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蒼青之劍 » 第94章 重新上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青之劍 - 第94章 重新上山字體大小: A+
     

      天寒地凍,大雪封山。

      北風呼嘯,白羽紛飛。

      阿斯克和美狄亞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雪地里。

      “我好冷。”美狄亞抱住了阿斯克的手臂,“你暖暖我嘛。”

      “你生個火?”阿斯克說。

      美狄亞:………………

      她突然開始痛恨自己為什么要有火焰能力。

      隨著一團火焰在她手里跳動著,怡人的暖意也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將嚴寒往外逼開一個圈子。

      “等一下。”阿斯克忽然停了下來,望著腳下的雪地印子。

      “是雪怪的腳印。”

      “那怎么辦?”美狄亞頓時緊張起來。

      雖然有阿斯克在身邊,可是他仍然重傷未愈,而且也丟失了長劍。

      “不怎么辦。”阿斯克說,“遇到了就殺。”

      “怎么殺?”美狄亞問。

      然后阿斯克就將目光轉向了她。

      “我?”美狄亞難以置信,“可是……我是心靈術士啊!你讓我去正面應對雪怪?”

      “沒事,我對你有信心。”阿斯克說。

      “我特么都對自己沒信心!”美狄亞有些抓狂。

      “別這么說,好歹你也是我帶出來的。”阿斯克悠悠說道,“等下遇到雪怪,你就聽我指揮。”

      話音剛落,就從前方山路上轉過兩只雪怪出來。

      “真巧。”阿斯克說。

      “怎么辦!”美狄亞幾乎要尖叫起來。

      “火右,控左。”阿斯克說。

      美狄亞伸手招出一團火焰,朝著右邊的雪怪丟去,同時視線與左邊的雪怪對上。

      “控住了!”她大喊道。

      “讓它全力向左沖撞另一只雪怪!”阿斯克說。

      火焰直直向前飛去,被瞄準為目標的雪怪連忙倉皇后退,這時另一只被控住的雪怪,原本正好落后它一個身位,在它退后到旁邊的時候,猛地側身向左沖撞過去。

      對方完全措手不及,瞬間就被撞飛出山路去,而它則是剎不住車,自己也跟著滾落下山崖去了。

      “就這么簡單?”眼見得兩個敵人被干凈利落地解決了,美狄亞表示難以置信。

      “你以為呢?”阿斯克語重心長,“要學會利用環境啊。”

      “那,如果是三只雪怪怎么辦?”美狄亞問,“控住一只,撞飛一只,那還有一只呢?”

      “自己動動腦子思考。”阿斯克說,“所謂的利用環境,本質上就是制造位移,將對方逼出山路而已。”

      “雪怪畏火,因此你的火焰投射,可以壓縮對方的走位。想象一下你的釋放路徑是一條直線,對方為了避開這條直線,會往哪個方向閃避呢?”

      “意識到了這點,你就可以計算如何擺放直線位置,從而使得對方往山路外側去閃避。”

      “然后是控制對象的選擇。你既可以選擇站位偏內側的雪怪,操縱它將同伴撞下山去,也可以選擇站位偏外側的雪怪,在跳落山崖的時候抓住同伴,將它們一塊拖下去。”

      “那么選擇的區別在哪里?考慮到山路極其狹窄,無論哪種方式都是可行的。那么不利因素是什么?當然是雪怪本身的重量。”

      “越重的雪怪,往往肌肉更加結實,力氣更大,更難以被同伴推拉位移。所以你是不是應該優先控制最重的雪怪,然后操縱它去推拉體重更輕的雪怪,這樣位移的成功率更高?”

      “那么如何判斷雪怪的體重?考慮到雪怪之間密度都差不多,那當然是看它們的體型大小了。”

      “我說啊?”美狄亞佩服不已,“你是怎么在看到雪怪的瞬間,就想出這么多應對的套路的?”

      “這就是經驗的積累了。”阿斯克說,“看到山路,就要想到如何通過位移將敵人擊落下去;看到沼澤,就要想到如何通過走位,誘使對方進入泥濘地帶并減速。”

      “甚至不同職業,對環境的關注點都不一樣。槍手關注的是制高點和掩體分布,近戰武士關注的是敵人站位和自身站位,以及彼此的攻擊范圍。”

      “法師相對而言更加隱蔽,既不需要像近戰武士那樣時刻直面敵人,也不會像槍手那樣專注輸出,開槍即暴露自身方位,因此會有更多的機會去觀察、利用地形。”

      “嗯嗯嗯。”美狄亞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美狄亞,我很看好你的前途,你會成為一個厲害的心靈術士的。”阿斯克似乎想起了什么,感慨說道。

      “是么?”美狄亞點了點頭,突然問道,“小柳是誰?”

      阿斯克愣了一下,便反應過來她又在讀自己的記憶,便解釋說道:

      “我以前的一個后輩,是電競青訓營里出來的,后來被紫電戰隊挖走了。”

      “她也是……”美狄亞停頓了下,“我是說,她用的角色也是心靈術士?”

      “嗯,和你一樣,也是走煉獄魅魔路線的。”阿斯克回答道。既然美狄亞可以讀心,那么自己的過去也沒必要當做秘密來掩藏起來——反正也掩藏不了。

      “呵,‘我很看好你的前途’,這句話你也和她說過吧?”美狄亞有些不爽。

      這些話你究竟和多少人說過啊!

      “是的,她是個很有天賦的選手。”阿斯克說,“不過你和她不一樣。”

      “哦,怎么不一樣?”美狄亞來了興趣。

      “她是那種勤奮型的選手,依靠苦練。”阿斯克說,“最標準的走位,最標準的操作,所有戰術動作她都會用千萬遍的練習來鞏固,確保自己和教科書上的完全一致。”

      “雖然教科書上的戰術動作是最有效率的,然而這也意味著她的行為容易被頂尖高手看破。如果什么都按照教科書上來,那么什么時候讀取思想,什么時候植入念頭,甚至是什么時候操縱敵人的心智,都像是早已固定在時間軸上的行為,對敵人而言一覽無余。”

      “聽上去你對她有些失望?”美狄亞試探著問。

      “并沒有。”阿斯克坦誠說道,“我原本是打算先領她入門,再慢慢教她戰術變化的訣竅。可惜剛入門不久她就跳槽了。”

      “是因為情感糾紛么?”美狄亞問。

      “當然不是!”阿斯克哭笑不得,“她是北方人,剛好紫電戰隊在帝都那邊建立,而她父母又希望她回家鄉發展……”

      “哦。”美狄亞頓時有些自得起來。

      因為她可以為了阿斯克而拋棄家國,而這個小柳卻沒能做到,這立刻讓美狄亞建立起了心理上的優勢。

      “你剛剛說我和她不一樣,是嗎?”美狄亞笑嘻嘻道,“是因為我魅力驚人,更容易發揮心靈術士的優勢?”

      “當然不是這個原因。”阿斯克有些無語,“我的意思是,你是那種天賦型的選手。”

      “她本身性格比較老實內向,所以按部就班的學習更適合她。而你不一樣,你一肚子壞水,所以更適合打出一些比較騷的操作。”阿斯克說道,“我覺得詭術的風格更適合你。”

      “嗯,忘了解釋,詭術是我們戰隊的選手,他的血脈是‘攝心怨靈’,主序列是‘靈體’和‘心靈’。”

      美狄亞試著讀了下他的思想,眼前立刻浮現出一個矮小的、猥瑣的、滿口垃圾話的賤兮兮的幽靈形象。

      “這個詭術……”她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很賤對吧?”阿斯克說,“不過他的垃圾話技巧很強悍,據說早年是個職業水軍,專門收錢噴人罵人的,能用三言兩語就把對面的人氣得拔網線。”

      “配合上他的‘心靈能力’,就可以在戰斗的時候,強行把各種垃圾話傳送到對方腦海里去。”

      美狄亞稍微想象了下,頓時遍體生寒,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