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29章 練習套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29章 練習套路字體大小: A+
     

    隨著眾人繼續深入,很快便遇上了五六個傭兵。

    同樣是戴著章魚,被奪心魔所控制了思想,這些傭兵便悍不畏死地沖了上來。

    按照阿斯克的布置,劍士小隊們立刻迎了上去,每個傭兵都有五個劍士伺候著。

    隨后便開始了慘無人道的“劍術練習”。

    “斬喉慢了!抓時機啊!”

    “跨步疾突看清楚,剛才有兩次機會都錯過了!”

    “崩山擊跟上!跟上!0.13秒啊……哎呀又快了,等他跳起來再打!”

    劍士們一邊圍攻,一邊互相怒噴隊友,很快場景就變得烏煙瘴氣起來。

    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的發揮沒有問題,都是因為隊友的出招快了/慢了,才導致連擊沒打出來的,因此大家的耐心都很快在一次次的失敗中消磨殆盡。

    “首席,這個好像有點難啊?”漢斯小心翼翼地說道。

    “不難的。”阿斯克搖頭說道,“主要就是從對方后跳開始,跨步疾突和崩山擊要先后出招,在對方落地前打到對方,而大多數劍士的反應暫時沒跟上。”

    “多練練就行了。”

    漢斯無語,卻也不得不承認這是當前最好的辦法。畢竟這些被奪心魔寄生的敵人擁有讀心能力,最開始的戰斗也證明了,如果毫無章法地圍攻亂打,是無法攻破對方的防御的。

    只能希望團里的大家能爭口氣了。

    “成功了!”對面突然有一只小隊喊叫起來,伴隨著章魚頭傭兵被崩山擊砸翻在地。五個劍士一邊歡呼,一邊沖上去亂砍亂剁,將那只想要逃跑的奪心魔連同傭兵腦袋都剁得粉碎。

    “看,你們的人還是可以的。”阿斯克笑著和漢斯說道。

    漢斯哭笑不得。雖然他明白阿斯克這是在表揚他們,可不知為什么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咱們好歹也是半神領隊的理查特納爾劍士團啊,居然連一個簡單的合擊之術都要練習半天才能成功,有什么好值得驕傲的呢?

    “首席,您團里的傭兵們,也能輕易做到類似的合擊嗎?”漢斯突然對蒼青之劍這個傭兵團來了好奇。

    “當然,這又不難。”阿斯克不假思索。

    漢斯:………………

    他震驚地看著美狄亞和諾菈,原來你們團隊這么強的嗎?

    美狄亞和諾菈對視了眼,彼此都露出了無語的表情。

    雖然這話聽上去很囂張,但是……無論是埃莉諾、希德莉法,還是米婭和佩姬,都能輕易做到在場劍士們正在苦練的所謂合擊之術。

    因為阿斯克從一開始,就是這么訓練她們的。

    比如希德莉法旋風斬開路,逼迫敵人走位閃避。這時埃莉諾提著槍盾上前,米婭或佩姬高速迂回繞后,瞬間就能形成一個圍攻夾擊。

    敵人如果面對埃莉諾,那么后方就會迎來背刺。如果背對埃莉諾,她就上前一個盾擊打得對方踉蹌,然后龍槍刺穿挑起砸地,落地的瞬間眾人集火輸出。

    當然,這樣的招數并不是毫無破綻的,比如前招早了后招晚了,中間就會留出讓敵人反應的空檔。

    這時蜜兒的狙擊射擊,美狄亞的心靈控制,或是希拉的重力操縱和氣壓彈,就會在最關鍵的時機補上一刀,讓敵人重新陷入硬直狀態。

    她們練習合擊戰術的次數是如此之多,以至于面對類似單個敵人時,甚至不需要阿斯克出聲指揮,大家就能迅速將完整的一套戰術打完。

    即便是應對大量敵人,亦或是高等級超凡生物時,阿斯克只需說幾個字,比如“右三龍槍”“左一氣壓彈”,姑娘們也能迅速領會他的意思,將對應的招式快速打到指定目標身上去。

    而不是像這些蠢笨的劍士一樣,非得阿斯克給他們演練上好幾遍還不會,還得自己頻繁練習。

    “突然覺得我們好強啊。”諾菈感嘆說道。

    “呵呵。”美狄亞表示深有同感。

    隨著練習次數的增加,劍士們的合擊熟練度也在迅速上升——大家畢竟是能被物理系半神看中的劍士,劍術天賦自然不會低到哪里去。

    雖然比起蒼青之劍的姑娘們,水平還是要差上一截。

    這倒不是什么阿斯克想藏私的原因,而是因為雙方的出發點本來就不同。

    對待自家的姑娘們,阿斯克是以戰隊隊長帶新人的方式來教授的,不僅會教她們如何合擊,還會教她們這中間的走位、節奏、技巧細節、攻守預判,以及為什么要怎么打。

    這些職業知識要細說就海了去了,沒有近千場戰斗幾乎講不完。雖然姑娘們學得很認真,但在場的劍士們卻未必愿意相信這些東西——在教學方面,他們當然更信任他們的半神老師。

    因此對待劍士們,阿斯克就直接設計了一套攻略打法,掰開切碎了讓劍士們照方抓藥。

    至于為什么這么打,比如敵人為了閃避斬喉而后跳的時候,為什么要先跨步疾突再接崩山擊呢?不能直接用崩山擊砍翻嗎?

    這些大家既不理解,也不關心,阿斯克自然也不會多說。

    向前推進五十多米,沿途又解決掉幾個被寄生的章魚頭傭兵,眾人便推到了第二座研究大廳里。

    這里依然到處都是立式培養槽,與第一座大廳不同的是,這些培養槽大多都已破損,里面的液體和奪心魔也已盡數不翼而飛。

    墻上懸掛著的留言板,用各種不同的筆記潦草寫著各種各樣的留言:

    “奪心魔是心智類超凡生物,請不要因為它長得像八爪章魚,就用竹簽串著它在炭火鐵架上烤。下次讓安保人員逮到烤奪心魔的工作人員,將處以通報批評和停職檢查。”

    “雖然奪心魔不用進食,只會從宿主中汲取營養,但是我發現它們對巫師之石似乎有某種超乎尋常的熱愛,可以申請一些巫師之石用作科學研究。”

    “巫師之石價值過于昂貴,你的請求已被駁回,為什么不試試秘銀粉末呢?”

    旁邊又是唰唰唰的聲音,顯然諾菈再次開始記起了筆記。

    “奪心魔會吃巫師之石嗎?”她頗有些好奇地問道。

    “氪石頭……大部分超凡生物都會磕吧。”阿斯克說,“你還記得希拉的外公嗎?”

    “哦哦。”諾菈回憶起在奧林匹亞樹頂上的情景,不確定地說道,“所以,其實它們不是在吃巫師之石,而是汲取其中所蘊含的靈性與能量?”

    “再聯想到我們在外界,所殺死的怪物和復制體,體內都有巫師之石的碎片。”她手里轉動著鋼筆,思索起來,“是不是說,這些奪心魔通過攝取巫師之石,借助其中的靈性來放大自身的精神強度,并將心智固化成有實體的復制體?”

    “它們才是造成這次大規模異變的元兇?”

    “也許是的。”阿斯克說,“我們繼續探索下去就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