此端延伸到不可知的彼端。

      她看到所有人的命運,大家的線交織在一起,糾纏收束成一條長長的繩索,然后……

      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上,這些線。

      剎那間,她的眼淚沿著臉頰流了下來。

      不,這不可能……

      絕不會……怎么會……

      忽然她回過神來,便看見諾菈已經按住了她的肩膀,其他人正關切地看著她。

      “你沒事吧?”見蜜兒總算清醒過來,諾菈總算是松了口氣,驚魂甫定地說道,“剛才,你的靈體突然消失了!”

      “消失了?”蜜兒茫然地道,伸手摸了摸臉頰,才發現臉上滿是冰涼的淚水。

      “你剛才就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眼淚不住地往下掉。”米婭也是滿臉嚇壞了的表情,連忙拿出手巾來遞給她。

      蜜兒默默擦干了臉上的淚水,心里迷惑不解:我剛才究竟看到了什么?

      似乎是某種極其不好的命運,但是我現在記不起來了。

      該死!她默默咬緊了牙齒,怎么可以忘記呢?

      “去旁邊休息一下吧,你臉色太差了。”阿斯克說。

      蜜兒點了點頭,便在諾菈的攙扶下離開了。

      后續的心理治療大約用了半個小時,諾菈才臉色凝重地回來。

      “究竟是怎么回事?”阿斯克嚴肅地問。

      在原來的游戲世界里,他可沒聽說“命運射手”的血脈凝聚完成后,會出現什么心智失守的異樣。

      “不清楚。”諾菈搖了搖頭,“她的記憶似乎少了一塊,大約二十秒,正好和剛才呆坐流淚的時間吻合。”

      “你說的缺少記憶,是指無知覺?還是真性缺失?”美狄亞皺眉問道。

      “真性缺失。”諾菈回答說道。

      “等等,真性缺失是什么意思?”阿斯克問。

      “是這樣的。”美狄亞淡淡給眾人解釋道,“將人的記憶比作一幅長畫,記憶里不同的**對應畫上不同的圖案。”

      “有的時候,人類會進入無法記憶的狀態,比如發呆,或者睡眠,那么在這幅畫的對應位置上就是一片空白,這種情況被稱為‘無知覺’。”

      “另外,在極少數情況下,比如頭顱遭到重擊導致記憶丟失,對應就是這幅畫上被剪掉了一塊,這種則是‘真性缺失’。”

      “簡要概括的話。”阿斯克總結說道,“無知覺是正常的沒有記憶,而真性缺失是本來有記憶,但是因未知原因損毀了,是這樣理解嗎?”

      “不是。”美狄亞說,“真性缺失是指記憶缺失,而缺失的部分究竟是有記憶,還是原本就為一片空白,這個我們是無法確認的。”

      “那么,有辦法復原她的記憶嗎?”阿斯克問。

      “美狄亞,缺失的記憶碎片,是要到潛意識海洋里去尋找么?”諾菈問道。

      “可以,但不一定能找到。”美狄亞思索片刻,回答說道,“得看缺失的原因是什么。”

      “如果是外因,比如超凡力量的影響,那碎片估計已經沉到潛意識海洋深處了,肯定是找不回的;如果是她自身機體的保護機制,比如刺激過大導致失憶,那么碎片和她的心智體可能還有能追尋的黏連鏈條。”

      “總之,不要報太大的希望。”她最后嘆了口氣。

      “嗯,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諾菈。”阿斯克說道。畢竟心理醫生也是醫生的一種,相關工作當然交給諾菈最為合適。

      “好的。”諾菈有些疲憊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是埃莉諾的晉升,你現在還撐得住嗎?”阿斯克看她臉色似乎有些差,“要不要休息一下?”

      “沒事。”諾菈搖頭,“咱們繼續吧。”

      “阿斯克。”美狄亞突然說道,“我聽說以‘運氣’序列為主的超凡者,在相應的血脈或法則階段,偶爾會進入某種短暫的‘全知’狀態。”

      “全知?”阿斯克問。這個概念他還真沒聽說過。

      “是的,全知。”美狄亞眉頭微蹙,“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蜜兒反常的表現,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未來不好的命運?”

      “你相信存在命運這種東西嗎?”阿斯克反問她道。

      “既然運氣都是存在的,為什么命運會不存在呢?”美狄亞也反問道,“你別忘了那個來自龍之國的算命老頭。”

      “那好。”阿斯克說,“我的身上同時帶著刀劍,如果你是那個龍之國的預言家,你能預言到我會接下來會先拔刀還是先拔劍嗎?”

      “不能。”美狄亞干脆說道,“因為一旦我說出結果,你就會反其道而行之。”

      “也就是說,預測命運本身,就會對未來的命運構成擾動,不是嗎?”阿斯克坦然說道,“不存在無法改變的命運,你也無需過多在意蜜兒看到了什么。”

      “只要盡力做好當下的事,就可以了。”

      美狄亞清楚阿斯克這是在勸告她,不要過多去挖掘蜜兒心靈深處的記憶。然而魅魔小姐當然不是對阿斯克言聽計從的小女生,當下便笑瞇瞇地說道:

      “好的。”

      只要做得隱秘一點就可以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