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44章 戰前準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44章 戰前準備字體大小: A+
     

    穿過山區,蒼青之劍傭兵團再次來到魏斯巴赫家族的地界。

    沿途的村莊幾乎都沒落了,到處可見無人的大片廢棄房屋。偶爾在路上遇到前往明興城的流民,眾人才得知原因一半是鼠災,一半是兵禍。

    在村子里遇到超凡異變就是個死,在城里至少還有其他超凡者(半神)保護,加上來村里的征兵官各種橫征暴斂,動不動就拔出刀劍來征壯丁,遠不如城里的征兵官執法文明,說話又好聽……

    因此周邊大量的流民開始往明興城方向遷徙過去,某種意義上甚至加快了巴伐利亞公國的城市化進程——至少穿越前的玩家論壇是這么分析的。

    實際上,不止是巴伐利亞公國,隨著戰爭之火在未來幾年的陸續蔓延,幾乎所有大陸國家的鄉鎮居民都被迫向城市遷徙(主要是集中化便于抵御戰爭威脅)。

    同時也伴隨著大量的鄉村被廢棄,超凡生物的棲息地迅速擴大,以及各種異變副本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

    眾人抵達貝塔恩里德的廢墟,這里也曾是一座繁華的城鎮,后來在污穢之主的鼠災侵襲里徹底覆滅。

    以及,上次便是在這個地方,蒼青之劍眾人聯手擊殺了那個罪魁禍首,阻止了災難的進一步蔓延。

    如今雖然鼠災和瘟疫已經平息,已經逃離的城鎮居民卻沒有回來,只是有一撥流民占據了部分街區,手持染血的刀劍遙遙看了過來。

    這次在主位面行走的是諾菈和埃莉諾。后者的動力裝甲威風凜凜,以至于那些流民很快又縮回了建筑里,不吭聲了。

    “唉。”埃莉諾嘆起氣來。

    “埃莉。”諾菈再次給了她一個心理暗示,讓她原本失落的情緒振作起來。

    “我沒事。”埃莉諾凝視著遠處的廢墟,“我只是想,不知道什么時候,這場戰爭才能結束。”

    “可是就算結束了,這片城鎮也要很久才會恢復人煙吧。”諾菈也感慨般地說道,“至少原來的鎮民,估計是不愿意回到曾經發生災難的故鄉了。”

    “為什么人會那么脆弱呢?”埃莉諾又問出了一個深奧的問題。

    “正因為人是脆弱的,所以我們才更需要堅強些。”這種人生哲學問題,連身經百戰的阿斯克都無法回答,諾菈自然更是招架不住,只能隨口應付了句,急忙說道,“嗯,中午了,我要回去做飯,讓希德莉法出來換班吧。”

    她傳送回爐火島了。埃莉諾抬頭望向天空,表情有些悵惘。

    阿斯克曾經告訴大家,從進入教廷的R1監控名單開始,頭頂的全視之眼軍事監視衛星,就開始在每天的6:00-18:00,持續不斷地對蒼青之劍團隊保持監控。

    因此,哪些團隊秘密可以暴露,哪些不能在白晝的露天環境內使用,都有著嚴格的團隊規定條例。

    比如,爐火島的傳送就是可以暴露的,超凡劍術里星辰九式和不屈圣劍也是可以暴露的。

    又比如,不死幻劍是不可以暴露的,佩姬與她的半神師父阿格里庇娜會面,以及通知魅魔馬爾基娜打開傳送門,這些也都是不能讓教廷知道的。

    至于原因和判斷標準是什么,由于過度復雜,阿斯克并沒有多說,只是讓大家牢記起來。

    然而,埃莉諾又忍不住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也就是說,污穢之主在襲擊這里的時候,教廷也是看在眼里的了。

    那么教廷為什么不派人來阻止他呢?教廷不是有天基戰術武器嗎?為什么不一發天基導彈將這個污穢之主滅掉呢?

    為什么身為文明之光的教廷,全程卻只是看著呢?為什么你們能從距離地表3萬5千多公里的軌道上,冷漠地注視著無數人在鼠災和瘟疫的侵襲下死去,旁觀著這起慘絕人寰的災難,摧毀掉一個又一個城鎮?

    卻什么也沒有做?

    她越想越覺得迷惘、不安……以及隱隱的憤怒。

    希德莉法傳送到了她的身邊。

    “走吧。”她招呼埃莉諾說道。

    “走。”埃莉諾點了點頭。

    “啊,那里就是我們殺死污穢之主的地方。”希德莉法望向遠處,頓時像是發現了故地似的,嚷嚷起來。

    “嗯。”埃莉諾不大想說話。

    “啊,真好呢,我也想變強。”希德莉法羨慕地感慨起來,“什么時候,我才能晉級到那樣的高度呢?像是上次污穢之主那樣,擁有輕易毀滅城鎮和國家的強大力量啊。”

    “那樣真的好嗎?”埃莉諾忍不住激動地質疑道,“明明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卻要用毀滅城鎮和國家,殺死無數人來證明自己嗎?”

    希德莉法盯著她看了片刻,笑道:“你在說什么啊?”

    “我說的是力量本身,并不是說我擁有力量后,會用來做這件事啊。”

    “再說了,如果擁有這力量的是我,我當然會阻止類似污穢之主這種人作惡,不是么?”

    埃莉諾被她說得啞然,沉默了片刻,嘆氣道:

    “是我過火了,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

    她默默向前走去,心情更加沮喪,突然又聽見身后傳來希德莉法的聲音,低沉得不像是她平時的語氣:

    “埃莉諾,力量是沒有正邪之分的,使用者才有。”

    “與其恐懼力量本身,還不如拼盡一切去掌握它,讓所有人都恐懼你的力量。”

    “那時,你要執行正義,邪惡不就無法存活了嗎?”

    埃莉諾猛地轉過頭去,就看見希德莉法笑嘻嘻地,從后面推著她催促說道:

    “走啦走啦,等下阿斯克又要出來催我們走得慢了。”

    ………………

    當天傍晚,眾人總算趕到了施塔恩貝格湖邊。

    “總之計劃就是這樣,有沒有問題?”阿斯克交代完那個戲精騙淚計劃后,詢問大家。

    “有。”埃莉諾納悶地舉手,“我演砸了怎么辦?”

    “演砸了就強殺。”阿斯克大手一揮,淡定說道,“驚懼在被殺后也會遺留下淚水。只是它的逃跑手段太多,通常很難被圍殺而已。”

    “大家記清楚了,如果要選擇強殺,驚懼有這樣幾種能力:一是隱身,可以直接消失在我們的視線里。”

    “破解的方法有兩種:靈體和光芒,周圍的靈體能依靠獨特的感知,察覺到隱身的驚懼位置;而光芒如果照射到驚懼,也會令他的隱身失效。”

    “二是精神尖嘯,使周圍一定范圍內所有靈體受到傷害+暈眩的效果。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抵御,大家全程注意我的示警,隨時準備遠離對方,減少傷害。”

    “三是驚懼附體,它的普通攻擊,有概率會讓被攻擊者陷入消沉、低迷的情緒里,這種情緒傳導不會被格擋或攻擊招架所限制。諾菈和美狄亞的心靈屏蔽能防御這種攻擊,但心靈屏蔽需要保持身體接觸,不現實。”

    “因此,兩位一旦發現戰場有人出現情緒異常,就要立刻發動心理暗示的能力,往對方體內植入快樂的念頭。”

    “快樂的念頭?”美狄亞詢問,“比如說?”

    “上次的萬圣節?”諾菈提出建議,“我記得大家都還玩得蠻開心的。”

    “嗯,可以。”阿斯克點頭認可,“另外,驚懼在不發動能力的情況下,可以自由在虛實之間互相轉化。比如說,它在攻擊你的時候,就會將身體轉為實體。”

    “而在遭受攻擊的時候,他又可以轉化為虛體,導致物理攻擊只會穿過他的身體,不會生效,只能通過奧術序列的能力進行殺傷,或者抓住它攻擊的時候進行集火。”

    “當然,最好是埃莉諾的演技能夠過關,這樣我們就可以直接拿到眼淚,不需要再進行什么麻煩的戰斗了。”

    “等等。”埃莉諾哭笑不得,“所以這次作戰的關鍵是我的演技嗎?”

    “是的。”阿斯克毫不猶豫地承認了,“就靠你了。”

    埃莉諾:………………

    她給了一個說不出話的表情,接著就被諾菈和美狄亞拉去化妝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