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101章 真正的維京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101章 真正的維京人字體大小: A+
     

      酒館里,希德莉法看到了海盜們。

      這些家伙依舊爛醉如泥,似乎是將僅剩的錢財全部換了酒。

      希德莉法嘆了口氣,問店家要了一盆冷水,把這些漢子全部都給潑醒了。

      海盜們互相攙扶,跌跌撞撞地向著港口走去。

      希德莉法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因為街道上的行人似乎有些少。

      她連忙告訴老維爾德,后者還有些微醺,便讓手下們加快腳步前往碼頭。

      剛抵達港口,海盜們就被一群城市衛兵攔住了。

      還沒來得及拔出武器,這些宿醉癱軟的海盜們就全部被衛兵奪去兵器,強壓跪地,交叉的長劍從后面壓在了脖頸上。

      希德莉法砍傷了兩個衛兵,然而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被第三個衛兵重拳擊中了胃部,很快就佝僂著蹲了下來。

      幾個衛兵還想要如法炮制,也用長劍架住她脖頸,這時從后面傳來一個聲音:

      “不用那么粗暴。即便是海盜,她也只是一個女人而已。”

      希德莉法看著排開人群的金發青年,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冷了下來:

      “雷歐提斯……”

      “希德莉法。”雷歐提斯淡漠地看著她,“你果然是一個海盜。”

      “我們之間沒有仇怨。”希德莉法強按下心中怒氣,試圖與其交涉,“在這里殺死我們,對你沒有好處。”

      “哦?”雷歐提斯露出玩味的笑容,“確實,我此行并非為了殺死你們而來。”

      “我是為了你。”他微微瞇起眼睛。

      “我?”希德莉法愕然無語,倒是旁邊被制服的海盜們立刻咆哮起來:

      “滾!別想動我女兒一根汗毛……”

      出聲的海盜很快就被衛兵的劍柄毫不留情地毆擊面部,打掉了滿口的牙齒和血沫。

      雷歐提斯悠然看著這一切,有些憐憫地說道:

      “希德莉法,你為什么總是那么固執呢?如果你愿意隨我皈依天主,今天的這些事情本來可以不用發生的。”

      “閉嘴吧!維京人從不迷信神靈……”又是一個海盜破口大罵起來,然而話還沒說完,某個衛兵便拔出匕首刺進他的嘴里。只是一攪,便讓他永遠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所以你的目標不是我們。”希德莉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的目標,是我。”

      “我的目標是你。”雷歐提斯微微蹙眉,“對,不然呢?你以為我身為貴族,為什么會花費時間在一個平民女孩身上?”

      “迷途的羔羊,需要牧羊人指引向正道。卑賤的平民,也需要貴族注入高貴的血脈,才能重獲新生。”他張開雙手,用仿佛詠嘆調般的語氣說道,“希德莉法,你有著罪惡的過去,但這些都不要緊。”

      “只要你愿意皈依我主,我可以給你一個身份,讓你回歸到你應該走的道路上。”

      “什么身份?”希德莉法冷冷地問,“當你的情婦?”

      “這是給你的恩賜。”雷歐提斯高傲地抬起下巴,“做貴族的女人,總比繼續在海上漂泊更好。”

      剎那之間,老維爾德曾經說過的話,如閃電般浮現在希德莉法的腦海里。

      “……人是生而不平等的……”

      “……他要奪取你所珍視的東西,易如反掌……”

      希德莉法渾身顫抖起來,某種無助的情緒再次充斥在了她的身體里,仿佛又回到了當初遭到殺戮的村子。

      那是她無數個夜晚的噩夢:士兵在她面前砍殺了她的母親,而她幼小的身體無論如何劈砸,都無法砍開對方堅硬的頭盔。

      現在,她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與無力。

      “如果……”希德莉法艱難地道,“我跟你走……你就會放過他們?”

      “當然。”雷歐提斯微笑起來,露出了勝券在握的滿足表情。

      “別相信他。”一直沉默的老維爾德突然說道,“只要你和他離去,我們就會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立刻被殺死。”

      “閉嘴!”他身后的衛兵粗暴地喊了一句,揮拳試圖毆打他的臉頰,然而老維爾德如蠻牛般猛地立起身來,掙扎著朝希德莉法大吼道:

      “希德莉法!一個真正的維京人,絕不……”

      兩柄長劍從后面刺入了他的胸膛,他暴怒地掙開了捆縛雙手的繩索,抓住了衛兵腰間的戰斧。

      然后便被衛兵推倒在地上……死去了。

      希德莉法絕望地看著老維爾德的尸體,她的眼眶有些發紅,淚水從眼角奪眶而出。

      “別哭了!”大副罵罵咧咧地叫起來。

      由于老維爾德反抗的前車之鑒,他身后的衛兵連忙用力將長劍壓住他的肩膀,在他的脖頸上刮出一道血痕。

      然而大副仍然毫無痛色,只是朝著希德莉法厲聲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與其流淚,不如流血!你有什么好哭的……這是在看不起我們嗎?!一個真正的父親,怎么會為了自己能茍且偷生,就讓女兒去犧牲自己呢?!”

      他這樣狂怒地叫喊著,將脖頸朝旁邊的長劍猛地一擰,割開了自己的頸動脈。

      “不要!”希德莉法拼盡全力喊叫起來。她試圖往前撲去,然而身后的衛兵抓住了她漂亮的金色長發,令她只能在頭皮傳來的劇烈痛楚下,淚流滿面地看著對面的大副倒在血泊里,漸漸地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另外兩個衛兵連忙沖上前來,一左一右從后面鎖死了她的雙臂。希德莉法沒有掙扎,木然地低下頭去,海盜們則是哈哈大笑起來。

      “大副都這么做了,難道我們就是孬種嗎?”

      “走吧走吧!瓦爾哈拉在等著我們!”

      “誰死得最晚,英靈殿門口罰一桶最烈的酒!”

      這些海盜桀驁不馴地狂笑著,紛紛將脖頸往旁邊的劍刃上撞去,逐個引頸就戮而死。

      雷歐提斯驚恐地看著這一切,才發覺事態似乎在超出他的掌控。

      等他慌忙命令衛兵們將海盜們按倒在地時,現場只剩下六七個海盜沒有自殺——他們并非行動得晚,而是暫時還未鼓起自殺的勇氣。有的面現猶豫之色,也有的將哀求的目光投向了希德莉法。

      即便只是通過目光哀求,然而終究沒有人能說出“讓希德莉法為之犧牲”的話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