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84章 紅發的奧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84章 紅發的奧托字體大小: A+
     

        魏斯巴赫宮里。

        得知了最新的情報后,公爵便匆匆離去了。

        蒼青之劍傭兵團的委托內容也有所改變。

        “護送使節團”——沒必要護送了,使節團已經死光了,海因里希子爵不知道有沒有逃掉。不過就算他成功逃掉,沃爾夫家族也會當他已經死去,并且借此向魏斯巴赫家族發難。

        “發現并挫敗敵人的陰謀”——陰謀已經發現了,而且居然還大得驚人。黑死病這種東西可不是說著玩的,魏斯巴赫家族很快就要全力發動起來,目標是阻止并扼殺那個幕后黑手。

        嚴格上而言,公爵對于委托蒼青之劍還是很滿意的。要知道遭遇了鼠災的貝格村,可是一個活人都沒有逃出來,假使蒼青之劍沒有從使節團覆滅的災難中生還,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前來明興城報信。

        那么恐怕魏斯巴赫家族到現在還蒙在鼓里,每晚幾分鐘知道這件事,說不定就要增加幾百上千條人命的傷亡。

        埃莉諾失落地坐在那里,目光直勾勾盯著地板,腦海里仍然是胡德和瑪利亞尸體相擁的畫面。

        “他本來可以不死的。”她喃喃說道。

        “很多人本來都可以不死。”阿斯克回答道。

        埃莉諾沉默了一會兒,艱難說道:“如果當初我們沒有選擇接下這個任務,而是將情報告訴父親……”

        “情況也不會有多大改善。”阿斯克說,“當時我們只能確定幕后黑手是高等級的超凡者,但是并不清楚他具備哪些序列和能力。”

        “考慮到每次半神施展高階能力,都相當于是在消耗壽命。在不知道對方擁有黑死病這種可怕的大規模破壞能力前,即便你父親稟報半神,他們也未必會出動。”

        “確實。”遠處的走廊里響起一個聲音,“所以小埃莉諾,你就不要再自責了。”

        跟隨巴伐利亞公爵出現的,是一名穿著休閑的中年人,戴著草帽,似乎剛剛釣魚回來,手里還提著魚竿和水桶。

        “幫我把魚處理一下,小奧托。”中年人將水桶遞給公爵。

        “好。”巴伐利亞公爵面露無奈,拎著那水桶就走了。

        “你是,先祖?”埃莉諾驚愕說道。

        “嗯。”中年人摘下草帽,露出一頭暗紅色的頭發,“我和你的父親同名,也叫奧托。不過在我那個時代,他們一般叫我‘紅發的奧托’。”

        和祖先起同一個名字,也是神羅帝國貴族的傳統藝能了,因此埃莉諾很快就接受了這位的身份。倒是阿斯克思索了下,問道:

        “為什么我會覺得你這個設定有些似曾相識呢?”

        “哈哈哈。”中年人爽朗笑道,“是不是以前曾經聽過,當年我和獅子公爵亨利大戰的傳說故事呢?”

        埃莉諾突然恍然大悟,吃驚道:“你就是我們魏斯巴赫家族的第一位巴伐利亞公爵!擊敗了獅子亨利的那位!”

        “那是個很長的故事了。”中年人笑著說道,“不過,我們還是先把外面亂竄的老鼠解決掉吧。”

        他帶著兩人離開宮殿,和外面等候著的姑娘們匯合起來。

        米婭這邊早已經在城內逮住了一只老鼠,將它送到紅發奧托的面前。后者盯著那只老鼠看了片刻,說道:

        “確實是‘鼠輩III’的能力,他在這只老鼠的體內種下了烙印,以此確保隨時能將靈體轉化過來。”

        “這樣的老鼠,在國內應該有成千上萬只。”阿斯克說。

        “不錯。”紅發奧托說道,“不過這也是一把雙刃劍,他能憑借這些烙印進行任意轉移,我們也能憑借它來鎖定對方本體的位置,甚至是通過靈體聯系來進行反向干擾,令他一段時間內無法切換。”

        “類似于封印的能力嗎?”諾菈問道。

        “是的,小諾菈。”紅發奧托微笑地看著她,“你的美麗很像你的曾祖母,七十多年前我們曾經有過一面之緣。”

        “謝,謝謝……”諾菈有些無語。

        “那么先祖,現在你是要帶我們找到對方的本體位置嗎?”埃莉諾對這位不知活了多少歲,還要亂撩人的祖先半神很是無奈,連忙急切問道。

        “嗯。”紅發奧托說道,“當前的魔潮狀態下,我只能動用不超過Lv.10的能力,超過這個等級都會對我有所傷害,因此我盡量不出手,具體的戰術動作由你們來執行。”

        “我只負責幫你們找到對方的本體,以及干擾他在鼠群間切換的能力。只要你們能合力擊殺他,那么現任公爵和你們談的交易和報酬就仍然有效,怎么樣?”

        “可以。”阿斯克點頭說道。

        “好。”紅發奧托贊許地道,左手抓住了那只吱吱亂叫的老鼠,右手成刀般扎了進去。

        某種古怪的赤色符號沿著他的手背皮膚涌出,迅速鉆進了那只老鼠的體內。

        “在貝爾恩里德。”他將手指抽了出來,皮膚上有火焰騰起,燒去了上面沾著的血肉,“我們走。”

        一輛軍用汽車從對面行駛過來,很快就搭上眾人向城外開去。

        路過貝格村的時候,埃莉諾向遠處看去,那里的火焰已經熄滅,如今只剩下一片廢墟和墓場了。

        “你的領地是貝格村吧,阿斯克團長?”紅發奧托從前面座位上轉過頭來,“那地方被瘟疫污染得厲害,以后可能不會建起新的村子了,回頭我讓小奧托給你換一處封地。”

        “不用了。”阿斯克笑著搖頭,“沒必要換地方。”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葬在那里。”

        “阿斯克……”諾菈咬住下唇,立刻有些要落淚的沖動。

        “朋友啊。”紅發奧托感慨起來,“我也沒多少朋友了。”

        “畢竟活得越久,對人與人的情感就看得越淡。人孑然來到世間,雖然會結識很多的朋友,甚至愛人,但終究還是要回歸孤獨的。這也是我們超凡者的宿命,你明白嗎,阿斯克?”

        “嗯。”阿斯克明白紅發奧托這是在隱晦地提醒他,不要沉迷于所謂的男女私情。

        畢竟真正能決定你能活多久的,是你本身的超凡等級。魔潮的漲落有它的周期,假使你的愛人的等級比你低,那么等魔潮一落,她就再也升不了級,最終必然先你一步耗盡壽命。

        與其歸于生死別離的痛苦,不如一開始就不要尋覓這短暫的幸福。

        正因為保持著這樣的觀念,大多數超凡者都很難和他人建立長久的感情關系。凡人的壽命過于脆弱,而超凡者同伴們等級有高低,壽命也不盡相同,注定了他們沒法和他人走到一起。

        選擇超凡,就等于選擇孤寂。

        不過阿斯克的根本目的,從一開始就不是要成為超凡者。他只是想回歸原來的世界而已,而回歸就必須擊敗勃朗峰上的龍之副本,就必須要先成為超凡者才行。

        當然,他沒法和紅發奧托解釋說“我建這個團不是為了開后宮”,不然姑娘們多尷尬呀!因此他也只能閉口不答。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