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27章 圣誕派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27章 圣誕派對字體大小: A+
     
    近期的戰況壓力越來越激烈了。

      狼家那邊估計也是想得透徹:如今法蘭克尼亞正在抵擋皇帝的北方聯軍,巴伐利亞在南方獨木難支,若是不趁機將其攻下,等北方聯軍殺穿法蘭克尼亞,沃爾夫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因此從最近幾周開始,對面就不斷往戰壕攻堅戰里增兵。阿爾弗雷德也是無法,只能派出手里戰力最大的牌面蒼青之劍傭兵團,不斷往局勢危急的區域去救火。

      如此高壓的戰爭環境下,姑娘們也變得疲憊起來,每天要跑四五個地方,殺的人比屠夫殺的豬還多,感覺精神上就很是吃不住。

      精神上吃不住,操作方面就容易犯錯誤。米婭被人從背后射了一槍,彈片嵌得后背血肉一片模糊。希拉也中了幾次流彈,沒來得及用劍術擋開,好像是傷到了骨頭,以至于不得不暫時退出戰場,每天在諾的治療下一瘸一拐地走路。

      這樣下去不行,阿斯克決定讓團隊休息幾天。

      于是眾人便向阿爾弗雷德請假。阿爾弗雷德哪里會肯,不過這也由不得他肯不肯,大家直接就窩起來不出戰了。

      阿爾弗雷德到旅館這邊來拜訪催促了幾次,出門時的表情便漸漸絕望起來。

      蒼青之劍這邊撂了挑子,戰壕那邊就守不住了,局勢簡直是兵敗如山倒,不過這些都和城里的人暫時無關。

      因為圣誕節就要到了。

      “嘖嘖嘖。”旅店里,再次受邀而來的阿格里庇娜冷笑起來,“可憐的小魅魔。”

      叫阿格里庇娜過來的原因很簡單,上次和她戰斗時,美狄亞的肩膀中了她的特制毒素,佩姬和諾到現在還沒能將其徹底根除,“血肉之毒”的名號果然不是蓋的。

      在美狄亞露出的肩膀傷口上按了一下,血肉里的青紫立刻無影無蹤,阿格里庇娜抬起頭來,高傲地道:

      “好了。”

      真不愧是半神,眾人感嘆起來。

      “小佩姬,最近過得怎么樣?”這位半神又開始關心起她的徒弟來,“上次教你的化血術,掌握了嗎?”

      “師父,我已經掌握了。”佩姬點了點頭,將白皙如玉的胳膊伸出來。

      然后胳膊便驟然化為污血,灑落在地,接著沿著地面流淌回來,爬上她的腳踝、小腿和胸腹,在肩膀上又重聚成胳膊的形狀。

      “很好。”阿格里庇娜本人雖然性格暴戾,但對有潛力的弟子向來是鐘愛有加的,此時看佩姬是怎么看怎么喜歡,立刻拉著她到一旁說話去了。

      剩下來的姑娘們則開始裝飾旅店,準備過今年的圣誕節。

      原本大家打算在爐火島里過,只是店里的住客們提議在旅店里辦圣誕派對,眾人也就答應下來。否則人家都在大廳里過節,只有你這個房間的人“閉門不出”,那就太奇怪了一點,

      拉上緞帶,掛上鈴鐺,某個住客自掏腰包花了重金,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搞來一截原木(據說是從城外修工事的人里走私買的),裝飾成了圣誕樹的形狀。

      其余人也慷慨解囊,買了大量的食材和啤酒回來。

      旅店原本的廚娘已經沒了,于是蒼青之劍的姑娘們就順理成章地,被拜托為這次圣誕派對準備飯食大概是覺得女人的廚藝比較靠譜。

      實際并沒有。

      “唉,還是交給我吧。”諾自告奮勇地說道,“廚藝和生物學實驗應該差不多,這里最能燒菜的就是我了。”

      她拿起一只切好的生豬肘子,說道:

      “首先應該是洗去表面的血水。”

      埃莉諾自告奮勇過來幫忙,將豬肘拿去洗了:“然后呢?”

      “然后用叉子插起來,放到烤爐里烤。”諾說道。

      “那樣肉會沒味的。”阿斯克在旁邊插嘴說道,“應該先用料酒和鹽在表面抹勻,腌一段時間。”

      姑娘們呆呆地看著他。

      “然后各種香料份調勻,涂在表面上,多切幾刀入味,再腌一段時間。”阿斯克想了想道,“既然是肉類,那么也不適合直接拿來烤,可以先拿去水里煮出血水,然后過一道冷水。”

      “阿斯克你居然會做飯!”諾吃驚說道。

      “團長會做飯!”米婭也起哄地驚叫起來。

      “萬能團長。”蜜兒說。

      “優秀。”希拉夸獎道。

      “嫁。”美狄亞直白地道。

      “不是吧,難道你們都不會做飯嗎?”最震驚的還是阿斯克。

      希拉、美狄亞、諾和埃莉諾,大小姐四人組就不用說了,十指不沾陽春水。阿斯克問了一下,佩姬是中產階級出身的小姑娘,女高中生的年紀理所當然不會做飯,米婭是跟著公會吃大鍋飯的。真說起來,只有希德莉法和蜜兒,勉強算是有一些烹飪經驗。

      “那么你們兩個就給我打下手。”阿斯克再次熟練地指揮姑娘們,儼然是將廚房當成了新的戰場,“其余的人,該洗菜的洗菜,該切肉的切肉,美狄亞去把油鍋給我燒熱先。”

      于是廚房也很快就忙碌起來。阿斯克其實也算不上什么專業廚師,只是穿越前當社畜的日子里,在外面租房子,晚上經常買菜回家自己解決,久而久之也算是有一點烹飪能力。

      在地球,他的廚藝充其量也就是餓不死。而在這里,應付一個戰爭期間的簡陋圣誕派對,倒是綽綽有余的。

      阿爾弗雷德今天又來拜訪了,看著擺在門外的漂亮圣誕樹久久不能言語。

      尼瑪老子帶人在外面打生打死,你們傭兵團居然還在旅店里過圣誕節?啊,是不是讓姑娘們集體穿圣誕紅色小短裙,搭著肩膀在你面前扭屁股跳兔子舞啊?

      不行,絕對不行。這種墮落的戰時享樂主義,我一定要進去狠狠地批判一番。

      阿爾弗雷德氣勢洶洶地沖進旅店,問了旁邊喝酒說笑的住客,才知道蒼青之劍眾人正在地窖里。

      好啊,居然在地窖里辦這種見不得人的事!他急不可耐地沖進地窖,頓時被撲面而來的食物香氣和油煙熏了一臉。

      咦,穿著圣誕短裙的漂亮姑娘們呢?

      “什么漂亮姑娘!”美狄亞不耐煩地將他拉進來,“去幫阿斯克炒菜。”

      “炒菜?”阿爾弗雷德納悶。

      “就是拿這個鍋鏟,在鍋里不停翻動,讓里面的菜均勻受熱。”阿斯克將他拉到鐵鍋旁邊。

      “這煙味怎么這么大!”阿爾弗雷德抱怨起來,身體倒是老實得很。手里拿著鍋鏟往鍋里突突突,翻炒的技術明顯用的是刺劍上挑的手法,“你們這廚具挺奇怪的啊。”

      “現做的。”阿斯克出鍋盛菜,讓美狄亞端走。

      “現在外面的戰況不容樂觀啊。”阿爾弗雷德從旁邊盤子里拿起一片蜜漬香腸,塞進嘴里咀嚼著,含糊不清道。

      “早就知道了。”阿斯克說,“憑借因斯布魯克一城之力,想擋住沃爾夫家族大軍?不可能的。拖那么久已經算好的了。”

      “自從遇到你們,我就開始倒霉起來。”和對方混熟之后,阿爾弗雷德也不拘謹了,大大咧咧地抱怨起來,“加入十字軍當統領,十字軍掛了;加入因斯布魯克當子爵,因斯布魯克又要淪陷了。你說,接下來你們打算去哪里?我好提前避開你們。”

      “打完沃爾夫,接下來皇帝肯定要親征教廷了。”阿斯克說,“只要你待在帝國內,你以為你逃得掉?”

      “去西法蘭克怎么樣?”阿爾弗雷德嘟囔說道,“那邊的貴族老派一點,不過只要舍得鉆營,也不是混不下去。”

      阿斯克呵呵一笑,沒有多說。去西法蘭克當領主倒是沒什么,那邊的土地挺肥沃的,莊園經濟也很發達,就是家里得常備三種顏色的旗幟,紅、白、藍……

      眾人此時準備的飯食也很簡單。神羅菜系嘛,豬肘、香腸、熏肉、火腿四大樣,酸菜、洋芋、豆子、黃瓜四小樣,再來點面包、啤酒和紅菜湯就齊了。

      熱氣騰騰的菜肴端到大廳里,頓時引發了住客的一致稱贊。眾人大快朵頤地吃肉,吃著吃著就開始拼酒,熱鬧喧囂的氣氛倒是有了圣誕的感覺。

      宴會的最大功臣阿斯克,做完飯后反而沒有了用餐的興致,只是無聊地看著窗外。

      “不餓嗎?”埃莉諾端著啤酒走過來。

      “你們吃吧。”阿斯克望著外面。

      再過兩個月,就是春節了。

      這個世界當然沒有春節的習俗。不過,他確實得在這個世界,獨自度過自己的春節和新年了。

      “想家了?”埃莉諾沉默了下,問道。

      “下雪了。”阿斯克說。

      外面的雪花飄落下來,在石磚的地面上變為薄薄的水洼。屋里爐火熊熊,倒是溫暖如春,住客們舉杯歡笑,勸飲不休。

      某位衣著單薄的老人路過旅店,像是被里面沸騰般的景象吸引了。她目不轉睛地盯著,爐火在她渾濁的眼眸上倒映出橙黃色的淡淡光澤。

      埃莉諾嘆了口氣,正要動身,便看見諾已經推門出去,手里是一碗熱氣騰騰的紅菜湯。

      老人顫抖著喝湯,汁水沿著她滿是皺紋的下巴流淌,諾則是細心地拿餐巾紙為她擦拭。

      “戰爭什么時候才能結束呢?”看著外面的景象,埃莉諾沉默半晌,嘆息著問道。

      “快了吧。”阿斯克沉吟說道,“我們也該準備起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