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8章 已經沒有維京人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8章 已經沒有維京人了字體大小: A+
     

      佩爾森扛著斧頭跑走了,四個孩子們嘻嘻哈哈地跟了上去。

      男孩子乞求想要摸摸那柄斧頭,女孩子則是稱贊佩爾森的帥氣,令后者心花怒放。

      他們消失在遠處的路口,希德莉法默默從泥濘的地上坐了起來。

      她沒有哭,只是按著紅腫的臉頰,一言不發。

      “呵呵,維京人。”某個滄桑的聲音響起來。

      希德莉法抬起頭來,看向那位出聲的人。

      村長維爾德,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男人,看樣子似乎正從村外回來,恰好目睹了剛才的場景。

      “村長,我母親讓我用斧頭找您換取面包和腌魚。”希德莉法站起身來,輕聲說道,“可是斧頭被人搶走了。”

      “我看到了。”老維爾德沉靜地看著她,“你不甘心嗎?”

      希德莉法不解地看著他。

      “不甘,是驅使人類殺戮的最初本能。”老維爾德說道,“人啊,生來就是不平等的。”

      “知道么?我也曾經被奪取過……重要的東西。”

      “什么東西?”小希德莉法睜大眼睛看著他。

      “我的情人。”老維爾德認真地道,“她是某個鐵匠的女兒,有著豐腴的身材,白皙的胸脯和美麗的金發,當時我在鐵匠鋪里做學徒,一眼就看上了她。我們情投意合,互相私定終身。”

      “后來她被人奪走了……當了別人的情婦。對方是當地某個小領主的兒子,出身高貴,博學多才,家境優渥,各方面條件都勝過我千百倍。當時我去找他理論,結果被他的護衛毒打了一頓,靠著裝死才逃過一劫。”

      “從那時起,我就知道人是不平等的。很多時候,你努力畢生所要達到的人生巔峰,很可能只是別人的起點。無論是拼家世、拼財富,還是拼學識,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時,他再要奪取你所珍視的任何東西,便易如反掌。”

      老維爾德意味深長地說完,便悠悠地向前走去。

      希德莉法默默跟在他身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跟著,只是下意識便這么做了。

      “沒有辦法嗎?”希德莉法終于開口問道,“如何……保護我的東西,不被人搶走?”

      “哦,有辦法的。”老維爾德停下腳步,冷漠地看著她,“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有機會,僅僅是有機會,去戰勝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

      “那就是拼命。”

      “拼命。”希德莉法呆呆地重復他的話。

      兩人經過房屋,走過農地,穿過沙灘,來到海邊的簡陋碼頭。

      “二十年后。”老維爾德望著遠處的海平面,露出有些快意的殘忍笑容,“我帶著海盜們,偷襲并洗劫了他的城堡。我在他的面前摔死了他的孩子,侮辱他的妻子與情婦,最后將他吊死在他家族的紋章面前。”

      “從那一刻起,我才真正戰勝了他,將他徹底踩在腳下。”

      “海盜,是維京人嗎?”希德莉法問道。

      “海盜不都是維京人,但維京人幾乎都是天生的海盜。”老維爾德淡淡說道,“維京人,是第五紀末期的一只超凡諾曼氏族,依靠劫掠和戰斗為生。他們曾一度控制北海,讓大陸上的法蘭克人望而生畏,以至于他們恐懼地將北方來的海盜,不管是否出自于維京氏族,統一都叫做‘維京人’。”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純種的維京氏族了。大陸那邊現在稱呼我們為諾曼人,我們被認為是維京人、北方賈曼尼人和當地土著的后裔。”

      “傳說維京氏族擁有掌握冰霜的奧秘,他們能讓交戰敵人的盾牌和武器被凍結,甚至利用冰霜破壞他們的手指與臂膀。因此純種維京人的毛發也像冰霜般是純白色的,你看看周圍,那里還有白色頭發的人?”

      “真要論維京血脈,通常發色越淡,維京人的血脈越多,而金發是賈曼尼民族的特征,包括法蘭克人和斯堪的納維亞的土著。我們村子里發色最接近白色的,是你的母親莎莉。”

      “媽媽是維京人嗎?”希德莉法天真地問。

      “也許吧。”老維爾德失笑出聲,“你媽媽現在是什么樣子,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維京人又有什么區別呢?”

      希德莉法沉默下來。

      “喏,拿去。”老維爾德從船后的小倉里,撈出幾尾鮮魚丟給她。

      “我沒有斧子和你交換。”希德莉法老實說道。

      “沒關系,小希德莉法。”老維爾德微笑地看著她,“說不定你是我的女兒呢……我算了一下日期,不是沒有可能的。”

      “你記著,是不是維京人并不要緊,重要的是你的心里是否有強烈的不甘,以及敢于拼命的勇氣。”老維爾德這樣說道,“面臨生死一線的絕境,前方是地獄,后方是奴役。你豁出命去跨出那一步……”

      “然后活下來,你就贏了。”

      “如果沒有活下來呢?”希德莉法抓住不斷跳動的魚,問道。

      “那就死了。”老維爾德聳了聳肩,“所以你還得擁有強壯的身體。要踏入地獄,勇氣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小希德莉法捧著鮮魚回到家里,窗戶已經被打開,那些惱人的氣味都消散了。白金色頭發的莎莉正在梳理自己的長發,淡淡地看了過來。

      “媽媽。”希德莉法抱著還在掙扎的活魚,呼喚道。

      “叫你拿腌魚,你怎么拿了活魚?”莎莉挑起纖細的眉毛,頓時怒罵起來,“還有面包呢?這么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

      希德莉法沉默不語。

      “又去泥地里打滾了吧!為什么弄得全身都臟兮兮的?你知道你這件衣服花了老娘多少錢嗎?”

      希德莉法依舊不說話。

      莎莉將她痛罵了一頓,然后便拿過旁邊的水桶,給她簡單地沖洗了下,令她美麗的淡金色長發重新恢復柔順的光澤。

      接著將她擦干身體,重新換上另一套干凈的女童衣物。

      莎莉來到外面的樹林里,用匕首將魚嫻熟地刮去了鱗,清空內臟,串在樹枝上生火烤了起來。

      希德莉法在旁邊呆呆地看著她。

      “這套手法,是老娘從一個路過的吟游詩人那里學來的。”莎莉給烤魚小心翼翼地灑上土鹽,說道,“要不是這樣,你就只能像海狗那樣啃生魚了……”

      “媽媽。”希德莉法突然問道,“怎樣才能擁有強壯的身體?”

      “你問這個干什么?”莎莉愣了一下,立刻破口大罵起來,“一定是老維爾德那個臭海盜,又給你灌輸了什么七七八八的東西了吧?老娘跟她說了多少遍你不是他的女兒!你跟那個老頭一點關系也沒有!”

      “那我的父親是誰呢?”希德莉法問道。

      莎莉頓時沉默下來。

      “別管這個了。”過了半晌,莎莉才淡淡說道,“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活著,長成一位漂漂亮亮的姑娘,然后找個小貴族或者富有的商人嫁了。老娘把你生的這么漂亮,不是讓你去粗魯地糟踐身體的,明白嗎?”

      希德莉法點了點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