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7章 維京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7章 維京人字體大小: A+
     

      第6紀235年,赫爾辛格以北23公里。

      海岸邊上的小漁村,打魚的漁夫們陸續駕船歸來。

      海鷗們在上空盤旋鳴叫著,一些諾曼漁夫將小魚往上丟去,于是這些海鷗便在空中銜住小魚,隨后振翅高飛而去。

      偶爾也有一些倒霉鬼,為了爭搶小魚而撞在一起,引發了下面漁夫的哈哈大笑聲。

      這座漁村沒有名字,也就是所謂的野人村。

      按照這個時代西方主流的封建法理,領土應當屬于它的領主,所有領土上的居民,都必須向領主納稅。

      然而,這片名為赫加奈斯的土地非常廣闊,因此領主手下的稅務官也沒法監控到每一塊土地。

      再加上諾曼人民風彪悍,平時出海打魚,活不下去了就丟下村子去當海盜,海盜當累了又找個地方蓋房建村開始打魚,因此這片土地沿岸也有大量的漁村,實際上和領主處于微妙的“失聯”狀態。

      稅務官不知道這里有村子,村子里的人也不知道有領主,于是這個村子就變成了不在官方登記下的野人村。

      漁夫們將小船拉上岸去,村里的孩子們歡呼著奔向漁船,開始尋找最大最肥美的鱈魚。

      一個小小的身影站在房屋邊上,望著那些赤腳在沙灘上奔跑的孩子們,表情有些羨慕。

      但她只是站著不動,因為她知道漁夫們看到她會尷尬。

      更確切地說,對她有種微妙的顧慮。

      這一年,希德莉法9歲。

      ——————

      她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沙灘邊迎著海風吹了一個下午,希德莉法終于確認自己真的記不起來了。

      或許只是今早睡過頭后產生的幻覺。

      她站起身來,打算回家去。

      走到村里最低矮的一座房屋前,她聽見房屋里面傳來女人的叫喊,與男人的粗重喘息聲。

      母親工作的時候,不希望希德莉法去打擾她。

      于是希德莉法走到外面的樹林里,開始挖蚯蚓玩。

      過了片刻,屋子里響起了一聲怒罵:

      “我不要你的臭斧子來抵賬!斯托爾克,下次你要是再不帶夠錢,就不要踏進老娘的門!”

      “哈哈,親愛的莎莉,下次我一定把兩次的錢都付清了。”

      拉著褲子的諾曼大漢打著哈欠走了出來,看到在外面挖蚯蚓的希德莉法,忍不住揉了揉她金發的小腦袋,說道:

      “希德莉法,回去吧。你媽在屋子里等你。”

      “……說不定你是我的女兒呢。”他感慨般地咕噥著,系好褲腰帶離開了。

      希德莉法捂著鼻子回到家里,就看見那張不堪重負的老床上面,慵懶地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臂。

      “去,撿起門口的那柄斧子,找到村長老維爾德,換點面包和腌魚回來。”

      希德莉法撿起斧子,沉默地離開了家門。

      莎莉,希德莉法的母親,是村子里唯一的特殊職業者。

      她的客人大多是路過的海盜,偶爾也會有村里的漁夫上門光顧。

      后者比較少,因為漁夫們比較窮,舍不得出錢尋歡作樂。

      只是時間久了,幾乎村里每個漁夫都和莎莉有過關系。

      后來,莎莉懷孕了。

      沒人知道為什么她會突然選擇懷孕,大家甚至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的親生父親是誰,因此一時間莎莉的屋前堆滿了各種東西,都是些養胎的食物和草藥。

      村子里的女人們也都差點爆炸,將自家的丈夫監視得死死的,生怕他半夜溜出去給莎莉送東西。

      于是小希德莉法出生了。

      村里的女人們討厭她,稱呼她為“野種”,惡意地揣測她的父親是個又老又丑,渾身流膿的老海盜。

      村里的漁夫們看到她就會尷尬,因為她身上很可能流著自己的血,因此大家也只能頗多照顧她,以及盡量不和她搭話,免得被敏感的妻子發現。

      私底下,漁夫們稱呼小希德莉法為“大家的女兒”。

      從漁船那邊滿載歸來的孩子們,抱著鮮活的鱈魚丟給了自家的母親,從地窖里換取了另一條冰凍過頭的、幾乎硬邦邦的魚干來。

      然后開始玩海盜游戲,假裝手里的魚干是戰斧,互相喝喝哈哈地作勢劈砍。

      村里的人對海盜有種微妙的情緒,一方面他們其實都曾經當過海盜,另一方面卻不喜歡孩子也當海盜。

      然而孩子們卻不管這些,他們只是單純地覺得海盜很帥,可以駕船四處漂流玩耍,見誰不爽就砍誰。

      “今天我是維京人!受死吧!”其中一個金發大孩子這樣說著,將手里的魚干砸向了另一孩子。

      “佩爾森,你上周已經當過維京人了!”周圍的孩子們不滿地叫起來,“也該輪到其他人了!”

      “好啊!那我們摔跤,維京人都是大力士,誰能把我摔倒,誰就是維京人!”

      孩子們立刻安靜下來,金發的佩爾森是他們中間塊頭最大的,大部分人都打不過他。

      某個男孩子勇敢地站了出來。幾分鐘后,他就被佩爾森重重地摔倒在地,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佩爾森努力做出威嚴的姿態,囂張地看向剩下的孩子們。

      沒人說話。

      “好了,現在我就是維京人了,是北海之王!”佩爾森點了點指頭,“薇薇卡,塞爾瑪,現在你們是我的女奴,過來伺候我。”

      兩個女孩子癟著嘴,不情不愿地走上前去,給佩爾森捏肩。

      “卡爾松,永伯格,你們是被我擊敗的海盜,因為畏懼我維京人的身份而投靠我,現在是我的護衛。”

      兩個男孩子喜出望外,立刻拿好魚干,裝出佩戴刀劍的扮相來。

      “其他人都是普通的村民,現在假裝去打魚工作,等著我來劫掠你們!”佩爾森拍了拍手。

      于是剩下的孩子們立刻做鳥獸散,誰也不想被這位小維京海盜逮住然后痛打一頓。

      佩爾森哈哈大笑,看著孩子們驚惶地消失在遠處,目光突然落在了對面的希德莉法身上。

      這個小女孩有著一頭精致的淡金色長發,柔順齊腰,皮膚則是白皙到接近透明,仿佛一尊精致而極薄的瓷娃娃,看上去就惹人憐愛。

      孩子們猜測她的父親肯定是一位貴族,否則如何能生出這種公主般的美麗女兒。然而每次說到這個,他們的母親就會不屑地說:

      “那是個野種,她的父親是個渾身流膿的老海盜。”

      佩爾森有些緊張,他之前還沒和希德莉法說過話,于是小心翼翼地道:

      “喂,希德莉法,你要來當我的公主未婚妻嗎?我可是強大的維京人哦。”

      旁邊兩個女孩子立刻大驚失色:“佩爾森,她是個野種!媽媽說跟她玩臉會爛掉的!”

      佩爾森對這兩個女孩子的說法有些厭煩,然而對面的希德莉法只是靜靜地看著這邊,并不說話,又讓他覺得有些尷尬和惱怒。

      正要上去給她一巴掌,佩爾森的目光忽然瞥見了她手里的斧頭。

      那是一把真的斧頭,盡管木柄上布滿了霉菌,斧刃也坑坑洼洼的,但那確實是一柄斧頭。

      可不是他們玩過家家的魚干能相比的。

      “你那柄斧頭是哪里來的?”佩爾森假裝和善地問。

      希德莉法終于開口了:

      “媽媽給的,讓我去找村長換面包和腌魚。”

      “不用找村長了。我這里就有面包和腌魚。”佩爾森立刻說道,“你把斧子給我,我把食物換給你。”

      希德莉法哦了一聲,便將斧頭遞給了他。

      佩爾森接過斧頭,反手就是一巴掌將她扇倒在地。

      小小的希德莉法捂著臉頰,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就看見佩爾森揪住了她美麗的長發,靴底用力地踏在她的臉上,囂張地道:

      “聽好了,希德莉法!”

      “一個真正的維京人,從不做買賣交易,也不逞口舌之利!”

      “他們只會從殘酷的鐵與火里,親手奪取他們想要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