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69章 首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69章 首勝字體大小: A+
     

        諾菈沉默下來。

        阿斯克提出的方案非常理性,不得不承認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可能是目前最好的解決方案之一。

        然而她卻有種奇怪的難受感——仿佛在場上拼殺的希德莉法,對阿斯克而言并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只是一個贏得勝利的工具。她所揮灑的汗水,傷口里濺射的鮮血,都只是冰冷計算中的數字而已。

        只要能贏得勝利,即便是采取更危險的方式,冒著重傷身死的風險也是值得的……

        她忽然悚然一驚,連忙發動了“心靈”能力,開始平復起自身內心深處涌起的恐懼。

        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會懷疑起阿斯克來了?他明明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更為關心這個團隊才是……

        她心虛地咬住下唇,腦海里混亂無比,另一邊美狄亞也開始快速給希德莉法發去心靈通訊,將阿斯克所說的戰術方案明確交代了一遍。

        于是希德莉法哈哈大笑起來,周身猛然冒出激烈的電光。

        電光?這是!對面的武士瞳孔驟縮,就看見北風之斧當頭迎面劈來。

        盾牌上揚,斧盾相接,剎那間的低溫和電流瞬間傳導進他的手臂,從臂甲上凝結出冰霜的水滴與彈跳的電弧,武士強行壓下痛感,感覺自己的兩條胳膊仿佛被廢掉了似的。

        希德莉法儼然也不好受,同樣的傷害反饋在她身上,以至于她的手臂肌肉也被嚴重破壞,然而她只是咬緊牙關,眼神兇狠地再次揮斧斬落。

        又是一記勢大力沉的直劈,擊中在盾牌的表面,握盾的武士痛呼了聲,感覺全身肌肉都在電流中痙攣,雙臂肌肉麻痹得幾乎握不住盾柄。

        如此的傷害,她的身體也應該難以承受才是!怎么會……

        錯愕的念頭劃過腦海,在武士的瞳孔里,第三次斧擊已經直劈下來。

        這女人瘋了!

        她想要和我同歸于盡!

        武士連忙疾步后退,讓盾牌避開對方的攻擊。

        “果然……”希德莉法低笑起來,聲線有些痛楚地顫抖。

        剛才的兩次攻擊,自然對她的身體也造成了不小的破壞。

        然而比起毫無反抗之力的挨打,她倒是更喜歡現在這種以命搏命的拼血,至少如今落入無法還手的窘迫境地的,是對方!

        場外的歡呼越加激烈起來。市民們絕大部分都對超凡力量一無所知,他們只看懂前面魏斯巴赫家族的女武士,被沃爾夫家族派出的劍盾武士按著打,然而戰況很快又瞬間傾覆過來。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么,但是……女武士加油啊!干死那群狼崽子!

        希德莉法已經發動全部能力,霧氣和電弧在她身周環繞,令她看上去仿佛古老冰原上的泰坦巨人般。每次她跨步怒吼著發動進攻,對面的劍盾武士只能一退再退,不敢用盾牌去接她的攻擊,只能緩慢地沿場上繞圈。

        沃爾夫家族使節的看臺上,某個穿黑袍的家伙剛剛抬手,就被旁邊海因里希子爵的侍從按了下去。

        “別急。”那個侍從提醒說道,“這還是第一場戰斗。過早暴露的話,后面的比賽怎么辦?”

        男人從黑袍下面,發出一聲譏刺的冷哼,沒有再繼續說話。

        如今場上的態勢已經分明,面對希德莉法不管不顧的進攻,劍盾武士顯然沒有和她兩敗俱傷的意愿,只能一味地閃避游走。

        見自己無法用近身攻擊命中對方,希德莉法索性拿起北風之斧猛擲,劍盾武士躲閃了幾次,就被北風之斧砸中盾牌,整個人再次戰栗起來。

        不對,光是閃避的話,這面盾牌實在是太沉重了!

        考慮到對方的能力可以沿金屬傳遞,盾牌的防御作用已經被大大弱化,于是劍盾武士只能丟下盾牌,雙手握持長劍,準備迎接(閃避)對方的攻擊。

        就是現在!希德莉法再次擲出北風之斧,同時朝對面全速沖鋒過去。

        劍士敏捷地朝側面一個翻滾,就躲開了北風之斧的投擲。這柄斧頭怪異地很,每次丟出之后都會飛回對面女武士的手里,讓他也有些感覺驚懼莫名。

        然而這次希德莉法卻沒有伸手去接斧子,而是徑直沖到對面的劍士面前,向左側身避開他的直劈,然后猛地欺入他的懷里。

        貼山靠!

        用肩膀將其撞得踉蹌的同時,左手已經揪住了對方持劍的手腕。

        轉腕!錯臂!足切后!

        空手奪白刃-纏肩鎖!

        那名武士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巨大的力道掀翻在地,長劍也脫手而出。

        他的手臂以怪異的角度扭曲著,被希德莉法的巨力死死地被壓制在地面上,一掙扎就傳來關節錯位的劇痛,以至于他只能用另一只手臂無力地扒著地面,吃痛而悲慘地叫喊起來。

        這回明眼人也能看出劍盾武士已經無法翻盤了。

        看臺上的公爵點了點頭,便和旁邊宮廷侍從吩咐了聲,后者立刻將身體探出看臺,向全場大聲宣布了魏斯巴赫家族的勝利。

        “公爵大人,您的手下真是人才濟濟,連女武士都能如此英勇無畏。”海因里希半是恭維,半是暗諷地說道。

        請了外援,還是女性武士,你們魏斯巴赫家族連個能打的男人都沒有?

        “你們的人打得也不錯。”公爵完全無視了他的怪話,淡定地回應說道。

        海因里希羞惱無語。比起請女性外援的魏斯巴赫,儼然是首戰就被女性外援擊敗的沃爾夫家族更為丟臉。至于那句“打得不錯”,簡直就像是大耳光子糊臉,讓他根本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希德莉法松開了那人的胳膊,搖搖晃晃地向場外走去。她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凍傷,觸電傷,以及銳器的割傷,胳膊也脫臼了,情況慘得不能再慘。

        場外,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諾菈看到她這個樣子,眼眶立刻有些濕潤起來。

        “你哭什么?”坐下來接受治療的希德莉法,沒心沒肺地哈哈大笑起來,“我不是打贏了嗎?”

        “為什么要這么拼命?”諾菈難過地問道。

        希德莉法頓時沉默下來。

        “當然是為了勝利。”半晌,她才認真說道。

        “值得嗎?”諾菈將她脫臼的胳膊接好,“這樣的勝利,有什么價值和意義呢?”

        希德莉法再次被問住。她低頭思考了良久,才緩緩說道:

        “我只是……不想讓他失望而已。”

        這下輪到諾菈無言以對了。她沉默地為希德莉法包扎完傷口,輕聲說道:

        “你也喜歡他么?”

        “喜歡?什么意思?”希德莉法不解地歪頭問道。

        “不,沒什么。”諾菈發動治愈之觸,治療著她身上的傷口和受損組織,心想自己真是魔怔了。

        這個傻姑娘,應該是抱著阿斯克信任她,所以她要全力報答的心思吧。

        她對這個結論頗為自信,因此也長長地松了口氣,笑著說道:

        “治療好啦!接下來你好好養身體,短時間內不要再訓練了,知道么?”

        “嗯嗯。”希德莉法點了點頭,回以一個感激的微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