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8章 不詳預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8章 不詳預感字體大小: A+
     

        神圣所羅門帝國的薩克森皇朝,到奧托二世這代已經出了三個皇帝,三個都是有雄心壯志的皇帝,沒有一個是肯安分的。

        奧托皇帝的爺爺亨利一世,在即位的時候就拒絕所羅門公教的涂油儀式,以表明他不會遵從教廷所制定的秩序,因此還被人們戲稱為“無柄之劍”。

        奧托皇帝的父親奧托一世,遇到了千載難逢的意大利加內亂,于是在佛羅倫薩派的幫助下,穿過阿爾卑斯山脈打進了意大利加,廢除了當時的教皇約翰十二世,轉立利奧八世為教皇。

        連帶著簽訂了《奧托特權協定》,其中最著名的是規定了“教皇應當絕對服從于皇帝”。

        結果等到后面的教皇英諾森一上臺,就把這條喪權辱國的協議給撕毀了,直接當做從來沒有簽訂過類似的協議。

        我撕了就撕了,你有種你來咬我啊?

        奧托一世當然沒有去咬英諾森,一來像上次那般千載難逢的時機已經沒有了,二來從教廷那邊拿(qiang)到了一批技術援助,接下來抓緊時間發展國力才是緊要任務。

        然而神羅帝國畢竟不夠帝國,松散的封建制導致公國各自為政,而法蘭克式的分稅制則加重了區域發展的不平衡。

        南方的勃艮第、倫巴第和巴伐利亞,很快便憑借和教廷的外貿而富得流油,北方的薩克森和下洛林、波西米亞卻仍然貧窮異常。

        據說某段時間,為了在下洛林開建工廠園區,奧托一世皇帝甚至不得不屈尊向沃爾夫家族借錢,這一借居然連續借了三年……

        長此下去,別說“集中力量辦大事”,帝國別自己分裂就不錯了。

        據論壇里的考據黨大佬論證,到了如今的奧托二世皇帝,由于長年的貿易逆差,神羅帝國的外債已經達到了某種即將爆炸的可怕地步,而且根本沒有任何縮減的能力或跡象。

        同時南方公國也開始出現了分裂的苗頭。巴伐利亞公國還算好的,畢竟和意大利加有阿爾卑斯山攔著。

        沃爾夫家族和倫巴第地區的所羅門人長期貿易往來,連思想和文化上也都開始“拉丁化”,聽說勃艮第的人民甚至有點開始以“高等法蘭克人”自居的意思了。

        因此,如今奧托二世皇帝面臨的爛攤子就是,要么繼續忍辱負重,韜光養晦,忍受著龐大外債和南方公國的分裂傾向,先設法改革封建分稅制(陛下,祖宗之法不可變!),把國力建設上去再說。

        要么就是直接翻臉,先把背祖的沃爾夫家族打翻(等于和教廷撕破臉),然后再挾大勝威勢再次南征意大利加,重新走一次他父親的“入關”路線。

        最后奧托皇帝選擇了后者。這里面有多少是他自己的政治決策,有多少是帝國上層的共同意志,又有多少是來自某種未知的心智影響,這個已經沒人知道了。

        帝國的戰爭機器已經隆隆開動起來,在撞得粉身碎骨之前,已經無法回頭了。

        兩條巨龍在頭頂上空飛動,掀起劇烈磅礴的風聲,根據薩克森家族和薩拉克利龍族的古老誓約,這兩只巨龍將跟隨皇帝南征意大利加,直到他的戰役徹底成功或徹底失敗為止。

        士兵們則是昂首挺胸地先前進發。前些日子,大家休息的時候還在不滿地討論“陛下何時才會被天主降罪”,現在已經開始熱血滿腔地“讓帝國再次偉大”了。

        只能說底層人民實在是太容易糊弄了,隨便煽動一下就能搞定。

        前面策馬來了幾個刀鋒武士,說是奉了皇帝的旨意,要教大家唱一首歌,名為“天主保佑吾皇奧托”。

        阿斯克:………………

        顯然,關于公爵們在背后做的小動作,以及各個公國士兵的普遍怨氣,皇帝儼然已經早有了應對的措施。演講,唱軍歌,各種手段是層出不窮。

        于是士兵們就開始跟著唱歌,起初還有些荒腔走板,后面便齊齊嘹亮起來:

        我們偉大皇帝奧托,

        我們祈求皇統久長,

        我們祝愿好運常伴。

        愿那桂冠永垂不朽,

        勝利花環歸于他……

        這曲調還是挺耐聽的,連姑娘們也跟著唱起來,阿斯克也就意思性地張張嘴巴,心說這任務流程也太特么地長了,這么多天下來就是沿路不停地走,看風景,還帶集體唱歌的,我怎么記得好像沿途應該也有幾個任務來著?

        臨近傍晚,眾人便抵達了波馬羅洛,這是一座位于阿爾卑斯山脈深處的小峽谷,有座拉丁人和法蘭克人混居的小鎮。

        (拉丁人可以視為古所羅門民族和其他民族的混血)

        皇帝和公爵的隊伍,理所當然地占據了鎮中心最好的建筑,數量龐大的騎士們租借了鎮里的人家,至于底層士兵當然只能在鎮外找空地扎營,營地帳篷從鎮子這頭扎到那頭,從山上看下去到處都是旗幟和帳篷的海洋。

        蒼青之劍傭兵團托了埃莉諾的關系和阿斯克的騎士身份,倒是也在鎮里找了個民居住下。女主人是孀居的拉丁女人,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看到傭兵們進來差點沒被嚇死。

        諾菈和埃莉諾連忙上去給她塞錢,好生安慰。尤其是諾菈親切的拉丁語,讓這個可憐的女人總算是放下心來。

        “樓上只有兩個房間,尊貴的客人們可以自行分配,一樓的客廳也可以睡幾個人。我和孩子們會到地窖里去,孩子們很乖的不會亂跑,絕對不會打擾諸位客人的休息……”

        女人小心翼翼地說道,而諾菈和埃莉諾連忙安慰說不用,你們只管住房間就好,我們會住另一個房間。

        這話說得女人愣住了,抓住她衣服下擺的兩個孩子,烏黑的眼珠也滴溜溜地轉了起來。雖然沒敢說話,目光卻是在姑娘們和阿斯克的身上不斷打量。

        媽媽不是說,只有夫妻婚后才可以同房睡嗎?那這些姐姐都是那位哥哥的妻子?

        哇,好厲害,居然有那么多妻子?!

        孩子們的思維總是單純的,頓時便將阿斯克當成了“厲害的人”來看待。

        諾菈和美狄亞讀出了這兩個孩子的心思,各自也是哭笑不得。

        等惴惴不安的女人帶著孩子上樓睡覺后,姑娘們便也打算進另一間房間——回爐火島去睡覺。

        “埃莉諾?”諾菈最后走上樓梯,看向了還站在客廳的埃莉諾。

        “我今天在客廳守夜。”埃莉諾說道。

        “守夜?沒必要吧。”諾菈有些奇怪,“外面可都是騎士們呢。”

        埃莉諾搖了搖頭,顯然已經決定了。

        那兩個孩子看她的目光,讓她有了某種不好的預感。

        她莫名想起在塞薩洛尼卡的城外,那個被搶走食物而死去的女孩子;以及貝格村那個為她獻上花環,結果卻在鼠災里被殺的女孩子……都曾經用那般純潔的目光,好奇而友好地打量著她。

        某種意義上說,感覺自己仿佛孩子的克星似的。

        就算是以防萬一,她這次也不會再無所作為了。

        如果有什么危險將從門外進來,必然會從她的身上先跨過去。

        回到爐火島里,諾菈將事情和阿斯克說了一遍,有些擔憂地問道:

        “阿斯克,你是不是能……”

        “我可不能未卜先知。”阿斯克搖了搖頭,不過記憶里這段主線劇情,確實有很多任務來著。

        “這樣吧,今天我在外面保管古書,待在房間里。”最后他說道,“如果下面發生了什么情況,我就會及時過去支援埃莉諾。”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