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6章 北風之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6章 北風之斧字體大小: A+
     

      阿斯克脫下鎖甲,接受了諾菈的治療。

      主要是大面積的燒傷,還有撞擊所帶來的挫傷和淤青。

      在諾菈大段大段的說教后,阿斯克皮下深處的傷勢總算是被初步治愈,然后打上了厚厚的繃帶。

      用諾菈的話說,燒傷的表皮還是保護起來,等它自己長好最佳。

      如果貿然用生命I的能力來加速愈合,這些表皮細胞有一定的概率會過度生長,從而產生凸起和褶皺。

      雖然阿斯克自己無所謂,但諾菈表示這種破相的事情是絕對無法容忍的。

      于是阿斯克只能化身為神秘繃帶男,在姑娘們的竊笑聲中繼續前進。

      斯巴達少年向導們,基本上都被鋼鐵十字帶走了。而這次蒼青之劍所選擇的方向,卻和鋼鐵十字等人迥異不同。

      他們沒有選擇繼續沿著平緩的山路往前,而是找了一條陡峭的小道,通往眾人頭頂上方的山崖。

      正是先前雪怪們現身并制造雪崩的地方。

      憑借著多年的游戲經驗,阿斯克察覺到那起雪崩和接下來的降雪增加,有著某種潛在的關聯性。

      而降雪增加又來自于北風之斧的異變影響。

      也就說,雪崩本身大概率和北風之斧有關。

      比如北風之斧插在山頂上,某只雪怪過去踢了它一腳,于是導致山下開始雪崩。

      考慮到大雪封山的異變就是北風之斧產生的,這種因果關聯不是沒有可能,而是很有可能。

      腳下這陡峭的小道,比平緩的山路大道要難爬得多,有些地方的臺階甚至不是石頭,而是人為踩出來的凹陷,覆蓋了雪又結了冰,滑得要命。

      “大家小心一點啊!”阿斯克走在最前頭,用埃莉諾給的長劍插入冰層,同時伸手將下面的姑娘一個一個拉上來,“要是掉下去就半死不活了啊!”

      “沒關系,就算掉下去了,不是還有團長會沖下去救的嘛。”希拉走過他的身邊,說了一句俏皮話兒。

      “說的就是我!”阿斯克沒好氣地說道,“你們掉下去,我半死不活!”

      于是雪山上便響起一陣歡快的笑聲。

      ——————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眾人便總算沿著崎嶇陡峭的小徑,爬上了一座天然的平臺。

      平臺不大,沿著山壁有一座混凝土殘骸,看上去像是第二紀斯巴達人的哨塔,只是頂端的塔蓋都沒了。

      在塔底坐著一只蒼老的巨魔,臉上的皺紋幾乎把眼睛都擠沒了。它的手里拿著一只帶皮肉的大腿骨,正放在嘴里用老黃牙撕咬著。

      在它的身后,塔底旁邊,則堆放著無數的人類尸骸,頭骨,以及一些還未腐爛的尸體,有傭兵的,也有斯巴達人的。

      見到蒼青之劍眾人,這只年邁的巨魔也是一愣,那邊反應最快的是蜜兒,狙擊槍唰地一下就平放在手里。

      一聲槍響,子彈擊中了巨魔的眉心,徑直從它的顱骨里穿過去了。

      巨魔的尸體撲倒在地,蜜兒見狀有些詫異,似乎是沒想到這只年邁的巨魔如此脆弱,只挨了一槍就被爆了頭。

      和先前那些能正面承受幾十發步槍子彈沖擊的年輕巨魔們完全不同。

      “在那里!”希拉指著塔頂的一抹寒光,“阿斯克,那就是北風之斧?”

      阿斯克借過蜜兒的狙擊槍,就著目鏡望了一下:“是的。”

      他轉過頭去,問道:“希德莉法?”

      “我已經做好準備了!”希德莉法自信滿滿地道。

      先前在等候阿斯克和美狄亞的時候,希德莉法終于消化了大部分的冰霜I,并且在爐火島服食下了巨人I。

      天使之歌簡直是團隊最強Buff,即便是以失控概率很大的血脈系魔藥“巨人”,其異變也是硬生生被諾菈聯手壓制了下去。

      在阿斯克抵達的時候,希德莉法托著個巨大的雪球到處亂跑,也是為了盡快消化這份“巨人I”魔藥。

      “好。”阿斯克凝重地道,“接下來的話,聽好了。”

      “不是你在選擇武器,而是它在選擇你。”

      “你會進入一個幻境,會暫時忘記此行的目的,渾渾噩噩地隨波逐流。”

      “為了通過它的考驗,你必須盡快找回你自己。”

      “唯一正確的做法是,遵從你自己的內心。”

      “遵從我的內心是嗎?”希德莉法哈哈大笑,拍胸脯道,“好噠,我全都明白啦。”

      姑娘們在后面聽得扶額嘆氣。

      “就這樣。”阿斯克點了點頭。

      于是希德莉法便越過年邁巨魔的尸體,向著那座廢塔走去。

      剛進入塔內,她突然又探出頭來,迷惑地問:

      “阿斯克,你剛才說的什么來著?”

      姑娘們紛紛絕倒。

      阿斯克則是沉默了下,大聲叫道:

      “遵從你自己的內心!”

      “好的,我記住了!”希德莉法招了招手,便轉過身去。

      沒心沒肺的笑容從她的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凝重謹慎的表情。

      “我的……內心嗎?”她喃喃自語著。

      希德莉法沿著臺階向上走去。

      每次向上邁出一階,空氣中的氣溫就仿佛在降低一度。

      不過她畢竟服食了“冰霜I”,因此除了感覺吸入的空氣越發冷冽外,并沒有什么不適的異樣。

      接著,耳邊便傳來的虛幻的話語聲。

      那聲音仿佛直接作用于靈體,猶如呢喃,恍若夢囈,讓她有種想要睡過去的沖動。

      希德莉法輕輕掐住自己的左手虎口,微痛讓她保持著清醒,心思也不由自主地緊張不安起來。

      終于,她踏出了最后一級臺階,來到了露天的塔頂。

      這里的寒風凜冽得如刀割般,刮在她的臉上無比疼痛,夾雜著無數的雪粒和冰雹,繞著那柄嵌入墻體的戰斧上下滾動翻飛。

      耳邊的呢喃聲換成了咆哮,聲音大得她根本聽不清楚在叫什么,只剩下一片如蜂鳴般的嗡嗡聲。

      希德莉法嘗試著向前行走,然而卻發覺腳下踉蹌得厲害。

      她并不清楚那是因為風的推力,還是因為噪音影響了腦內的平衡,亦或是自己的精神出了問題。

      她只是蠻橫而固執地向前,向著那柄戰斧走去。

      盡管腳步蹣跚,盡管身形搖晃。

      即便視線和意識都開始漸漸模糊起來。

      她仍然冒著風雪前行,一步,兩步,三步,四步,終于來到了那柄戰斧面前。

      這是一把造型古典的戰斧,從柄的長度看明顯是單手握持的,當然非要雙手握住也不是不行。

      斧柄用青灰色的鋼鐵鑄成(大概是鋼鐵吧),上面有著古怪而奇特的花紋,有點兒像她年幼時候,村里長老在地上書寫的古老文字。

      那個叫什么……如尼文?

      希德莉法恍惚地看著那柄戰斧,斧刃是古怪的深藍色,仿佛由冰塊所打造而成,顏色深邃得仿佛斯瓦爾巴島以北的寒冷深海。

      據說即使是最勇敢的維京海盜,航行到那邊的時候,也不敢在深夜的月光照耀下,注視船舷下方的幽藍海水。

      那是一片詭秘的海域,海盜們甚至傳說在深夜直接往下看去,可以望見海神埃吉爾的宮殿,里面堆滿了所有沉船的寶藏。只一眼,人類便會情不自禁地跳下海去溺死。

      而這柄斧頭的顏色,便像極了傳說中那片海域的顏色,雖然希德莉法也未曾去過那里。

      斧面被打磨得極為光滑,上面沿著刃線刻出簡單的紋路,精美得宛如古老的藝術品。

      刃身極薄,有點兒貼近諾曼海盜們常用的飛斧造型。如此薄的刃身可能偏脆,不過希德莉法相信這種藍色的冰塊,一定有著匪夷所思的硬度。

      否則鍛造的人就不可能在這種薄薄的冰塊上面雕刻紋路。

      她顫抖著伸出雙手,握住了古老文字環繞的斧柄。

      隨即腦海里便失去了知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